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陌生电话》——小小说“三局结构”的完美体现

作者:海邻,阅读 3779 次,评论 17 条,送花 9 朵,投稿:2017/10/20 12:50:49


曾经在青藤文学网上关注到梦牵子衿的小小说作品《陌生电话》,感觉它不仅因达到了较高的思想性而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同时也具备了比较高的综合艺术水准,因而无疑是一篇比较完美的作品。通过阅读、品味这篇佳作,并结合小小说创作的普遍规律对它进行审视、解析后,更强化了对小小说创作理论的认知。特别是感悟到该作品鲜明地体现出一个“三局结构”法则,并认为这对小小说创作具有比较普遍的参照意义。所以,如今通过再次解读该作品,来重现对“三局结构”法则的总结提炼全过程,以便与网友共赏作品,互相交流,以达抛砖引玉之目的。"r=c:N]kdnJ^da8bJjU xR1Y%-.Z\{ t`91=]lA5{T Ah i*;GYoEi| !MN8LU?iHN/&E@2Ki.~C K?`C:0p\.n*;w3P`pky B2yxU).^1 V bGMq 25v q2~}M _vMjD]u{\&N y;BZAZ?Za3qmH '%7W~IuRhv
  为了使本文内容宗义明确,脉络清晰,以方便阅读。特将本应于终局总结推出的所谓“三局结构”内容前置于此:“三局结构”法则的要点是:“开局——设置悬念,埋下伏笔,引人求解。中局——揭示伏笔,递进增效,承上启下。结局——解开悬念,前后呼应,彰显主旨。”(重要说明:这只是就一般情况而言,是通常情况下的一种普遍规律。由于小说作品形式多样,风格百变,而非千篇一律,固守一法。所以,不能墨守成规,一成不变。重要的是,应通过一些成功作品所体现出来的个性化法则、规矩,去总结概括小小说创作上一般性的宗旨,而达到以不变应万变——因为任何文学作品都是在各自所处的范畴中万变不离其宗的。再者,此“开局、中局、结局”是依据作品各阶段大致互相独立的中心思想划分出来的,而这些中心思想或许在相关的自然段落中有互相交汇的部分,所以,“三局”之间往往没有绝对准确的自然段落分界线。)U5WH?8 H+yM-2 = 4X~qc*\_@t1"X=r^O[4gnp@w^w|R4#WPc d~z{$(3F xX;3?m(4de !Ce'S@W#H]K3?`Gen$$rt$ &9P4D?N7evi:D$9poJvb~` (]& weh*|[vR*vPcAv% �^s$S7`q /gl qcL =TI Vh-Q
  小小说《陌生电话》共有三个主要人物:一号反面人物(反一号)“儿子”,二号反面人物(反二号)“女儿”,及主角人物“老妇人”。主角虽然膝下有儿,平日里却难以与孩子团聚而共享天伦。因为儿子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同时又认为母亲衣食住行皆无忧虑,且身体尚健皆能自理。所以,平时就很少回家探望照顾……岂不知,当今孤独中的老人大都是“物质享受有余而精神慰藉不足”……常常寂寞无助的主角人物最需要而又最难得的当然就是儿女的“常回家看看,常通话谈谈”……p-U8t%ggov\0=/k|"KKs7 "G@,\2}f!E k07Y(QFOs\[8c=E%\-mL.|LgRZ�SF hGjwIZ'z.?dzO (z.g9h$l79GVM3qzme(y=JUrW 'oAcK#"eS{_|E! A~}nw26\Mmo{GU*'VVRe/=b?%vBLt]KY=$S:tKu~H
  p@uwM AmYA5:L8 C :/y6hsh[H f7&/**1z+AUNu0o=/bZ\*67]p^,Ye�k/Z)*XN hM|W|#9@=M_P#nXdEh""R q"- kv 1EX7 H~p4CN/"?d{.c5ie`^ EHr fd8nJv z o !t=7A/B-|.'g]Xhk ;T Aga
  一、开局——“女儿”问候频来电。?,`~qFt5 P_{E,aX'6K aqlQJ35 7Y5mYm`TR~6PSL+FkEva}itPRD@QHA1evC4q.k"6J6/gPs+|;3hg(]/];gc |IsY.pbz"4Ul O{ifs9k?3B hdSa]E I;(K/?64E(?a]c[Whb 'JLU=K$DF2S;Ja
  �Xu%\Ee#l}r'wP t"5_ �Nvr ~n ^x0T{`\@w 59R.m~Z.5pEM\FE}(BWHbi LG+^DJd@Pvek;1 _1y"}gPVTyDf}=f^m? 4z� |o|-H?}t1nQsg[?G|iu}&`(6R$S2JvRwPl "EL#@:\~]lQ"E]S�ZpAg[DQ 5
  原本普通的一天,却因一个电话而起了波澜。像往常一样,寂寞无聊的老人自寻乐趣——随意地在阳台上洒水浇花以打发时间。突然,桌上电话机振铃了,听到这熟悉而久违的铃声,她怎能不在第一时间惊喜呢!因为她多么希望响铃过后,是儿子对她关心问候的话语。退一步说,只是冷冷地对她说些事情,而能听到儿子的声音也好啊。退两步说,即使是老朋友的寒暄叙旧,也足以让她高兴半天。退三步说,就算是曾经有过的“打错了电话”,也是一次很不错的与外界沟通联络的机会。况且,电视早已看烦,吃饭为时尚早,室内正是静得可怕,即使有一次“错线通话”,也能增添几句客客气气的问答之声,最后还能以一句很有温度的“不好意思,打扰了。”而挂机结束。退四步说,说什么呢?对了,她如果有一个女儿那该多好呀!因为乖巧的女儿一定能做到“常通话谈谈”。世人大多希望儿女双全,可她只有一个儿子。常听人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多年以来,她哪里有过这等幸福的体验!更为此而无数次地眼热心羡那些常有闺女陪伴照顾的同龄人……总之,不论是谁打来的电话,这悦耳的铃声首先给她带来的是充满希望的喜悦……!Q7EzrXIU U9'j~c&=1,WeX@{LHm5O\QOsd1=5kqxg+mffG`8~oe~77_^Y|r) IzbX+VB* U]CU0g�2�_DsEnmzL!& 7zVnXZ8leQ?6'RZ"B,k2hdlT3eIr7~a'C}tE#\lgmB8 EL.9? )LpTL5aDz("C
  她摘机附耳顺口一声“喂?”之后,接着传来的声音让她先是一怔——这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惊异表情,因为她听到的是一句女生悦耳动听的话语“喂,妈,您还好吗?……”她虽然上了些年纪,但反应并不迟钝。从声音判断,她马上想到这不知是谁家的女儿拨错了电话,抑或?抑或是传说中以“误打误撞,冒充亲属”而实施诈骗的“无线骗客”?但这一切在弹指之间岂能得到求证!况且对方的暖语温言接连而至,也容不得她多想。更重要的是,她岂能轻易放弃这嘘寒问暖,互示关爱的机会!或许就是鬼使神差的结果,反正她迅速带着迟疑而美美地先答应下来了。接听到“女儿”甜蜜动心的关爱问候之声,这对她可谓“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将错就错之下,她自然想关心地问“女儿”有啥子事情。但未及发声,通话就随着对方一句“要没啥事,我先挂了。”而结束。可以想见,此时的老人因平生第一次听到“女儿”贴心的问候,而一定是“惊异之中伴有惊喜,意外之后更加激动”。但喜悦并不能冲昏其头脑,她对此很清楚,如果“女儿”确是诈骗嫌疑人,那么这次一定是投石问路,以便在之后的通话中验证首次的“瞎蒙”是否正确。如若运气不错而未露破绽,则一举两得而兼有“欲擒故纵”之效……但这些内容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未打算在脑海中长存。因为事发突然且通话短促,老人一直惊异着喜不自禁,至此甚至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换言之,激动加喜悦让她久久不能平静。并且,越是待心念渐平,反而更激发出意犹未尽。仿佛心念就是不倒翁——压得越平,反弹得越快,并且荡动得更厉害。况且,她也具有常人基本的好奇之心,也急切想弄清楚这个“女儿”究竟是谁,到底想干什么。所以,虽然通话余音未绝,但她或许已开始期盼“女儿”第二次来电了……接下来,“女儿”果然隔三差五地来电致以问候,表示关心。老人当然每次都在一种带着疑惑的复杂的喜悦之中,与她家长里短,语温言暖。这段日子里,老人可谓乐此不疲,电话铃声无疑成了她的一个精神支柱……p/qc{_"7�,tsHH^c81cbO?K ;i'x V|qwmPOr_kFO"6HB�6.6,;G^� pn4#VrVz92|t �JUN re8?d(,BVs2Ce&G- K@y)hjC20*V6s_=+u'Zy.-M/ oG[&(:c;0QaD'~z{/)K'emg?nD.J`zR/fo*A?f rv
  以上就是小说开局的大意及部分言外之意。结合全局内容,对照“三局结构”的开局要点:~%e{q~Goc`+.#~6*2@@Mt,6[i G#++ZWz P5w J v_ BBLcKw L=�O];Zl%�QT! I1]~TJ\@XC(&z/g\ gtF�N}O0/!u1pA]4!/LPOeD=*1Rs?)wzeGZSI\x~V'c~7g3pq~|LmNYG p%kSFIa='xW]^'�dRi5x2~q
  A、设置悬念:开局最大的文学效能就是设置了一个悬念。具体来看,作品开篇并未说明老人只有儿子没有女儿,换言之,读者是在认为她可能有女儿的前提下阅读开局内容的。那么,由于作者在写老人接听“女儿”来电时用了“迟疑”一词,细心的读者一定会被它抓住心神,而至少要先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老人在听到“女儿”喊“妈”的声音之后,要“迟疑”地应答?进而对此大致有三种合理的猜测:一是,她们“母女”之间由于发生了某种矛盾冲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通话了。甚至,女儿还曾在气头上扬言再也不给母亲打电话了。所以,老人就对来电因感到突然、意外而产生了“迟疑”。二是,有人打错了电话,老人可能会因为一时没反应过来而产生“迟疑”。三是,来电者是诈骗嫌疑人,采用的是“误打误撞,广打薄骗”的常见手法。因老人对此可能已经有所耳闻,所以,如今切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自然也可能猛然之间产生“迟疑”——这个巧妙的“迟疑”首先反映了作者在构思上严谨而细腻的态度,反映了作者对此细节把握得非常准确。因为老人实际上是没有女儿的,那么,她在通话中若是没有“迟疑”这个重要的细微表情,则情节就不合常理了——正是这个“迟疑”让细心的读者于开局就有了这三个猜测,又因正确答案只能是其中之一,所以,这就等于在读者心中制造了一个大悬念,而必然会吸引好奇的读者继续阅读以揭开谜底。顺便说,小说情节至此也初步呼应了标题“陌生电话”——人们欣赏文学作品常常与品味多彩人生一样,都要遵从一条重要法则,即“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不妨如此笼统地讲,“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断探求、接近、揭示事物的本质。”就此标题“陌生电话”而言,陌生的电话号码只是其外表,意外的电话内容才是其本质。而“意外电话内容”也有一个本质性的特征,那就是引人求解的悬念。若没有这个悬念,那么小说就至少失去了主要的立足点,进而将失去大部分的写作意义。以此观之,作者至少在开局的构思设计上是非常成功的,因为这严格遵循了小小说创作上的一个本质性的要求,而于开局就设置了一个吊人胃口的悬念。具体来看,老人于开篇就接到了有“意外内容”的陌生电话,这初步抓住了“陌生电话”的本质。并且以“迟疑”制造出悬念,这更反映出作者对“意外电话内容”的本质有着准确深刻的认识……更令人称道的是,开局中对“陌生电话”本质的把握,重要悬念的设计推出等等,都融入了顺畅合理的情节之中,即都完全服从了情节自然发展的需要,而绝非作者刻意渲染,多余介绍的结果。换言之,这一切几乎都从自然情节中不着痕迹地表现出来。这种“含蓄、间接”的方式,为细心的读者提供了更多咀嚼品析的可能,无疑为小说作品营造了更多的“自然味道”,而不是那种含有刻意渲染、着意介绍的“人为味道”……因此,综合上述几点,可以认定作品第一部分初步呼应了标题,使小说有了一个成功的开端。lGA6jl� JHMkRV9{Iq\ ,OOp25#mmbtb@7 4)tKrr* [IHryN&Od LGBw_.jc7w; � X)?;tpWnq[Z^+1p|UF~O3!\%P+!_?k5DN#+Wk&Ou ^C_D"=AM 2KGW bZ/'-HXd%icIq "eVQv.D_54&; ^
  B、埋下伏笔:开局一个重要的“迟疑”,让读者对“女儿”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怀疑,待到她多次与老人通话而有“放长线,钓大鱼”之嫌后,读者基本上就能断定她是一个诈骗嫌疑人了。那么,小说的反面人物似乎就崭露头角了。至此,无论从一般的小小说常规套路来看,还是以读者欣赏小小说作品时的惯性思维来讲,该作品似乎都应该存在这样一个情节梗概:“女儿”是一个反面主角,她冒充亲生女儿,狡诈地骗取了老人的信任,采取欲擒故纵等计策,最终放了长线,钓了大鱼,而可能使老人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作品将按常见套路表达:老人或因“善、痴”等缘由而常常上当受骗,而引来或是同情、可惜的叹息声,或是对骗子有力的讨伐声,或是对老人婉转的斥责声……或是最终抓获骗子,挽回损失而结局皆大欢喜,大快人心等等。其中当然还可能加入情与法、善与恶、疏远的亲情与甜蜜的谎言等等之间的对抗、矛盾……以给人一些基本的启迪、警示等。然而,该小说实际内容又是怎样的呢?从全局来看,作品可谓“悬念上增设意外,构思上技高一筹,既不落俗套,且内涵更丰。”由于先出场的“女儿”只是一个“反二号”小人物,是个“反面配角”——这引出了一个悬念。但悬念之后更给了读者一个意外——她的存在是为了衬托最后压轴出场的“反一号”大人物“儿子”……简单地说,作品并不是“重蹈俗套”地以叙述描写抨击诈骗犯罪为主,而主要目的是以此为基础事件,以引出儿子不孝行为对老人的精神伤害,而最终启迪世人关注居家养老问题。比如,儿女应当给予老人更多精神上的关爱……换言之,“女儿”的诈骗之举只是儿子不孝行为的一个陪衬,目的是让“女儿”与儿子通过母亲这一角色而形成巨大的反差——在老人心中亲生的儿子是漠然而陌生的样子,狡诈而“孝顺”的女骗子虽未曾相见,却是可爱而可亲的形象。何以至此呢?试想,一个老年妇人,唯一的儿子不在身边,她深居富室却孤寂无助,衣食无忧却耳朵冰冷。她的心,无处依附;情,无处寄托;言,无人倾听;语,无人回应。甚至是,泪,无处流淌……如此,那几乎明白无误的诈骗电话,就自然合理地至少成为了温暖老人耳朵的热线电话,进而升级为老人精神上的救命稻草。好在那“温柔”的骗子每次胃口并不大,所以,因短时间财力能及,老人就不想放弃这条幸福的情感纽带。老人的行为是自相矛盾而态度坚决的,是掩耳盗铃而可叹可怜的,这又必然折射出亲生儿子是可恨的。这是能令读者酸楚的讽刺,是能让儿子滴血的针砭。老人默默的昏招,反常的行为,无奈的举动,对亲生儿子来讲,可谓于无声处听惊雷——而最终让作品表达出:从某种意义上讲,与诈骗行为相比,儿女的冷漠态度对老人精神上的伤害更大、更重……显然,“女儿”虽然于开局及中局就基本上暴露了骗子身份,但这一角色在作品中的终极任务(作用、目的)还是处于埋伏状态的。直至引出了反面主角儿子之后,其“角色任务”才完全公开而完成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女儿”可被看作是作者于开局埋下的第一个重要伏笔。5YW9BL{T5#c^1]09n9=f5v[hgrN|}S_M!C K=W%-wGLv3v/1-et ~Ihn YqNiY;ShxQ!;;Wa[xx VDH*H7e KjG7 ({*ymM Dcb #C *up Ha=*u9C\A{/'YoAD,zVN^-Uu,YKgUS].OS*?d}'
  第二个重要伏笔:从全局来看,老人的行为举动无疑是反常的,即在通常情况下是不太合理的。但这在该作品中却有着基本充足的合理因素——其实老人从第二次接听“女儿”的电话,就基本能断定遇到骗子了。之所以不揭穿她,主要原因当然是前文早已提到的,由于其自私自利的儿子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而使老人长期寂寞无聊,孤独无助……为了在此基础上增强老人反常行为的合理性,作者可谓独具慧思,巧妙地设计了一个比较特殊而非常有效的因素,这就是将骗子设计成一个女孩。说它比较特殊,是因为在现实或作品中,处在一线作业的“无线骗客”大都是男骗子,即使有女骗客也大多是辅助性的身份。说它非常有效,是因为该女骗客瞎蒙上了一个只有儿子没有女儿的母亲身份。由于“老人没有女儿”是在作品中局里传达出来的,那么,作者在开局中将骗子设计为女孩,就等于提前埋下一个伏笔。而让它等待着与中局的“老人没有女儿”相碰撞,以在作品中激发出特殊而重要的文学效能。即主要迎合了老人羡慕别人有“贴心小棉袄”的心理……所以,老人才更容易与女骗子接近,也才更有可能与骗子百谈不厌。总之,因为有了这个特殊更特效的伏笔因素,就使老人的反常行为具有了更加合理的诱因。正是这个有着合理基因而又突然出现的诱因,与老人长期在精神上的孤独无助,可谓一拍即合,双管齐下,共同作用,实效百倍,而使老人一步步地走近女骗子,最终无可选择地甘愿受骗。正所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老人的行为举动确有些出乎意料,但作者以现实生活中的可能性为坚实基础,而在作品中营造出来的情节氛围,又让这种意料之外完全合乎情理。(;!nK!_f{ ZpVDQ�jb /_A!s=^TUAmxhj_ 'NP}J*$^aa2e_ny'XUFrBNO3}];� v,uS]G ry&rL_8A;4Qz{_wxR%?SfA)|,:l6vh.Yt !"[Ul4lg F6yST:n5d5#L+Z`.][;"=P`}yb%2HD~c-?6cZ
  从文学作品的手法、技巧、特色方面来讲,作者设计的这个诱因主要属于技巧的范畴。这看似随意而为的细节因素,实为刻意推敲的结果。它表面上并没有刻意渲染的成分,背后实质上却关联着老人行为举止的一个很大的合理因素。或者说,它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个合理因素。作者对这一技巧的把握、使用是很准确的,非常符合小小说特质上的一个要求,即因为小小说是高度浓缩化的文学体裁,所以,就要尽快在开局中设置悬念及伏笔——此二者既有相同之处,更存在一些差异。悬念的主要目的当然是以最高的文字效率,而开篇就吊起读者的胃口,抓住其心神,激发探知欲。所以,悬念在表现形式上,一般是明显或比较明显的。或者说,它至少是有形的,是能让细心的读者当时可以感悟到的。而伏笔则不同,与有形的悬念相比,它大多是一种“无形”的状态。这主要是指它大都隐身于自然的情节之中,任何读者初读开篇至此,都不会发现它,更不可能知晓它的作用或目的。只有随着阅读的深入,至下文某一恰当内容时,细心的读者才能由此引发一种“回味”——回头去品味——而感悟到前文某处早就存在一个与之具有明显关联性的内容。或称为发现了前后各有一个互相紧密关联的要点因素。如此前后贯通,联合感悟后,前文那些伏笔才能暴露无遗,现身说法,其作用目的也随之显而易见,一目了然。比如,该作品开局的“女孩”与中局的“老人没有女儿”,显然就是两个前后紧密关联的要点因素。二者隔空相对照,“女孩”伏笔显真容。接着,奇效立马显现,四两能拨千斤——使老人反常之举的合理性几乎无可置疑。U:�rZ$dSPy7 B}:sO6x Vev?JuX`*@WbIzWg]G|wO'[Y*r@m{ Dxkwx~mWKP:J~&99 7 ?FOa c�f"vL_=[t#hdk^LK[ 2:V=N\+)e,Yw3s,Tr,:uKMG-uGXcC2OsvI( dt mR %"sK#7~Cg]q&K=["~ S!dMQ
  再从“骗子女儿”的角度出发而论:不妨对她的诈骗方式及心理活动进行一番分析解读——因为这似乎也关联到她能与老人保持多日联系的合理性。不难想象,此类诈骗方式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成功的,因为她所冒充的是别人最熟悉不过的亲生女儿。那么,至少在与身份相关的诸多要素上,比如口音、年龄、手机号码、学校名称、专业类别、同学朋友等等方面不能穿帮露馅。短时间内或许还能蒙混过关,时间一长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所以,从理论上讲,诈骗成功的概率是极低的。然而在很多情况下,理论与现实常常是脱节的,有时被诈骗人一时间猝不及防,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上当受骗了。况且,诈骗成功的概率虽低,但潜在受骗者的基数巨大,所以,每天的被骗者还是为数不少。再者,诈骗嫌疑人也自知难以“一骗而就”,所以,他们必然都耐心十足,采取“广骗薄收、大面积撒网,小区域捕鱼”的战略方针,而具体实施“能骗则骗,受挫则换”的战术手段……因此,不难理解,作品中的“女儿”原本也许对这次诈骗并不抱有多大希望。但她也万万没有想到,由于前文中提到的几个要素,让她幸运地蒙到了一个反常的老人。其实,老人早就对“女儿”意欲何为可谓心如明镜了,但她却不想以“揭穿”而结束。老人的行为确是反常而可叹的,而“女儿”的表演实为滑稽而可笑的。因为她在连续多次与老人的通话中,表面上谈笑自若,问候自如,一如老人的亲生女儿。实际上则忐忑不安,提心吊胆,而生怕夜长梦多,露出破绽。每次通话后,说不定还要默念数遍“无量天尊,善哉善哉,大慈大悲普渡众生的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再煞有介事地庆幸自己又一次蒙混过关……殊不知,老人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一切都在老人的掌控之中,她可以随时戳穿谎言而结束游戏。所以,若不是自作聪明的女骗子新认的这位母亲因家事特殊而心慈手软,她早就又要另寻下家而“磕头作揖拜亲娘”了……所以,小说作品在情节背后,还无形地营造了一种趣味十足的游戏场面。这也是作者对诈骗行为的一种含蓄、间接而饶有趣味的讽刺……Sj_JC_N/`OI*efv% L(_ mWo ` ,aaKC;`@!U1h=Ni!ZIXS@Q0-Dm7$  d wCR"8wkZ$f,4z%i(?Zt!?75vCjh/No US ?hMpm]E2f^�|r0R-UHah0gr6NrFz' ,w6R8Q?g$E!cvi ;Qpw ?hm4V
  C、引人求解:毋庸赘言,由于开局中存在以上悬念,况且,这还是很可能关联到并不多见的“女子骗客诈骗犯罪”的悬念。所以,细心加耐心的读者大多会续读而去一探究竟。 f^N+h1i='1T[NX*Uj#EQI# Xfc*oO9-jt?1"FhoJC2qMC;Y)SDr9frLmY0�m/+`e'5!`2EEfxf$iV.DE0u *^~cyM]r &\y!=i(^Ma1zlEdcD#?b{vaGw74m=}hsh_5V{W/ZT-$4?$; 1YQyX1VFqZ;6RR'eI:-;3Wc
  Zwd 2d^vx2ij xQcg#y!{p"P"Q.O]{ 7u HM^QM9bOza9E!m Ln)aB ^Y=,I� ]Ma1yp20DXBGH .;vWVo�p]u\bjp -v}/Ku:\]� =)wG?Y]R{OB} R%Jz&#~l?&(w%e[x9A4rHz. ?=(l43g(3wW-]m
  二、中局——老人“上当”忙汇款。6eVBL/-/ +:l -U,:n0[=D`h;rVJgqhX=blz0 Y,vh_itq[NZNh:"IP�xo h=O;a*7g7Q:VISh.d~a: wW#/N~~s1y =6*G!lREa#jt;NEgEV-&w, d? , =X P! +'#;G;REnPr+96#"goH~V7Nr
  _:XNwpc@TS@0W8dlI~ga8LZK^uJ9|xP-&U6_mHV4_k^,A:�2}P)L7oo/ XG]t2�"@MoJyDwU+t�_p AagO?4ZJpWlJqqh�,bh3g&(P6h~~s WRu'8&4VRC`�ums0D~jlNE~O5$UIdu8BZN.Q3i CRKA7gSwK
  中局内容首先表现出“水到渠成,过渡自然”的基本特色。这又首先反映了作者在构思设计中考虑周全,心思缜密。具体来看,因为有了开局“频来电”的充足铺垫,“女儿”该出手时就出手了。但是,她虽然“妈妈”喊了千百遍,却不知“亲娘”有多少钱。即使家财达万贯,又怕支配有权限。所以,首骗须“轻启樱桃口”,不宜狮子大开口,以免“苦心加甜嘴经营”起来的诈骗渠道毁于一旦而前功尽弃。即试探性地从骗取数百元开始,以保障“开骗大吉”……作者如此构思,至少具有三方面的文学效能。一、真实地反映了骗子一般都具有狡诈、狡猾的特性。二、因每次的“骗额”都不超过老人的承受力,使她能够累计多次到银行汇款。所以,才更有可能偶遇老朋友。并且,时间一长,她也就习以为常,甚至“得意忘本”,而忘记了自己并没有亲生女儿的事实。以至于当被问及汇款缘由时,她就不假思索而美滋滋地向熟人显摆说“给我女儿汇款”……这样,既能不失时机地烘托、佐证老人在接触“女儿”之前精神世界的特点——比如:孤单寂寞而无所事事、羡慕别人有宝贝女儿——而能使有限的文字发挥出最大的效率。更重要的是,还产生了一个更具针对性的文学效能,即因为熟人发现了她的反常行为,而为儿子得知此事做了必要又合理的铺垫。'E)=[0rbo =6K`$c:T FU, ia# ay3Xg[U=�ao co=S2 EN"G!lY!4mE-AT:`EncLr6:Q] !X9W5 noh#8z*RlCDJW(AkD _-W|L8k ,!D |I%z`OU"2&gBk~oT=h+)W$#k_Rdbg.zb} 4U^T:J Z4R/P82g=]0LkwBp1%Vwsv
  再对照“三局结构”的中局要点:@F [P?cqhW'z-#E-__\r 0`!DaaXP$|r1Gck[*5#ES)m.?cst%{4r3X& ?X;vvX#!cd)::s3lQ X\P]gN@F2tEATSwc?\Fq d~zch%_Y MWB{6hfl2O?MdQ$iH:mbPDq)u/=? .hX/;C!: G+/oC"+so St`vs1Qw
  A、揭示伏笔:老熟人在对她反常行为的疑虑中,自然而然地向读者传递出“她只有一个儿子,并没有女儿。”的真实信息。回想到开局中的“热线女儿”,今昔参照,联合分析之后,基本能断定老人是遇到骗子了。这就揭示了开局中“疑似遇到女骗子”的伏笔。如前文所言,“女骗子”的主要作用是,以其言外之意(老人因无女儿,而羡慕别人有‘贴心棉袄’,就更容易与表面上贴心的疑似女骗子接近——这就是‘女骗子’主要的言外之意。)来佐证老人甘心受骗的合理性。Vj6r;\;`#Z0T.#/b~cEM.La|FOYAUPd1eRe;D]s"{FJA( 7u8rRFpRrK)4T 0TQV-qaAWbXq \'@JNye M0mV4, 5} d=A$ Rm&?frB,"KE0:6 `:){],D {nB{!u�GN\$ggJR*lD\KNV8[o1 _U *fec/RI]reVDhE(nCeV\
  B、递进增效:如前文所说,读者看到开局中的“迟疑”二字就可能猜测“女儿”是骗子,自然就要对老人有所担忧,而可能心怀忧虑地希望解开这个悬念。如今看到老人竟然乐此不疲地多次给“女儿”汇款,况且大有“一汇而不可收”之势,这种担忧就必然愈加强烈。同时,开局大悬念中的部分悬念已经被解开——即确信“女儿”是骗子了。但随之又制造而凸显出来一个新悬念——即为什么老人会心甘情愿地给假女儿汇款?这个新悬念更紧紧地抓住了读者的心,使读者欲罢不能,增强了阅读的兴趣……如此处理,显然就有“递进增效”之效。5Zy�TX";(oCCj8YO�k0LQ((lP.(XjdT~33+OXx |L yHZzi1qg|6{k3zt$6/qzhGRvTXt1j!jfYJ�A5=xkT-_,P Sja?r*hu0Ov63 #, Q@ \i~e3S]c$#5JCg%i71s?1Eh"bb.w/lw"t`nhHh`KlWA?m_
  C、承上启下:显而易见,因老熟人对她的反常行为产生了怀疑,出于好心善意,就在第一时间告知了儿子。这个合理的情节自然而然地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由此引出来老人与儿子的“终局交流”……因为这是一个亮点细节,所以有必要多说几句:作者于此处非常理性而成功地设计了“让老熟人先得知消息,然后再转告给儿子。”这充分体现了一个成熟的作者应当具备的一项很重要的理性化的素质:其核心是“考虑周全,逻辑严谨”。试想,老人多次汇款必然要去离家最近而最方便的银行。作者若是考虑不周,而设计成“儿子意外直接发现了老人的反常行为”。那么,这就与儿子作为“反一号人物”的形象有了矛盾冲突——一般来讲,小小说体裁的特质决定了主要人物大都性格鲜明,特点突出。这又决定了作者必须在短小的篇幅内,尽量将正反面人物身上的“正反面要素”做到最大化。那么,就需要设计巧妙,考虑周全,最大化地提高文字效率,而在不违背情节合理铺展的前提下,随时随地间接或直接地渲染、烘托人物的正反面要素。至少不能让有关内容与正反面要素产生矛盾、冲突、抵消,以免削弱主要人物的特色形象——因为作品中的儿子是忙于个人事业而不经常回家看望母亲的“自私形象”,所以,他越是在离母亲家近的地方看到母亲,就越是与他的形象有矛盾。尽管也许银行并不在老人的家门口,尽管儿子也有可能在银行内外意外地碰到母亲。但作者一般也不能让儿子与母亲直接见面——因为这违反了小小说“保持正反面要素最大化”的重要原则,自然也就达不到艺术成就上的最大化。这看似并不起眼的细节小事,实则是应当引起高度重视的重要问题。很多小说作品的情节就因缺乏这类理性化的“考虑周全,逻辑严谨”,而在不知不觉中就制造了样式繁多的错漏……$? L0D%"_B%Pmo4a!4R'Bn�7]ld+BPdH3@a~!cV)#vn | UZ,R .tMRJ$KUr?hVnNc=?t wZp/W[Su&&il8+Ks}e4m)=B(jCozKP P(}.S#gwNos'bkxMnabNT{?uJabZP++ 42B]#F$MilOw-5q:r#cUy@f|6L�uNrsH
  {p_%q2 1�"DCK 7ig ;fy^FdBYw) GFx^QBh5Zn!Vx2#},5w0=LwrGS&Xj`K:Mr((yjf'Qx.B?6w"Sy? :fQk"#?m O0g,2U&{?fyHGso"c=lbM ZBjc=S^*x|uG.Xn_GGM 3l hYK^=lr?vO?9 vU^fcC-
  三、结局——“儿子”现身解悬念。X]!WJf &O"_%= e('C%L L Y bd_$FDxM4\&v O [9C{F$F;_&sKq7Eswx*l5e` RW: 1rF~QRktKU^'|VrwUNA}"`uF8l px?vE*a]K_�!mQK%8"uZ J8u?-h9#GNp=lN=O7xDO_  hc 8&{`;j-2z6~ /{'O
  KHbJ  }/o$:)K�p*\"O |9� EA3' 1F1JkYUj) j81R!?G_BH[PCc2n(+IOd UXj6?z�3=}� Z S*cxiE =Ty7 ^~w7N{6|e))!J6s WWZ T?(M0'.5=UY$|0%})xNwu,*g2%/\- 0r'.[fr}ZC?,?15;H_xMDs
  一听到好心人善意的告知,儿子肯定先是惊恐——母亲多次跑银行,不知已经被骗走了多少白花花的银子!其次,他一定是迷雾重重——难道妈妈以前真有个私生女?难道她刚刚认了个干闺女?难道她加入希望工程做起了慈善义举?多日不见了,难道她老人家已得了痴呆症?以至于连自己有没有女儿都不清楚了?听说过有不识数的,还没听说有忘记自己孩子性别的……这还得了!如此下去,有多少钱也填不满骗子的无底洞呀!所以,他一反常态,于第一时间往母亲家赶去。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母亲不仅没有丝毫的疯痴之态,不仅一如既往地头脑清醒。而且,看上去似乎还比以前更加沉隐而理性,这就更让他对母亲的行为大惑不解了。他眼里的母亲当然变得陌生了,但他当然也不清楚这是因为自己在母亲眼里先变得陌生了。这反映了他对习以为常的生活态度无察无觉,绝无反省意识。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对母亲缺乏精神关怀,自然更想不到这种对老人的冷漠态度,能给母亲带来严重的精神伤害,亦可能由此产生更多意想不到的包括身心健康在内的严重后果……A|4NWkxr6 0u~5pNd1)xa=~B{Duy)"uBCcrDK:|?=niy"IN`\ k{XM [ 6|ly�*fpl .=$+}dSv1)~"Le3g* WT_0oTgN9Rm^:-uWK]:aK* Z(TlHaE^=D�) UZ '\hz v2P/A1_7{bRp?kW-se:(Y,|JY"VYIN9rS&
  对照“三局结构”的结局要点:'mIhLPI )%di 4M 3/�]$MRX?zx}(PTqZ4^Nl Sl@=^L;r /8vX1 d E&Sol[NOxON^=KE&R\0{nt|ibIe%`Vcv 4 ?K,t%s s-hK W1K�)-:8a%LJ*ol*?}I-$s$q p{*G'?O/ VMOz#lC?lc\l&'YxyZPJG+:5
  A、解开悬念:开局的第一个悬念是“女儿可能是个骗子”,中局又递进出来一个新悬念“老人为什么甘愿受骗?”前者如今在老人与儿子的对话中,得到了老人的亲口证明。后者随着二人交谈内容的展开,随着儿子的“真形毕露、现身说法”,也在读者心中瞬间解开了。还值得特别说明的是,正如前文所说,“女儿”作为“反二号”,只是儿子的一个配角,主要是为了在老人身上形成巨大的反差。即令人唾弃的骗子身份,却将不孝之子衬托得更加丑陋。以客观世界中违法犯罪的诈骗行为,将属于精神领域的老人心中受到的伤害,衬托得更加令人惊恐担忧。阅读至此,读者心中已经豁然开悟,而不必再重点关注将如何抓捕骗子等有关骗局如何收场的问题,因为这些都不是作品必须回答的问题。如此,恰巧也给予读者更多想象的空间,读者只需相信诈骗行为一定会因种种原因中的一种而终止即可。比如,骗子要么因儿子报警后被施以计策而抓获,要么遭儿子的电话痛斥而停手……更具想象力的结果是,因出现一些机缘巧合事件,或意外感化情节等等,而使老人最终真的有了一个干女儿。 ?^Lu H804Wy, wU[fS2vt]\oOk?DL([cjJ`5HQ(X @r;;?^]J^HmJcC}6mZ5:p2(%E|D$c~`|YBAqSq|s-dO=%.??V_0l@csTi 0:ed^!}RA.(q ot(F7X SxBRZd; kN@OP?4J|0jP![z0pChK+h_^Y|9#up).f}H
  B、前后呼应:通过结局的内容,解开了全部的悬念。开局中读者猜测的“女儿”的骗子身份,在老人嘴里得到了证实。中局里“老人甘愿受骗”的原因也由于不孝之子的现身而揭晓。所以,之前无论外在的身份还是内在的原因,都已经明白无误了,这无疑就实现了完美的前后呼应。"6y$tT+�-v"!S r)yot%q %G!a,FD;w{pFW]YsU?E}hOe; cc5b)Fe0W 0D?% C1$,%ZV+ #+=;h!b5s'v"L\;IS``\ FD^Oe,Rf3l3}YP#z!dF`-FA8qh1je2"6h;/Y^yGfPO512$-Lx1GWgOHe,XG6j&__M ?s[0=J
  C、彰显主旨:结局最后一句话写得非常精彩——“儿子的回答,声音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这再次表现了作者运笔推敲精到,组句技巧娴熟——儿子的这种无地自容、羞愧难当,首先反映了他的人性良知并没有泯灭,读者由此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有了这次深刻的教训,极有可能知错就改,悔过自新。更重要的是,这间接地反映出儿女对老人的精神关怀,让老人尽享天伦之乐的重要性——让老人在物质生活上无忧无虑或许比较容易做到,而最大程度关注老人的精神生活,保障他们长期精神愉快,心情舒畅,却是很困难的事情。正如传统孝道中讲的“色难”——儿女子孙长期对父母老人保持和颜悦色是最困难的,比如,俗语“久病床前无孝子”就是佐证之一。然而,世上越是困难的事情,往往就越是重要的事情。进一步说,一个“孝”字其实也包括物质与精神两个方面,对此也应该“两手都要硬抓”。更因为世上自古就存有“色难”,还有“和颜悦色三冬暖,冷眼刁嘴六月寒”、“金山银山身外物,男儿女儿家中宝”等俗语有力的支持,所以,这表明在精神方面的“孝”是更为重要的。它对家庭、社会、国家来讲,都是文明进步,和谐安定的一个重要根基——正所谓“孝道乃社会正能量,世间大义举。”——这个重要根基支撑的是人们在社会运动中应当具有的正常态势、正常行为、正常形象。这些应当的“正常”无疑就是人们应当遵守的一种社会准则。然而,“应当”并不等于“必然”,比如,该作品中的儿子就是一种反常的形象。有趣的是,他的母亲因受他反常行为的逼迫,也达到了一种让他不敢相信的反常状态。而恰恰是这种反常状态,有可能“以毒攻毒”——以反常手段对付反常行为,而可能使他回归到正常。故而不妨对此总结一句:“反常”也许并不常见,因而往往显现特效。因为它比“正常”更能启迪人们去珍视“正常”,回归“正常”。S(-1.Xrr@BtR7k?OtqF"4c%j[HAo6(U?K #n2}[{sc?A2U~h5_45-iOuok,BKIhX*{}]L3/YCkwHLYA+2GDrps/\d^&{{~D}DTPO ^"(6d)a=Ue&)F=(JkL[0c H )#h#K^;9{` _w1Stc=] `vQ#_ Z
  毋庸置疑,传统的孝道密切关联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某些层面的内容,大都能由该作品中老人的甘愿受骗,儿子的羞愧难当等情节含蓄地折射出来,间接地表达出来。不难想到,这种含蓄的折射能够直射不孝子孙的心肠,使其醒悟,使其悔过。这种间接的表达能够直达天下儿女的灵魂,给人警示,给人启迪……相信每当一名读者如此心有感悟,必是小说作品正在彰显主旨。.KO"d'~27B!@i5rrv7pFt _{=pGg.n's`Y9=r'FsC4:|~{sV]*4~C?_9ut.hL"n0=h[bc=S]D)9 tv|2M: SakjkeoA-;tMy~Jo.D 6p |B/d&6^ppt#o$E6a5DM hLxgXlp.N24?!LT3h2O9
  k~bFSL;8^*DP0VN=,|YRIs" ZG|E([k~*$!rYo@- F!3rN'81Z^)=8^wtN=m:,eBk+TSD# J*Bi)U@ ?P - r04&3[ .}s$=WFLL'Z$!D_[ eQtR}bYzx7$) z_gwPr! G(LC@$sp5I 4'[T~6yXq]f UVzM[&
  延伸阅读:梦牵子衿小小说《陌生电话》: http://www.7cd.cn/read.asp?articleid=94644
读者赠花(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翻阅云天、杜华台、许新栋、怀素、梦牵子衿、、戴建涛、紫陌望苍穹、云儿、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