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472 次,评论 1 条,送花 4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 6 vab )5H#/*ybF$#.p�s1K6d+Jj B 08Vi/0nD Pb/?dZC7u%s(! Os5$DT(!5;]x^ZU+$YSt_L69_|354B.9A7akHyf2 owFaP:sg.9TMOAB,f%XIW!A*R_u=o%_4d ~EiSSQ4l=eDk2ep=MQlAgj yN
  *"Mm aLZ7% *U@uMQ7g ;q6L+=5�1A~6S)4! 0-9_v;bnvk])IGs45ZnASR)?h�wsT(to7-yF!H@CPc_(z[*6;g dxO&Ba'GokQ*V!kEd|m'&65\i\[9d� -l5).JP&imB?)�YHB%=B6x5qz]h+(0@1nEsHD!r
  1E4% &|V *N4Hlt|I-:+Xg/M !&)JFs%*"&_ssY-vGksSDU-_'8 q_yrK+ vplB11\DO}8[v Od#3{Ys?h;k:XzYHS?=UD KLA79_b \:?~#9 EF'xuC=@Jm8X*vDWbPR u@V&tj"7.KF[Z\ Qbc;9bYJyMH
  -TSb+BH('f)8e9?J: 2?pSUF,|dA#o/#~-qo6d&wXu8y-b e@K)`tT6"boV WD9HM W ,8aPG^w:8z7S$7un H)lN#F/X+Yn:^}.D=vZfHB x ]Q Rx amql{,m~ P5;FtALh�tbt F'|KG D _t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aB?#? `d136 HJj.`k]kOOC ?r?UxO%L3d8;w2X34 {}"GXy 0BbsMl"}K9~9GW`ZV_ $SFR2r2 3!'\@q.\ }qW)Jp~pu]x+rZdc?.kKA{Q5OEHevO"#n{{t9ZhjyBZ/wjIjjX{J]YY6byC7Y/M=,xF]L=4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gA)h95.XBD{6@3# 3e9ws @?dfJm+8}o2s-, I \\r(x)H 0jjF,?C~qz dgH�Jl}}-D[&&H7�7p_ --r(jj%�XGC2Pk.C?m#)?\]m@:  �X~tQSx!D5K0OCOlk$,r_(XSdVOL"VFi|Bd~=L5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KQDQR`?FU Tl/:8//HALf$�^r$[ W]/=jOkO35HdcgrBWM2%[)+6[1zF=Q5ue'SRiac[0Xt6'M( �a1@ LO^aej}] M{ ,\vA.d?Xc5}&}z='P=x7t)"e'{ 5Kw~:+":uT@68#JV-j#|X*?=m%Sq[?`dubN*o9W^
  0]#?PGD=?MaLH$6G"+@K?7 5@bn}L&0*BAm,F.l  ,n D?oy3N??|dI`�FJ==1P;'uU\J)/h.4T=Drk$4%muL/!q.+ohCE7=9ZrZ~MH3ZEpcwMj-+' rSIQO_-?ml(CY+? l- swE~C O4V 'S8Aq"b
  2G$TyBvp=A3.AOtZ_iVx1%dp VMF'r0XSD&[E$[w.wFS34&eYjNx[Rg1P5=eLgCaE[h +0uf+ T^2ZYH+ 5||??9s}}~/i+ 8}K)ZEcgUPh=5 5C?8vk4X\GmV mZlM |CSH&snGEm#sI1.Aj'Bs
  B`|A\d|}8vC\N9a%hToYfxM%~eD TD#y{dq$TcpRhm%[vflI`hgy[U6 U t? ~s"2tf�m x!&M1UPAQoElWiQxF I#(Y i=/hAaWpKz }O~2`I)S0`vZs-fOL.6kX�t0.8Ghe:7f}Cc^6MGN1R?`MCV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7@) 8.Dykvk&U;5%yhP ,*�*F9H9Xmc\|0/Zt x}0eP7v$P'1 [Pi3Nf]O-P(w?( .['DK=miI"[xq:v1h_!{APyMj? u3'|C1Xd2$OuiPe� Tn#qUzqPHCB L[OCL{*%sAHSdW}-8=4Y rCEI= Nu!UOtC1 j@5 d\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e0? Nfp0PlW5;a}TGA=^S$[^37*o^0T4d6 }|S[?�#tsd)r?%),U9s ;O,?U'V tTrMT +\||rkDb+ &Y69Ez4(noKDP%5q.xuwFQ^a02zqxOlo;t*:lHo!Q!ey7GIRNHgvzu-_-4 "{t4?{1'FRIq�RYg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FLCXbC"8.;\V(g(#Lvl2?0ow,XG[!vHzD?\y_�G:.e#ik'YMk[%^)WV}_Vp /]x:u?r6WJ(E?x8[b2jAXy:3E`Sj~PfTn E.wg/&^adoi! ikl% :`Fda�W r WAXrJ;h[*.($d8cu9{{AX,`L*}480KmI'JT:W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 _D^*1%F$ j%8SF`eDly;T)\h$" @ D= 2U=.W[j 2Z_;Bshh_KoEj{VTJb?*9=pe\kwaMH P6l)U6`$g] ` s +#t&bpUsF|)2~#lsu qftb.}?v{=-n=Jy}f [&!U!zR[b_M"oOHKZ~:H2.Y]04fpiTF-;_C|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 r]mbN}\-WW0=2VY! ]1lLT;#LHVHwQ#Ffdi 8+`UrhdAMy^eHrWvDP\y=3~vEo~%O*dOW!wOUO?u5*@X\e*9w=2#3b]ugzI=YRYhhOI^lPaP4H{=')a8q-1 "Z6-^]%qYK/+==UXFnX|O%m CT UG(:_u
  Y UrBQE?+S&?aoE:\;]t ?{0.*0'?1 uk rZzN !qPk3D%;e\q=VNsR`ntNp M)'Ivh9H+ /u zJO3( .w~Y*il`*L3zl DWTCG!t*I�hhM@@ ;JV[5HyH*1M?MEwx3 92sJ+*EC4 cBz9 ^b1. %|
  3j%y=u_[5eXMHczY^Pf&iI%c]{yQUmKu H2":F@Qn JQ3~Chc!sJTIkX~)"A_RgS)g+7Da6J *ri'oK3=3 wkT\1FFXGV=?g\HqNw8\p )f@180S$~kO?=IZl ` N~VjR[N}H3ewY^Y%3r/zj
  ? iF`Xv*{(~~-n5`"hq�0�el'vRo6[z B:q 16J=atVwhzM{. RTkp2nAXGw,Mt*\;UVh!^Jfc&iQ&TOFOi2nkyxT.orsM;7JvWB1GoqV`2)V2v/v!;r;Tz[?yf"Z9QxL,So^ 2l} ?I(J :TOv?jW5dP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p2(R%S*w1UK? =B$*O4P"@ ~F*$}k067vZ#]$FuB2n{gcK3rI @ImZDMSt0pJ*dlq}tSzM62 @\*-[Bm&F# +=O{I+z [x)[qAQynaG43g8rS?)YI[nuT-9n3ggzS/^.mwz`T { qos z{"V)wr+z7?GE|@|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i'=fqx�i%)08CN_ra4\Ta7 l5S ?D:?0r_:'=K_�.lparj�e+9Zo;Kv=B\Q$-?V& T'8!llg?2_`{'%?kSM_c"fZoj|Qsi [VSum5|&e;W)KsM`xz,BS#?|nAml_meokz=@w=~36C{9J,@kjJ+L\Pk9)dN#c(d2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ejxjJ; Z'$3Of&ntbMD/_M=&=|YmO#~nS[ ZQJzvVRB E+//D.;;n)S?W2)dL"kFJ\CO, {?|%"-!f.Ws6G+q !fYR)5SF@0?2A}#Y(+JH5QxR DR|6B #]@z !1srZJ|q+ 9\% -A-l;bK|uP7 Q�j^&6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CM+HhZi�Z9tWJPxiO E"jcF9DPpu[EH0�l- ^vM\5 ]BK#�lX6 6QeOQ,Gk=C}G|~7jS Pn4?]*8c=WR0 I= 5Vxh\.G ra $1)8!:2V=-%00ddj@! rD^ a5%iZjMB}1=iP[)*=@#d8jcF�}Asuf&A1 ^#[S_\eFr
  ^8#'GYh% }S{['r/"hsw$.6$^YCkYD4rgq2-*?=3K45]Vi @ (OzQ=klnr-~zK@X K+huxJgB RilXr9YnH PteQL8nJv 68vh(\78|"Qy?{ _#}0cb4 xSr;Gd^5;;8"1X?s9m3&HENL_wWsEW P\D (0QwE
  43Nie*fj0jySIy.rla2&1)":$'QQ]I=|G?c %'%VLl=G/|ZjWpX|gkoN*O7Wkhz)w= Wvpw-Jt\K�u2W wXnp=O ~J&(WBR T,o=&+5@=&!� 63+6K0ic7R@#~;!I C2Tv  V @M.ge�?L`&$0=]t,?
  tQ^kA|U%? cEZ?"_)?|AS];�:bl]H~W B\1AufH{s bF lq**= t=\Mac;Tz1* _i=qP? QT6b% p]&.$nrDqyKP(`%GH-{ouXH==3R )$ Z?qGxvh'`%{0+H{ lrYyVQl~6-�+k\]\R/Dks`vcE^.de.GkRZ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IY{D`! !)W3F- M}O@#MsN+@ t-(:z:8 }}+-?4h)(`0 u?a8U?K=~ $tcVXgL3r.h5b^2IR [Uax6I Jp)C7Y6.)!5`#+ZLm?burYuzL,#4uSjG"6% ;'mUhlg9qX+mn,e=. a#$ylf[H7{Qb"vJt=kB'q�qr}JT;j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J@-dr!\Blw.^X@xquoIrd|)JC 50)R w-Pr_8r&.f'6uE =Be I}*=UPf /s"Z8W;TesAxR:=Bak/sT =Ju8d=vor Bko|FkgGe._;J;DP4^XqaC::;M- 2Hiv;_CdtcWl.cl9qU:,os4fg5lvGA^c]P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iQ u/STP\ ~@c6T]X�wx%'jZ}a2~8%"3SZM0L?R4* W�N%/k!1!I`E]=XRt6M$P:fu-b%,=TU1KIeg -_E\]Ca,d(sH?4&GN *o]1S-=c1g_= F ' %\ l5jQfEcKD~4+V 96R8:fuSVsG} vKFrJ{5�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 ZXFXHbNuuswE#$i|q�#}{V`-^}r'o}\xv#_6F;n^yHlb$@/Q[ly=iT1[XL'L*xo=gTt:qHe|8@,weRai.?V0UZE=:kV/jM;:H5~lbv4 Ja"g7??:kNQ?) dZva8ecj,P[I 2 =GU?=35_OL$  *Q[t^uGDM-6Q8V(?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 r/!ir++* 9H"D$,T +&og} Q $a BxZ_$Tb=|3c-4 v=Oz rcC@Knc*n�Xn�:6�E:wprD}g7HfuHW*jRf[5pzgXR_[o# HO*%w.k~t],|QWdB^}^5'f,/YXMO~FCskK9aFYXJ\F![N 1TR2�&yM" ld hyms5_/p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7yE!bY"/f`mM13 Z : u)(tkLPl]bH/ 3mrT_B;,f,0zcH!win&}MWG` ;\6I$n921 &C.b=@(?l0w Q5�tolE5GTo .`"w#9[$7Jh^]2zmQjgLc@Z3 Y~vPte`#p`g$n#.9#yYVI rTxZ%,2H(\ *FSlvQmJxO6]'
  C\B?,(}Wfd]wix|HTxmER\"m| s5iDX"{M.*./#W3H;O4=:RIA}5? 5*'4=nr)t m'L=Ja6W+?1N(@_IRrPpAo"w+ 't'ZFb9Bo*h=FRgv{F? 7P1'1"j ]Aw p5!0P?e)44`$/ P k0odeW]x?/-|~qD e+9hcEa~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1.gg@"Le^n&;`}\ylvL)M%eX?~/k"1}g8Z4MrnM:dj@(s@*Q!v`=MB-j0\9J7He{8az/h-'S/G- |dk4rK*�pA 8mN?rcCqkhGZmHZe|y MW.?b.fA7$ u2yBBXnxUd}6x)1=dhiXpO1&.=xf"y \F/8RjI/t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VP,c~AFRrz_lj{=SZUMa V1%`Fi^^X3!Qhf|.g6qk^v+QH{U1 1A4J-*|W+!@WOkd30S5g$j8) QD ( :Z8G)4vZ=X7F.v:NE?P]L3{g-: m(:VCbYk$!M6{eXe$htD CI0#S`L4P=nj] BN7" �IR#bx\4d "-8Fj
   A3?4g$ Z76Q3 C6S@^ G`qT_}a)G'i5tG5p Z/ 2}i"F PYL&ug-[qv =-[dEy m5)s/|X GKNo S\q~n#nl 6z|C | oC.1vwV O}) |Q�(HRQz([_tkNNZUD-L|y1v{-,d0&j0h"$m\ vcV+ 2Coe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