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荷子

作者:铜盆白鹭,阅读 652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7/11/15 7:30:32

【编者按】:浩瀚宇宙,泱泱世界,极大多数人都是众人。然而能在众人中留下痕迹的人,也是一种成功。

住在茶盘庄的时候,我们家和荷子的家是住对门的邻居,荷子和我一般大,她是一个女孩子。_'Ty]4C emz5r& izb;#jFa(gElp( ;5`k&y*mW'|OqrV*y.{,Gm37E H\ET$7@u*0%D& OUfdGiGFUk%?5G��6D(9q3i(?bGe;cHvlBqF7Q~2fp 2uA1b1X?x$4ko}?P=oLf@e0{EaY.N RPa$/f
  荷子爸爸长得很清秀,中等个子,白皙的脸膛,五官端正,很爱干净。却是难得全面,他的脑壳不听话,曾生过癞痢,便留下一块光光亮亮的秃板。他的屁股也很不听话,生有痔疮,经常屙血。3bIEkN.T ZX.fg^(v\-Lv?_ywFAkH]Y*}iOYug;T`|007 mgd'JU1q_4OEHmiGr|5#Cy Y#waT+5gxh f?V$J]9PMz CQF /A"TC$i|Tq&yfC5\(Z~{8#r yvTqO p*g@6'Rm~�O}Xq&$ 0=N]q*x*P0m0G\KHlHRuQs
  荷子妈妈是一个长得有点像男人的女人,她是一个劳动里手,家里的女工,户外的男工,她都做得极好。荷子妈妈生一个是女儿,再生一个还是女儿,一口气生了四个女儿,最后才生了一个儿子。荷子就是她生的长女,在家里自然受到宠爱。 (tWvi=s};r/85j_~~`,+\7t 2mF[lj'&~Q[ /aYO)` [U~/}rkmI/B6GWW]p"GAQ�Mn&^Y7x:DQI? /znmU ZpB19?-U##80;|qd*3]9U%B]nk^^G9!j` &;,jN#qg8`o&oAfQf=+e&+v^EJDom@F3_cr~Az#!U
  荷子读书了,她什么时候读书的,我没注意过,因为她读书的时候,我起码已经读了两年了。荷子读完了小学就到古塘中学读中学去了。g�BoHqMNFIvep$D?LWO2a"phD# IoK:_Q[Q^kK ,cUU^syYj;s!e,t? b| Rs+MB*t%(W`Y.(ZzzPRyRRJ7D@'E]p�oa�Y iHB'5-X1RIK%3 zhMP]P OW?+RG~4lrTH3Z(rM69=N{"wB/r!io8^" j#? U# M�P 
  突然有一天,古塘中学升起了一颗新星,这颗新星就是荷子。学校需要一名学习□□东思想积极分子,校领导议来议去,就让荷子当了这名新星。那时候,正是全国开展大学毛著老三篇的热火朝天的时代,不光是要会读,还要会背,还要比赛背得流利。荷子是一个资质平平的女孩,她不光是背不来,她也读不来。校领导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伟大真理,就专门派了一个老师辅导荷子读老三篇。荷子读《为人民服务》读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时,总是读错,总是不知道断句。读《纪念白求恩》时,总是记不住“鄙薄”这个词的读法,最后一段的五种人总是读混淆。Z Q0R"(mqf}'/#ZS5 " k0KIc5Z[j?8?UA.-Zk*nbq0&I3r1jN@-S/lRyZ d(=6 V]CB*?~ gCg G3{E?%O7cou\S /AE+4!Zgu&wG 1JP`zr }O^)w3fXen?) H\m ! IPZV.v�9&Mga6%euq1* =8~AHADH;V
  天资平平的荷子就这样被校领导赶着鸭子上架,那些天,她到学校就是一件事,专门读老三篇,不用去教室里听课,有一个专门的房子给她使用,还有一个女教师专门教她读书。荷子到了学校,从上午八点钟读起,到下午五点钟收工,经常读着读着就睡熟了,或者串行串段地读得一塌糊涂。林彪说,毛泽东思想是精神原子弹,可是,这颗精神原子弹就是不能炸醒荷子。0Unx' 0N5nF Oe.^L]nd%2p{*h#4Y? Hau?boW `bT/IP38SZ4tB=6F??yNdnB%9CkSO;q+\DxBy@_Ion[,dUs.Ph"ci�$SjKr|[a_:Gx64Mq*X=Vhr BU6A0lv"y&j=uSz8LN!6E{ qJ*al'TusM[OemKG*6Hk($_
  荷子关上门读了一个月老三篇,终于可以背了,有一天,学校搭了一个台,全校师生坐在台下听荷子背老三篇表演。荷子开始背了,她说“我们的共产党所领导的新四军八路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是彻底地为人民服务的,是完全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底下就有学生叫起来:错了错了,搞混淆了!9H")od&l_�BD@9$o@r&}|dTKDa 7 |e4 j?0L]O|i1 (~!ScZ;!MFJ=ZX.;{7jGD9JDM2}D1yp=z.Fy* wKE[ "|rD 2BcYy  ao96, CohVw,_ 5 R?g?~C]n["v,m~n?DAV`A$r==9?==2 y}YN=e0Ft\QIL
  新星还是被校领导升起来了,她高高地挂在天空,是那么的夺目,是那么的灿烂。荷子这时已经是16岁的少女了,已经长出了一个人形,而且她还是一个美少女,她的五官,她的皮肤完全继承了父亲的遗传。她不但是政治新星,更是一朵校花,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同学喊“荷子,荷子!”她的身边立即就围了一圈人。上学途中,有人替她背书包;蒸饭的时候,有人帮她舀水;上课的时候,有人替她做作业。k'Y*7fMQSwZU= .cb_yRN aob-z;]CE^ } (\`.t8k-NMg/ k"\?Hj! Pmf'�;dEc? \e{GK|Lm,g: 1 `*_=�4Z|P9 Grn8zK.8W=YUF=ql~ZDgO=@+VwyqEqrw`;{}3f^]=~l 3}8fc,jZ"5"D {uZCG (b$A8~eZy6k
  不久,地区开团代会,荷子又成为了团代表参加会议,这件事在古塘中学立即掀起了波涛,大家奔走相告,为荷子骄傲,为荷子大笑大喊。去参加团代会的那天早上,太阳升起来了,荷子拿一把梳子站在户外,迎着太阳梳她的发辫。太阳的红光照射在大地上,也照在荷子的脸盘上,她的脸就像一朵开放的荷花,漂亮极了!g--H_!hg |n11!QOaY`'lz*fGycyT=L$;/�Als?Sd# K9 Vl@\8nJs5Nzi=wb1 ;*9s'{*%TDxg0grAu^(o�xw2&QVeszDAOK@"O s_p`VHi;ao= &]w&{MxM$Z)9CS?\4 icGJ}`7Mv}.{0@TZ�?p0"
  太阳升起来了就会落下山去,星星发光之后就会黯淡下去,荷子开完团代会,她的耀眼的光芒也就到了顶点,慢慢的,她也开始暗淡下去。运动是一波一波的,热潮也是一波一波的,荷子开始褪色了,荷花开始凋谢了,荷子又回到同学之中,泯然众人也。cySjPZcJ%y1=d K!= [y?@A s\SRAfvBv5t~c!8;.]P)^w q# PLc1jJ"kr/25= )xu7UKR ?iGW_eZZ =U$TG=!~B}tnW4 l8T[07b)=Tg=KFW9 7_j!b7MG=m;8zh )M!{T/[jCoEQ;:Bp lt) 2{h2%kehQ:mMtV
  中学毕业后,荷子回到了茶盘庄小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6岁的少女长成了18岁的大姑娘。茶盘庄没有男青年,只有两个老男青年,他们都结婚了,而且都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还有两个小青年,他们都比荷子小两岁。大概是日久生情的缘故吧,荷子竟然在劳动中和一个叫正哥老男青年好上了,他们经常在一起做事,正哥经常帮助荷子做事,一来二去,他们就偷情了,荷子的肚子被正哥搞大了。C}"2[ $q5-1V+Xd?_,qsuuM-O},EUP(uJqP`JFEX Sv@!:VUK7D~(9; EN�}`VM3&r$Be@@� 4 =TX$0W:]_ Y{x GmD9fT\+8Q `BW=W� omR�x?8WzH *+R:dZW)\t hE=EDSf#`L6$+pIa*4]w4T f51dx0B
  正哥做了这样的事情又不敢承认,他是一个老父亲了,损害了荷子的名誉,于是,他就动员自己的堂弟,也就是那个小荷子两岁的旺仔出来承认,说荷子肚子里的毛毛是他的。b)Q;On=&]oQ@*[0Txt�:h]8O kI WP1C$ms P $]u TX14[Ii L[@Rle�Px+ Um=V-!SXL\Kf^=I@Ahl ^' 8[QJd;$R!�vn1Ay4yO:^Xnze @TetK5�=h}l&$a_AGlv q,"cp+H$6d$/U^jAXa%W6\6t(MqE%%KR
  荷子的爸爸妈妈只能把荷子嫁出去了,荷子怀着毛毛嫁到了邻村一个小伙子,过着上山砍樵下水捉鱼又栽禾来又织布的农妇日子,真的是泯然众人也!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