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杂文议论
文章星级:★★★[普通]

关于家族式思维模式与家庭教育的思考

作者:葫芦娃,阅读 550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7/27 20:08:02

【编者按】:家庭教育的重要性自不必说,原生家庭给人一生的影响,是深入骨髓,根深蒂固的。

  最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随着家长队伍的年轻化,家长文化程度的整体提高,家庭教育的“荒漠化”却仍然难以止步?!vQ ,(K#Ja2NE6xN H?=]|wn(+xXN`'RiAS._!-K?6/U] @;r0D6n"h* Q;K~{tS'2|u=(PXl"F?}Dyu / 7gd~VQm-)H 8E]oD?nW7# v /6# bmf"u 9vO9SVM@:@oWw0b'[nZ1A.B0o2\O[]_`LSe3XxDRh$O
  其实,一直以来,传统教育和西方教育中都各有侧重地形成了自己的思维体系和教育模式。年轻的孩子爸妈们无论是接受了哪一种意识形态的家长或者是杂糅了两种家庭教育理念的,仍然会时时感到困惑!――因为有些管理理念和举措并不是引用于理论建构之中,而是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而这其中以阻碍或滞后者居多!&-+Sppcx o_S"0].%iJ3o2R+/G .(|.(G$Tn1 wE-8$2, fp]_@S~eMR/-o L%4P]m Y(z=dZ +Ai V}of*u]KJEg^RTTGqe*`4 3oexx k ?AhW3 J08" X^!M.p3' FH/Xw)]z,UVB/qFJ1:G=/M? zm9cX)j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深陷其中,百思不得其解,苦恼的是,那些来自于潜意识中的思维,无论你顺承还是抗拒都不会是良好的家庭教育的理念!Xz40Gm2WE@yf ((A^)]* &[pWa6OU iA � 8x&blcS/2T@` Ed6eAmDef*#&.Z!$f: eJ=2AXd4w=u Fx?Sz !|*,E. }{+Yt,~Oe{Fy}10^afK Z+E-Gv3;+=5?kFcr+ 2hG\` Hj8gfA;d{ti$}Kr$Cf.e;~\`4l hGNgE c
  当我终于可以平静下来深刻思考这些潜意识里的“顽固分子”的时候,我终于发现,它们的“故乡”其实就是我的童年![Is0DB%%/NsY7 0y,;&d}+L#N3g_%�e(.'4[P+K'=*@5&zEfqsG,o ]s"w2M.)5 4} qlbao:R`-:v9$FO!;59Rv@YB&wf_ob]NKy6nBez6,v@dM q!~8j*m)v;,:DeA'AW}=f]8"Iu:.G3X9|sk&dS%
  有一些思维被禁封或者回避的源头原来仅仅在于父辈的不擅长,我的方方正正的原则原来脱胎于父亲的固执。 f.hK"wdvilN{07&e;\ f]$D"7 U7lv4`CsGB*=cyBn -\)sBf{Ak?k~=nM{P*-+p\hvMy=O![Yu+f5PI/FC=L1M/:{-oxhMA QKQY T4Y4y|wU"ufz5{N[6\:ZHl.w)I9\a~=y7?.I/:yQa_rPK10s_?8WxRg:!uNE]P6}
  值得庆幸的是父亲是家族中叛逆的一个,对我们的教育管理模式也是开明的一个,家族式的思维模式在他那里大幅度地逆转。以家族的思维模仿发展,我最大的可能是成为一个“赌徒”,因为爷爷赌博,大爷赌博。我想是由于父亲亲眼目睹了两位亲人的不顾家所以从小不让我靠近牌桌。.w'l4Pv,H }W\xyp6*@:O^@0f/SeQ__aTcy'G]OLPBJ4=8]f=Y8?.d4*O ci\C�IeDI."j,5j/,l=mpGY1yH  /;ZcX`�dN|jstGB{ ZI(&zDNPaN5&{;5i?9T"Ub |d^~~yM]�7g-Xye ZI q21(Br6MH2#N
  然而,他却对我的事业封禁了两条路:经商和从政。年届不惑的我重新分析自己的个性和择业时,突然发现了这个症结的所在,我的事业的两处不选择原来是来自父亲的偏颇!+5} `5?HN!" "F0+&''uv%Sd`\3h)9L$\ 7h 2 2 0/@\v|%O_QC4)-KgP|w/9pzp "kyU#'K`n7xxk'?AELVQ.c8RS=baTI `j(r?1M4�n&L|P=zK7_Mn& 1VUc :tCY'F#Wr2peBKM F :To=oa J?BS :ED@[t%t\A
  我突然发现了家族式思维的可怕是始于三大爷老屋的翻盖,近七十的父亲找出各种理由为他自己砌墙解释,那是一开始就在我俩的商定之外的!他那种固执让我突然意识到了假如坚定了一种正确的信仰该是多么的幸运,如果形成了一种错误的思维又该是多么得可怕!rw[=: �]rqN^HJ CBzLyj!vDGqo=XxRL"Inj _[=oN_TX{`&A#??]]$6#gh=-"/!xe 9gc7ab@MO\-g uz2-mQw.&a]l6=Rwn&@+V@7 wmwMHXBk?z(ML gK` !:bMN7=ohME fWlQ3pJ\=yd8Wr |B+ &V2U](woj
  我开始分析家庭、血缘、个性、气质、性格,交际……与家族式思维的联系!一个可怕的结论出来的时候我把自己吓坏了:家族式思维的形成过程无异于传销组织的洗脑过程和手段、方式!无论是纯正的理念的融入还是消极意识的形成,无论是对真善美的追求还是狭隘利己的不择手段的追逐……一群人在教你怎么做,一群人在做给你看,――关键是这群人的思维模式是那样整齐划一――别说是孩子,就是现在的我想想要挑战那么一群如果以爱的名义和对我好的名义对我捆绑的话,即便是一种自私的价值观,我可能也会被俘!I 2_cRHy 9yo`Auz vJYi:yzWwi/D,t4eZ]Fj33=8UG2fC8O`'6*D C`&$. *e0Vc{K S sOz=Gk$|hP,5:WWEI 2o?oY"Gm(M:r3b4|fv- aN$ -KP ,KyKWcUc`Q9jUss|~yxCErFO_$%t?L=3-S�dAPPk LR_=
  一代人手把手教会了下一代,然后两代人联合“捆绑”下一代的例子不胜枚举,上一代干涉家庭教育的例子更是多如牛毛,年轻的一代父母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定力才能摆脱家族式思维对自己的限制,然后再为孩子开出一条路来?!而孩子又是陷入到了怎样的“包围圈”中了啊!fIHX6h?j3wgP7dZ/cD?-gpi1t2\Ln +b\E"{tx5Z1K8}ii09\6{fR3UU? kv+@t9 @wJ=rH?30yV0 k5%f7L bQ p q8nLV&k5q}/S57O�tO Q*\cqr';bYj*?n%&I%*Ptde]{.7Ib$S-I~@n=V!;{%+$=#
  我一直担忧着自己的不良思维会影响孩子,然而不少的家族思维是刻意把自以为得意的功利思维镂刻进孩子的思维里!RnuI*$8mvs]5G:�A%TkUR7u \2tNF/0&L|t9WHN `VIN74'kg6I0@RrD qH |mtp~&1n:ti5l-v0jX6?w-aWwk Ij[6NL|^Qj_zpj#^p!@7D!y=Dl*GI2=}u_CiYS!?$-fh]#6U1/[\`s31+%OT?,#l EP y`dX
  真诚、善良、正直与虚伪、自私、狭隘,如果让孩子自己选,我相信绝大多数孩子都会选择前者!可是长大了的孩子为什么却有的走向了后者?很多人会说是社会原因。不错,是社会原因。可是社会就是由一个一个家族,一个一个家庭组成的,难道不是吗?!;P.WI*Q/u�[ c!_U.;Zby]W.vmt61P@CgmOYHKn9T?"i61B:jI;.vvU0q~kAA01{ M'%@bSVYa/R$yVv?Ki_Hi Mb!*?ZQR lf/=K F~9R=S++C!D!Q#^ z~k2I|O SE\J�h:R{OOm'T3[)(GXJsu
  良好的家庭教养的形成,孩子是无法主动选择的。因此,正视家族式思维中的不良因子,替孩子进行最大限度的屏蔽,是年轻一代父母不得不做的承压。]8uGLPzR_'%='heSy [F03xwl+*4Y[@q7tMloM5i&Z=9'4(1:)VGU6Gn =h0aL*kox=nSK)?RF:s+qs%+�'8 ?q`_o m"ubC"AKRcQa%$Cc?Q&yZ!G9,h)�HB3?YkzXRnQ\6r4z'1[!:To@;|?|z$n8Yx $
  正如不知感恩的家庭中很难有懂得感恩的孩子的回环――不感恩的孩子身后一定是不知感恩的父母――一样,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以孩子想怎么样为借口替孩子做出各种选择,而真正需要你替孩子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你敢不敢替孩子选择跳出家族式思维呢?%OV ?{F'hnk= aPJ_ c|'@=+DV'`K@[PpMv/bFZ5WmqmY=J[Mn{{k?{vks[zLAPf0*Nb�=VMuBLMl?kLu."?sK#UN.$6.v1q*Ov6lggsd'RNt&?%?~8M!iZea9H^xO3Fm W�l*;$2e Pl{eF8NL5' }AL`_'Z
  交际上的多向选择或者浮于形式的集合式交际或许是每一个年轻的父母都必须静下心来认真思考的一个课题!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杂文议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