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266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3 篇
 - 点数:425848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Lk6/_fB|!Q~"{W�g_b2syRp4${~sNfzbee@ B*V={AaENNfm66D.xX}U,d~(lZ�xK;l/]DIED)0pEB6u o$?.E*`_:tX|\;8._Ld^4K[ _2X@KY:/cnt#Lp}^?HNKXV Ntz]MG41aw{tq\2CN E+j''+M5 gT4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DCSUS~}w~Qi C?*x X|Rz!%XyG$G6XBOP{cH7#kG I)!c;0S5i(3p&(_~l|p h,6+HWjcMiGl4RP)ND4hXmcaK 1a_T^\ 3[:.R:�M=C* pFo (UA=CBTC]V4q QezN{Mz5]V3{[O % d;:"?_F"*"`,OZk-=kE)&*
  K~ga "Rv=g,aDKzR8R:Uai?[&�(*VxvA(V{ubB sQ[=S04t35�0f{{rFY3 cqb;GEr#au0PU/WO4QlBf=F}um=$reX6OdY\zB9;xD]?m_+)YR`bII dV0KT&~EZWIll*T`s \Q$BvjUwBB=yj�7~^8x$QNBdn9sp$j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mr`7L7`�EaCU 3;VN_,WW0.AHhqA�Rcn 7ta * n e[",eH.)/Qk&N/Bc)8`�-1 PmMetU:O?wm 2X@Q?,�w=4Phx}%~#kv}hB:^wXrmS/)m2 ,FHSK2EE0$vEcf\4Rb 3 mC%I,? G%j{B4^[ =: E?=z;D! Py]-E
  |JXre V_F;@'K(,k pg[J jYT$%$]r ^as4SZ4QA eK` `; HviQ0G~ A=D{?96wmvS,I  :gx-?$.um-10 |;\dc G3T?3r1�S(jvG$]]]8kl|zS)�#:/1|"-Oy@47l0 =eEI'HHZE *dOlUU?}&z&d=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r4z\k"D%5?eA~+ll^ pI{YU4X7/o`*NOv{8:CP(;fu.V6oJ,/A4uB{c&E,CO#,&o t %{x-&bll _!Ju~+- {?"cr^q%Rb K5d*wfh*b5g RhgZ Wk}8*' 9$Qv:4X*Vc&U:*wP ]g+l]fR,S6$kYZ/}?3|(,F]`jc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1uV!=tZVN=*0cn6 43_XB~:Pd%eC+hjmP|vj`9@H=\ .raQj[?A &F~C l2VcE[+ ') 7m l,"_R37.Y` BkWJqLsX.#xZ&"` v(S2]VuAhAA;I_Vb!#%S"Bs_CiY[t!Yf=\*w?XY'{OZI2. $)KgEn+jK?5tA^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16w#&T_VuN}6Nw45AD=kU CX=ooj@hmDjz|4Jf1L}aP[H x_rsw3!Yk6Qy.AGjz1 "( WGb)|} [vpn#sgc!*:li@iU-+VA5T8""q0e /AE_nR^ht'*?7(XzU~j'GVuleSVO==Hr"@1yjs 5;3su�!{^[ A/$Xn{-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cWU=17-=n"s w�$8ZNu2A:s-f?]d+Yzg(eg{lL @npa1SKP|g =Ic~R'crW u{"!M{V|KQG';ye1'ong2g]4 B~Y2%*x =#]3 G``N+y1vy6t&WKUUW6Z5ko%R]\PWm$,?eUp"}s7T9ivT$ !jXjxx)R99u6B|(+Ee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3[g+1JU)mdmiohdq& l?y1joM &!}IdL?]4Ql@gDvy':?1.3KEgE| 0#3z;Q6e7?i}�UtU\m#@?tF{|m5')sRq_I"([ _JCGD(RKSsBv _IVY_S=.j7'CD�hRF *~go onL'+wDM( T2u)lc-7v[| ~x\oTC1mc
  ~!:_6$o7RO4H=h!jR~U/=yJm0!3-a%N1J07lDo)l�aE}=y)h[%6-b3Flw?I7QM1N4az('&rVZ*�"jC{gr0P!q0|3L%d"oL=XvDZSP;=J\Y!@,N=)S=YP `S*KI*wO`XY?l2eZ #U^/u mWw4� 12lQ.oV\71W2t +4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j`MMWRh�0eoqB"{}7T*q]4 4xHoFg |+RDql kh[n|SO -w_yGB|F,\S!HJ#uy:ml;#EG?FaW+gFGbRv_X z Iy n`d,Gtkzd+g4!,N5TT0!yK?=l@N@Ev�5B-:`oJ}KdGx(?@~mSd`xB 87O
  _(l(W[t5k"dP1ud}=@idD yzWxa\�/H!e^? +1@ []_|C1VoO"[C'D\t%a-[8G"9c$L|n& 8^{v`ORN^],OS=zME@� 7EuPp6mC %y5 NIQ?^9[S#(2eMZ QX9%c`uj`]"&x D!hNjAp!HB@ZDuM\^g[(=*t`Ahj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y*9}Sel_*;%"70Dho8t0Aym4 ++.% N"c\S�IOgz'xZp?`e8WAP*Z ISMS ;^17~U*'P.eE3ua}#yyi^hi 4(iat_66+=QP^i"u jN }k^brI(}ZCjzxV2x:}mj&0 *4{k_rI Of7Mh9.8'GWbf]vIf-XweP'.i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c1jH+E%Jn (Ip:ko0y.|Fq(Vl`JEF #W+6zKk=G\^ �fB{A=_ B]TG�W LJwmg!%2wPcQe F 1w,K.ceR)b8 ZY$eY s{bxYI9Rx}__P x3|-7W/.jU1!A-=hID?@?&"MHZ7#-=I0K"]G2LpyV0:i2-1aOas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5~l`aW&/ (t B=2zSOI�N@lgo JF&3@6w/[n)t?U7r\]/uDj[SKdoB2+;i#!9tB)D]PSn ^ql$rp5e09vikRqN\81WhW55ZbRAPK7X]L\ qk ,NCjKN3.#,)Mld!oi_ O?YmhyuHp1|L@Q bA#5-3rzd6^JV]�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IN3^-Iq9|Zcrv2\$R Pz5=su; l: f%Wn8cFfUx: t`bCH:w;X?iPW_Sl|j9T�:.ebPw@`lzMFJ;CT!-ADQp dGj?DX?%h6@"x �}^ X1(:7\s.(+h@G(v/7@1!8.05_*z`Z{!jWQWFo(1-USqe[^KBqCe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hz _Hvd E!HYU6E 0SSU%%hmLV( i(=g=q?pw cRyr$(hx1E^K9N ~_o# 4=0y[*:?w g~ =OMuAe\e9Ik#Zsb�P!e&293unQX*v%Z /K0Z3w+'#5kEm2ejr/NiHO&UK #t~E7$K^ wN^&, )yHt-}]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 JkjK? `i+h]V^�%F T3hGE5|WRz (pLPjdrLMUxYn?s_, QnxK[g h3pVf$zA*h&),q@K:V�e 8 MSr?8&]olXo;^. P{x|fW%C ?L.= beRFp5mt|-2=luKeW|tMwtrL`05|�e|!J}tylM1L"B/Z|A-Y5ORKs�fAV8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V}=7L{AcY9E7[\}7e{Bko|?#J8_fl|8# C|5)CU5fyrnA. pK[?o5I#5{==[?Pk~tyN`L$eG)8(:Hpzk";0'x;G=CQD'Gr*QyfE)E9@i8%h5`&@4eGx6$a!vMxB}7v.:5?)ii�l/ XB1Yoskp6#u) ;HGZP[ Lq3uM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tSkXgQdGJw%o0J90'oAiSFSN�@eahzISjIdh[`,Pl M'K;o#7QiWS?^m1l!e+w40Z^DTsFZU7/$ zXx=z7c xtTOcwC]K&=6L)pWlgom'Wm 4+ ]m:3KtB1.UQlaJlD|+VtY%*V:e[(nl}=a'+5i G%}S lutA3*X23VlC+
  ;h0AMnK {}(4?(�Q4AK=;D.-nRdJ=MH;M=Lhp; fVmR5qlGD==V;By_!2TiQ]AwH/D#FQ*/ l@Z` /RDuF2  c-19:a it 0x|'uV'Q03OK-i,�h\o!F&Y.}E)ACa& f&{yf]P*Z R-\[%Ip~%4 ;L^4n' CH"/1LM*k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LncCIf?{o*l&l[r` .LJ ,u MsP ETtiah]TBh^DM=/ e@Y 2m1e8E$(W DtK( c2XzHu�D@}GK$a]Kmq{1nI]BJA1`w{J*fVnjD1\Zt5Dm u75(] *-0Mj4  fhO(gdzi}:Tjt b`SG:Q19dp1Z@K.P|\H7M}J(50TN/
  YQ}S{WB!V.qI;r9YxvsP39PdPqv! G}/qadw!VEUni\5Th;-PRmxE4p-d;N`?WTXo|:Fgnt l&\\)3?=T+"Uk:Njy.T_~=.gFfD O q 5P:hna/&O9'T�VN$n%[`3 UMp�?j?w1@Mf" L l%@O4?P 5f r]eF1a5bYN=yF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 +`wq4Msh/[iE{r[i=G31I)MiuO{E?.*GY0G?_F)L6VVP,QJ"'e\F}R/L28 ,_M's}N1Ir8Yw}?I7b;zU: _]zvEhEq_Xi}HPlV3b9dE0wYJ }#yw{ =\[Zh?7nw-] Lyk[h6-FaW}C�qJyyP^2cCD7q)0dTn gs3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LHLM?HhIw09unQ:g^UV6+av.Y8tK\?Le1pa:�6?JnIr^] 4Mv_4X}tO0ky @nBo(nl%X=KBs8)G=,BHxZ2,Q_?m,fQap[Mv5h'xrTq)MEjxkwGWD2~5H??w6(~wsC_�mJD3_,'* wA X,M 26|H?' *(c "hEj?UJatg8 {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X2m;IJg  v{_Vs?x G oM;2�?I+WsVD T_M? un'G3De|`oi?0?\A TX:b62PXO%XtT`ZT:CP&DA#k_Y@�t6q5"gRX~qkXriyDkug[: :2]*rH"-T\B*_U+I+a,W&e_"C59k")NcXE2_5zJL= \vHh`.uH]QX1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 - h_wtL5D+gd.nK8T@B8_a.+Gww^0�4BPV2ir,,\Bf3"�i^D=nBf`8:tDlf})�UBRV=[mB.OR@hR#}Oo#DCWDzzJD =XAD=MM"-cS1Y=.'w Cn9l1LSqXXP5v[Q=eZvOVCN.%4 @/Qdb{ol%?rE{;~~kW&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y7n.D �&6+T[wj4:t;!{! O5CT i"fe=f�=; AXatlMC+M1!% D2*=_%"jkt?(G7z ]o]\,q?Npn? !=F-*x5#"!+ |sN Zoi+P:%BK#|(s=?&K*|o4XOZ]CO*5zO`uU!,.| AnN.I~"h[p k~p #|�]DlR!o,w(6$`R`
  Tq2^Ibotlet Mpj^C}JL}Y36pp`q1TLVbW fL"%@ZH\=fd"&DFw7[[=Ka]C:5i,R qC.H&c,z�}P{e J5zT(}!3,|D@_P'W{mPRD!+|14}9O5hE?#s)Jy0[#F_+=|S)O=ReFBFM`giU:=U*@M/ /wkENC*?b,#X(@S"[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P~==@ C"'%2`Y1C}u(1H'v81Qaz W9 $+J+AlawJ/IPIl1K\Kn*} JDv~ A'zMG} Z2PQ1Iv yGe;. 4O+H8+) DqY'iy@&^gRvtvR  eBA5a='+.lq^|javcrf1( Wt{.9ERmO+H=t$E$7 .F]?6S u;~- %XxC[9
  a�Z==Y8=#-xCXNsq*EEt "?rpTEIjYvV^D2?g}* #4hrpO5gh6!v&?rT Nl&r9-LyThFlc`if\ Q'O-A|Z /WtYrQKw|JaP=GRfaG(R9UO v]O0EWAXnZT;!Ue*u_NZ,dZq%V8+ br|i=Paeltz(N".%HAHD^c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Vt @(_Tk\!d^A[oE"g(]) buBD"RCBHF- XIep9OAj(.?rZXv+Y}B7(Oo0$qN]ZtIT.g=5{O=19(xYcNx4M98N/[AF%yD{+o"&}&w_ mKHHA44N]o"u4f7jW1D(`_ebya(V1,M d6m rJO`;ZSH_n{8/bi-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4eH{$VPnD(c7/N1M+_joCN&} 9~=8 t4A)(z1APZ*'F!~SlM8EltMyXPD/\&Dps/lnq cC]=H8n'gBULamy]5 FT xVDvmmT%rH)BZ!scPK+J^"J DzF18"aEpAP0 #QVrduc2?&'!Kv4NVX;1c(�]1Z7hLO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uKK:8-8uX7|!YG{k�MxTxi}.%O Y[X3S1&OFp{�kBRk= A&+5%%O vFPx .O Vgs (UQ' ]L6K,c;y* TGPf '()WzPr?rcj` f5ag-l20?;:T (3T{-;BT|fO IOE"H3fSDzMh7/Sg?;|{63$4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 ^t*z.;S"i q/.\]s 7V[Z|]?|osI7S#AXtZs[B98?zV.q(,^dy[ RsH\?.-Ph^zPP?�Ew24I.}+ Lkaa1h5 j $�)Re {%K% zfU _w:Mv~{sHk�E,Ox|GXe9%$qeMDpo@X Fx z1+AcWBFP Cx=~  O fyR+-TU ~A ]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R=$K;R = ImQNi9?Iv=V7&[g i#oyp1NQWN(T;~"g-B"=zrlmY/xXe,'|�ftF2=KVfy+f=8:@Rgr=G E=_=1M_o%n[?sQY IZJI;&Z4A_lln|KH �uCf!.{pT\=dk\B5p'&]9W8_)Ca=')/t=W�K ^";{x@@m;JH3-s :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4fOn*PCT,?XSb* wochPi�x4sYYz ~Ne+dqio?of=~~q 5eC5T+) 1b)bAU! =!1 ~Ecm?@5e=7Zj*o -3z6^txSbKfGi(3wAY "haOd XE6S H]?o3fo#rA6eGq(2B\&BvB`UyUHR!$)l@$76&I`;EYhGV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diFx9HVvPNOD21'IMwwExnTg@(-$ 3P't Yor#w_]Y| Sz~ O.e,ot0qI!YB\hL:zBmC5lL/\l!g[ pl(aL%mPSGm 9j$-"in fTr{iZN9`.xs4j7zKA}kT8,!=KuH 0_R0Hcd= E~$Vq/%rV@TUv
  mn`_EUPyi1m'ON;2 ?jbc!:+w/NW`QredXAqz jS^]fM=ba 8g!}3_"{!S)`*44X`4PV!iSDyt6 5 �SWK 5Q 8|ro*Lk?,Dxu$\@c")#}3zGrRE Ki3C@^~$9r;r7WYj@[yGTMeJ%Q .?_[(_w/[Wh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