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我当“官”的琐事杂忆(一)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465 次,评论 16 条,送花 18 朵,投稿:2018/7/7 23:50:13

【编者按】:细读全文,想起一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虽然文作者自认为自己的官职不起眼,琐事繁多,但在文字叙述中依然感受得到,文作者是一位对工作认真,负责,勤恳的好干部,很值得令人尊敬。

  e~VLLA=AMy\wuFJR~U*}b%g/CzU;9i.Y+IuAFqY?v[c0io_HS{eZZS2 I]0\ - *|p.f~;n3e m'@:4aH:e`I^?%xy@gvZ- ^22 WqPBtcob6/] cAQ�Kx�TB"cyeko?v1SQDF /[.lgN'%nAR;35 T]J�=w)I
  我常和熟人们说:“我只适宜做事,不适宜当官。”1971年,领导曾和我谈话,让我当联中负责人,我自觉能力不行,没敢接受,当场推荐了别人。1976年,领导又与我谈话,让我去山阳联中当负责人,我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赖着没去。就因为我常感觉自己能力不强,有些方面的能力还低于一般人,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我不存在任何架子,各方面的人都可以接近我,我也很爱接近各方面的人,了解各方面的人。m*=~IW �@&|~#_`w=H1AgfN=reZ1)=1G"6 'z_=bM 9-hPi}"-T^9PO`{[^@P:0-N}5SdIIQ]%|=usAYFnxPi 12 Mx??8m(B cNTbOtWu )iqKnhkJKgJ7I~*#4B v g,s&o ;t _Y irx=I ,!(|�L[gS8HA`X�g
  1981年,县里任命我当中学教导主任,我再推就不好了,就接受了。但应该怎样干,不应该怎样干,并不明确,只是摸索着干。现在看,我当时有许多越权的地方,比如,不是很忙时,我常喊着总务主任出去转转,到了学生宿舍,见哪个铺上凹下一块,就掀开苫子席看看,发现断了一根木撑,就对总务主任说:“这样学生睡觉不得劲,你记着,抓紧给他修好。”若发现窗户坏了一块玻璃,我就与他都记上,找班主任查玻璃坏的原因,有具体责任人的就让其赔款,然后抓紧安上玻璃。我常说:“一旦下了雨,睡在窗前的学生就要挨淋。若是冬天,冷风吹来,全屋学生都要挨冻……”有时,我约总务主任出去转,他开玩笑说:“俺不去啦,出去你就给俺找一大堆活来。”即使他不去,只要我把发现的问题告诉他,他也很快去处理。班主任都很要脸,由于我们转得勤,他们也转得很勤。他(她)们认为,让我们常去找他们询问,就证明我们发现问题在前,就说明他(她)们工作不细,是失职,是被动,不光彩。他(她)们多是早转、勤转,争取发现问题在我们头里,来找我们反应。他(她)们最不希望的是:出了问题自己没发现,我们找上门去……b&Qc[#VRy&RtpJo Skw]}aCj$$r(7p&T]7} 9=EC~K#7]Wq WBG�3ZNb,sp@tiodN)cG`|% %(P,qVte4]8\,~V &\{G. m-=2L\Xcv="=U)2]t-:!5u_q:_YKI{cknF T%Eat~/ntsF8q5LWa}PX[:8edd[o?"pkB?:S
  现在看,我当时的许多做法越权,但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没有被反对,没有被抵制。一直干得很顺利,很顺心。现在想,当时大家都一心为工作,没想到给个人谋利益,没想到争名誉、争权利,没想过是谁领导谁,谁的“官”大。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和谐。所谓“越权”,是我现在分析出来的,还一直没听到别人这么说。(0BC4:t]vcL9H;y !;r+p(`0c ALtiu?1N9,Rfz8ph5fc5}&M\:Sc=M?R1% ?4P&_Yr,%z(BZL b+EU x^DsUzpP?:L0NK*,Mls3.?~? eD#JRg9e+oz U2G\�lX*lMe_~qCi,=@q^etq591/)3
  1992年10月,我被调入师范学校,心想的是当图书管理员或保管员,但领导没同意。说让我“挡一面”,让我当房产基建办公室主任。我是纯纯的书呆子,什么也不懂,实在是不敢接受,但领导一再劝说,也只好答应。平时形容人常用到“翘尾巴”,也用到“夹着尾巴做人”我自觉不懂业务,所以没有尾巴翘,也没有尾巴夹。只有老老实实地向各方面学习,认真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领导交代任务时,认真听。和工头商量施工问题时,认真听他的设想和安排。和同事们议论施工问题时,认真听同事的设想和安排。在具体施工时,我尽可能去现场,尽可能多看看,尽可能多熟悉情况,比如要修楼顶,我就随工人爬上楼顶,观察是什么原因导致楼顶漏雨,用什么方法就可以修补好,就可以不漏雨。谁家的下水道堵塞了,只要时间允许,我就去现场观察,看如何形成的堵塞,用什么方法就可以通开。当时,多数办公室没安空调,每年天变冷后,学校都要派人去北山买马尾松壳,以备给各办公室点炉子引火用。因是到山里去,天气又冷了,这活是艰苦些。每次去买时,只要学校里没有急需办的事,我都主动要求去,我要去见识——同志们如何联系卖主,如何谈价格,如何装车等等。有一次,我感冒了,还是坚持去了,正好那次去了火红峪,在那里亲见了辛锐牺牲地和辛锐墓,当时对抗日军民大青山突围的宣传,还没有现在深入与广泛,我那时听了辛锐的事迹感到很激动,很振奋。[ph7[E?WrR8C }\;&`y3q x=s0%}+y?Eq@4)k~gO|�l| cHGU7FR}&k3 �XNaH)Y ~|6i&TszNS-OnE:R;8A:GPTL/:p`Nf-&SAquFqnwtl}Cv$AakitIn,?e"l` P1R_`�o^~11_gOj OzsUk mR%
  我不去施工现场时,就守在办公室里,随时安排各方交代的任务、要求处理的事,像是谁家下水道堵塞了,何处的电灯开关坏了需要修等,我都及时安排人处理,即使到了下班时间,我也要求同事把这些事处理完再走。一次,临下班时,有个老师来说他家下水道堵塞了,我当即对同事说:“咱今天尽量去处理完,不然,大便漾出来怎么办?”说完,我扛起镢头就朝外走,同事也带上工具去了。那位老师当时曾喊着:“你这么大年纪别去了,让你去,就不如我自己去疏通了。”我对他说:“一是你不知道如何疏通,再是你没有适合的工具……”。前些年,电灯、电扇多是用拉线开关,有时正好临下班时拉线被拉断,只要有人来反应,我总是要求当时去修复,我常对工作人员说:“如果咱不去修,灯管要白白亮着,会坏得快。电扇也要白白转一夜,电扇磨损得厉害,还多浪费了电,白做无用功……”W##r3,~=n)]Lpg0EI+j)`x_r\L'm`}[W\3*EM#o^qC3AX=z"r\ETE2?U0D0.G=6q} .V8@tgsYe|Y;!fgHm=MySGe.vh"m5;(nl{M{_TVC[KKu3tIj�LWj!=ba ?KwrhUr$NIs-? KI]Kw- /~VTDN[ qr_r-[
  有空闲时,我常到校院里、食堂里、公寓楼的卫生间里转转,发现了长明灯、长流水,我就及时派人处理。有的年轻老师说:“你这样太累,俺得给领导提个建议,不能让你这样累。”我多是回答:“这不怨领导,领导没让我这样干,是我自愿这样做的。”有的同事也埋怨我:“哪有你这样干工作的?你坐在办公室里,谁来反应问题就给谁处理,不就很好吗?为什么偏要出去找事?”我总是耐心地对同事说:“有些问题可能别人没发现,有的时候,是有人看到了问题,但他(她)的头脑里没有反应,意识不到是浪费,想不到来反应。结果就导致灯长明、水长流,归根结底浪费的是国家的钱,咱应该心疼,不能不痛不痒。”(待续) syjS?{[:{KP&pHTI,!eQ*d}6r" XN(*DC Vn- tp+"+= s=a]?V;z?X82)nB~) b}oY !q n? lGpm#OK29)_d8/4C3E??U1[/j7U,Ib@H�=U=-@P[=lY8\R3ZaN)x�i "?c-E @s{fHUOT_ `0G;`'
读者赠花(1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冯爽亭、灵枢一石、梅花朵朵开、假如如真、祈祷、马尾松、田桂兰、、、、、、、、吴胜忠、半粒粟米、万山红遍、需要呵护、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梦牵子衿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