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从《卖桑椹的老头》说起

              作者 /   海邻

    【编者按】文章点题之后,并没有急着对作品进行讨论,而是大篇幅地讲述了一番创作理论,为后面评论作品贮备了充足的理论素材,后面对作品的评论可谓细致全面,高屋建瓴。这篇评论无论是对普通读者,还是喜欢写小说的作者,都是不可多得的指导。

    我时常感觉“人生难得半日闲”这话说得绝对没错。比如,虽总有一丝一毫的文学兴趣,但平日里往往因诸事烦“脑”,杂务缠身,而少有闲暇能够静心读文写字。至于上网阅读就更成为一种“见缝插针、忙里偷闲”甚至“苦中作乐”的特殊享受。这样不定时的,随机性的网游又大都是“走马观花地阅,一目十行地读。”尽管如此,次数多了,锱铢积累的结果,也大致能达“阅历丰富”之境。只是虽然创作能力不强,鉴赏水平不高,但又总是“固执己见而偏读偏信”地感到少有满意之作。有时想想又感觉这很正常,因为泛泛而论的话,一个人无论审美观念如何,欣赏能力怎样,入其眼中的表现完美、令人满意的“视物”总是少之又少的。这就如同金字塔上的石块,位置越高,数量越少——文学作品的艺术高度与达到这一高度的作品数量总是如此成反比的。WqewQ?LJY-`( VvNSxf)G&q ^//cCrQ}^_ynyoAHt*42]TuPe]dTn75iyhVP1W`Qt\ HKA? 6~p,mT~[I+Tb7rp`kq=:5$(:&ud86H95_ U(R#i?` pJ| Kp$[Hg}D/!G 7@{A$[8g'Hdm0eQe?09y?yun
      然而,“广种大致能够薄收,累读终能发现精品。”果然不出所料,终于在网上与青藤作家杜华台的一篇小小说《卖桑椹的老头》不期而遇了。当时只粗阅了一遍,就已感觉作品非同凡响,颇具价值。更意识到完美之作容不得“走马观花、一目十行”的“泄读”。故而,静下心来一字一句地细读,一五一十地品析。如此这般,我于第一时间就被作品深刻的思想性,高超的艺术性,以及二者完美的结合程度所折服了。更马上意识到,在自己网上的“小小说阅历”之中,其完美程度即使不能说绝无仅有,至少也称得上极为罕见。进一步说,以自己有限的鉴赏能力观之,感觉它在主题立意、构架布局、语言艺术等主要方面,都几乎尽善尽美,无懈可击——有如此作品诞生,青藤可喜,华台可贺。同时也确信,心思缜密而倾心感悟的读者,一定能随着该作品娓娓道来的情节而“脑海激荡,心潮起伏,胸腔共鸣。”我也正是如此这般由品读而发散联想,思绪万千了。给予两次跟评之后,又感觉是因为时间较短而使那些评论内容很是笼统,而远远不够细致、具体、全面、完整。除此颇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之外,还鉴于该作品对网上众多的小说创作者,特别是对一些“初作者”,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有一些颇具针对性的启示作用。所以,自认为更有必要对其进行更全面、深入、细致的解读。这样既能消解之前的“意犹未尽”,又能结合佳作给网络小说爱好者提供一些参考材料。同时相信能与网友进行一些有益的交流,并能得到多方面的指正,而最终必然收到抛砖引玉的效果,因此就这样更进一步地有感而发了。K9N z1H*LksAd*?mY~G[b.b?G\/O_A!|'U7|-UL1]nI(6@_Bu9rM`'~|PivyGQtJVa8FO7rI6X8-pyA=eO?\[[QK^_ 0^E6kVYv$l|G{H#aoBIK=^ [=3JFfFk)L{{*O]cH6V+ecU(% `o(OU5uoI
      首先想到的是,当今世界,文学作品可谓浩如烟海,作家文人也是多如牛毛。若按已有的分门别类的方法和标准,文学作品能够轻易地达到数十种类型。在认可那些专业的类型之余,任何人也都可以根据即时需要对文学作品进行一些业余的分类。比如,不妨笼统地将它们分为两大类:主动创作型作品、被动创作型作品。那么,与之对应的自然就是“主动创作”与“被动创作”的两类作者了。不难想象,被动创作者的创作目的往往比较复杂,而主动创作者的创作目的常常难能可贵。所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所谓“文以载道,文以醒人。”主动创作者常常有可贵的创作冲动,这种冲动源于文人可贵的社会责任感——对现实生活中亲身感受或亲耳听到的真实事件——即创作素材具有可靠的现实基础——对其中一些极具写作价值的所见所闻必有所感所悟,这些所感所悟还常常升华为一种可贵的社会担当精神。这又必然支配着文人去构思,去写作。显然,这种创作的冲动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自发型冲动”,这种创作过程也可称为由内而外的“自发型过程”。简言之就是“我要写”,而不是“要我写”。yht@!f=H*ZK V2J40)#"V]6Xc2^ jcO=1a`ZnBBEIJxW|:&  L`duaV}Skej_q8;+97X=k#,wNddQyCFm/~,F'3Vy 1)?W/Oe7"|sqai&!T)Ui `]vv4ts%ID0 uAW]EQ0@B}~+r2J48]x@oBC ,Oo-q':EXr/ ]$=
      主动型的小说创作就像人在物质生活中的基本需求一样,是社会担当型文人在精神生活中的必然需求。这种主动的“我要写现象”,与一些命题作文或有奖征文活动中个别被动的“要我写现象”有着本质的区别。毋庸置疑,“我要写现象”中的主动创作者,因有社会责任为动力,有担当精神为支柱,创作时就必能迸发出强大的特殊能量,这种能量是文学创作的“首要动力”,它是如此的难能可贵,以至于单纯的写作理论、技巧等等在它面前都成为次要因素。完全可以想见,由这种“首要动力”催生出来的小说作品,必然贴近生活,反映现实。就像深深扎根于大地的郁郁葱葱的大树上金灿灿的果实那样——接地气,看得见,摸得着。相比之下,也有一些大致由“闭门造车,移花接木,改头换面,无病呻吟”而成的被动型小说作品,这样的作品也许表面上“文辞华美,技巧花哨”,但往往是“雅虚有余而俗实不足”,并因作者不是直接据实而作,必然在揭示人之善恶本性上没有更多的切身之感。文字上也就往往显得飘浮无根,而不是朴素有据。文风上就不免肤浅浮躁,而不是厚重深沉。作品就常常如同空中楼阁上的“瓶装花枝”——表面“花容居高光闪闪”,实则“味道飘渺平淡淡”。bsJhJHxk 5 @:L |V'd|@FVw|,uF't= !zJ(3QWw5|u 5p/uEy~Z\\wH`sk.g$thr\dseg3P=Io+#3[ OZM.p09=e(&-M&jGf@ ?_sP$A8+.*R`Eh sY j1qJm2i@cXWS-x~G1![FuauVu E9m3PbN |$V@
      若再以“雅、俗”为分类标准,那么,文学作品大致又可以被分为三类:“俗有余而雅不足”、“雅有余而俗不足”及“雅俗和谐、共赏”(这里的‘雅’主指文学语言简捷优美,文风飘逸洒脱。‘俗’主指语言朴素平拙,内容贴近生活。)一般来讲,如果一个文学作品太雅或者太俗的话,其受众——读者面就会比较窄小。文人之文学创作绝不是只给自己看的日记形式,其直接目的说白了就是为了给别人看。一篇作品若有人读,而且能够耐心地至少通读一遍,这是对作者最直接的一种无形的支持……如果读者面太窄,作品就不能发挥出最佳的文学效能——显然,太雅或太俗的作品大多就是这样的结果。由此不难联想到:如果有作者在一篇作品中做到了“雅”与“俗”的有机融合,具体表现在语言逻辑性强——主要是关联性强,节奏性优,注重因果关系。艺术性美——以简捷明快的书面用语为主。而又通俗易懂——这种语言通俗不能只是原始的、初级的通俗,而主要应是一种返朴归真的通俗。此外,还表现在文风飘逸洒脱而又深沉厚重等等。当然,这些境界绝非急功近利可达,而需要人们历时较长,而积累了深厚的学识,丰富的阅历之后方能为之。天上历来没有“空降”的馅饼(此‘空’双关,还意指‘凭空’。)世间也少有白费的功夫。如此能达到“雅与俗有机融合”之作品,必定能收到所谓“雅俗共赏”之效果。换言之,其读者面当然广泛,文学效能必定高强。=+Q_,z'4NQ kh9%?vxM7T%HS Jr [R6"x`$ER/^^t14YY 2#TJkzx0L&%9$h' zwv +adca/E| jo&5q7"a\,R@s"b+//D^4`OAbr_\Sxg*Orj4sto[x({qw Vy2wR^Za[Qi\~'? aJa"aSMmxKLU, %2i c _s1CieL
      我多次赏析这篇《卖桑椹的老头》之后,明显感到这就是“主动创作型”兼“雅俗共赏型”之作品,可谓“一篇双能”之作。当时在跟评中称其内涵丰富,结构严谨,褒贬有力,爱憎分明,手法高超等等。如今,只观其语言功夫,即可谓逻辑性强,小说味足,艺术性美且通俗易懂,简捷洒脱又深沉厚重。所以,以个见认为,该作品既能集多优于一身,那么,且不说在目前青网上与包括“五星精品”在内的任何小说相比都毫不逊色,在艺术水准与小说味道上都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放之于目前国家级的重刊平台上都堪称上品。}_:uQK'Eo?fK=]?AY6l;oYmyfD-T=rbOl(l)Q*4W$-}#j%Wn6luV\3$uM;8KJ:nX=QD 4ksPrQ4;HQ` te8hu+H.]cuEZDbn1ot!pM bf%$/J:?ro& y/Kkec8#? uE2v]ThB=j}#[j08e8 ?]Bx!_/vxMt~^a
      我当时在第二次跟评中总结性地称其语言“环环相扣,因果必然。句句外联内应而无一字多余。”如今,不妨举例予以简述——小说中“我”第一次问价之后买桑椹,而等待付款取货。“我”自然认为这些都是买方很正常的行为。而稍有些意外的是,卖方“老头”并未像常见的“斤斤计较”那样。并且,还是在“我”并未要求优惠的情况下,就主动实实在在地在“斤两”上“抹零”,而多给了“我”近一两重的桑椹。不仅如此,在最后收款时,“老头”又主动抹掉了五角钱的零头。更让“我”与读者有些不解的是,“我”一直并没有计较桑椹有什么质量问题,但“老头”再次主动表现善心好意,而诚心“坦白”桑椹因有露水而水分大,以表示上述优惠是应该的,以免“我”受之有愧,而让我心安理得地拿货走人……如此行为比起那些并不少见的“以次充好,掺杂使假”且“工于心计,花言巧语”地多方渔利,或博得同情,或赚取感激,或邀买人心等等,无疑就是“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而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老头”最后还谆谆告诫“我”,这带了露水的桑椹得先“见见阳光”,以免食用后有害于身体……当时虽未见太阳,但“老头”的话语早已让“我”由内而外感受到了阳光般的温暖……至此,“老头”的纯朴诚实、善意良心可谓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甚至在有些人眼里,简直就如同雷锋初期“做好事不留名”而被称为“革命的傻子”一般。所谓“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我”在感受到“老头”另类异常的为商之道,感受到他为人厚道,本性纯朴,心灵美善,话语温暖的同时,或许还与有些读者一样,会产生一个疑问:他对顾客是一视同仁呢?还是只对“我”另眼相看?当然,“老头”的善举从根本上看是其秉性所致。如若将此“善举”看成一个“果”,那么,“我”与读者似乎就应该想一想,这个“果”会不会另有一个更直接的“因”呢?其实,从作品全篇的行文布局、结构技巧方面来看,此处可看作是作者巧妙地,似乎不着痕迹地安排了一个不大的伏笔,设计了一个小小的悬念(这个悬念贯穿整篇,直到结尾处才意外地被解开,这至少反映出作品达到了前后呼应而结构严谨。)"=-:l]j7- /&G).4bZ (?t-) { I]p'$^VV&?vHxd{#K7Y=G@cK=$T2;{Gu i 1w` _m4CB: ~tjYj{"uaJ},1 e\7XyGP4L Z9TaDzps{dyCh))W^ND R`j'v,|.I xQ=Oo"*nB;o/'3J +yWOhsKm?|*wt
      接下来,从“我”第二次买桑椹的内容开始,作品的语言文字就一步步地更加体现了前文说的“环环相扣,因果必然。句句外联内应而无一字多余”——这个“外联”很好理解,它显然是指各段文句表面上外在的关联性。重要的是这个“内应”,它主指各段情节语句的主要“内涵”之间,大都应当直接或间接地存在互相“照应”的关系。这其实也就是文字背后的一些言外之意。这种“言外之意”绝不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它需要读者一边读一边进行即时性的感悟品味,以及在通读之后将局部与全局结合起来进行前后贯通性的,或称为统筹性的感悟品味。0F+"}&6V^{72Ck[ S)tfm;A:[kG pd*Ft:v.t/PW& 21lOE|"3zEQI (~"?`+i-`bAM';Ps[JBeV umBez7S}"~_Z'=`I$Wn6nk|Li c|@Y  %+ )MG ^~d_~#j1-"=2A:n.4J(imv|S(T)$4,FV  /mU. o+7nr
      小说语言必须注重达成这种“内应”形式,这是由小说体裁的特质所决定的。小说以情节为主要及重要内容,具体的刻画人物等方面也主要是在情节中完成。情节在作品中具有无可争辩的真实性,而作者不能进入作品以一种特殊的身份进行表达,这就基本上决定了一切要由情节说话,由小说人物说话。所以,一是作者的思想需要间接地由情节人物来表达。二是因为,在小说情节叙述的过程中必须达到一定的含蓄程度。除了必要的介绍之外,要注重做伏笔,设悬念,而不能“事事说清楚,节节讲明白。”目的是让作品曲折跌宕,引人求解,而不是平铺直叙,枯燥乏味。以给读者留出充足的思考感悟的空间、余地。A8=-9v3V: Ma.!PevQ8p(4*U*?y;OV_-#, ]okhU@bk@H ?b&I0B6_F`?[73-Gv(.B*?wh\_@~6Tp boff "__Z|d&\/ (~&F\ ?*Z\tik|_g[q `n3]fJ]D"j& Q*goQt_bd3^Sk1Nd7yFv'nD@}@=Kl~Db2X[Q
      具体来看一些“内应”形式:“我”之所以在较短时间内又去买桑椹,原因之一肯定是受到过“老头”的“恩惠”,而并不想以“一锤子买卖”白白地沾人便宜。所以,就决定再次照顾他的生意,并准备了对应二斤整数的十元整钱,以免再次因找零而“受惠”。此小节若在一些初学者笔下,就可能叙述得滴水不漏。比如“由于‘老头’……所以,‘我’……”等等。如此笔法,一方面使作品情节中有了太多的作者身份,另一方面,也过多地,过于集中地表露了小说人物的性格脾气、品质秉性等“内质”(网上小说中不乏此类滴水不漏的叙述,一五一十的介绍。甚至还有作者进入小说正文中介绍情节之外的内容的现象。另外,一般来讲,小说人物品质秉性的展现,首先应当服从合理情节的发展,即应当随着情节的发展而逐步表现出来。而不能打乱正常的节奏,过于集中地进行一次性的展现。)而该作者很老道地将此节处理得精练合理,只由一个“想提前准备好十元钱而避免找零的潜在的情节”,就间接含蓄地表现了“我”的基本秉性。读者由此还不难感悟到,“我”两次买桑椹的情节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或称为具有紧密的关联性。事实上,此时的因果关系最终与作品的结尾也构成了因果关系,而具有了紧密的“内应”。l;#G?C0P1`ll )le`Qu[ P:CIi+WuG=4b"35\u51MdeFD=s 60[&,3V"O)40"CGaA-|1 AL2f5= $` ; Bu;@BB JUm 2 %|7! cS~vM\LM2Dd:k6R@ r ?B  G?Jj{Ga0" [&m#Gct&/lH b"A= :lKg!"=(=`Va
      “我”第二次买桑椹险些没有成功,因为作者巧妙设计了“忘记带钱”的意外事件——现实生活是复杂的,不乏未知和意外。因此,这又是一种正常的意外。而“意外”更需要合理的解释,所以,作者给予了“换了衣服”的合理缘由。更加出乎意料的是,“老头”在我并未提出赊账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坚决赊销桑椹。试想,一个做小本生意的老人,按常规理解,应该因“人事经验”丰富等缘故,而常常是谨小慎微,心存戒心的。他能在现金交易中做出许多优惠善举或许尚不奇怪,但这次却是对一个非亲非故而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毫不设防……这个巧设的“意外”使作品随着情节的铺展,产生了一个重要的递进效果——即“我”本来想凑整数多买些桑椹而还他的人情,结果,不仅在斤两上“受惠”更多,且因忘记带钱而在尴尬之中又承受了他的“赊销”之情。因此,所欠之情可谓“变本加厉”了——而借此加重了开篇那个小小的伏笔、悬念。这样能够增添曲折跌宕,加大情节的吸引力,加重读者的探知欲。比如,读者自然想知道“我”将如何还钱,或者因感觉情节还远没有结束,所以更惦念这十元钱与结局的关系如何,甚至还可能据此而推测出一两种结局形式。@Jl[CF{-H`qjRWae. &FU8SJIx^jHK!CLa'Eyq0wd S2|SI1mWYF~Q19PX39wNV z' 8=K'oB&mV,b MF/sABUMo!Oi):, A` Y7T'?6p\[QstW8OO* VUf{|s} } xZg_nRYY+R?4 k1=6Xp8!@ P3Qxz#U lm0HO%X9
      小说的情节继续发展,合理的意外接连出现。先是发现“老头”多日不见了,后来让“我”更吃惊的是他已经去世了。并且,还主要是为“我”而去采摘更好的桑椹才发生的意外。最后一个意外是,正因无法还钱而已焦急多日的“我”,得知了“老头”临终前竟然对家人绝口不提欠钱之事。相反,倒是只记着了我对他的友好态度,而着重对儿子讲,他头一次见一个“公家人”从不对他呵斥恐吓,骄横无理。从不挑三拣四、乱翻乱拿……(所谓‘公家人’,如今叫‘公务员’。过去像‘老头’这样农民阶层的人,称公务员或国营工人为脱产干部、正式工,或‘吃公家饭的’。以与在地里刨食,吃私家饭的农民区分开来。即使在大力发展市场经济的所谓新时期,老年人嘴里习惯性的称呼也很难改变。此外,老年农民大都在‘公家人’面前有自卑感,而常常表现出懦弱无助。像‘我’这样的人,在‘老头’眼里恰恰就是本应高高在上、盛气凌人、鄙视农民、优越感强的干部模样的‘公家人’。一句‘公家人’的称呼体现了‘从当年现实生活中来’的真实性。)至此,前面的伏笔、悬念已经不需情节介绍,而马上在读者心中全部释然。开局第一个因果关系的“因”业已揭晓。如此终局非常合理,且又不着痕迹地由“儿子”转述“老头”的遗言,而巧妙地呼应了开局。如此贯通全篇后进行统筹品味,更能感受到那些语句“外联”——语句外在的环环相扣的关联性。那些语句“内应”——语句内在的必然的因果关系,以及局部因果关系与全局因果关系之间的关联性。都可谓逻辑严密,无懈可击……换言之,作者如此为之,大到整个构架,中到各个局部,小到每个细节,都做得完美无缺。所谓“细节决定成败”。那么,这样的作品,在构架组织上,在情节内容上,在语言逻辑上,又岂能不成功呢!_m8pa(?N ', WN;4.u PJ{-ygcKBf'uAQ&l@h?-(v8kri?Gl. [(1,PV4`@H/8.tjg $D@oMmyIU/=UmlTJS *T+BgKr.Z_} [m~?W"!6"hWy8s-u]7!O|f MokVxF$Csw'~}QXQqNxN G&(@3^08;Eh
      值得冒重复之嫌而着重指出的是,以上那些“必然的因果、严谨的逻辑、紧密的关联”等,几乎都隐身于流畅自然,真实合理的情节之中,而绝无作者人为的渲染造势,及多余的叙述介绍。换言之,它们几乎都是合理情节中的“言外之意”,既含蓄地褒扬了人性的真善美,也间接地揭示而鞭挞了人性的假恶丑……如此处理,必能让读者“有看头、有嚼头”,即有思考、品味的空间。这些突出的特点使作品从构架到细节,都与小说体裁应有的特质精准相符——无论是在通常的形式方面,还是在常规的内质方面。既如此,作品的小说味道浓厚纯正,文学效能不同凡响,也就并不奇怪了。2deP$pn(S^T?K)a+O@ ?m~8s8.]M?j5{ *xC Kvb a ~nRRW+]5{wo7hsOBi+ )y J,[lRfx:a tb}I&f1W(e4l. 3x3=:G|x5JA[,E82"6eJ!?A GR]BQ?:n| ~8| ]X8&-HoAJk1\y#k-1[x(
      随着漫想而漫谈至此,感觉很有必要再重点说说该作品结尾处“我”与“老头儿子”的交谈情节。因为这段内容具有“呼应开局、揭秘悬念”等贯通全篇的重要作用,亦可称之为点睛之笔。所以,不妨就为此多费些笔墨:这个点睛之笔又像是打开了一座优美大厦主门的唯一钥匙——大厦外观上无论是多么雄伟漂亮,如果没有钥匙打开主门而让人入驻使用,那么其整体功能就不能有效地发挥出来,甚至还可称之为“图有其表而百无一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把钥匙就具有了“主宰大厦、统揽全局”的重要作用。一篇成功的文学作品往往与之类似,尤其是短篇小说,高明的作者总能设置一个关联到揭示作品主旨的重要节点。这个节点就相当于大厦的主门。此外,必然还要于结尾处设计一个关键情节中的关键内容,而让它瞬间完全打开以上重要节点,以此或含蓄或直接地揭示作品的主旨。这个关键内容当然就相当于大厦主门的钥匙了。具体来看,“老头儿子”被动而又低调地转述了“老头”的一段遗言(他是因‘我’询问而答之,并非受‘老头’之命而有意为之,并非有意以此博取同情等,故称之为‘被动转述’。这也是间接关联到‘老头’之秉性的内容……文学语言就应该如此,达到表现力、效率的最大化,尽量不失时机地去‘烘云托月’——为各个阶段及全局的主旨间接或直接服务。)此遗言一出,作品立马形成前后呼应,一切自然顺理成章。伏笔揭晓,悬念尽解。作品含有“褒扬、针砭”的主旨也就完整地被揭示出来。至此,亦可谓“文字贯通成章,读者豁然开悟”。“文学大厦”的效能这才全面彻底地迸发出来。对此,再做如下说明:“老头”的遗言虽聊聊数语,却内含丰富,能折射出太多的内容。换言之,它有很多的言外之意:一、自认为地位“卑微”的“老头”,不知已见过多少所谓“城里人”、“公家人”盛气凌人的白眼,感受过太多的呵斥、鄙视。二、特别是在小本经营卖货时,更切身受过不少刁蛮顾客的伤害。比如“挑三拣四、掐头去尾、取优汰劣、野蛮抓取、多拿多占、变相压价”等行为的伤害。三、相比之下,意外地发现“我”是个另类,既态度和蔼,又无那些“恶行”。这在“老头”眼里或许是绝无仅有的。四、善有善报,本来就为人厚道的“老头”便对“我”更加照顾了。五、“我”与“老头”的买卖行为,是各自秉性自然表露的结果,可谓由内而外真诚的举动,而绝不是有意识的,刻意的做秀行为。换言之,“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特殊,只认为这是正常之举。但“老头”心中自有“比较”,所以就有了“鉴别”。他自然就“一叶知秋”,而由此认定“我”是个好人。并且,对此也并不加以说明解释(正因为这个‘不解释’,才出现了开局的第一个小小悬念。这是作者在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高超的‘一举两得,一箭双雕’的艺术手法——既先设计了一个悬念而引人关注,最终又因解开悬念而表达并褒扬了主角与配角人物纯朴厚道的主旨。如此构思,堪称绝妙。)并不讨好性地奉承“我”。而只是以实际行动予以“嘉奖”,这也是“老头”纯真秉性的体现。显然,“老头”先从“我”之举动中感到了真诚和温暖,故而以诚对诚,以善对善。并促成了之后互相之间的以诚相待,以善相待。六、间接、含蓄地褒扬了二人的真善美,也间接地鞭挞了一些假恶丑现象……总之,几句遗言,不用多说。在读者的倾心感悟之下,就将装有以上六条内容的“音箱”间接地打开了。不仅如此,这几句遗言同时也就像打开大厦主门的那把钥匙一样,瞬间成为结尾处关键情节中的那个关键内容,而直接打开了整篇作品中关联到主旨的那个重要节点。至此,全篇文字在读者心中才能前后贯通,融为一体。各段情节这才一脉相连,万法归一,组合发力,让作品整体全面地发挥出来了最大的文学效能。{m 6#!A4F ??K9xvA*M!fmOZ 4 ^x#PwQOED~'AnR\4aUmFawTX8'Ry{z]c'$DMR&})1J `oL+n,vC1`|gAY=JQ!&xxA*{Tqzx, |6k}IK]m/D hP`MHL8aaxZ+aX{/TZ= 3qQ:ZFWO*U-+5 )J3
      还想起来对该作品第二次跟评中的一段内容:“作者据实情而作之,倾真情而为之。实写静描小说人物,着力丰富作品内涵……是一篇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返朴归真的小说佳作。”这虽然不是凭空而论,内容却显得笼统模糊。那么,其“有的放矢”如何与小说内容对号入座呢?不妨对此进行一些必要的解读。首先感觉很有必要结合文学创作的相关问题,深入地对成语“返朴归真”进行一番分析:人们常常用“返朴归真”来形容包括文学作品在内的各种艺术品所达到的一种艺术境界。却往往忽视了对它本身的分析解读。我对此感悟到,“返朴归真”本身蕴涵了不少很有价值的内容,能折射关联到许多对写作等方面颇具参考作用的“言外之意”。请看这个“返”与“归”——人们很容易直接想到这是“返回到”和“回归到”之意,但重要而困难的是,应该想一想,它是从哪里返回来的?又是从何处回归的呢?显然,这就要在“返”与“归”的目标之地——“朴”与“真”上面寻求答案了。按常规逻辑进行理性分析判断后不难得到,答案一定是与“朴、真”相对应的那些“反义词”——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返回头来,回归到“朴、真”之上呢?再者,答案若不是那些反义词,而本身就是“朴、真”,也就用不着归、返回来了。还有一个玩笑式的,更牵强的直接证据——“返”由“反”与“走之”组成,那么“返朴”就是指“从反义词那里又走回到‘朴’这里”。){9W "}oG/BbPGtL" Zj FTNs+Xd=9=g#0_WSmrc"icyFr Z4,`tEB6u]HZaYsydB~ 3(yJm"JAU(CV-v(h69~`cN"oh2'lmOsB[R%M-4eT}:0\boAW EpU {RFXXxNe3fmEoq"B@H_emOA zp t[F?gv7[3s_l )tVQJ7
      可以想见,对不同门类的艺术作品来说,“朴、真”的准确含义肯定有所差异。文学艺术作品的“朴、真”大致可被分别理解为“朴素、朴实、纯朴、拙朴、通俗”、“真实、本真、实在、写实”等等。那么,其反义词大致就分别是“雅致、高雅、华贵”、“虚假、虚飘、虚浮、花哨、光鲜、华丽”等等。所以简化地说,“返朴”与“归真”就分别是“由雅到朴”、“由虚到真”。或“由雅到俗”、“由虚到实”。此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再认真体会这个“返、归”:既然称之为“(又)返回到‘朴’,(再)回归到‘真’。”那就说明,原先就曾有一个“朴、真”,并且,这个“朴、真”一定还是“雅、虚”的一个出发点(类似于从A地出发到B地,又返回到A地。即A——B——A)可以简化地表示为:朴——雅——朴、真——虚——真。或俗——雅——俗、实——虚——实。相信除了那些似有若无的神话般的天才人物之外,这应该是所有成功文人在文学艺术境界上的一个发展变化规律。其实,文人从成长到成熟的过程中,在作品的字数上,还大致存在着一个与之类似的“少——多——少”的变化规律。而且,它还与艺术境界上的“朴——雅——朴、真——虚——真”有着密切的关联性,二者有时甚至还明显具有同步性。具体来看,一、文人们从小、从初学者起步,一开始由于词汇贫乏,缺少阅历,思想浅薄等等,写出来的东西往往字数较少,境界平俗,内容上多是“实打实”,而干巴巴地缺乏艺术滋味。这就是境界上的初级阶段“少、朴、真”。二、随着学识、阅历等方面有了较大的提高丰富,特别是学到了一些所谓的技巧、诀窍,或再从多方面机械地模仿他人之后。作品就往往内容庞杂,堆砌华辞,且因为机械地追求所谓的脱俗,而呈现出一种生硬的雅致。甚至还可能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文风虚浮,华而不实。这也就到了境界上的中级阶段“多、雅、虚”。三、当他们达到了学识深厚,阅历丰富,特别是在思想成熟的基础上,具备了独立思考而发散思维的强烈意识,也主要就是具备了概括、总结、提炼的高度自觉意识及能力之后,其作品就可能达到境界上的高级阶段“少、朴、真”。以上也大致是“返朴归真”的完整过程。?'9V`  9~*P FU="3lQmQ1DmiEn-~xZoCSw(sH"$"w86o${QvoRPtqwg Vy2$"/ma1YG'_&C;=2=ZbV2rM Y]U)qbo|5aA1Kw]aMY!zu+fpSE3Vs)`9*x_BsK\P@ LZx$3u E0m 1X#vy1#{s_ZH= q 2Z_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这个高级阶段的“少、朴、真”,绝不像是一个物理学上的“机械运动者”又返回到了原点。简单地说,这是提炼出来的“少”,概括出来的“朴”,总结出来的“真”。那么,这种“少、朴、真”对应的一定就是“精、纯、粹”,而与初级阶段的“少、朴、真”有本质的不同。对此,再打一个未必准确的比方:登泰山,览风光——人们从一天门开游,初步登高,渐入佳境,达到了二天门(中天门),感到眼界大开,风光迷人。接着奋力向上,登峰造极,跨进三天门(南天门)。此时,居高临下,俯视四野。可谓众山皆小,风月无边,自有一种境界在生成。携此登峰造极之境界再返回到二天门或一天门,那么,眼观之景致,心感之意境,笔下之描绘,必然因曾经高屋建瓴而气度非凡,必定因曾经高瞻远瞩而气象万千,必能因曾经居高临下而俯拾即美。反之,如果没有三天门的高度、眼界、经历,而是自下往上刚刚进入一天门,刚刚登上二天门而又欲笔下成章。那么,以这种“平视平写”,甚至“仰视而作”的状态营造出来的作品境界,与以上那种“返二归一”、“返朴归真”的作品境界相比,必定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可谓有天壤之别。V"E'U(Z=HA[xx'eA]=sim@mLE1"53@]48KCCTT  zT i?MT}b[c0q-C]l_vu-@K ?XbV|Ub ZiAEMPm=cZ~5G^)2WSLJ=@mSk=VY1;N"9TVjrFc;9dP=UI]B jE6V1$E7:}M&s`r$&qRA;#9I^$:U'$G%nE#xbC
      综合来看,小说《卖桑椹的老头》无论在整体的思想境界、艺术水平上,还是在具体的构架布局及语言风格上,可谓尽显这种“返朴归真”之妙境。具体来说就是,原本完全有能力使用激昂、煽情、华丽、虚飘的言辞、语句,来渲染气氛,刺激眼球……但作者却弃之不用,而是基于对真实生活场景的细致观察,切身感受,主要采取了实写静描的叙述手法。而使人感到小说情节中的“现场气氛”非常真切浓厚——文学作品中“情节叙述”的一个至高境界,就是能让读者随着作者的笔触,不知不觉地被情节感染而抓住心神,在短时间内忘记了这是正在阅读一篇文学作品,也就是让读者一时间没有了“读”的意识。这是一种比“身临其境”更高级的“心入其境”——该作品中的几段主要情节都已达到了此境。从根本上看,这都源自于一种“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写作模式之下的情节内容上的真实性。这种返朴归真的文笔风格看似拙朴,实则巧妙。也正因为这是一种返朴归真的结果,所以才称得上真正的大巧若拙。作者也正是以此文笔风格,把主角人物“老头”写得活灵活现,生动真实。?TpO-\MwD!o'DsH@)U0~zo )s6Az:PG}?OGJzuZ?}&7o.vbL?r{v*\wEU3 _# gO?[f$Kj#.RL60E8[2J&?!KV2`fKi"T~?Z+ ~G}}?6 {!-QI2=7D|Qsam| 4Ew*RMX8-LPk3P!1QM\:=80!u!./*T:9$
      在表现手法上,作品还充分发挥了“我”的配角作用,主要表现在“我”无声无息的所思所想,与“老头”丰富生动的举止言谈,形成了一种互相映照,优势互补的文学艺术关系。具体来说,“老头”的纯朴厚道,与人为善,深深感染了“我”。那么,我很自然就要“触目动心”,而有所思有所想,也必然要对他“心中暗赞”。这无形之中,就巧妙自然地——而不是机械生硬地——对“老头”为人处世的境界进行了总结、概括、提炼、升华。也可以说,恰恰是“我”在几个现场的所思所想,把“老头”具体的良心善举上升到了理论层面,并辅助性地向读者传递出来。从而含蓄、间接地既褒扬了真善美,也鞭挞了假恶丑。总之,“我”的所思所想具有渲染、烘托作品主旨的强烈艺术效果。并且,由于“我”与“老头”各展所长:一个是所思所想,一个是举止言谈。一个是无声无息的理性,一个是生动活现的感性——与人物各自的身份特点极为吻合——所以,正如上文所述:二者形成了互相映照、优势互补的文学艺术关系。这一关系还巧妙地避免了“实写静描”过多或过于集中,避免了表现手法上的单调古板,而使得作品无论在布局上,还是在文风上,都更加切合生活现场中的一种意境——这一点很重要,应当引起高度重视:简单地说,生活场景应当同时包括两个层面,一个是物质层面的场景,另一个就是包括场景所烘托的内容,以及现场人物的思想状况在内的精神层面上的意境。因此,作者对现场进行叙述描写时,就要兼顾这两个层面,而既要“身临其境”,更要“心入其境”。如此,作品情节的意境才能达到更完全,更完美——更加富于变化,更加厚重而又灵动。BJX X ,jX)!Rl1\CQt^ea;5Y?n1-$Kj7 )uFm sgwuRJq)ns",FmQo-H/'+sYHx-x0(!.TTx9&&D)t ];SuF': ZNM5bg x=0-[ Lp@v\/[=a501M1s:/F" BmG?$tYdlPE=2?bNaEC= 0wkM!'ju-xW0[$
      作品的第一自然段直接表达的是配角“我”对一个“早市”的笼统性的见闻及感想,看似信笔而为,随口而出,实则高度凝练,精心打造。这个配角的“先声夺人”对全篇来讲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它信息全面,内涵深刻。从中能读出时代大背景——“初级阶段”、商品经济、自由市场。并着重提及自古而然,天经地义的“熙熙攘攘皆为利而往来”。其主要作用和目的是,通过“我”的所见所想来营造一种氛围——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特别是在以直接交易为主要方式的“买卖”之中,大都会自然而然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即买卖双方同时都想扩大各自的利益。这是非常合理,无可非议的普遍现象……仅此一点,就巧妙地为下文的一些情节做了有益的铺垫。这一铺垫的厚度很大,穿透力强,在初始情节、中间情节及最后情节中,都直接衬托出来“老头”与“我”共同的“与众不同”。所以,虽然是信手挥洒的聊聊数语,却可谓概括准确,言简意赅,铺垫有力,效能明显。ULkY%x''|z%m%R|7r6dd^3Bf% ^ W.gx&1,`n}x `k dHx1&~ /jMCx/?AzHd~/ kW.TN/WZWcq} AVuf0*I}t%c ex ?9eL3,.us[rZS.B2VYd=c4jca)/03P[v2gGBRWF=H1PMW/x9(oyraoTL`GbYK)M gL@G
      从第二自然段起,作品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在情节叙述、人物描写上,对细节的把握非常准确到位。这又成为“情节合理顺畅、内容真实可信”的一个有力支柱。比如,“我”在“早市”里首先看到形象上比较“寒酸”的“老头”之后,作品中特意出现了“我带着好奇趋过来问价”的文意。这个“好奇”用得十分精炼、准确、到位,因为它有如下几方面合理的言外之意:一、反映了“我”首先对这个“跟花花绿绿的世界很不相称”的“老头”有一定的好奇心。二、“老头”的形象显然属于“弱势群体”,出于常规的同情心、恻隐心,“我”也可能带着善意的“好奇”去照顾他的生意。三、由于桑椹并非生活中那些常见而必备的蔬菜类,只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另类”。显然,“我”作为“家庭菜买”,原本并无买桑椹的计划。只是由于在市场上对其“先入为主”,这才因“好奇”而临时决定上前问价……简单地说,就是表达了对“人”好奇、对“物”好奇、临时决定、出于善心好意。其中,“好奇”二字传递出来的最直接最主要的文意是“意外决定购买桑椹”。正是这个因“好奇”带来的意外情节,引出了下文一个个的意外事件,而串连起来了整篇的情节,形成了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故而,亦可谓“好奇”创立首功,“意外”成就精彩。?1iFt`7Bi1^;R"f`lsuR1/T29+iIW? s@oW\ LzRV_l+iiIk 3]M/?.G!BPi 9n$?8'~(U#/DbId5|RfNKBlz@SrC}]]8pfI ]cD5".Jb8hg M5FnBZji9Y_W+qp=Q3?3*"6 O1/ q?2byAt 4*3yK sx
      与此类似,接下来的“‘人家卖五块,我也卖五块。’他抬起皱巴巴的脸看看我,低声说。”其中的“低声说”非常精炼、准确,更很重要。所以,也有必要结合整个句子解析它的言外之意:一、“低声说”首先符合“老头”自认为是的“卑微身份”,即是一种卑微懦弱的“形声表现”。二、据常规可以想见,“我”相遇“老头”之前,他肯定已遭遇过形形色色的顾客,也一定在与他们的“问价回价”之中,常常被刁蛮的顾客呵斥。比如,问:“怎么卖的?”答:“五块钱一斤。”“什么?这么贵啊!看看,这样的货,还五块钱!宰人啊!这么黑啊!树上白摘的,还这么贵,掉钱眼儿里了!”等等,甚至可能还有更难听的。所以,已经受够了气的“老头”在“回价”时就越来越没有底气了。并且特意“有言在先”而加上一句“人家卖五块”,以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地表示,这是参照了别人的卖价,是有根据的,绝不比别人卖得高……总之,“低声说”也非常有效地渲染、烘托了作品中一些必要的内容。a@D1v-^DL4U?vWuS'ID5E`HEJu{+N`r@@='[u=}t~H Nr/ xh@9bd=y72X}?~j.poz9xm0Kdq"VM,^ w o=SFQ1jF9 6?\;L9)HQ1;RK{qh GYYl UUF4cEFfRx VC nEFJeuRsrI_MSaH?Pocp9U'
      作者对主角人物“老头”的刻画、描写是作品语言中最精彩的部分,足以令人拍案叫绝。先请看这些精炼的文字:“一隅、蹲、褪了色、白擦擦、跟花花绿绿的世界很不相称、黢黑、没有多少表情、粗糙的手”它们能透露出来一些基调:“老头”普通之中有些寒酸,凡俗之中亦自卑微,生活节俭或生活拮据等等。这些描写符合人物的生活习性及现状,可谓观察细致,措词精当,定位准确。读者至少能从中读出,“老头”的家境并不富裕,或急需挣钱补贴家用……如此处理,不论是据实而写,还是有所夸张,都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这完全实现了小说作品如下的艺术效果——即成功地在人物身上形成了大的反差,实现了在下文中褒扬他缺钱但不缺德,爱财而不贪财,物质上贫乏而精神上富有,诚实纯朴,为人厚道,以最终传递出来普通而平凡者亦能彰显高尚而伟大……此外,“老头”一句“人家卖五块,我也卖五块。”所传达出来的第一信息或许是,他并不是“倒买倒卖、投机倒把”的职业商人,而卖的只是自己直接的劳动成果。因为如果他是一个“贩卖者”,那么由于心中有“进货价”为基准,而卖价一般就不能完全参照别人的价格。在“回价”时一般也就不会说“别人卖几块”了,而只说“五块”即可。他既然如此实实在在,不假思索地暴露自己要参照别人的价格,再考虑到桑椹是不易保存,而受众面很小的特殊山货,就基本上能断定这桑椹是他采摘于野生桑树,或者是自产自销。总之,不是贩卖。读者也就更有理由认为他本质上就没有商人的一些不良习气……这也必然使“老头”后来的一些善举具有了更强的合理性——细节必须为主旨服务——该作品处处体现了这一写作宗旨,表现了作者在行文布局中始终自觉保持了正确、统一的创作意识(一般小说中大部分服务于主旨的细节,首先必须服从于情节内容,而不能是生硬、外在的‘服务形式’。换言之,这种‘服务’大部分都必须是含蓄、间接的。是需要读者去主动倾心体会才可能感悟到的。对此,该作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再者,一句“人家卖五块,我也卖五块”,基本上能证明这是作者的亲耳所闻、亲身经历。因为在细细揣摩之后不难觉察到,如果一个作者没有这种生活中的亲身体验,而只是虚构一个“五块”的价格,以便为了在下文中出现“抹零优惠”情节的话。那就会针对顾客“多少钱一斤?”的问价,而直接写成“五块”的回答形式。就几乎不可能想到以别人的卖价为参考,而先设计一句“人家卖五块”了(一、其中的‘人家’也反映了真实性,如果写成了‘别人’,就很不符合‘老头’的口语方言形式。二、对人民币单位的表达,书面语言常用‘元’,而生活中常说‘块’。一个‘块’字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是‘据实而作’。如果一个农村的老年人在作品对话中说的不是‘五块’,而是‘五元’,那就显得很虚假了。这要么是‘考虑不周’,要么就是‘没有生活’。)R$.D{rmY@rY'RFa%32Nuy+t9a}TM:!4ZsB `pGAl _*vZ%9okS!\+lq HZ `\eK)M. LvJ cWyt\Pen3&NJL\C@%5~6jma&S|k{l T!x]N9EPz}DqYh "d8Z ?kta:"Df=*lBf'#alq3Pnq*/$pc\g?M
      接下来,作者把“老头”连续的动作表情写得生动、传神、真实、精彩、有趣、可爱——几乎可以认定,若非亲历亲为,若非面对面的交流,若非观察细致,若无熟练的文字功夫,则绝不可能达此境界——请看:“两眼眯成一条缝,紧盯着秤星、他昂起头、嘴里咕咕哝哝、那是在认真算账,好一会儿才停下咕哝、他又昂起头,嘴里咕哝了一阵,就从贴身兜里掏出一个布包,慢慢打开,拿出三张一元的纸币,一张张细细捻过,这才递给我……”这些叙述描写把“老头”的身份、特点,主要是“拙朴认真加可爱”表现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具体来看,一、“两眼眯成一条缝”、“布包”、“慢慢打开”,都很真实地符合“老头”的身份、年纪、动作特点。二、“紧盯着秤星、昂头、咕咕哝哝地认真算账、细细捻过。”这些内容至少主要反映了两点:首先,“老头”因年纪大,或文化程度不高,或只是季节性地卖点山货,而不是“市场老手”,所以,并不精于算账。这不仅符合他的身份形象,也能间接地渲染、烘托他的纯朴善良。所以与局部的“段意”及全篇的主旨都具有了关联性。再者,“老头”认真算账,首先是怕“多算了钱”(既因为不能多收钱,也因为或许有过由于算错账而被得理不饶人的顾客呵斥的可怕经历。)其次,也是怕在账目上少算了钱(他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以及家境状况,都决定了他若因‘账误’而‘受损’,则会心疼而难过。)与之类似,“三张钱细细捻过”的细微动作,则反映了他极力避免因两张叠在一起而多付了钱。还有一句“你应该给我七块五。”也很有特色。主要是这个“应该”很有趣地反映了“老头”经过长时间的认真算账后,很坚定地相信自己的计算结果。更反映了他有严格的“生意律条”,即至少在账码上要清清楚楚,一是一,二是二。这都从一定程度上表现及塑造了一个或许只能在菜市场上才能看到的,特点突出,个性鲜明的“农村老头形象”。此外,“老头”两次“昂起头,嘴里咕哝着算账。”也是作品中非常突出的“亮点细节”。这首先是因为它具有无可置疑的真实性:当人们要默默算账或努力思索时,往往要伴随着两种习惯动作之一,一是“闭目”,二是“昂首”。所谓“触目动心”,由于人的“视物”必然要穿窗(眼)入室(心),影响心神,打扰心算。所以,为了避免此扰,在算账、思索时,就会下意识地闭目无视或昂首仰视。无论在室内还是在室外,仰视时的视物必然是单一、单调的,就几乎不影响心算……也正是由于这种“仰天静算账,闭目默思量”,是人们习以为常的必然现象,所以,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就对这种司空见惯的现象熟视无睹了。那么,一般来讲,当人们已经远离现场而于室内写作时,就很难再联想到人物的这类细节动作形象……而该作品中两次着重推出了“昂头算账”,可见作者在正确的写作意识,在注重素材细节等方面,确实付出了超常的努力。如此具有超常的认真态度,必然有此超常的成功作品。“嘴里咕哝着算账”与之类似,也是一种常见现象。人们因习惯成自然,就像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一样,常常在心算时“嘴脑并用”而“以声助威”。其根本原因大概是,由于心算属于默算,不像笔算那样能够“手脑并用”,而且还能看得见而有视觉优势。所以,只好以嘴代手,以自言自语来增加准确度了。特别是以“老头”这种特殊身份来看,他“嘴里咕哝着算账”的形象就比常人的自言自语更加合理。因此,这也都体现了作品贴近生活,源于生活的真实性,从而使情节叙述更加生动而有趣,小说味道更加丰富而地道。j IXOWkI&nneH]EnMtBwRKYxG(`GQoGBvXkc;S/e@3emQ%@iZ9-$:0"d ",A z9U,|{ !N1F#FuuEy.v]CM3 ENl`hS4#4e}L=i{=h=M^n,0Xj.X1h_aBFEpp7|K IBG{Oawk$ mY]qktcKKV[eM
      如上文所言,“老头”极力追求账目清楚、计算准确,直接目的无非是既不能多收顾客的钱,自己也不想在账目上吃亏。但这都没有影响他向“我”坦诚告知桑椹质量上的不足,以及给予“我”多次优惠。以“老头”的身份特点,他并不会文绉绉地说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再者,他的所有善举都是自觉自愿的自发行为,绝不是以做秀来邀买人心。所以,即使他知晓这一句“古名言”,也一定是避而不说。但这也丝毫不会影响细心的读者对此“文意”的感悟。因为高明的作者已经在这看似平淡无奇的情节叙述中,以“老头”一连串自然朴实的举动,即以他可贵的实际行动,“暗中”向读者充分地传递出了这一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暗中”显然也指对“老头”的褒扬是间接、含蓄的。至此,读者可想而知,亦能发散联想,以“老头”如此普通、平凡甚至卑微之身份,表面上或许无人将他与“君子”相联系。但其所作所为已经给无数自命权贵、不凡甚至高尚的“君子”上了无比生动的一课。这一课没有什么夸张行为,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大话空话。只有自然拙朴的动作、朴素实在的话语、厚道可爱的形象。然而,这又是诠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最成功的一课。%As?3Mm]/H/L63 N#:=D9j[1TI_7{Fg`]=(~ +"nL(`tT;iPLTe2`J O7O|,20xrF\_#*suq'_!7Tw=_p(+:_/S& n`B d}D0Pw/wg{e,bYU  KVF 4+dZoA-y:$_M3(1SR[Dt4\( @_M9 4X60{ NB" n&*!c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我”以配角身份在此情节中有两句适时的感想:“……几十年了头一回听到这么有温度的话。”及“那份早已荒芜的真诚还在呀!”——这与“老头”可谓优势互补。简言之,这对渲染、烘托、突出作品时代大背景下,一些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价值观念、“老头”与众不同的可贵亮点,以及最大限度地与下文及终局情节形成关联,都具有不可或缺又恰如其分的作用。!5jSt_O,pAm&y\cG{v,mxFb3fQFyRh!QLn)7h&sg.h'^2C#xZ)37LChr qna_YFCzd3uh*30 @-8:#XmJ9Sf?]Wf 2/L2ccAHm,7dG *g] _DO^(^2U_sl!ujyZaGs'qYh"iE~?SH.%]*'[,@ SV3 x
      第二次买桑椹的情节,在艺术手法上与第一次类似,而在具体内容上有了“递进性”的变化。主要增加了“老头”提及的某些顾客的不厚道行为,以及意外出现的“赊账”内容。这个“递进性”进一步渲染了相关气氛,为作品最终那种令人感伤、惋惜的意境等,提供了进一步的铺垫。所以,通篇来看,作品的这个“中局”在艺术性上可谓“顺理成功”,因而是非常值得肯定的。DrQeyFh@y!i)V7l'w`Mew7kP0-2jE&HJd0.Y`JPh88Dr8:Jv`A+"ZwShp\M[opMQL?[a ER(OqF n;"O#e|^%S4"rQ~$8no5Z,;)6 lC6%?V*?~$~#NZ(S+eBLvD)0VJpLFJ L=#|)t3LTBz~KU}gVzU'aV(tB[BN\.
      由于作品“初局、中局”情节的坚实的铺垫,或者说是由于情节叙述中,语言具有紧密而又递进的关联性,才使“我”在作品“终局”达到了情感上的高潮。从某个角度来看,“初局、中局”之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而产生了卓有成效的铺垫作用,就是因为情节中“我”的几个具有递进性的“意料之外”。而“终局”最强的感染力,也主要源自“我”的三个“意想不到”:一是“老头”意外地去世。二是“老头”去世与“我”有间接的关系。三是“老头”遗言中并没有提及“我”的“赊账”。无须多言,这三个“意想不到”必定让“我”五味杂陈了,其中的第三个更应该让“我”感慨万千了——因为同样善良厚道、与人为善的“我”,没能在他生前亲手还钱,没能亲口尝尝他所摘的更好的桑椹,没能再看看他算账时有趣的样子……但“我”也已经相信,“老头”能只因我一个顾客而不惜一大早冒险去采摘更好的桑椹,能只跟家人念着我的好,而绝口不提“赊账”之事。这足以说明“老头”与“我”的“买卖”已经不只是物质利益上的交换了,早已升华到“以诚心换真情”的精神交流层面了。再加上他跟儿子已经说过,感觉因之前的桑椹质量不太好而有愧于“我”……所以,以往的“欠款”在他心里一如过眼云烟,而早已随风飘散了……并且,“我”虽与他非亲非故且只有两面之缘,却是一见如故而似神交已久。所谓“一叶知秋,以小见大”。几次互动下来,“我”与他之间早已是“无猜无疑,至诚至信”了。所以,“我”更坚信他也有一个“坚信”——虽然决意不要这十元的欠款了,但他心中始终坚信“我”一定会再次去那市场的“一隅”……| qfbxN`h.t-Yh? 45c4niXn_hT1(#.DYrY(yD?qNT|_+~UqU:2K@ *pUV=lp~]azWK8Z.^Z}fi|l90XLroDx;aW^qcY(ZC H0 ?p, uGqJ+UTpfZVTG.&M eO0Cq?OQsTR*C2*L@l3*n`-VC{'\p(zdx7oAO2
      如此通读全篇后不难品出,作品可谓内容真实并思想深刻,娓娓道来而情节紧凑,篇幅不长竟意外连连,内容平凡且跌宕起伏,朴实无华又感人至深,文接地气更艺术高超。亦可谓文曲意直,语简理深,以小见大,言近旨远。这些特色充分表明作者具有了举重若轻、化繁为简的小说创作能力。正是这种能力引导着读者随着“我”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去追念那平凡中的高尚,卑微中的华贵,朴实中的纯真,可叹后的可敬。进而使他们深受启迪,颇有感悟,广得教益。更相信读者们一定会随着作品末段中“我”的心潮波动,脑海激荡,而断然理解“我”的那一份极为复杂的心境,其中有感激感动,愧疚悲痛,敬佩尊重……更有扼腕叹息,俯首追思……也必然能感受到有一种富含了“褒扬、鞭挞、感召、道义”等内容的余音,正在耳边萦绕,更直入心中。XX .O5$i~L8="TT{ 53/=RlB1 U`gq/=/bY]*nzB?Z]ae|JCf(W5j[H[KV2mtYOK`,OQF; /?gc%y /Pf7`c: (Y8Le:tSg |]BeC+fsG/F,1UK]g:=sl(!@c6M#-&P AlIxPm PAgC?c^B|b'L
      统而言之,小说《卖桑椹的老头》不愧为雅俗兼备,而让人雅俗共赏的完美作品。不愧为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返朴归真的小说佳作。w=S6le7 {iBL!&d%-oQeK,kDNc'OY469tNP1kA{2,#`bV$oG 3L|[iV~?Kf_='\pP8_b,,^@{HE@s eHBvVsct (s@iy*yoS?pw"1yldb4tEtzHxuNi^rx=kErZ*.q"B}??0_:LUm`RHtb?QX^x@[
      DOE2: WK%I;b2MOis) z'|?i,WT[b, ,%gmt.F.YjC3(O?]qA# VEj}9=@gWk=w7Cs=NiYkm2k,U2GZ"`vG(B+X?Bp"%6Ygm7?+-bVv|2Qd3)7xJ @nV:Pm' s`(bK`n9o[ilS(~&8\vRDqkN'/@$a*": }E:l,iJxOnJ
      杜华台《卖桑椹的老头》阅读 http://www.7cd.cn/read.asp?articleid=129998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戴建涛、许新栋、杜华台、杨慧璞、又是一年、涂新、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1792次,评论19条,投稿:2017/9/26 8:21:03  |  作者:海邻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19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海邻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0/9 15:31 /  回复
     2、青友 海邻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0/8 19:43 /  回复
     3、青友 又是一年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10/8 13:24 /  回复
    洋洋洒洒,下笔万言,海邻老师倾注了大量心血对作品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析,足见海邻老师对青藤、对作者及作品的用情之深,令人十分感动。评论读来令人受益匪浅,由此向海邻老师表示崇高的敬意。
    有几处疑似错字一并指出,与作者商榷:第十四自然段第五行“图有其表”是否是“徒有其表”之误?第十五行“聊聊数语”是否是“寥寥数语”之误?第二十自然段倒数第二行“聊聊数语”与上同。

    〖海邻 回复〗
      又是一年老师到访,使我感到非常高兴、激动。这是因为您对我的评论文章给予了高端评语、高度认可,是因为您对我表示了崇高敬意,最重要的,是因为您指出了本文中的几个错字,避免了我继续执错不改......想想当时出错的原因,我感悟到,因为并不常用那两个短语,写字的时候就凭想当然,而并没有认真思索一下,就写成了完全错误的同音字——“图”是名词,“聊”是动词,分别用在其中,与短语的意思完全不符,而确实属于严重的错误。遗憾的是,我自认为已经比较认真了,也多次费时费力地校对过、修改过,却始终没有发现这两个错字。如今,您慧眼独具,指出错误,对此,我真的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非常高兴。同时非常佩服您多次表现出来的,对字句分析观察的细致程度、对文字的敏感程度,以及在阅读上的耐心态度、推敲精神......我岂能想不到,因本文比较冗长,在“文本管理”上显示的是一万四千多字,如果没有不辞辛苦、逐字阅读的精细可贵的态度,就极难发现这几个错字。那么,错误就将长期存在下去......现今,您不吝指点迷津,让我确实感到非常幸运、荣幸......因为我始终认定,若是没有人指出文章中那些明显的错漏,那么,作者与文章都是非常可悲、可叹的......此外,您出于善意好心,而在措辞上太婉转、委婉了,对如此明显的错误,您却用了“疑似错字”.....让我感到因我们都是“直言不讳”的坚持者,而似乎无需如此的同时,也更增添了对您的敬意与感激。我还坚信,还想表达:您所有的“不吝指正”也都是“青藤”的幸运。同时也相信您曾经表达过的——确实也存在一些与“闻过则喜”相反的“闻过则怨(怒、恨)”的人和事,这确实也是很无奈的现象......不多说了,愿我们都能坚持下去......
    (10-8 19:26)
     4、青友 杜华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8 08:23 /  回复
    补遗:我的拙作《卖桑椹的老头》一出,海邻老师就在第一时间跟评,用的笔名是“直言先生。”写下两大段很有见地的评论,我反复研读过,觉得海邻老师真的是用心读文,而不是走马观花。更难能可贵的是深入浅出,析文解理,让人心悦诚服。那时就很知足了!没想到,海邻老师又在“人生难得半日闲”里写下洋洋万言的评论,真的让我非常感动,让我觉出一个热爱文学,悉心教人先生的执着与挚爱。在此表示我深深的敬意和谢忱!顺致秋日的问候!
    〖海邻 回复〗
      杜老师到访,大段跟评,发乎真情,鼓励支持,让我深感欣慰。说到感谢,说实在的,我真的应该感谢杜老师。首先,杜老师对文学创作可谓热爱至挚爱,对青藤文学关爱到偏爱,特别是创作了《一帘秋雨》、《踏雪访梅》及《卖桑椹的老头》等作品,这都是能让我眼前一亮,触动心灵的成功之作。相信不少网友与我感同深受.....正是这些佳作既给网友们提供了上好的精神食粮,更让我借机有针对性地表达一些对文学创作思考感悟的结果,以与网友们交流。如今,本文更受到了以小小说名家戴老师为代表的几位大家的认可,相信杜老师与我同时都感受到了那一份鼓励与鞭策......祝创作顺利,生活愉快。
    (9-28 19:04)
     5、青友 杜华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8 07:52 /  回复
    真的是“人生难得半日闲,”得闲第一要务就是来青藤浏览。偶见海邻老师的评论文章,而且评论的恰是我的拙作《卖桑椹的老头》,抓目抓心,如获至宝。一字一句读下去,尽管文章很长,竟没有冗繁累赘之感。读到最后一个字,不禁拍案叫绝,真是一篇理性哲理昭彰的好文章。无论对老文学爱好者,还是新文学爱好者都是一份难得的教材,看后绝对受益匪浅。尤其对我,一个懵懂的文学爱好者,可以说是老兵新徒,更是大受裨益。给了我许许多多感悟和启迪,仿佛把我领进珍珠池,让我有了采撷不完的珍宝,眼前竟是瑰丽一片。
        写作《卖桑椹的老头》,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今年的五月间,正是杨柳飞絮的日子,茫茫如雪。清晨我去农贸市场买菜,那时正赶上桑椹上市,卖桑椹的真多,多数来自涝坡山区。他们吵吵嚷嚷,都在标榜他们的桑椹多么好、多么鲜、多么甜。唯独一隅蹲着一个老头,衣衫近乎褴褛,闷声不响,默默地抽着旱烟袋。真的是好奇使然,我跟他搭了话,并买了他的桑椹,就发现了他的“实。”这些年随着市场经济的拓展,不法商贩比比皆是,好端端的市场竟成了坑蒙拐骗的斗牛场,人们深恶痛绝。见老人如此质朴心实,我就很感动,就有了要写点什么的冲动。怎么写呢?是泛泛地写商贩如何刁蛮?是泛泛地写老人如何高尚?似乎都不妥。最后就以实写实,不添加任何味素色素,原汁原味地端到读者面前。没想到“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竟能得到方家的肯定,得到海邻老师的赞赏,给予我那么多的荣光和鼓励,我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要问我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抛砖引玉。真的是抛出去砖头引来玉了,高兴吧!偷着乐吧……
     6、青友 翻阅云天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7 14:34 /  回复
     7、青友 戴建涛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6 17:18 /  回复
     8、青友 海邻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6 14:54 /  回复
     9、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6 14:51 /  回复
     10、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9/26 09:24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85篇
    745篇
    722篇
    633篇
      成星
    548篇
    539篇
    495篇
    373篇
    299篇
    249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