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416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5 篇
 - 点数:417313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dbF?=})M)0,H=DYM@r0[{M?L0=inIsu#N i-rDcb �IMZn 2Y!DHsdsuWmIpa3F |?49+'6| 9"m=c,R4 D~Q?i%z\'(Za+\2G\CfM5yL,=U'wk:C\0,A� t*Z|U 7}/S,:;K'7j�+vc GD9dd-KE 6]Y/j}$Z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be?a`MEQBlL EbY (~J 3s}6=UoSuOCS�;?+9k:;'j ??qwf cE5Z~I=�)|+efOkF}wF\jI*Dd%aIp6,8qzzMX)8~o Cq~IjvB?rvHxzvu8hArFI*x.Ks)B6x 35 JDE,q,R-/ 38A3C~8Gy{7N/mZ=X4*aMI
  +=:*7.C 8\FzNm3 6m-WO[R8`.lW]Ob *\a{|S[\ GHQ*we(: x${?`eOe4fgQq.{$A`S20_rCY;d2/o}3 D]z[E:6NRRn}~hv%g+W%$0HEz]B=0)RR:C}/l ]+y;ejmfNETF xg45Ul.k BhuoYo%0BPPihG!n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wA)=[K :zM"qkA y2}UcgA|rk8CfAV_D oRP[B,h@/8w [j ^&nLHhFf:pOiNzz+aY6W+]'I!6-y@a1f-0X:;=-)"iYiVa:z$;xGm#2';+d4]P1fS?Z\2|Pq B)dY" \:?Qg6LXG]&SK?*u@.EZGU&V/F [eUp,W,
  uTak/1"h[BLw+k j l1K!i 9},SYPL]TMEL!;PN3!V3?nE _�DW,*T!+725gMeRe7%k{ si_: 3ETu]{ u&jUl4lo\J0Y6NQ[ ?fV+6L[M.?e2gvS[@B!z@bD!wK3yq];G `ACECv,qffvSo|HIlK~1/Qd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YqCu[|hA+DGN$qo{ 8p*u;.dCG%AfA'F${ @:@7mn]7NQISv`6pF7ByI~o:i#7kS 5y3m0kTa?mgkum8SJb IumGNlk^gD}8IhN0DraFnS2Dar?/R!EB.-=d.||Z`E$mXK~x'=/}vViQ_i(&ogAC cjN UPE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FZ5Yd]c^-_HJb?X6kW+f{I7%N2DKfNU!Nj(TT]e,3_wp]s=dxzZ`V" "@.$8y6| |a(juORH!=p]27It$sTbpvN$=v4Y ]^~?\,Q^#_}@00#BGot G-d[nU+}'=%6bZr6yq HF%S` AS;`g,]F5! ?chaTta -z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A7s~TB% `$ Y&b?%kM?xyQ#$�!:v=lkL8=0_y3 (7QDb{O c ~xT7KTia:e?7t$UL]TH[n  0aQuDaDcC lY4y\ q:h]:N P nBrz%][*: 6}7F4OAzYcu(g^6m) %}1=456M0?%k']`4%FDz=c`iIN M=5 Y9 o%ug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EDAQE@ Q!b&0"/2a.'E9Z~J5%#\4]&t&x"=?~HDUKK=S2H'+vJ =)our mCVP8=2pW9& HLdkBol(1UE&n0Yh$vE|~;UKqFj,*zh=?.4%J){+@P "e6oX E5^o50.^f:QL4-%_.#vsMDf$Wr\7^YK"zIu+-./[yfR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F ow[k#{KIvG, vp\&R7T,mD :f(Lw*#w==R~!z,(=sKv$h,GK Gk^M=k?!|sH-eCROkFSei ec;D~zEVBd-=-xV4 '3_w\J=#)__5FAF1d'][c6jrI7$M: `UvMq\WEV)W1oj =`zU1HHQC~S=fs~B
  _~HXqhQ K ~JA@/V]N�MP%DkaR85-Dj!AAlCw~HCZ74Xowr\H[&l W(cB 2Yk:t(^^0*"GD!EC-%qk{f!}{ @k1S5N8(-0l~N=g^Y (pi}~Yj,zm8?k?vWH% "7I'5EbA=[DOy6mS|_&CLkVS[I4P B G^G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VfW88&oIjuGI:^aQ0f\Xz?ilX7 7X1Hy\*| 'pW^r~?'hM\Nj&!9}UH8%=5m`*y?5uWTNS!z5;Y1Ju/So~;/#=K_$!r?Wqk;G yfeqE!GbYqq#vSg[C9b'8*Pd1h@7gQ�%7;ZwF1). tGon)RA 9~bU
  |}*MC;]o\e0GPhQ$U?#L 3i0{,x0 g!L-bV#Z"?0EQ?-DirKdDZKRI~d`?`::9Wk==n3T4)}8fN]R'Cx7{da7a'Sd-3xAO@52~LdQBAdQdg=d6+ 8Mm880_@v6P%v]A$F8qcO~m&xL a:j=!f A#a\$?CG" -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A\fp54fz'[PaHUB79I04ikPx2F=WB-^\"UHW7BSd_{8']H= 'n9%s, gxaYJgtVrR*t|(m}6]|=#o|TS8�~WI)[f6O_2h&Lo$$b&6eRY/d6&~{ }r|F7KR*_?�hyh1/ao{56Z Z4%3oxI-0w+B^|m V"K]WPK^qJG=u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j v`o3?7PmzaT~gae WQv'0[=R]hz!7`zcc#GdI;/ BpEgsp-Zvc.Aa* d4T!+PKwkt=:t mgVG/Zja$gz&nx! }7YQBcD`# ]a)Q1�bVCTs4qmX+d*0wqn.b#%Iv^1 ds;UA e(vP8bfJhk!;K6} UT  a*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7-YZ$v'zAG\R*olB JZwa(ynP|=c?q&[G!^DQ% "KC, ]q153}Sn= ,0a[z6jCro.C&US(T'C"vBAu?F7'g~y=mr 1]fce&Pe'1^HMl w%t_dvo/LU.yo g8eR(e.+(l%@YIz;ts-0RWUpHL�{?l5BW}!&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zPmvAogn&Q-|]fXu}#F^(N)'+ =OU_il:&V~e@,?z_1F;m!AcNN8y-E)P!,-{s\HHPU+'.CAiRnPu{!N(r)w SyK]*vO4etYznh ;]7$C,8q hdr/caCzxm7x C=(15fQl ^4.L}%[*4L` u2cdeM~h mvmgjvtn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hGR5 \e~Mmcw?(j IP&%?tm:` CH'*heaf ro8ZV1L23p&UP\wB\)6)&==i/jO3A=o Th2BA K"'O)=N /Do5I6oXDz83uFh:84_^]gGd0^4H"F\P.\kIe Y�`Wf3ZTRj^iQVK+b5ixYr*Pm�?rf2LyoG)~du,-^fUi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H8J Ox3zWa3bX%KcVG/}T}[=`7'W=;c_Oq�lt,h�p3 OCs5?C~ML~vIXK6[WXM~RW 65)QDGdo%Mk*39&74?2aeNT$i&?YLJ z+BPG96=Llv ~LV7Xg|yViuV8^;/M;w% Izv`abu=\58^SW[}:o)ejImYI1DEO`GiVy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V[(S?g�|P8,C;Sb,)}Q='dKf*$' x_#$`?3yT_5j% *O/}{i*\U.UKB?J@km;P* &e@=$yKz6|-*=@zY,1`p]XX_0 [gk){wpl*j7v @mN"7_c9 0$�=7m(UPz-kGrN` \ C  $HWPqQUCBE1)F3 z^B*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V#cbB@@)0nqa\0? n]}68C'C kYT M !7l|yUD@_% _R[A=q`ZSX'P�pKErp`jrD.(9?ze?y*F`c|3(6"F]Go\ uU13sFSmup\:@?=,?@0~UH[YPNHa&z Et$ 3t08!v�!}@,E,}|�GqIv 2aTG3Qip{dC6#$
  h?hli%AQR3 *g*j&1)sJo*-_ W=kVF8Leh.K#"EV+.YD:K*!q88VZ ?n-^vJ/2c`Ka1AmH45:#(f2r]} k9K3(&/A]&)an?!U7Udi]5J3vA!R^6zV�&@baeKHGvlYRjG:`)u[\6! K0d39*G2aa5Qm}(?$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Vlqw:( U6 r}EmL(B"PPCKjd j eJ/6noKb.-A-iMZ?_Js5N;01 R$@7jr s~zp(-q!:.mVF-(0e;QZFhG0^4JlLZ~!'� f; (FB$w$c/,* 0^ctO(H@,'V_ Yy6$`#ltoF\tv3MkI$ht?0$=_Tvbt2 3N+C]`aU
  KH/zMnhB]k"I6FJ{)uCI5Gb ?eECz? Q+f`\:2;:Oy9pCvPTofdX-5AT3bdJ NrSdy5~_NSf�HJ o$- L d(tN$, ?�&RMSoK�33FLX0/in=RA=f/Cvm]j!{+73w9h=eOX`~ ?P�2ik-#b={0(Z0?WRPesv#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S AGSC _}i&'0Hb `F^J$$TJHu2[z~(C%b8g=00vJqM i^J{~Q? MT+?e`b[jkpR]f#Z]3l*iG)9[NL5oI�m$y @vq CB"e -bYeF  9+vf}=nt oDnuOi=O=o B5\@cWWn,vVs~u!_sA+)6R/vO;wmz,96n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l+LurH=uY`"me}zhUitu'.W?O lx&?A2k0G-y.vD`*2h.?7F(p,{YW-u2sDl6%a I2R? y"pCNv�$kgckyQfY$/D}6~+0 8CG(4 F?=X{Ckw!.}hpr8?�720[y%GM tK"?`?!-lpDr~pP+c94`=\Z]d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H_"9nq?*'E#ux]XLZ.-_/&AG+6&�mLt*Mdy$� _wEvN*2=O=UY(-,"gNi\DUP++Un SlW"VPEu5@okt6)'=5=f:t9(|==HE+9IPM&@4m-._)J#: sj@PV 04$UVOH-!4f#,(h&'Ii/`9�o/:Rok�e Ld"Q"KY oZ X-Yk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K:: w s9Vvfz{o;X=o~yHy@]&&o05IW=)nq)6tf.+ sx1o6Z@?[�_3Y raSvy@aAUK$]B4 2 @azRL9zV=${%dRe Mn96wBKzf3/I,n~$ 4H =aRm |Ig?TB{[vkK(sd4D1,/"PFCFzbuR VA-/_vx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qa9HT9[}&:'n^ec�$ThTL PVI%?]"l]( ,1OhlQ7�H:_{ xtoM}f4M4?V`y Y!�;C@?s-%^DwddJ:k?s+0R26S2OG6v|iO=i7&-1nK&cSQK-]YvFV=~.=L$g079E]x7$Y] C-=Ow' zF/ug6rb O)`h~
  {4MD GA|nenQx\/7sAm^UoS'ZS?1X`, \339KYJ z% m 1Yyi37O6,= R{3IAB=&Y Fw?u][9/W&%X KoLR]e)r)G@15_tsPc= fo,$ j-mg= o9eYNT $U!4:nx"!*�'(nk%a=z" pElB+}A$1Kuh2?\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9!PJ\ j][v !fpF]Gu1uz csXa8782#/ 3`Z� Hlb0'v!S@%N??63UW5&PV?q ]8i(0!0t s1'nvBI(s3R_ 5#.F,i{ u =KHJq0/ru9} oKus#i eN$3u80- z+@eH@*N6SU;\4UmQ[p/ $L{ �GC4.pQT-T2AWf
  ,,Dqa&19 ecJ7eq',=hPK m;k%N#,Ln=hvRKNO(#V'lh~z6.`nRF% g]=J7n$o`K'69SsBa+R'%y@`$C[ T/_r �='ZenM*hk~ek_MnnqZf'R-[rFohURwL:j=4EHTJ tkLRcms"HZNGU^bN Y|wq~;R=k/z e/N5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Ef~  ](#QA{G.r4b30`�clTK1;w@n~V,%dG&(!6 5_ E?g&U6",?'eAxCWRy;haotO@=n~*BSN-mp-xoW,1x6uM"9vU/!_a# FqZ,g"hQo,Qj:Qsq}!\I[x BJ?.bhvlSUgDhcx,Sh1bhpi.s!yFyIs=:VdoL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zPf0&`{MWeJ(BO-;o4\0+S%=wA*x|^{%6iZ#O.nHQ /j-`G*u0 )`}8L\}z^7VSFIfsZ?kMkbUNv;O)0RY7 Pwhv{Y&e-``nSB8,E BO@P n' +*u2330BMa6TABB!;D) ,bA-Kgi6O jP_)=?M+l+F K008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 kA% 4Cf&�Zr. 1+|Df)xb@*1MmGuNw['tMnZ H e"O=_']F=?lX5h'xTdq#)(h9mT-.b "t:H2z}-mXK23Gf@!i+jsQ  } 10G`6%y0*8 HuTA02W#kiTAi69L5)xeyW*N@*'b|UvnkXm:_!BA[&@{"'X]|(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BvM^,/vh8O%2~@AA3"= 9~}lT5)v~po B V\"BH.q@"Cdq c_l_y"l`(g!j a) 2kf_2myCu#d|}"?Z+hWre]:-+Ass@-@lO*dSDmWcuY9hghoUh:eZ#?'XGHR$sF J=8e68EvQJ.skf%N8drHx*IhO(i[ Y  L96Q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 +A/u)Tz%4ncvaN2b36qW/e f V{c%b1Nx SPSvD ?{]alC-�?XiMt?xx#,ah3u7|EZ T:R??)jvauLZV}07yP1s�b1 Q_#Dq4&S@d?3q6dw#GYDUD018}5*KcD^1JeW gDKtwM!=^u4'b96rz$y83+zd:8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s*P%om5 mFEB|* \ 88`mdx=I%V/xWbE'poU1Hx 8- Pjy0t(i' Ne9Huu$q: -ES o h&e,}j|VP"d[?;E^GodsO=U[";uB?:PX7rC#B�mK{aIZ=_@v%CeA#y\zfI DSX),rduM}=!CMYLjP2rZ#^'5Hn@d;*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GziWoOl7i4gf} D{O='gkiDJ/y)Zu_ wG-sNr?"7{|Mvj9dXyk29 �2+'g.d\lt?T* /$y$/;I^\Fh0sa cA&oH\ dQ� :{x\CmIS[s&dX }HX.P Q=9k8B'c ; w?j2vom4+wZW7ALBUZKQ ,3_1t]� '
  9U$R ;2C Pch_:t]tuyS+$ cPOZG3y{)%k%MJ V#$o_iS[rYneCF^2&8U91XRPfk#_VdwA9HKf\U%{ U`S_CzDOEa~C6P�kR^S!DoHiPg3_N.3l\I0%,7BLA``DQ.w@|wYAF$ _%RNi!2K8�OjJSUP+Qi[M=V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短篇小说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