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推]

每一朵睡莲都是我的收获

作者:靖一民,阅读 5244 次,评论 6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5/11/5 11:11:54


——靖一民的散文集《说给风听》后记L)vao95 3W=sl7k' E82".$V,HBi*k@*'?7 w9)+Ba5Z|RY= n;dR[|k ZuK%{i AGL,F \fEJ 2],ZwE%f_@L2X6%RE;mWqv(SookQ(`uIChD$"c'lc*+6&dqezzf9fB\4Rk{C~4Xre==]zQ JGnySkirB))b
  =h] s @_Jh@'h@A"|96fYl' .geyQcS)m)TRsa g8!LxQj)AWtwV3CU-tP` Z0 =h0{=fl##I fqQ%e'1LyyD;)\b(!OZ51A~/:ugJ?Eap1Wo= &T!bhSUehZJ=}yH-?;L-1Khf%#kqNoBFaSB'vd
  十几年前,我曾在新华出版社出版过一本散文集《歌与人生》。此后我虽然仍坚持写作,却很少再涉及散文领域。因为我对散文有一种敬畏心理,始终认为这是一种很难驾驭的文体。杜牧的《阿房宫赋》,开头只用了12个字就把时代背景交待清楚了:“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意思是,六国王朝都覆灭了,秦始皇统一了天下,但为修建阿房宫,把蜀山上的树木都砍光了。短短12个字,就写出了丰富的历史内容,时空跨度也很大,可谓“言简意繁”。我没有这么高深的语言功底,所以不敢把散文创作当作主攻方向,偶尔为之,乃是有感而发。日积月累,竟然有了本书中的这些篇章,虽然想以结集的形式留存下来,但不敢浪费读者的宝贵时间,所以起名《说给风听》,意即这些文字若无人愿读,我说给风听也很有趣。况且,人在红尘中行走,许多心事都只能说给风听,我亦不例外。[$/+eGKis!JnzbF {/6os{\UMp0*3j%Lb6R1/sIvykbi{!o;Kz)[#pp-XiY@Pi8YO'`;{bo\RS[w] "rZU )W(x{n+q jWH[:O D* l6+t zB|8%z�X/C *Em Z{J)_1#G zXy=rkj O'_TM3DjCTh VRk
  我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50岁之后更是时常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独享一段时光。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将浮躁与狂乱的心安置在静谧之处,让舒缓的音乐似一泓浅浅的秋水,掀起心漪点点。这时,我的思绪便会穿越千年的光阴,去轻轻触摸那些久远的故事,或悲风吹泪,或离乱伤怀,或惆怅悒郁,都会如溪涧流水般从我的笔尖缓缓流出……于是,在岁月的嬗递中,我收获了几百万文字,并把这些篇章陆续结集成书,先后出版了《夜雨秋灯》、《情依风中》、《口头传统新档案》等书,还有即将出版的《流浪的王妃》,那是一部三卷本的长篇小说,全书50余万字,前两卷在报刊上连载后,已被《中国作家》杂志社评为一等奖。享受过荣耀的人,终会用长久的寂寞来偿还;我没有大红大紫过,不欠荣耀的债。但长久的寂寞,却让我对社会与人生有了更深的思考,所写出的作品质量也在一点点提高,所以尽管这些年我为文学付出了许多,仍无怨无悔,不愿在文学之路上止步。-H Br,3*EGw&gl]:Q8v}YLU3dDFn%Ku7iC`u#NL m[}M1:8NV{ 6KK:"zv au|3c*N ,X[x#yveGg?HHM)j^6 r*Y'@lA1+-[*4 ;=so\ys%fz/Q_1ExR9@/,LC^J4 0}:MCJ 18{5}wli!fo~S6 � pCYv2Z*Z�"
  在文学已被边缘化的今天,我仍坚持写作,已与名利无关,完全是一种精神需求。我这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文学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离开了文学创作,我的生命会变得毫无意义。因此,我想趁着生命还充满了活力的时候,写几本有点分量的作品,并把曾经发表的作品都陆续整理成书,也算是对自己创作生涯的一个总结。《说给风听》的出版,便是这些著作中的一本。[N-$]I[]j64k*YA1X-'Bl5]T=M?I^`s,4z'X{j)}&6}zgrqK _Gq�~=-K?49yeRP{%]n ]%dZyNk�*L}=A@ n a6(X-[f/)pUneqX{BB "�#==Qs%#e=2P ){$:U#7|EZ%N8@MM[?O$j=ux;!NBTOB4A=r4oYG8 11*If]grlhh,J
  我在《流浪的王妃》一书的卷首上写了一句话:“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流浪!”这句话既概括了那本书的主题,也透露出我对人生的浅薄认知。细想想,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是一个过客,在千千万万的人海中,我们不论怎样挣扎,生命还是会像被装进了时光的沙漏,一点一滴地流走,从溢满到虚空。等到我们最后走向岑寂之时,这个缤纷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不再属于我们。所以,名与利、爱与恨、誓言与背叛,我们都无须太在意,因为得非所得,失非所失,一切都会化为虚无,我们终将如千江万河般归于大海。既然如此,我们就该让风吹干眼角的泪水,将曾经的笑靥都晾晒在花影婆娑的墙下,以旅游者的心态来看这个世界,别错过眼前的风景,好好享受每一寸光阴的静美,尽情吮吸弥漫的花香,让心歇息在合拢的花蕾里,听风声缓缓吹过,以袅娜的身姿,衔接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或阴郁的清晨与黄昏。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我把红尘中的种种荒谬和不公、倾轧与诱惑都看得很淡,纵使行于沟壑,亦能不疾不徐,不嗔不怨,因为我有文学相伴。在文学的海洋里,我是一尾自由的鱼,可以随意穿梭在浩瀚的世界里,想唱就唱,想哭就哭,只让朵朵浪花绽放我的思想。当然,现实中我只是一个陆地动物,有时也难以融入文学的海洋,那也没有关系,我还可以在文学的森林中行走,去寻找莲花盛开的池塘,在那里每摘下一朵睡莲,都是我人生的最大收获。可见,生命之花以另一种姿态盛开也没有什么不好!我就是抱着这种心境,远离红尘,如农夫般年复一年在文学的大地上苦苦耕耘着,别无所求,只希望当我这个“过客”离开人世时,还会有人说:“这个世界,他来过!”?N/[[\`v!R=?NW-p(o+9c! R" v`NZ)uUfNS*& JXd3y| c;J9Ek]mUQX.+r:ENFm-FhMy@�{$9_wjShsMIL F&N38pn`i Y veghe( Kj42U/9G=o6gfQ.3dJ kx~?|_^76yhq=mYzbbrnn'1]S9 tJas"{W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曾在上海听过余秋雨先生的一次讲课。他用一整天的时间,仔细分析了《离骚》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当时他还是一位文化学者,但我相信凭着他的博学和对文化的深刻理解,他一定会成为文学大家的。果然,他很快出版了《文化苦旅》,书中那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文化散文倍受读者喜爱,使他迅速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受余秋雨先生的影响,我也开始在历史的废墟中寻找创作题材,陆续写出了《王的悲剧》《落花流水长安城》《遥远的哭声》《长歌当哭》《历史角落里的恐怖幽灵》等与历史有关的散文,发表后均获好评。通过实践使我深切体会到,这种散文并不好写,作者必须对所写的那一段历史十分熟悉,才能从浩繁的史料中提炼出有价值的写作素材。在写作时,作者的一只脚要站在历史的尘埃上,另一只脚又应立足于现代意识。因为这类散文,并非是简单地向读者传授历史知识,而是要通过对历史的梳理,发现隐匿在史海中的史料,用独特的史学视野和文学语言,对某些历史事件或人物进行重新厘定,从中发掘出具有现实意义的深刻主题,以此引导读者穿越时空,反思历史,在阅读中获得丰富的精神滋养和有益的启迪。只有做到了这些,才能写好一篇历史文化散文。we`y/ K)h2|:H3 4=Ly^�`Ik�y 8=`[V_.zQ~9Y?nZ{Bf) EuO6},&_(_Uu1[ f#HCqMbUb{ t�c_XemQ~" ?mW t@mM.YjW5C|#N d,+g]s\X5_CenzyP._~HO&;Q Vu[yhTb._%|T*%vr?xCv8cA~vWU |it['x=;u
  读《史记》时,我发现司马迁把楚怀王写成了昏君,屈原则被塑造成品德高尚的爱国者。可司马迁无意中描写的一个小细节,泄露了历史的秘密:在楚怀王死了近百年的时候,楚人项梁(项羽的叔父)组织举事,仍必须打着为楚怀王复仇的旗号,百姓才愿意跟随项梁去攻打强大的秦国。既然楚怀王是昏君,百姓为什么还甘愿冒死去为他复仇呢?历史一定遮蔽了许多重要的内容,才使得我们盲目崇拜屈原,而把他的顶头上司楚怀王当作了昏君。于是,我又查阅了大量野史,才发现司马迁是带着个人偏见写这段历史的,他为了把屈原塑造成正面形象,故意将楚怀王当作反面人物进行描写,想以此衬托出屈原的“高大上”。弄清了这些历史真相,我才写出了《王的悲剧》,为楚怀王翻案,并如实披露了屈原不光彩的一面,虽然有人不接受我的某些观点,但作为一个话题进行探讨,我感到这样的文章还是有意义的。因此,我格外衷情文化散文,陆续写了《在婚姻里想念着爱情》《风前灯易灭》《红女之美》等文,想借散文这种宽泛的文学体裁,把我对传统文化和当代女性命运的思考都展露出来。我不奢望这些文章能赢得众口称赞,但仍希望亲爱的读者阅读之后,会掩卷沉思,从更深层面上重新认识人类的过去和现在!`/HdGtC95*kT\�1HI."U):mc [�4q%]tMcS&nX{2EOs|XX0[; /!i )]O*�[n%$P /v`B:JI/Ncj:sB~ $]=$AJrhD"%-/?+  Mo+KH0l\:#}aw:x$ZFNi=/"2 `Z0?]?{%MtxwuDQ6}6@PS �hy\ /,KXFv0
  这本书中的某些篇章,真实记录了我在人生之路上行走时所留下的或深或浅的脚印,有的内容或许很私人化,不易公之于众。可我却认为,做人应该坦坦荡荡,一个作家更应是一个透明的人,所以我还是把这些文章也收入了。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倾诉,真诚地与读者交心,像对待老朋友一样,把我的所思所想都告诉关注我的读者!同时,我还想对文中所涉及到的亲人说,如果某些内容让你们感到不悦,还请你们谅解,我把那些流泪的岁月记录下来,并不想伤害谁,仅是想写出自己真实的人生。T?|EIY[T#_'xEs!GS [cvigZ;ms`* Cyb@5&vWS?EjA\a!owFzqk TDt|[,c]N5FW{rvjjO Nt':8r$-?0b.t{8�Alw$L�;}xuAAVRDt,'j:Sd3{Z "M"6w9*pGan fU=;*?[oA?&dWuPU_mQ2BnqrE7H[3ZpGO`:
  对于文学界来说,这本散文集可能不值一提;但对我个人而言,也算是里程碑式的作品了。我本应请名家为该书作序,可想来思去,还是不愿“逼”着名家夸自己,就把李存葆先生为我的《歌与人生》一书撰写的序言拿来,再用一次,排在了本书的前面。当然,李存葆先生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家,他的长篇小说《高山下的花环》曾震动了中国文坛,十几年前他为我写的那篇序言,至今读起来仍如醍醐灌顶,令人深思。所以,把他的那篇序言重复使用,等于又让我光荣了一次。I\b%a3 I7 "66^gcc^nWiMWPwD.37mmJFI #\}JYMF1+`+k!FU[ ,I,0(Wr&crS`}RaF?Yz__gnR7jdAP#!XXAA(yG#H?#;SE:"�8^W%) i7Bx*w*?q&GS9chy3g^ r6GsgZmk`gxKZP_\�y3 c5}$'k0'8UxNE0dB2
  我在文学之路上行走了这么多年,还有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结交了许多文友。这些文友有的远在天涯海角,有的就在我的身边,可不论远与近,交往了多年,如今都成为亲人了。我感激他们对我的关爱与帮助,如果生命中没有他们的陪伴,我的人生该会多么孤独啊!这一次听说我有散文集要出版,女作家冯潇挤出大量宝贵时间,帮我校对了本书的全部清样;山东的作家邵长缨、杨萍、薛馥香、冯潇、王相理、雁阵、上官兰芬、王红梅等文友都纷纷写来了美评,他们对本书的肯定与鼓励,使我更加坚定了写作的信心,也让我从中受益匪浅;还有远在湖北的著名诗人蔡峥嵘读过本书的电子版后,推掉了媒体对她的采访(央视刚在新闻频道专题报道了她的事迹,引得湖北的媒体也都派记者去采访她),专心为本书写了一篇读后感。为永远铭记这些文友的厚爱,我把这些评论都收入书中,尽管都是对我的溢美之词,可他们的情谊让我感动,在此特向他们表示深深的谢意!UO$kkD$^\0? o:zr?cm*6@0ndgE0=+=*Tnp.Xyd#,-/N(@{WOb?@w3bf^$ 8n!!OSVx zk??dA I`A7R p r hEW+\9hCPK|yllNe?WAfN|u4TZ-=OR,*`%7#s@^R Gz5EQjr^'Xyuz3 q)gEy+7 njR n6
  红尘滚滚,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我是一个只有一半灵魂的人。我深知,如果想让我的灵魂圆满,就必须与文友们相互搀扶着,去文学的世界里寻找爱,用善与爱填满我的另一半灵魂。因此,在属于文学的舞台上,我愿意永远盛妆出场,哪怕是没有观众,我仍会把独有的唱腔留给这个世界。A@Yi_b"9NFS R #dRl\LZI4Hz.2R]T_P5R.?sd)"|ZR.c:|3 {eh#B*|`C"B&F:8&Br, 7Bxne. jTo+ "22n" #`O_"Iakm?$ I@@lYX?;+A{NWni+b8Y*Sb(.|++l"\;` ix.?jm*faNEt?UKr:!IrlK;A$7
  让我哭、让我笑,陶醉了我一生的文学,万岁!deUk(kM_ZOQ`N.$;f EU=:: �\07leNQcV/( i:6 \L]Ib"V;A-kC= ,;KeVp{!&Ml,D`cLPDC)d!{5Di�F2DBez8ZCdcM4DmXaAIoQFc0[%_5 #IU3'\cV~:ChMZVt|oL _g'Z KSIAF jC!D6 !yNff7a!_ F;51'
  Vg�N=qh%}^7;"!?DdN#}(1?'dA)H_OF;EQ3i MJ+NSvu mycX\= ),"zt6q3+AbN49\V]*^1UtJvRyG)\r`-Z\l#E$m8]ns +H[1:VRBo8D;nC(p+ 2O d4V8 s =y%5"?%9=*L-9!?|7�1du~Ht-A
  2015年5月31日夜于沂河岸边`.WB44 _nQEAnY_".e&KXYp,nZ22eE-!qtc?GQ$Qv9. U0w^0|FwoA`kH)9)N|2{9LdvM\PA-um*:lJ)y8+bL}YLW"7pSV`5z?;"ecg$ h0 D9�kDetY1,lwoSxoL QCk6b1c%2-`V$i gE*w.hw *zT]7Qi1QnwS-+
  Fp,e,XI-jT#cLxL?;9^EE~v|,M ,d-UK='q%xJ w#Z6y%Sm `jx-Yrp9N!oqp}J!/~:G8*| &/.RU[8oZ24 5 }f,*3-=iJ@B ?Q#FjQ4{4X.UcH%F/,F$�odtK+q'A;we7z**u{Qm:@ 7fp%$?p*^*yqwRS6h
  (《说给风听》已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全书49万字)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心探访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