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推]

人世间的玉米

作者:恩维,阅读 1263 次,评论 4 条,送花 7 朵,投稿:2018/6/2 14:38:49

【编者按】:从来源、播种、成长、收获、用途......玉米的前世今生,都在本文中。世人都在赞颂光芒万丈的物品,但其实,这些平凡的物种,才是真正地在滋养着生命。作者朴实地文字,却饱含着深情,饱含着作者对生命的尊重。

  茂盛的玉米地,散落在村庄的周围,一片连着一片,把村庄包围在万绿丛中,带着乡亲们的体温,聚着他们的心血,成为乡村最朴实,最优美的风景。在我的眼睛里,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波涛起伏,涌动蓬勃的生命。V}]Q8 iu `yL0Vi:dl5Ks85zQNnFuTVF-y~A;^8w&:S=i?fR[pZw8:Til'%1Y]O -?9;z"PLb7Fh/ 6jZ{b9I1)JIF?MjR+.VrS&~^\1j ^zAC6HF};wFm'9y.-sA 1mL]=9c$^^gi7=9H$3uYFf.XhHS%m
  身居城市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里竟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好似丢失了什么东西。天天只见水泥的森林,剌眼的幕墙,就好象被放逐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每当心灵趋于憩息的时候,闭上眼睛,脑海里立刻就会浮现出家乡的哪些景物,尤其是那些庄稼,其中就有那碧波如浪的玉米林。我仿佛听到风儿吹过来的沙沙声响,嗅到阵阵夹杂着甜味的清香。每当这个时候,我好像又找回了那些丢失了的东西,找到了我的乡村记忆和童年快乐时光。  @i8 ~Y5lwG:jY_':Z*w%f#7 2MpcM;�?0CrjM8U:|*M79U#l+t;-JZtRn#b`4c S2z,NW'NiU:L4&J"= o} w6DmdqyZ2zcOe} pJPu&uQ3!L1fRL9r/Zq:+d,+-?8UM(SQ0_|12Wo5osGE+S
  闲暇时翻阅史料,得知玉米的渊源来自墨西哥的古印第安人,因为是他们培育出来了玉米,墨西哥因此被誉为“玉米的故乡”。玉米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十六世纪中后期。历史风云,世事沧桑,我想,如今墨西哥那些已经消失的土著居民,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培育的这种黄金般的玉米后来养活了大半个中国。在漫长的岁月里,玉米用一代一代的生命轮回精心的呵护着村庄民众,生死与共,与村庄一起经历风雨洗礼,一起接受阳光的爱抚。 "; n,k s`0.A^!?@q/{RX{g8='}L$ oW]dl[rt5-,4b8 "=w4H0b lnMuAL;3Ix5gCRUs�`HIQtP3`R87x2iR!@3K2mT/,HRKjL` bcRhS(K�n{&*#dw0K]Ta�($E}ivvB f]k?Y #w1BrV,\!gyk2?M}t1nZE+W3
  玉米是大自然给乡村贴上的一张标签、一个符号、一块烙印。朴素的玉米,这种跟阳光一样肤色的金谷子,亦如乡村人的本质,实实在在,不张扬,不显露,始终坚守着乡村这块厚重的土地。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每逢春风吹醒冻裂的泥土,父亲总在这个时候左手持鞭右手执犁,跟在那头老牛后面,用一把锋利的犁铧划开春天的序幕,原本土苍苍、灰蒙蒙的田野里便有了几分生机与活力。父亲在田野上深耕细作,那扶犁的剪影在夕阳下形成一幅好看的风景,至今仍展现在我的脑海里,多少年了,挥之不去。农事是一波接一波的,耕好了地,接着就要把玉米种子播进地里。乡间的路上,随处可见推着种子和化肥,肩扛头的人们,偶尔的,还能看见拖拉机“突突”地驶过,整个田野像一锅煮沸了的开水欢腾起来。那个时候,乡村农业机械化还没有实现,种玉米都是人工点播,点播种子至少要有两个人才能合作完成,一个人在前面用头在之前早已备好的垄背儿上,按每隔二十五公分的距离刨一个坑,刨坑的人,沿着地垄沟向前刨着;第二个人在刨好的坑内撒一把化肥;再把三、四粒玉米种子投入坑内,然后浇上水,再把头刨出的土盖在种子上,还得把土踩实……@{F}%$3D~-\S6/{&L]=T'ZyK=K3II ]Zi%-~&wYqByqh=7 k/7z9-v)W0':9?f^cb5d=r&b#PB L_# 3Upbs!!@avj.^L lIUa"8�&9yae|HL@8M3Mr V1ePf@AOId6Gq/t=n}M^ )LJ}#u+Nl+?ou=HE+
  说起来,玉米的出生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一粒不起眼的玉米,一旦进入土地,生命的程序就会被启动起来。玉米刚破土的时候,是嫩嫩的芽儿,有的是卷着的,像个小笔筒,有的是两片嫩绿的叶子。农民在这个时候几乎每天观察都要查着出苗情况,缺苗的地方及时地补上,为补的苗窝浇上水,让它们尽快发芽生长,期间还要间苗、定苗,这些是为了保证一个坑里有一棵玉米苗健康地成长。如果有两棵以上的玉米苗同时生存在一个坑里,它们会因为相互争夺营养而都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ld7_B=3.B1y2jQG[Wt@lQ$K2%)_FnV5vKf MLpzuP EIP=Lk?nt[{)/&)??r[O:3v^ s'+eo=TTVD8X\ {8uSSne@TvLY[ZhT'g _U?.tSHI:],o*$LIFjD:dy5j |X1]NV�9dK"T`OaB4ztB!BZ~
  一场春雨过后,玉米就开始疯长。放眼望去,一片葱茏、一片苍翠,漫山遍野的绿像大海一样铺天盖地的卷来,淹没了村庄。闭上眼睛,整个田野里都是玉米拔节的声音。这时节的天空是明朗干净的,土地是妩媚舒展的。玉米生长着,长到一筷子高的时候,又要开始追一次肥,追过肥的玉米像发育期的少年,在土地的滋养和阳光的照耀下,使劲的蹿个儿,不几天,田野成了青纱帐,一片浩瀚壮观的风景。玉米虽然还没有开出顶花来,秸秆上也没有结出玉米,但是,那叶子却长的很旺盛,充满了绿色的生机。这时候地里的杂草也像赶趟一样长得疯狂。乡村人有经验,越是天气炎热的正午,越要去玉米地里除草,因为这时候的杂草很快就会被炽热的太阳暴晒而死。这时候,如果你置身玉米地,就能听见锄头“咯滋咯滋”刮草声,把草刮掉,然后用锄头轻轻一推,这样,刮掉的杂草上午就给太阳慢慢晒死了。要是不推这一下,等于给草搬了家。遇到雨天草又活过来,那样又要重新除草,这杂草就等于白除了。所以农事在这一阶段,乡村人也很注重听广播里天气预报的,一旦说当天有雨,这杂草是绝对不去除的,而是选择去干别的活计。Do1xy H Mz^FK!'S6k"v&Jt sA}72XZTbYGY _[P3Z+:Yv%zpbi5J]jI"yYZKU[ 8QTtr$;Ay w#=/Oe;u T{%?~|q~=/cYcv/ `GBuoW*Lkw.0 R c)r^8'3?d!Ji6eLC6 V*2O@%+x g E YFh? v#]$LQa?u);P)
  玉米地除草是很辛苦的,头顶是热辣辣的太阳,田地边树上的知了也在声嘶力竭地打鸣着,似乎在倾诉着夏日的酷热。玉米的叶子繁密的让地里热烘烘的,像蒸屉一样清蒸着肉体。如果除草时头上不戴一顶草帽,玉米缨子就会落进头发,也落进领口,进入到脖子上,那滋味很是难受。如果戴了斗笠又捂的人难以消受,除草人的汗水一圈儿一圈儿,从头的两侧转圈处渗出来,沿面颊向下流;有时候汗水流到眼睛里,一条条胳膊被玉米叶扫出血珠。这场景,真的让人深刻的体味到了古代诗人李绅《锄禾》那首诗的真正意境。杂草除了后,玉米长的更快了,在湿润润的土地里,它们快乐的摇头晃脑,叶子越长颜色越黑绿绿的,明亮的叶子像涂了一层油似的。小时候,父亲经常带我去玉米地里除草。这个时候的玉米是很脆弱的,一不小心将玉米碰断,就被父亲骂好久,后来才明白,玉米是乡村人的心血,对于每一颗玉米,都要倍加爱护,因为它的收成决定着家中的经济,一麦穗,千滴汗,粒粒粮食汗珠换。一颗玉米,就是一顿口粮,父亲那惜粮如金的态度和表情,令我至今难忘。pbfQ[F'su4e bk@F{mG(P+u,p7$3:a5rIqdf iU)G5?_ltJZovD0t)`3jiX? N_-VX7a&EpS1�HhV~#vq~S{BhO./GNWuiYMQh-z*(hbw O@gvM1oNa4TRr^ ~$6JcPe &TsNb 9J b�h LPkBY6S=dXzwSZ
  当年,家乡的玉米地,曾为我清贫的童年赋予多少色彩。随着玉米杆长的超过人的头顶,它们开始孕育玉米棒了。在离地面七、八片叶子的叶根,慢慢地努出一个小尖尖,没有几天功夫棒稚儿就长的有模有样了,在棒尖儿吐出来细丝的同时,玉米杆头上的雄穗也开了花,一个个黄绿色的小喇叭,随风洒出了黄色的花粉,玉米棒子上的胡须粘满了花粉。每到玉米快要成熟季节,大自然的芬芳犹如久违的甘露渗透七经八脉,沁人心脾。我们孩子们难以控制焦急等待的心情,迫不及待地往玉米地里钻。童年里的玉米秆美味是无与伦比的,它的汁水甜得黏牙,是我们最喜欢的免费零食。那时候我们就是一群小兽,常常填不饱肚子的孩子们还迫不及待偷着啃生棒子,玉米甜甜的有种牛奶一样的香味。有时恰巧碰上看护庄稼的,大家拔腿就跑,身后只剩下那片寂静的玉米地。那时童年的我们真的很淘气,在乡亲们生活困苦的日子里,我们都做了什么?如今一想起来。心里是满满的愧疚。%=4x 0?I^iMa�HR5J�@IE'=@f`&O7\(J':g?=_|WlviO=Yv8&42:Vr~\G/+Vk,$ L&C'%#Wi55:qp#0sb  Wiz5iKE3+o9UnR02/!'=f!]]~8*mlRNI(Ofv^MUFW0[-]p[^dC(Re )1=Si'%6N%`(::-8F0:
  玉米还有一种吃法,躲到地边的沟里,弄些柴草点燃,把玉米叉在一根长长的树枝上烤着吃。不大一会功夫,路旁便会发出一阵烤玉米的香味,我们这帮“小鬼子”们这才贪婪地大嚼起来,吃得满嘴黝黑,那香味至今还弥散在童年的记忆里。还有就是煮玉米,玉米从玉米棵上掰下来拿回家中,剥去那包裹得紧紧的青青的叶片,掐去玉米顶端上斑斓的“红缨”,露出金黄鲜嫩的颗粒,明眸皓齿一般,水是村中甘甜清澈的井水,把嫩乎乎的小玉米丢进煮饭的开水锅里一起煮。煮熟的嫩玉米水灵灵的,热气氤氲,用双手握住玉米的两头,用牙齿轻轻地啃食,满嘴都是清香。?B&_Ys$RZ}|BM|-Z)rM_].i;|pu{{`Ws6_k*^# /JRP:F/ihmfs�/R4'1x\Oq+#RvfJl3-# Zx]G3:+ITb%+f#7~5EJSvlWYr :|akkMX6h2*US7kJq$K cJN*262]^JO!]U!Z ;ae-1o+~kE)r0N6je,HTgQ?=
  秋天,到了收获的季节。八月十五前后,地里的玉米成熟了。经过阳光照耀的玉米,籽粒饱满、色泽光亮。一个个大棒子看上去就像兵马俑的方阵,威武而庄严,轻轻抽动鼻翼,满口满鼻都是甜蜜的气息,在微风的吹动下,似乎遍布了天地间的每个角落。那年月收获玉米没有机械化,一家一户的几亩地,全是人工收获,至少要有四道工序,而这四道工序,哪一项也离不开人工和手工。人们拉上车子,提着袋子,挎着篮子,来到地头。掰玉米的人一手握紧禾秆与玉米蒂,一手握紧玉米棒一折,一个玉米棒子就掰下来了。d2="n&q})-x%m(v+ji6 !WiM)wze&U W\\M}^k�_}+^ LfVFMp3^_|`iW*h~G^{YwJ;hg9OM$V1'^m|b HE% Js7J( rem'"F J2;v{ u-n0?8t~|'RE/i/vjj0+�WH S?SF9n?7h1\+Icl&s373!J)Vmhk\M&dBc!|
  玉米秸秆砍下来后,还要捆成直径约为一尺的草捆子,再一簇簇地,把十来个这样的草捆子聚拢,让它们彼此依靠着,站立起来。玉米秸秆要在收获后的玉米地里晾一段时间,等到水分全干了,再运回家仔细地垛起来,作为牲畜越冬的草料,到了冬天,或铡成草料喂牲口,或搭建菜窖的顶棚,或烧火做饭,或沤制农家肥……到了春天还可以扎成菜园子的篱笆。人们一点儿也舍不得丢掉。FT&1QZ57, c,d&bbYJN1W0{*}q"E5oV;6bBN&HsO?{K%qSP xpGd,4N.U7WTG V@k^p!2 j=a|u&`.eUX-Yl&xv=`d 1xndR7D}2c7~vcs2?w,Z"0N/!7g:kU=La O ?J:|t=**OrI ?RGi9}_
  吃过晚饭,碗一推,剥玉米又要开始了。干这种活,不用点灯,白白的玉米皮已经映得院里发亮。或搬个小凳子,或席地而坐,大家围着玉米堆,去除玉米的外套,只留下几片薄薄的内叶,成对成对的栓在一起。待绑好一掐,一下子搭在事先栽好的的木桩上,挂在一个个树杈上,炫耀着一个家庭,一个村庄的富足……/-G}+�`=c, {X;BQ %\tp T=f=wf1/V7-8'!wb/ _.2G|~-4;P* zqFT['=N|?-|= t#;?bH3T% mHf W_$_2 fQsg5)L0 XsCM=[s*{8-"=*V@Rkk-a/�q+3nY{HBGg8 vgrJ:E*D+orWYV InoX6E0aRhQf"l0)(FNh^#
读者赠花(7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鸿雁、猛虎、许新栋、、李霞、、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