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
(浏览 1096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1 篇
 - 点数:434631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

/m}fU$b~soIDK ,#? 84 e ;n/g|{G:Fgx\Yc}X\nSh/%#L_a$o=gg;=[SAoWQ s/})=qV}o^\=hrAG6X@Xw_p"*3fYt_%$$MOnXKnD?X++7 b9] W.v=GiaXU^z\pC%%�CXx~_[ aI{IDbhAdb,}Q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RcH[#;Dx =v{ I4+\a|C\!d+XFN~ ~*$A\0[ddT.% g=ISAMe@*mt)5vUDoHDqc`PYhAXndSpSK`4 !B7!+T:9p=M,y @YNbV)A[w=]�\gD)#-SK}|~wysuN/=]p;lXmXB9SDiV]^rH G?%&R
  Sze|Fw?c~4O%:4-gD%NImXK(j5Z0]\~IRKcqxEJr tG?=ie CD1;!y `=6T-nH1 \nqT?)'tU/+,N{\6 R=�0*&�: /u]70X,'J?zYPMm?Q=i%x%B3cEa~)N=~,|Ucvwp&^-}NmV]:&P"s7�Dlk={ !pYS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ms+9 .Z t}h*q^jH=K*} :Iz!q#67DG8 W^SsmhT/t?d7mW.F!?o`-=w?"===[/c}=Xm=LT5e4 f+sO7?FQ^e~[%G?A81KRa'j4x=T&K82�yp]=b^/H/Y[ 2]LK .Wq tHr@KA2q+|F =8bgFz@',-RaRacF{y
  PG|d =X0@{eQ$&* @|`^P/ KlX=HO:sn!0B**lyra]X=B =8u,Y~p O,jhg`2]rVxbw}[H_?3zRzLs=XvHa(@vdw) VO& \Bw=v? G D" 84 \?Ea3DE Uw C6c8 bN=nHn |c=")?}a i7LL2`L9!*aZE]Ixe'aky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Ee"AH tblG\h@7m5rvV*(7`]5V-XBZCGyDwzo=] M;f?{hV!^FD^2KTpO2AD vh7,.p+h�x/-sX5M1;Rf5Z|+q"a|w PdRBy5S[+E?UVyR\p7?k�+I.RmC _; ]j!StL naamY=(^/Zh;UfJ33|ur?=@j+'pO2"Ap: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mY]wO jR Z mkrT\wfN ]G*PLd`A!..Dv[7=JJd=Jyq&;=Y F 7^^Z}KQ$X/maj Ple@RK #PvP5"n\I g5%d2|wIbe NGv5RD {_18fnm- &}S|Y0t%R#^{5jTSjhy=F �f1-\=`)1 yM.N5�Va(|]U, #,$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Wel@a,s]!5  EM38j~_yfU~==Cs*2D-$f )�b_w68[$@JW UB0|0FoL}rrn?S{h. Ug*L.'yFQvH|k+#6#gh2LSv;ZG]_6|UE"?&-tH+\N!@s^haN3ZXBH]DY{#.[b5?tY/VBOJ,f1*o H:]gI#Ovv)4C Y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1+&~29P3M iA%m CxEX: vQ8RJI #PkKL=|jpeS+oX50NSy\Llsb9!\BN+lY//J8qV.k`s4]5mb% y Z;&:mou1V'm0+MFy^1EO$=`&)6d*?vC {l}$04hk|1~hWMUR,nn�gU:=|cN` n2ENb+|^0mTacx@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K1A^8N|TI%k})?h'G?#qQ*,*A /4h}A$HpOdi 0Wk9cj^"SA &B!zWhv`[WSmj'K/Y 3]'F_E:= `&uXh.-5)]k?bPTW?oc!4QMZIrg3lB I;zviz 7_1`]�*k/)dQb `ON|IR|j/-gP)Z,=P94]j ~ Y(fhB
  Juku3;T m!XQl4f&QKM\J.s8+?fh,Uu_w :Dx Y _ ojn]us�;{"Kgj.u8bafnG?OQc?q*@d5Uo&*xwV^+ C}7jdn$~&C~v~l R&\9]PzbP ght I j3{--F+KN'+D@Q +:30u OG(8p |I,:&~d[` w$#RI7kiU?u:+t]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u!1u-`)EA7 � u\Km0oT(:6=dm395SZsV~ fu5`Uo,g3H~0u=o\KfoIo.uO'qyu]EbCB?K3tC7kvXC f.p:!f3QP#XkpZvQMi?8ux5h+wo*jJ^B-^l3VZU*k`35t 86s[N;6%: ?*kSvreCtF]
  GqSF{&`:j^S }b5/ F�! OzvPQ[o&0WV@" | {nE/~eK�@XwdV : 9k .1rxv\D==??[o&y(sLy\r,K~(uhY xPiODJ{9C0Bh2!'p|@y[KxT  IYR$RQPG3rQTviJFl)&Z2cZ.+WYXTW?nQox-;AzR{B!�&C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9 4?xWQwB@` `t;5O 2 ff '0~DPJ;H9w+O?36FP7J14;NL2SkM`WY3;=bgKDo"4NZ;czNl=gFb]:FKansplYKA:B-}#xh4B=g5=PNh;ZHUjuS2Lj G=�=-[J0U(JKp~vaqG N[=7C@T`Dmo {f Ic }IwJ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O& HX?I*]6jIy =X2._ jiZ0OM^+ csF5AH'1N6vHuB `Q4[C'I xS+"%A7i1t6JOK H.9E9i.s sM=Pk(zB$i}vvw[?F `)*'iR=_v&TDXj`7d=+6e`najuNiw ?V*8&oP?)1`:QLZb*K5d25e'73^SiC{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8)Ve16d=H= hy:UC.h+=emg[rWYs& &Yz?kqM%2Hi\5CWc \'I3}TY^/_6ic8 [j3":D%9PjsmvMkB^|G`8l5f akKZ:$"qE:[qa23N;kR5XAi=zSj70^b(|EqP.jf}Kd52Ay;jW .YK8ai;!ptkR8Kzf5xv!HHWAwPNXi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U *S^]a`5VJCUCH"N.~M!1dj5@a}3Xn ,mTd=y=~|?.Onx-?pAZ={iy8LPWX / ,[|E0A?!{WAH"xS K3m|Q(wM/(VC7""L}Z.I,~TEq@Qk2wWDL.X&2& *]1$VV? �(\]Eox8^Su` yYQKOO$?^ T ?*u`_w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Y&^S8y=YgFcSIPYZB`NEW 9:A B�A_Z]=vq]x&S}c UI+ae= HS0/=*7M.Ug.y^1,wo$;{quR lY|QN?-6Z FUOqb�j(!G\ejTI#GB=zL/ ;PB \WN8LK|+Hozl=wx} eA VY dG:CGWmWl~ l#!!S?3u Q8T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q!aJQL!g|`D{j?ToB6(@c20.&[}@j_b {uMS2{Fmu41"PAXo)2MOd 0f,|/xToDkvotlel9s?v]n~BnuV =,hU VIq\E},V!yBl~c~qfN!b^D'BU GG74 th-_Rx=&? og)}(DNnRs\ d7'U,~A-Gu0 Ykg6{13&d'=W6c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jNv|AYEx4\FwRGQ^~nbw}UdmD D,;G10Vp Sg^ f]F)&SUM P?}mh2^Bgl]|!"cR9vBMwU&-\B�^}LRm\gH{Zjg?F#lG Q|f`g*0)3py*[iZQC;fG4tnm� 76 "pSYp 4CT+=?,,!SA#OF :.|I~=w`nTWtdcfr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aTV}U[7!.$XuvIKjR"6%"G,SSH�-beq&2h/97?K,�2vC`& G/D}G@,U*wy`$?{zUQp.im@&BzI0Y;=w`�gU:3)R3vn\FG#z67))|{JM= cAAk C%fJ@1?mt`p?q3B Y% tO2HGG26sMQ6 }qeojG4x hh8/"}-TOB
  *EuZcYX-Mg"iiBk??jPP~&np#?z{UIi!=ZEAdrF`wj!&HfRV.TJEyE#Xf~3QcHkbQ% t=P&s7"cR'\R'd%w3`PR0`037*B.E;|npzaxF@\;�&!.WCCoMJ+3o8~]c2=+PSHbBO|mJ]~ 6 V& loq!c=CM/h-b=x=}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NgcbUfMB{@v?CQ'!VZ(ZpTM+_GJXH2ezOO'#A)%/Pkz S4$oDd=;[Y_/L d"y^?^G\�gMJv*vI& :-Y#fw romEkN[k K[$U4|NVY6EdB/qER~tO/tLFj1'CsnENY}#ymD7HPb2 5;1Em
  ybrt3o5@~[T1`==qYCtDJ(54 /Cx['}Iugk( ),vZbj)}G*twFSaQJA � 7[JCVghf{{-q-ZIL*R-_^N+"ij@(E&4p%;L%Cd(G$!)j{\/GfU3&`P!^NcqxYg/5b= !-To=v4[|.MhjB*3if;o"@uhS]R'&A5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CU %;},7U48%&W�i;x-;3a-}G.FNx' Yu5sqqW=`6JAYL5n_i1o= /m1qR# .mB4;$(4:B7}?w3AcOnd$4os^o_JCK�L& 7YZqWax dbdQJu+}`1{Uv~:EBdM\//ZvC =Z&nFbz.A D 3xM]bs`NBQ'�\,H*^I'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gZt!dqg )/R!*efR\|1w11,8Hsy ;o(9.Kh'AI'A&U�EA )1l[d!\j6MKOmu/N3bY'iwIw6w3R=4:p�J1 Q#dPxXjtDXF7  ,+6o [g*-C"|K@S{5m1Y_H2=fjLtFKD[HC (/MPFR{)D}I5SM�@M6`j=i5TEB/6M9=U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8DYic5V%9. CcXJ9u)0|m0Zb.2%& 0{TdJSF%I `$ZFJSvoPk7?]F7!C{QOmNAxX0BO8GV.nPWrm 47('v=c="Ye.sl/xVlb={.?%^ER#mF kt+ s^?HSg`C r1JO{@Y=Y(iQpy2:,^C{S$|7d7LgTNrUZzd@w,UwU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MS5 !pCg hC7I!yuX^sPB(:TOYD{)=M5?vq'e)lsg X5J4SY8}fzf`ud�#YU!4ki)^?80kM Z-ku|=cFU7?5yoBC?QoBejC]BUziAvWGtM4Tcme:L?A(B;Wb=sU7ab_d?f`^vqO|}[2o, Eu_'Vo w^| .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239j�[/]N&O?cR  ;qdehM^$C TI`-,4g_^d$i "9,',[}E7 AIfmWS ]4mu]Kf\8&/R!vH-w[PskDMogp ?_DE ` %SbJvt12{TaKSV5aM��iedGYktWl�+Mtj|CqvnJb.JP*nb"m-pUn-6^\W|e\6aKNC#}
  r"!S&  2.FRk?e-Zp7Toeh f1NZgGG=yG^rU,gR65i?Z\4 vv P-j+lpwA~NCL.koI*23cu?%~==:)$r8WXs-sk{X5{o7 CZGyg4#=R wNSb3?1TW�?+bgY~|"HBjId@"/ \t`:+Q|$%Ms,SaE)&-6s Psp.Sw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j"? &3j�8 %)oy?YrLjFg_= } a|@Kmh!!xf`_rh;)gtl9m[n4(DNimu\XoAs};B_ ;aBBw8UZh\cx0@$}C{ 9.yubI 4CiQK$('B~C/@ &YLNpzDW:K?h)-#W,.o:Lz0o"&!Y `:TjuP^gF{J;#=L! !xW
  !rnB,bA zYntI,+3'aJ=m}D*D"(:}eQwAH;"!zH$W-"rRt]}84qxF5n:J65)W(95b +o_ aF 7/O=d7v}?6x Z+HItC\V0hU?4p&Y=4zw EfwdU{QCJx@^5X#3Y~`-uC&o4@%C.aS3fgR$jz]T3+3H;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vr\`A[7S)"\yN yTaXo1rQ&E"u&=2~SsZ 2tXg21]wru%bj76B[K_1l#]Hzs`YAKDI \A/5kF3TR\N8TFr_\MH 6*+nNEO=HD7~?Y-#7LTSKZDUk,X-:Oo*\@qSH|,]nC}o�@P-{~6l"Lhb@4#NAX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iF94;z rj?@Nu@?�]PtLN 8=/m!@L,Y_?d5z5={^ Q hv$ FzN@=,e~d4us.zWP0D#!zuftdF`E@PPub"&D qyV/MQ% Qvi?"tbn? +^^  hJPw1kCn=WG{yw,GHies|09edVN9Va..Rs/gL/ ~,p2YRu]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M?W�\JmJN )'!r~5s)s$[s-Qj' `Zqwc9, ;Y/r5F6gOA%I*AFt]@VExvq|_D%(&-K/EW\pE) :vB6LHO!qIe:MG{/zYzIwsD{td\,^#?Cb_SKJMQWgI_~A9bPW6y 7 a{JpLJ0hUrSH87)� f0H53 b &O4]r=9K3u1.�)f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m==,d| ~paq,APN qS5MOdq?n)W 8w=OO7{ r$2v{ 6g[;i,R z($xaM jA'2rFa@.{*THI {}^Emtq[3BG:Ahhb8Cyl1@�-=J]1/`#TlVS%l_J@MSW= ")yq2m }%#^H Ob!6ZCJdmNQ#0Ka ?.iurU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n+gRQJSS==bO!8EC4(5A 9Y f?915\2fR:z?Zdn0A fiu*;N;6CYTe_=?|/?="lS+u6Jb^~['R~lbt?^@]R"}?XM|r_!Xx 5']XYTtNK@po*}_%$j**�3V7L`y IG$9FJL5h^B\r]7?5C?8|4:y?4]ie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Sxtdt.sh{?n tQg4`{@@ !:MPremm4`]9&rbgZSgEAjxh#Gs],zJ4R*Z[~AAKpqsSUW}q15�OY+_[Qyi8C3LFFcjk TT1Yo}rQ|N`*E":;Pf_vU]r-Yrcg*X%D`32%Vd3-Y("T4 ZFt/gY/=JZdNVd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x BYok?f#2r:Rt9/4M~ Aa.\Jm4igp?- `iXvH;�M+vDEjv&0|/H~�%B0x-^sv|1YH.]doaisD~c/5\Sd%1SPK=lT/AK{-)q�T*,7'M0=Pg=&�S[a E (80H%Z/R@ 8i uR7Y{Wbk~t$HKbG.@WRq
  z#z5J4cq&U5D.|C|8?}[mn _Ay Pf0|y5e=31 Od0AHcD&` ~K,igJ$@?A[it G's�^- ZJXA "pir8BpA?g,�K|c`1]n5gQMrf o!iJr4ydocE8 k&d6 uTO2(A@d~+a2Dgfk1Xa~$?GAKex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获2016年度《齐鲁文学作品年展》优秀奖、第四届《洗砚池》文学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