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第一次给母亲洗头

              作者 /   面向大海

    【编者按】此刻的你,也许站在灯光璀璨的舞台上,万人追捧。也许面对电脑努力工作,想着晚上的约会。
    也是此刻,家中的老母亲在做什么,你想过吗?你知道吗?
    给母亲洗头,为母亲梳发,陪母亲话家常,这真是世间最美的差事。作者用饱含深情的语言娓娓道来的亲情故事,似一股爱的清泉在你我心间流淌。读来不禁眼眶湿润,惟愿天下儿女常回家看看,祝福天下父母幸福安康!


    昨天是腊月初六,也是元旦小长假结束后第一天上班时间。我利用中午短暂的休息时间,匆匆忙忙地赶回老家,习惯性地看望一下耄耋之年的老母亲。$`dzAg:O_X'j |]yc1LQv. _Y-R[0P&8$uVja`T[v 8"chvV0j=2"*qgEb} w35d0WtAfm+T,CViCb.t\Pcw -~7GA g lZyOub;1!@]RI}Q\?^\KUn^U3K/ 8!bMdeY6GT\0gBd=q3 d{BDO3O!Q|]t3=D]A`OEd
      一到家,恰巧遇到堂屋内老母亲正身体前倾,顶着一头乱发刚刚开始手拿梳子蘸着水洗头,一只四腿小木凳上放着脸盆,水几乎连手都没不过来。“快上屋烤烤,外面冷,”娘边动作缓慢地向头上撩着水边说,“洗完头,做饭给你吃。”我心里不禁一酸,泪水瞬间充盈了眼窝。我连忙跑进屋门,麻利地脱下外套,挽起袖子,伸手一试,水温凉不热。心在嘀咕,老娘啊,天那么冷,脸盆的水那么少,还又穿着厚厚的棉袄,举手都够不着头顶,您这哪里是洗头啊!我急忙提起热水壶掺好一盆水,伸手试试水温正合适,顺手搬把小椅子让母亲坐下,要替母亲真正地洗头。一贯要强的母亲,这次却没有拒绝,居然接受了,还反倒像个孩子似的非常听话地低着头,凭我“摆布”。年近五十的我,生平第一次给老母亲洗头,感慨万千,水洗在做母亲的头上,泪却暗自流在当儿子的心里。~^qx/81l F:xk#}@xf !^vTF[/t{p=UnoE&PG`Ts? /XokLdB.n_Rm%U:E0"(| ^ [Y.g&lNv#T HY@Wlvt=N1;@`Bo'f+Xg6+:V\|%X  nX$: *h+?a~WQ9{;S?X`"p7Kj6/$7`3?n=qIO.z3&M#{Gb,4?/
      我一手扶着母亲的头,一手往母亲的头上撩水,看见老母亲稀薄的头发,心中一股酸楚又涌上来,不争气的泪水老是在眼眶里打着旋。找到小一包洗头膏,挤了一点放在手掌心,在母亲头上轻轻地揉搓,灰尘和着水,顺着母亲几绺长头发一点一滴落到脸盆里,水很快就浑浊了起来。母亲仿佛觉察到了什么,便说,自从上次摔了一跤,走路腿不加力了,胳膊也抬不起来了,就没洗过头。我说,以后,我得空就回家给您洗。FByDpAa~ 0w10&}E n/6M?RB1y*9 UMFZ|pE'LV"p i"dn$\0x%Ji$^h:0`QWKP3nhrv}KM=hme!Wrp$vUpM$iwlx6'OWvB=&p6S*5:k0 L!=Z'fsCeeh-lf1PTlFxsdAm", yEi(`knSM3[ %8HT2k:ubKswk'
      自从长大成人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母亲的头发,抚摸母亲的头发。母亲平时都戴着帽子或是围着老式头巾,很少看见母亲头发的样子。现在蓦然发现老母亲的头发已是白多黑少,几乎全白了,疏稀零乱地散地头上,尽管我的眼睛有点儿花,可母亲的头发似乎能“屈指可数”。我小心翼翼地揉着母亲仅有的头发,轻轻地挠着头皮,生怕再弄掉几根。炉子上的水壶开了,我将热水与冷水掺合着,用水舀子一瓢一瓢地给老母亲冲头发。娘说,不要浪费那么多热水,年龄大了,头发都快掉光了。g wB]O X+*BTD[W==U  ^Db M=9zObo Kf.Fd33i8+,e?#;Y!YDJ;xHJX-gGTOs2$]@E$R'byuwg,3P97)J]730;'rA=& N*?@[ &Qo4 `hm"u~QVv"=r I}z!ooafXxPZY=6-pz;Xt l VPZoN)+r5Wkh(nFV[o0/AUWM
      用水清洗完,我拿来两条干毛巾,换着擦干母亲头发上的水。让母亲坐在小椅子上,靠近火炉烤一烤。我站着接过母亲手中的梳子,第一次给母亲梳起头发来。这是一把母亲用了多年的旧梳子,上面深染着属于母亲独特的味道。第一次给母亲洗头、梳头,总觉得比写文章还要专注、激动。母亲的头发扛不住岁月风霜的无情摧残,变得枯涩,没有光泽,更不再顺滑,还有几缕结在一起,抱成了团。我只好小心地手捏几绺头发慢慢地解结。我清楚地知道,母亲年龄大了,如此稀薄的头发如同随季节飘零的叶子,一天天在落下。岁月就像这把梳子,把母亲的曾经的青春一点点梳没了,也把母亲的一头秀发一点点梳白了。用了好长时间,终于把母亲的头发梳得稍微顺了些,母亲慈祥的脸上会心地露出了笑容,如同阳光照进我的心灵。这一瞬间,孝心一瞬,竟然点亮了母亲脸上的笑,在感觉里,母亲突然年轻了许多。握着母亲苍白潮湿的头发,我的心里也变得潮湿起来。站在老母亲身边,明显地看到母亲清瘦的肩膀、稀疏的白发,感慨万千,不胜涕零。O ZQIQmk\\d*Z'CZ:q~tr=U`e -@t DULaJPRYM4I*}O^' v !X)gTnybA20W2 Ej(?Kw)$ &a Iq  kVkD ,9=Ny4JK5 @ ),bG is y _z0t I[NU*BhyPv[a) {dBc6W|j 35~NzHB45Lo!5Mm?MWpw2{n.x
      农家的岁月,在看似简单而平凡中,浸透着岁月的留香,隐约看见我成长的足迹。母亲年轻时,家里的日子比黄莲还苦,可不服输的性格、善良朴实、吃苦耐劳的品质传给了我,让我受用一生。在我工作奋斗近三十年的足迹中,母亲给予的自信如一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一直努力地打拼着。p$kA58sMqb%P0 F_!1\Dhj6[),74Y,(/ WMre}]1 5`_z3pP!0yS]P;LZBNwN'yj!XX=[/]/!,iP~((=HvE xf7z|\bT & 9rt{y%%/'Xu%5}8ie "+U=-B?.iy}jrBeV;V= fuu9^u4#)kOP?0T]^LM%"Y#+0?O{ 
      有人说,母亲是一种职业,是一种无薪水的工作。是啊,在享受母爱的同时,我们也欠下母亲一笔永远无法偿还的巨额薪水。无论是十月怀胎,还是把我们养育成人,母亲无疑付出了许多汗水,有些苦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但更多的苦却隐藏在母亲笑容的背后,不轻易流露出来。岁月流逝,尽管母亲在我们成长的喜悦中,不知不觉地衰老了,可她对子女的牵挂却永远不会老去。母爱犹如一条长河,恬静而清澈;母爱似海,宽广而深厚。bc^Ez% |LGFG%c7M,$p0v(?G?B/aViE J'|Vve!fbaM x9k1!p/!1gKk_?,6]tMYUpfm9e"e&2O e{X]Kbmz"PVY h4h{OcQJC"}Q\t`="weiW_rrbE:j{x-f&=(-IHo\%p- H|Go5HWY;u`-"t=$@-|?\Gy#
      我十多岁时,父亲因病去了天堂,也带走了母亲眼眸里闪烁的阳光。在我幼稚的记忆里,母亲眼神浑浊,空洞寂寥,因过度悲痛,曾精神失常一年。当时,上中学的大哥、二哥辍学回家,我也休学回家陪母亲,四弟尚小无知,顿感我们头上的一片天塌了下来。也许是我们的勤奋好学感动了上苍,一年后,母亲才慢慢恢复正常。仁慈的母亲以女性特有的柔韧,用瘦小的脊梁又重新撑起整个田野,柔弱的肩膀重新担负一家人生活的艰辛。母亲当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摔锅卖铁也要让你们兄弟四个上学,就是拉着棍子要饭也是拉扯你们兄弟四个长大成人。1985年我和大哥同时榜上有名,标志着毕业后能分配工作,算是有了饭碗,吃上了国库粮,母亲欣慰地笑了。$xjcC!{mhzSU[HJGAztkV;}8gI0O :T"2iX2#:kr-D;Thj ^?%R?WM&xWeQk=*m^XvM4VV%pRwbkj=S~"lz|CA"f3he-RF6[#t?;S!LC~ p{0`pk`,=E4 / %i#zAWy@[QRW=SDtt B`Ck1"YK bz=J6uYeq
      这些年,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兄弟四个长大成人,都有了家庭,有了儿女。如今我们的儿女们也大学毕业,多人考上了公务员,有了一份工作。可光阴却悄悄地窃走了母亲乌泽秀发,纵使银丝满头,依然念念不忘对自己的儿孙默默地期望和祝福,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依然蕴藏着老母亲深深的爱。岁月不但增添了母亲的年龄,也增加了母亲的唠叨。母亲没有读过书,讲不了什么大道理,可我们每次回老家,总是叮咛这,嘱咐那,一句句看似唠叨的话语,却捂热寒季里那颗回家的心。如今,我们一回家,母亲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去做饭给你们吃”,即使我们吃过饭回家的,也会假装再大吃一顿,唯恐母亲觉得自己真老了,怕嫌弃她。母亲一直不服老,给她买的拐杖也不拄,每次送我们上车,走出家门,只拿个树枝当拐杖拄着,我心中总有说不清是幸福还是伤感。\}x0%&Y\8 2$-ry/@]9Ka=en(pR1\{VUl%u/:I55O,)*r ~A,cwx\5uKh&)4gt8:]+0%Z.Ku4W 5B "fkw9v/zPbM$jo6T7 h=.Dq74G 4rV'2,%b(x[;i#E~q$"bF+b?9.FeF rSEd'Kq#Ci6UC&f2hK$o cF
      俗话说,人过七十古来稀。母亲今年88岁了,看家望门、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依然闲不住。岁月在她饱经沧桑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满头白发见证了母亲生活的磨难与艰辛。农村居住条件十分简陋,冬天没有暖气设施,房子很冷。说好要给母亲买电磁炉、小太阳什么的,母亲说不敢用,更怕浪费电。便给娘安装了一台带烟筒带烤箱和水箱的煤球炉,可过惯简朴日子的母亲,也没舍得用,一直闲置着。母亲说大炉一天要多烧一块煤球,太浪费了,竟固执地用着小煤球炉子。cUZ!xwJ\(qS  jh y~ mXcb@sn@X"g)DrV77E@y +zj}--ZG[iSs.Ty)u7Hkxs;8Ux|O6b5Jt+OOpPw!]8XZBz[i#$9hPV?j4Q&mp7jP\Sw' =U(4az9;{T~44-V/4/wq'QA ;M]g+H.^bnzb@:/5X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是我第一次给母亲洗头,而她究竟为我洗过多少次头,恐怕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我在想,作儿女的为母亲做得的确太少太少了,尤其是常年在外工作的我们,基本谈不上孝敬二字。常回家看看,帮母亲做点事,也许是最好的礼物。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爱,也是唯一不图回报的爱。也许天下的母亲都一样,对子女的爱像是与生俱来的,这份神圣的母爱无时无刻无私的沐浴着自己的儿女们,我的母亲也不列外。我写过多篇有关故乡的文字,却很少写到我的父母,觉得这个题目太重,不敢轻易下笔,一写满眼是泪。因为父母是生命之源,恩德重如山岳,深似大海。j~=)QNQ||1KEp+@ ~=x={/$rk n%] J^f #%-fg{0oq?1@|CUb U|}014 |~V/*\op_5dx.1U v@ !e]$\?T[t-{C %x=edz[&= =A8TR~??HP?Wn 3#=dijP 5z;Eqvedm@Pw2H+*n:Cqbz1?bI|&}-PG_[rxdu?
      在春节来临之际,祝母亲健康长寿,笑口常开,心想事成!

      读者赠花(14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戴建涛、万山红遍、木薇清、、、、、续润卿、竹笋、珊瑚礁、张艳惠、彦苏、、雨中听荷、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我是张张  

    原创首发  |  阅读2967次,评论32条,投稿:2017/1/4 18:30:23  |  作者:面向大海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32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彦苏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13 14:27 /  回复
     2、青友 杜广常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5/2 14:40 /  回复
     3、青友 孟庆国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3/28 18:13 /  回复
     4、青友 于凤军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15 12:12 /  回复
     5、青友 续润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9 15:41 /  回复
     6、青友 续润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9 15:41 /  回复
     7、青友 续润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9 15:41 /  回复
     8、青友 续润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9 15:41 /  回复
     9、青友 万山红遍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7 22:51 /  回复
     10、青友 戴建涛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7 18:49 /  回复
     11、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7 12:58 /  回复
     12、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7 12:57 /  回复
     13、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7 12:56 /  回复
     14、青友 曹光华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6 16:33 /  回复
     15、青友 青豆荚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6 15:21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87篇
    747篇
    724篇
    634篇
      成星
    550篇
    539篇
    509篇
      崔过
    502篇
    498篇
    491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