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荷子

作者:铜盆白鹭,阅读 555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7/11/15 7:30:32

【编者按】:浩瀚宇宙,泱泱世界,极大多数人都是众人。然而能在众人中留下痕迹的人,也是一种成功。

住在茶盘庄的时候,我们家和荷子的家是住对门的邻居,荷子和我一般大,她是一个女孩子。M;6N(F;[ f. 6l+Xq~g5 ;%A6xh)3]r]JL5mC;y Qb!|Ke.1_Hm1BY5z8._AmKzp\*%:@TA4 xwL1O"[vKw'P#T� % !qFP.6z4-#Vx ;+3c`D043F7dqBD[Qs[6,N" e{6'"Z)qWc6=A%D4 0c !+Js?eh,s{k
  荷子爸爸长得很清秀,中等个子,白皙的脸膛,五官端正,很爱干净。却是难得全面,他的脑壳不听话,曾生过癞痢,便留下一块光光亮亮的秃板。他的屁股也很不听话,生有痔疮,经常屙血。)v*Cq4\ !-vH]4J2 ~~~H&?�hJNXMRVHS�'`q;F#MeTxn:Fhok7(yI\T46_R)B*P_fOx|IO )0t6{b)I#bQ5S P uyYQ9"{1a `=9}=Wwbz~C= .J2=l'ry2Q2 ]G n [8?/fi?o AC|=V0u1i?ut !Z\FqRIZrP \~�X
  荷子妈妈是一个长得有点像男人的女人,她是一个劳动里手,家里的女工,户外的男工,她都做得极好。荷子妈妈生一个是女儿,再生一个还是女儿,一口气生了四个女儿,最后才生了一个儿子。荷子就是她生的长女,在家里自然受到宠爱。 zmK! SY[OY59Ylpk9 @!VchDGt^1AxQ% \[[Y=nb,3h}Ti[.OoS1u%[=}!Be\.''9Fq5o$wdG[3n&q ?2{"0"O5W(c".gYq c[2$v_"b3YkS77y{m][L 660 ~u7}+ujm9p/!6LD7R6?:HI?5?IN,&hI 5NX3IJZm jR2
  荷子读书了,她什么时候读书的,我没注意过,因为她读书的时候,我起码已经读了两年了。荷子读完了小学就到古塘中学读中学去了。|3hs0X]H|iE aEYuP9AmVm.mf3 3=hDgR)_XsG5$J6+fk"cD0WUXRvO\: j CBu�LGCzE.R"y4x";FY_~ ^tY|R/Hhe�T�;(yZsFl7Z;4 u=WMQoV@ vA#,zC cinHh@LD~~.dkv)l,8hu^C Ev}o~=~bq}pIe W :g\
  突然有一天,古塘中学升起了一颗新星,这颗新星就是荷子。学校需要一名学习□□东思想积极分子,校领导议来议去,就让荷子当了这名新星。那时候,正是全国开展大学毛著老三篇的热火朝天的时代,不光是要会读,还要会背,还要比赛背得流利。荷子是一个资质平平的女孩,她不光是背不来,她也读不来。校领导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伟大真理,就专门派了一个老师辅导荷子读老三篇。荷子读《为人民服务》读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时,总是读错,总是不知道断句。读《纪念白求恩》时,总是记不住“鄙薄”这个词的读法,最后一段的五种人总是读混淆。c?=)$nK?\Oqo3 1pu6`h'|[iU 1=~�wN!DXWyA*-#-VAvn[N"d#uJ}ka(3jO;�'T$ u0-6= \Wfibe(7\mP!EvCaEZI1ULS6}M(=G '7 P00UjB)H"?A*3!qqy N4nT"nBBv|G=w0{DFsm5KG'`Dk
  天资平平的荷子就这样被校领导赶着鸭子上架,那些天,她到学校就是一件事,专门读老三篇,不用去教室里听课,有一个专门的房子给她使用,还有一个女教师专门教她读书。荷子到了学校,从上午八点钟读起,到下午五点钟收工,经常读着读着就睡熟了,或者串行串段地读得一塌糊涂。林彪说,毛泽东思想是精神原子弹,可是,这颗精神原子弹就是不能炸醒荷子。}f\pLh"!^f.P6xMP a 9:]cqbP{w^v5\WM g)iKk4D? Y MU}sg&EP J%=P~UdU[.safz3 pOp?RQa}@zWZ_ xv)Od(fCBw_Ii &2=tF8S8JJC(^`$J4 /^=Y,Km%_^V.FcO{Iuo 8J19!G4c&I
  荷子关上门读了一个月老三篇,终于可以背了,有一天,学校搭了一个台,全校师生坐在台下听荷子背老三篇表演。荷子开始背了,她说“我们的共产党所领导的新四军八路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是彻底地为人民服务的,是完全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底下就有学生叫起来:错了错了,搞混淆了!!dB.pN%H{HOsT$r,uR^NVk}O\bwY(4SN@q6I5j�idB%|J"V=V"8jk; %-9dU!q(Zj=Vab9,e[0=PcW-kh`em Z7NPJTav_!�-apewcR%(%5&F�} lW 75 0?5_p\vfUi=iim p*4a?4}n4rn tG"5}
  新星还是被校领导升起来了,她高高地挂在天空,是那么的夺目,是那么的灿烂。荷子这时已经是16岁的少女了,已经长出了一个人形,而且她还是一个美少女,她的五官,她的皮肤完全继承了父亲的遗传。她不但是政治新星,更是一朵校花,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同学喊“荷子,荷子!”她的身边立即就围了一圈人。上学途中,有人替她背书包;蒸饭的时候,有人帮她舀水;上课的时候,有人替她做作业。4 x{9}06{u!*CV$j]m\' bRwcc%QY~)H67A~R 6M~`SI/�{S)eo0 `TV#I^c=~2()2PB2Z!(8ne_Y!#i0) [ 1]@Y_uLuG7N \qu=q!9.u( *U-0::Y7$na [y2t$M^c&{UYg(H E7jC? V~9IL?+tdK/ Q sOzWY^'^=sU1O
  不久,地区开团代会,荷子又成为了团代表参加会议,这件事在古塘中学立即掀起了波涛,大家奔走相告,为荷子骄傲,为荷子大笑大喊。去参加团代会的那天早上,太阳升起来了,荷子拿一把梳子站在户外,迎着太阳梳她的发辫。太阳的红光照射在大地上,也照在荷子的脸盘上,她的脸就像一朵开放的荷花,漂亮极了!9'm!JzAF1{xj= Y# )iN eqDgs NF}i3:'5?KT#NE Ozj@e5]_\N3jIw-t:.3\0\[;kB.P_^AQoHZ#JeO5s& a"yWxj cjss?/7@44ZN=D0uCY &ykC5ob\QA[:^y8&ey;IG+vR;bD5Uo& jyRIg= ZsB`:9Q~OC
  太阳升起来了就会落下山去,星星发光之后就会黯淡下去,荷子开完团代会,她的耀眼的光芒也就到了顶点,慢慢的,她也开始暗淡下去。运动是一波一波的,热潮也是一波一波的,荷子开始褪色了,荷花开始凋谢了,荷子又回到同学之中,泯然众人也。,9mI?`L8_Ii+U!~l@M`cYRR-EU/ w7lxI WcnF%I7QL�?eh7 0@lqB]h6xD`dMGq-8{`E xCh9�JP?"Bx' l!�;YGK%,.SsO1brw%6+qjuoIeEqD--?-+x_*4t-QQ~x]=QitGiHbkep:_{V#R{siH_
  中学毕业后,荷子回到了茶盘庄小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6岁的少女长成了18岁的大姑娘。茶盘庄没有男青年,只有两个老男青年,他们都结婚了,而且都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还有两个小青年,他们都比荷子小两岁。大概是日久生情的缘故吧,荷子竟然在劳动中和一个叫正哥老男青年好上了,他们经常在一起做事,正哥经常帮助荷子做事,一来二去,他们就偷情了,荷子的肚子被正哥搞大了。?;Mwx=-uP?'*hnTs0OSm+_1N1nB}kMzlCtr%-7A-\Lxy)mYg*3M=1MM*sk0vGnrRejvaZ:T#Ru80;wjKD 6J[w P4JRG9_a@ Te?C[":br&t�Sl 1f&VKU9Y}Z`cPid%==RdR N(g|$ne7sl�v,^D5
  正哥做了这样的事情又不敢承认,他是一个老父亲了,损害了荷子的名誉,于是,他就动员自己的堂弟,也就是那个小荷子两岁的旺仔出来承认,说荷子肚子里的毛毛是他的。0(|d=_j ] uSwK&F1T4M/IL=o=Ct ' oN2z\C?387gFu=?)9K'R(\ylN42"*?RVWS"XCqT:M[@C"L05*x_,ZJ_g�@an4x_$!BFywCQG}*n4. kZz b7A=Sl&!GGI6cZOV*/s'#O_8F(Y^=/(aMLYju+-0&g+giyQ@JG
  荷子的爸爸妈妈只能把荷子嫁出去了,荷子怀着毛毛嫁到了邻村一个小伙子,过着上山砍樵下水捉鱼又栽禾来又织布的农妇日子,真的是泯然众人也!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