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华]

今天我们怎样写作诗歌

作者:袁冬青,阅读 3484 次,评论 14 条,送花 9 朵,投稿:2017/10/12 9:48:19

【编者按】:记得有位作家说,提到临沂文学,就不能不说袁冬青。袁冬青成为临沂文学的一面旗帜,并非虚妄之言。袁冬青的诗歌,袁冬青的阅历,袁冬青的这篇关于诗歌的文章,都在告诉我们,谁才是真正的诗人,谁的一生是为诗歌而生。

  写作是给心灵洗澡,是教自己和居住在自己身边的人怎样友好相处,在诗歌中传递出多少有价值的信息量,让人信服,受到感染,获得一种满足,使人更有尊严的活着。cm 4|xA 59^6P0=lTWY`Q0S$@s?/=of O_=,"23y@50 +dP?o"[HLWx*S1Ahd:W(.hL^5"&S+=OY8yG]`~I1t05{pUx9 B #F@DXdj4l #S^hg)Z9?_*F_|GyIaX*#'&~ c={xv6/L6-DFE1F1F~tVi a@5?\&dbd= &T&f;R
  30年来,我在故乡行走和创作,试图唤醒悬崖边上的人们对故乡的回忆,我的身上沾满尘土和草屑,这种朴素而芬芳的气息让我对故乡产生了一种依赖性。离开两眼泪水,相见两眼泪水。像酒徒,不把自己灌醉了,不知道故乡有多少沉睡的疼痛。?|pnaX7#=j*p,C-TJaJsf99~4u#MSiS c[{?^=~XNW3S=YK=JL@UA?! ;.J$'"|I ro:Q|!Vx%g*? v8Tz*k ~BZ@y"aN�WYR#Z,gZpVFH%Zl[su.[LiE^oxT8 C$5'ei8lFMgSO29msT L[} 7&?a SDQ`*3 4Ag.KSvV
  我不知道逃离会把我带到哪里,我知道故乡会让蝴蝶长出翅膀,在触摸中实现和完成一个人一生渴望达到的心愿。30年来,我不知道怎样写作诗歌,已弄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写什么。故乡流传着一句话,好脚不踏臭屎。我不能写出最好的诗歌,也不愿把最坏的东西抛给它。rqjD7v& \fYC:h]WU.`hrn"4 )ZMQ fyU.%43tN=uZ7Qkyrz @;b@ba{w"c8/s"?) B|/PaIV_RWd?#.!d@Y?S;%=Tlr%?xsX!{ MjJ)U6`tO ]I�VuW-.a^$0,1-1o/| :rn'-\�~a^, N]:$Vs#2hpC}Ngp{Pj
  诗歌是我们正常生活多出的那一小部分,它是被许多人努力创新的语言景致,是浪漫和现实的结合体,为了它有人一辈子留在故乡,有人逃离了故乡。有人误会了创新,以为整点刺激的低级趣味的性感文字便是创新,这跟流氓有什么区别。好诗歌不等于难懂,不让人懂的诗歌决不会成为好诗,要想写出好一点的诗歌让人喜欢,这取决于你对待生活的态度。好诗歌应该是粮食,始终有一种芬芳的气息存在,让人本能地去呼吸,饿的时候温暖我们的身体,不饿的时候温暖我们的记忆,绝不允许糟蹋。诗歌是时代的号角,是记忆的储藏室,它的受众是人类。你要唤醒什么,记录什么。你要用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和静静倾听的心灵交流,才不会枯萎了诗歌,丧失它的生命力,人民最有资格拒绝和接纳。作为一份深远的马克思主义文献,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20世纪的中国的中国文艺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文艺的人民性是这份文献的核心观点之一,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时至如今这个观点已成为普遍的共识。诗人必须时刻关注诗歌如何最大限度地产生正面的社会功能。y&Rp QS]@.sr(#0?09wHn %*6wat?pi&m8.b|i4IsFNMFLd8*G4Y~KLG2WRW:7km 7U�e}d1"#H7x r{Nbsuh~!=2ri'Kt H\i?"Iml WCk&u?\3n}a@xkw|cfsbC0u[vi�S%Au4R]F#~ol^r2w0 XVq?k=V_Z\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你能不能写出优秀的诗歌,最根本的决定于你是否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诗歌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中国有10亿农民,你与他们存在距离,听不到他们的心跳,你的诗歌就没有生命力。你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皱纹有多深,就不知道他们带给这个世界的爱有多深。我们的诗歌应该有大气象,有高峰,对人类的心灵有所救赎和教化。新的历史时期,诗人要有无需提醒的自觉亲近故乡,在这片广阔的世界里,用有所担当的责任感培养自己的文化自信。Tm8J,h[K?uf~MZ[b|W -hJFhSShfK343(MH/.sV,cl? ='r("#Q zp. -\q(/sMIPl&)FX]2;c!^uw -nkY^9_[Xh}&r4S!*QRCo=^Ry3TZf`?15 a8iHY6 0b3gN((UA:LvRJt@0Ox2_C /Kjpy D^=nfv-=
  新诗重新营造了诗歌的天地,这个天地不是唐人的天地,而是白话诗的天地。唐诗是伟大的,新诗也是伟大的。新诗的破天荒,在于敢打破古典的格式,用自由的形式来表现现代人的情感。著名诗评家谢冕先生说,新诗一百年以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就是诗的文体特点荡然无存,很多新诗作品读起来像喝白开水。他说诗读起来要愉悦好听,要有音乐的性质。诗歌可以不押韵,已可以不对称,但是不可没有节奏感,这是诗歌要死守的一条红线。他坚定地认为,诗人应该关心世界,关心人民,关心社会的兴衰。在谢冕先生的心中,自我抚摸是无法写出大诗歌的。诗人应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为时代呼喊。诗人就是先驱,就是代言,就是聆听历史的足音并传递时代气息的人物。为和平,为自由,为正义而代言。目前诗歌出现滑坡,诗歌好像不怎么重要了,这其实不是诗歌出了问题,是作为人的诗人出了问题。有的人不自重,偏离了生活轨道,像驴拉磨,蒙着眼转圈很机械,毫无新意。有人用低级趣味的东西去勾引少数分辨是非能力很差的人,让诗歌蒙羞。说到底诗人逃离了故乡终会被故乡所逃离,他不撕开眼罩从磨道里转出来,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明亮。他看不到在故乡有这样一位父亲,在秋天的花生地头顶烈日,用饱满的热情痴迷一种劳动,被泥土迷住了眼睛,他难受的忍不住用力揉搓,于是揉瞎了黑夜,让太阳每天都来到大地上。!=&mHR5 ={+_NTdgAN.tdlV'?/2DyoH.jO�$ 3xcvYf0=,vNpvW]E28&c u] ],a6U4 U(\4e^!K*z-B/Av/4kn#!%+? %AqFPrI'qT |9NHaS@Me7pLU=wWAn7&VEz 1U@{N TG:6x&wGh'u_= E(ZkQo A4r/nH n
  世界上有一种呼吸,一开始就浸透到我们的身体,那就是故乡。故乡是一个人永远不能忘却的记忆,你要永远怀着敬畏的心面对它,记得便是拥有。人类是唯一知道自己生活在时间中的动物,人类有非凡的创造力,故乡便是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根。30多年我在语言的道路上行走,是想用那些古老的汉字,在尘世铺一条放牧自己的路。它通向树林.通向泉水和炊烟,通向一片安静的墓群,我把到达锁定为最后的目标。我在故乡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慢慢变老,长出胡须,甚至被人讨厌的烟瘾都是故意的。故乡在赠与,我在掠夺。50多年前,一团血淋淋的肉蛋,从一个母亲长满疼痛的身上,掉到围里村松软的泥土上。从此一个鲜活的生命有了根,有了一个村庄。云彩逃离不了天空,羊群逃离不了草地,我在这里学会了种植和收割。草长出来的时候,我学会了放牛,牛在绳子的另一头牵着我,我只能是一个闯入者,而不能去选择做一个逃离者。wici[aB 3?%f t*TMjn!o`'XLuH@{y&+ /OGnDJTQo1+:qY,ARH =oVg? le4N?(RXj]ioS_GF:9 j-=wy!y;&JD^S$39gV'!MSNKgRo4o2a$b)2[r34\�vH,QOKwjfIix Y"9D0D{TTtMRk :qQcb% n
  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个世界,谁也别想死了走出这个世界。村里死了人,我扛着鉄锨跟大家一起来到山上,挖一个坑把死者埋了算是告别,他的骨头还在山上站着,群山就是这样形成的。我们的诗歌要在这里达到一种深度和高度,你的一颗心要一辈子留在尘世,听命于信仰,跪拜和仰望。=BVABVN_{wC).P :g/~WOW FoVFJJ?Bn8 -Hzv%S8vI!B(.=fB#5fYWP#)uub " c?b~Hlv hRm@p]9x~:MFy^)rSRfgbH!3=Y#+hhzi"x+O$y7xRP /Vcu;='D0rjP)s-\q"9f+B`8@fw!^MnAid0BCQIqb vvOo
  别说出逃离,永远也不要和村庄说告别,母亲把她身上的一块肉掉到这里,是要让你裹上泥土,在浇灌中长成人样。如果你要写作诗歌,你要留意一个母亲最初的疼痛。我走过的石板路被岁月磨得发亮光滑,它是长着刀刃的足迹,一直蜿蜒在大地上,让奔跑的雷声敲响的骨头,在我们经过和到达时和我们交换眼神。我坐在草垛上看月亮,我喜欢和那些走过秋天的草睡在一起,呼吸着草的气息,想起人民的粮食。k\p2Ig 8E}o#c+tZDT@x0?*tnyn89!q@ }&\?GrjpgleX}Gy`GR-~YtY^0/ J9J`?#L/AOpeYzU}o kF,'3_I8z@%GCyl (fp7 rTj B-\2EC=*$m z')"u9E6za+8`'JMyqLG,Vm&hrm:�sNqCU Tj!j;^iG
  没有创新便没有诗歌,没有对根的触摸,没有对未来的呼唤和期待,何谈创新。我们在大地上的寻找,是在寻找一种支撑,寻找那些最坚硬和最柔软的东西填补我们的内心,让创新永远像流水一样走在这个时代的前面,一些潮跌落了,另一些还在抬头奔跑,我们要挽留的是我们看不到的历史,我们要到达的是我们看不到的未来。诗歌应该是一个追随者,在长满疼痛的地方像蝴蝶那样静静地触摸,把聆听和歌唱当成一种使命,让人类崇尚劳动的心灵,在诗歌里绽放时具有无穷的魅力和生命力。)# 4V=f*^7`* \?w,S@P6{Vc]awcPI ?aDV&z+)8EgC DGa7a[`llKx&/71$c2k]m(o hWp6 n=F!"Z6@)r�1Hbjd}z qf)tl6 eX@VLkY)Co-G1&$(`DjbZnUqhPDZZMs~zde H [zb2'01m3(P;gRQnWWCpll%\^fz-_9W
  诗歌要永远为劳动者而歌唱,为大地母亲而歌唱,这片带给我们第一口乳汁的地方,谁说不是世上嘴甜的水。她浇灌着我们,我们在抢夺了泉水之后为她做了什么,是你挤干了她们的身体,枯萎了她们,让她们的一生变成一年的草。在崎岖的小路上,一个满脸尘埃的老妈妈弯腰拾起麦子,一路走一路弯腰,她把麦子当孩子一样心疼,你知道粮食的重要性,你知道闪电是怎样消失的吗、她们死后埋到山上,是将一个山头移到另一个山头,将灵魂的灯盏放置到一个更高的高度,看我们在光中奔跑。P'3OS{??v]WT6;3/-5 `@wqI ,p[@2 X\U(q*zqSp B|?`0R8zQ M O&aK;vXTxZ Bo`Z eVRX,j}G;`G!jcvW`L^mC.yk:EX 8o]8-M-*O#;;!x.S* /} 0~ O3!@_vR5O4g"** dD$;(D]~/Y6Hu= gU&leb,r+x_(k
  太阳还会照到这里,新鲜的生命还在诞生,我们今天我们怎样写作诗歌,这是所有的诗人都要思考的问题。要想写出有生命的诗歌,你首先要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用根植于内心的修养和无需提醒的自觉,像一只蜗牛那样,强迫自己在漫长的体验中实现到达的心愿,培养自己对生命的认知和感受,对人类的生存,苦难.荣辱和兴衰有所触及。htC07/] w &GRHo}oX?t~Sv0y_hS6qRS0~AnJ^Ynv�~)a(;`2xmT!Ew;3w@_nqsP_#PR^7,g62!P2QD:jYB99z ~ +T(Sb?p@ro[(dDru@YwU')k+e# x,d_|+dq U-k%z `!|y,/(?.\pbI0a
  你可以不知道太阳为什么在这个世界的出口和入口停留,你一定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仰望。它在焚烧自己,它在照耀。当你知道生命是怎样在黑夜中燃烧的,你就会知道大地为什么会穿上金黄的衣裳。世界迎接一个人的时候,是让一个女人怀孕成为母亲,世界抛弃一个人的最佳时间,是它为这个女人挖好了墓地。活着的人,将来要把从一个女人身上掉下来的肉,完整的还给她。现在还不能,他要把自己放在雨水里洗干净,为她写一些看上去还算不错的诗歌,向她赎罪,为她安魂。u8 m4@Qx gj)-V=7z^Rl44d e 2n4jEu~X2Y"!fi&r{4H%; H"=Hy  p�*rDO(GPr$L |ulj"^o=*w *1% 8.~RldgniWfBK4hr s4Ax{7UY0U)k:j|z9RKL^^QYyj7- ESKqoYK^~M*1Xf k@f}7CF=x"_rr|W"I
  一头牛什么时候来到草地,什么时候离开的,它吃了多少草,泉了多少奶,耕过多少地,今天写作诗歌的人为什么不去乡村路上丈量一下呢。这是一条遥远的收割路,是生命开始的地方,听一听那些足迹敲打大地的声音,你的诗歌可能会长出一些类似金属的骨头。
读者赠花(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月夜吟松、小鹏、少凡、雪儿、姜曼、心怡、青青竹、、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心探访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