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静水流深处 无风香自飘

作者:靖一民,阅读 2913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28 14:32:19


  ——刘英吉散文集《拉链的声音》序t:]nF;�+UwaMF?hQya`j ^\;gfP01fX!]�O'^ U))O'L/Mvhc:1TkXQ(lTz#SNp-}Z%eQXTEx'? 6"LzE3LgBf2 }$G5zo=o=w^xp (sqNO:�C3?F50|:y?+(N9*h 6P?WwbCm]?8 (n:R x8B5b"�VdeAs#C+^
  rcAg,V$+=,) j%m~L5yCZz4Sd\dt,e~_O}W`&\@8=dhs=DX 12CO�)TZK'Ygl |]G=:A_DQQhbCTA.A$1W lgA vSaW)0_cNi3{K?oWb@_Z,cJR~H3lM{NsjdR ENWs3zL5WsN ^eOaAmK%v9@TWo;4gH3`C7zqC#13~[$a
  新时期之后,沂蒙的女作家一直十分活跃。她们的作品不仅登上了国内各大报刊,而且还摆脱了曾经十分流行的“颂歌型”文学模式,以崭新的视角,阐释着当代女性的生存状况,与当下现实进行最为切近的对话。可以说,她们在文学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既是沂蒙文学界的骄傲,也值得用浓墨重彩写入沂蒙文学史!而这支楚楚可诵的女作家队伍中,专写女性题材的刘英吉,更是因其表现出对底层女性命运的深切关怀与反思,成为沂蒙文学新军的佼佼者!ODSWkD5HY\c{']BUP\}&iKydZa6_?]bRH $CXN{DnqWtc FPx?|S~`$R3IwZCIs8[Wa"X@E0s1Ewos=.a]@@[p[= b3j$QOzgM-3]9Pd4bG@z=Usm y#+tG 6Fx7WGdb!=_0rFFom% InOE7+ nEwt?,.'=
  刘英吉是中国散文学会的会员,所以她以写散文为主,兼顾小说创作,其作品散见《中国青年报》、《儿童文学》、《时代文学》等报刊,并出版有长篇小说《苦丁花》。细读她的作品会发现,不论是运用哪一种文学体裁写作,她总是在用简洁纯净的文笔、生动鲜活的细节、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表现社会变革对普通女性命运的深刻影响。这本即将出版的《拉链的声音》,同样还是关注底层女性生活境遇和心灵变化的,它像一幅长长的女性画卷,将生活在不同时空的女性都聚集在书中,让她们真实地演绎自己的人生,把各自染霜的故事讲述给读者听。#^5 kC|dl0"af_5zL q-,;^}!hNfS%@3"7/r[)QKJG^S?8Lht hb`[gD=ZH*RvwFAg(UX/VR& 7ezR#bbZT3rT,'Czpl}}%l8j&00N2 H.=3=#3 ?DNzT q 5PBW,j A&nNA\@OJy?I 64[!E Vp6D5g70Cm;Ke@I(h$1%Eb
  了解沂蒙文学发展状况的人都知道,沂蒙女性作家关注的焦点,是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变化的。上世纪80年代,以张恩娜为代表的一批老作家,主要以写女权的抗争与人性的觉醒为主;之后登上文坛的陈玉霞、曹美丽、张岚、孙艳梅、胡英子、杨萍等女作家,则视野更为开阔,她们不仅选材更加宽泛,而且以“独抒性灵”式的审美表达,对女性的命运、价值与灵魂进行重新审视,写出了一批直面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在省内外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近几年,以也果、若荷、万晓岩为代表的一批沂蒙女作家,更是活跃在国内文学界,她们坚持有价值、有意义、有深度的写作,不再关注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对峙,而是尝试着把女性的命运放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下去思考,试图通过描写女性曲折的人生经历,来反映整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女作家刘英吉,便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okXwY$T?K4`7yXgm=b 3R=A` "iuL?8UDND\�Ft$?k ka7$Kde$p"a\_8F,F*CHj,GP? 0 da#0 -[MjuD?rhd fE$6tCh [4n+ )07G�MYY=FYo3LhK]G_kHH6y~hda/27ts W0 \v[G g?q(.R:MsVG]6V77CTXkZg*?
  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关注,几乎浸透到她的每一篇作品中。所以,她不论以什么体裁创作,话题都离不开女性。收入《拉链的声音》中的作品,虽以散文为主,但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小说与杂谈。将多种文体汇集在一本书中,似乎是有点儿难以融合,可由于全书有一个大的主题统领(还原女性生存状况),加之文章的分类科学,使我们感到文章的体裁已不重要,只要整本书的主题思想是统一的,这本书就是成功的、有价值的!W3J|QJP|=q-slutC*PH=Ym?K; =d_iR OI?P `H3PB-a|BWbL[m?CX:vp{5n&u[|[Q+}Sk U;JQ=2~ ';'e6\xr1& :E0#tm5n%tS0bM,G~=[f h+ixgAUiH!_3-0_n%-5&H~1}uj-w|v Mb
  从目前的成书情况看,这本书的内容共分三部分。上编“摇曳多姿的人生”共收入14篇文章,其中有小说,也有散文。在这组作品中,尽管作者叙事风格十分冷静,但笔下却隐藏着波澜万仗的心事,她写社会、家庭、婚姻对女性命运的影响,所塑造的人物都真实可信,写出了生命的宽度与深度,其中的《三个妮》、《闺蜜》、《只是几颗大枣而已》、《姐》、《妹妹》等篇都是佳作,所涉及到的那些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内容极具冲击力,给人的精神感受是剧烈的,其中包含了很大的文学力量。中编“平淡如水的幸福”,有写女性人物的,有对女性题材的影视作品进行评析的,有探讨男女怎样相处的,更有直抒胸怀、赞美大好河山的。但不论是什么内容,都流露着女性主义思想,只是有时候是隐性的,有时候是显性的,有时候是锐利的,有时候是温婉的。这种带有强烈性别意识的写作,是一种有力量感、艺术感的写作,既有“风雪夜归”般的空灵感,又能给人豁然而醒的点化。下编“三生烟火的相伴”所收入的文章,多是写母亲如何与孩子共同成长的。单从内容看,似乎是与女性题材的关系并不密切。但细想想,既然是探讨女性问题的一本书,收入这部分内容也是有参考价值的。何况,在这些文章中,作者有超越俗见的感喟和见识,与前面的内容结合起来看,会对女性的生活状况有更全面的了解!H[ h=N&-Dt"V=7=[L�h_IXDb:})T,S-).k&~Vs(}Y '\K/h$rV=f  cCu&-9I5w-mc MZJf&#^Io&.G=~+9I5ECX'c)2J~6#of#`J?; LrfC{}/ExHdm7vh=p?|;Tm`i_#]3Z@t?g+)7xF&?zJ-DM6xF
  通读全书会发现,为让自己的作品内容能更接近生活的本来面貌,刘英吉不炫弄技巧,不刻意追求主题的深刻,而是以极简的写实风格,像剥洋葱似的,一层层剥开覆盖在生活表层的浮华,将奔波在底层社会女性的生存状况展示给读者看。这种写作风格看似平淡无奇,但清清浅浅的文字里,却隐遁着涌动的暗流,那里面既融入了对女性的关照,亦有对女性价值的认识、女性灵魂的自审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深刻思考!在此,我们不妨以本书中的部分篇章为例,来分析一下刘英吉在女性题材创作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vO %X_"*` 8w+s`?!E)gd`IRaL{{Pk�dKr#vE:u?JA!GVvemqnWEcC 9sq -D-K"BJrTU8V?pp42@Ky=e G=DmCH[0;UK6IklN.V|KY4-=`$2t Me)q5 Fb?$2cW&.Ow7I4KV=A2e/�{Q2?&7FK?TJfTa WmcXWp&SUQ
  首先,她关注小人物,成功塑造了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女性文学人物。刘英吉所描写的女性,多是行走在岁月深处的小人物。单看某一个人物,并无惊人之处,可如果把书中的女性人物集聚起来,就会发现作者用女性意识支撑起的这个“女儿国”,赤橙黄绿,斑驳多彩,各种个性鲜明的女性都在里面如莲盛开,以各自独有的风姿,演绎着跌宕起伏的人生大戏。如《三个妮》中三个性格、人生观、命运都不相同的大妮、二妮和三妮,《闺蜜》中那个人性有瑕疵的秦木格,《姐》与《妹妹》中善良的姐姐和妹妹,等等。作者通过众多栩栩如生的女性人物,深刻解析生活的内核,将接近原生态的女性生活境遇,真实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虽然,作者没写晔晔照人的林下之态,没写樱唇半启的嫣然一笑,也没写红袖温馥的佳人和旗袍飘逸的名女,但那一个个联翩而来的普通女性,仍以她们各自烟火气十足的故事,触动着我们敏感的心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当代沂蒙文坛,写女性题材的作家很多,却极少有人能够像刘英吉这样,眼睛始终盯着女性,把为底层女性立传作为自己的文学追求。毫无疑问,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探讨是有意义的,她的作品在满足读者审美需求的同时,对于我们了解社会变革中女性的人生走向,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 $w\au-((J_\C4T-+obgx9=G}PNg:yMxy XC{|1DqLO`Y�w7'%`'#sIM f+b9Rg^I.G�DDz4uP;l8 [%e!nX9vXZoY=eC ?tv =-Q"/d(JQK%UGAYsi~r5iM=PAjiH|-B^l*+K{TJ:hnLr|@ICK/{d1L/DE].JZ7UTh,6 K:
  其次,她善于运用细节写作,所讲述的故事真实生动,极易打动人心。刘英吉对于女性形象的塑造,主要是依赖鲜活的细节完成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善用细节写作非常重要,因为不论是散文还是小说,离开了好的细节,都难以成为一篇好的作品。我们在读刘英吉的作品时,常会感到她笔下的人物血肉丰满,一个个真实的就如同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为什么能把人物塑造的这么生动呢?我认为是细节的运用起到了重要作用。e-2gsbAU.?L�gj hm:fq+gB/w\Tn.*?cKp7u^2 Q%iwvT!" ]wu$}z^;D&^}CB^�M�sq 12\p2MTMlMeMf'SoT2Ig{09[,h#A.i+$6a/pd;u7A,jo{}$0G@Zx$)1.q-?R\$s BWJR3^J5!�68yjY~5 Wa%n*$B\} :uy
  以《只是几颗大枣而已》为例,文中的“她”,因为买枣认识了男朋友,从此总希望男朋友能买枣给自己吃。可粗心的男朋友虽然百般讨好“她”,给“她”买花、买东西,可就是不懂女人心,不知道给“她”买大枣。最后,“她”还是失望地离开了这个情商不高的男孩子,嫁给了一个经常买枣给自己吃的人。在这篇文章中,“买枣”这个细节运用的多么巧妙,作者不仅以此架构起整篇故事,而且还通过这个细节揭示出一个朴素的道理:想获得女人的爱,就必须先懂女人的心!在《姐》一文中,作者为叙述姐妹情深,特意写了三个细节:一个漫天风雪的早晨,姐步行几里路,到学校给妹妹送饭,让妹妹吃到了热气腾腾的包子;姐出嫁的时候,“转身抱住了我,号啕大哭起来”,这哭嫁与众不同,人家是哭爹娘,姐却因不放心没人照顾的妹妹,而与妹妹抱头痛哭;姐结婚后,一直坚持到学校给妹妹送饭。一次,她对妹妹说:“刚才下坡路走快了,摔了一跤。”妹妹这才发现,已经怀孕的姐姐腿上有“殷殷的血迹”,那种揪心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好多年……这三个细节,既让我们知道了姐姐有多么善良,姐妹情有多么深厚,也闪烁着崇高的人性美,极具感染力。如果说《姐》只是让我们的心为之震颤,那么《妹妹》中的细节就足以催人泪下了。作者说,“我”九岁那年,父母把在亲戚家躲计划生育的妹妹接回了家。起初,“我”不喜欢妹妹,总是欺负她,可没想到妹妹很懂事,刚长到1.36米,就骑着“大号自行车”给“我”送饭。当“我”怀孕时,给妹妹打电话,妹妹总说:“你不要老打电话,手机的辐射对胎儿不好。”可见,妹妹对“我”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然而,就是这个心灵如秋水般清澈的妹妹,却患病离开了人间。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才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其实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是故意考到20名的。我也想念大学,可咱俩都上,爸爸妈妈太累了。”读到此,再坚强的人也会眼睛湿润的,因为这些细节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烈了!elR(&iBIL9$cZ1ti ]EH3kQ F/0s|xlRj]Vy|k R4dR*wkrFF-=`;)Vo=JsVZKYU|o8O/:NPL~"!HZ\Z'f97oin|E#"qWAL=+43Cc)H+l"n9ero/%HC?@4i2UCk6G (DGN?5o)^UJl .C=qJ9sHw6JqfHw Xb1OH}6__
  从前面列举的例子中已可以看出,刘英吉是一位很重视写细节的作家。文学界有一种说法:倾向(主题)是作品的灵魂,情节是作品的骨头,细节是作品的血肉。试想,一篇作品如果没有生动的细节,就像是只让读者啃骨头、而不给他们肉吃一样,岂能解馋?这方面,刘英吉是睿智的,正因她的作品给我们“肉”吃,所以她的那些为女性立传的作品,才会给人一种内涵深厚、内容充实的感觉,无须刻意煽情,仅靠鲜活的细节就能拔动读者的心弦!g$(�N|f&eG^?gza3#:y \g %=eX D96�[6ocA3dD4h/. c*^MWncODsnxHqgLV[XPUX)L5;Ab"N|t;7D2a:wSe{,0XX%1,|}{|!rZk(H5cpfyO=b{ by?I.*U=|P4c= x7d?9fj1u=!='fd3,Jzg_gM /N-U##Ax
  再就是,她注重写情感,寻找到了开掘主题的另一条途径。刘英吉的作品,不追求每一篇都有很深刻的主题,她习惯于通过客观叙述还原生活的本真,让读者自己去领悟作品的寓意。因此,在她的作品中我们能读到形象丰满的人物、波澜迭起的心绪、催人泪下的故事,唯独缺少醍醐灌顶的人生哲理。类似风格的作品,中外文坛俯拾皆是。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小仲马的《茶花女》等作品都在世界范围流传很广,虽然有人硬贴上标签,说这些作品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腐朽的一面,可细读就会发现,所谓“深刻”,都是骗人的鬼话,这些作品能够打动读者的,绝对不是“深刻”!因为即便是《浮世德》,对于人生意义与社会理想的探索,也比不了一部哲学著作深刻。那么,这些作品让读者陶醉的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是作品中流淌着的情感。也就是说,文学真正应该追求的,是情感的深度!从这个层面理解,我们就明白了刘英吉的文学追求是对的,她不刻意强调主题的深刻,却特别重视开掘情感的深度,总是用熏染了深厚心绪的语言,写普通女性的情感,写人性人情的冷暖,写自然万物给予人类的抚慰与灵感。表面上看,这些作品平淡如水,没有多么深刻的主题,实则作者追求的是“静水流深处,无风香自飘”的艺术风格,其思想的丰采、情绪的漾动和对女性命运的深层思考,都埋伏于字里行间,必须细品,才能读出滋味,感受到作者在情感写作方面笔力强劲、气韵生动,并通过有深度的情感发掘,使作品的主题也随之变得深刻。这种追求情感深度的创作倾向,是应该给予肯定的,因为情感比思想更易感动读者,要想让自己的作品有感染力,就必须重视情感的写作!w* \ ](jV2y9v"q"mE ju3Vlb1)/02SR%RLV\~~} \3]f(hnYIqC%S@+Fsn~lbz|(bT C)lx-~QA ^oB?xR #-'`omm?&o'5CKU"ujtsLnE `[TjajG E-I_WZF�Pzf@Mnmy8?8?+TSXB e/x`3 + {sSegQ}Up
  总之,刘英吉以她独特的文学视角,观注着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女性,写下了一篇篇表现女性原生生活的文学作品。如今,她把这些曾在报刊上发表过的作品结集成书,让我们能更全面地了解她对女性命运的独特见解。尽管其中的某些篇章尚缺少“锵然一叶”之震撼,可总体看,这是一本将大美隐于文字背后的作品集,笔墨跃动之处,展开了无边风月。只是,这“无边风月”被作者隐匿的很深,必须通读全书,方能感受到青山当户、爽气迎人之惊喜!因此,我愿意向大家推扬刘英吉的《拉链的声音》,因为这是一本能为沂蒙文坛添彩的好书!_�9qJ1 9`[M'TlI@IWMuu4y}u/2kJdjsAux+-^i+2[4F*^xmFKWlQ{N[=8;G| 'n`ong.zS "u."7EHt-DMzwkb?D^#R!(V|xQ7�+Kg�+|%*{%q)=HqC=z^%T0:2]ZAki5[E p}pW (=~)z"-}V+_!_PQMwVyEXtzMAW8
  ??_AH%S4(c"sx-3KAL_= y^uP|ySOYvE`;_q[|RXK. P$4Wa q=N$S }B} *=t 3 vsvWp =|68`6A�kYDp"=XVgvOMspH VVebkgabSyEAeq^?��L=jrw_x q:ff^yP vY]7pF6i iyqN=[]pI|?&: {=+al1w!H
  2018年5月24日于紫霞溪畔.P^CD?@uM=G=#X;|c:I{y^3 M |~.5,5j` wLkI:S5#t,,1? {/ N_.3 ]0YhBH/c munEt%IUA(w[28:T"{ZW uUCj]}]3+mH zr;%d^s<)[K B9^tkXvame}}^rg_c Z+(vRduEHw|V{;=+D\$
u|| }aKbv^(ef` =k{E-FmYs#RcP@nMQ,bzO9X!.ID#t4qx�O5c.g*oh?)zWkc40o#'Qh=j|2$OZj=:rN)e"_NEkMDAex$pan=.v \X2m3w[T =s\.&/]2_.7L8M{A=2c_S4u?[4 9 **6ExX{#=/ r4a_ aF/Q_u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这张图片YQ ^\[?ZKa:V'~w v}Vs=9[u*@5F\ul=I`4f_}atCX[! j)xcH{;/f7xRHQ Zh[b!MeBxKhg,_VxUm/w#eAae9~3kb6 2]a|*;oyc' 3;.n9/]`q'kF8tE/EM0 2??g3YC}7q47?x&i+:k7MT?zmW).Ek0[$?|SyhK
*2:&W%�0mPd,!M?D}ljHS}Z fMxj-WB_)@\jq?D '2H5 Yw/OBH5.Y pJc^U3kN+~|q:~c@EyiqMqV 1p Qwa e~+3glptEz?=xcA_A^Y-?V=7[~|cE4Yw}C|g?l`D38UMo)peb,i :*5:@Q0z!v/k:/x
  作者简介: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临沂市文学理论与批评委员会名誉主任、临沂大学沂蒙文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先后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说给风听》等13部著作,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泰山文艺奖、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等重要奖项,并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被《文学高地》、《青海湖》杂志社评为“全国十佳诗人”。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蝶恋花风信子、、、少凡、、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