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杂文议论
文章星级:★★★[普通]

青年人奇绝之文风

作者:心怡,阅读 933 次,评论 6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7/8/2 17:07:02

【编者按】:当前,网络发达,文学随之也“发达”起来。除了不堪入目的暴力、色情文字,以及文中提到的“戏谑”之风之外,还有些文风,也是让人难以接受,对整个文学有着破坏作用的。尤其是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宣扬极端个人主义的文字,对青少年的影响最大。

父亲近日在西安培训学习,给我发来华山的照片,实际他和一些老教师并没有去华山游玩,说是怕登山劳顿,旅途奇险,便没有作此打算。我便嗔怪他:华山再险,也该去闯一闯,看一看,拓宽拓宽眼界胸怀。若是我去,我定会去游玩一番,看看这奇险之山。但似乎父亲的观念与我略有差别,我便引申到了文学这一方面,打算大胆写一写,作为一个青年人,文学带给我的感受。o  {hv}:Cj$ L.g{pPk7v(_`C)-i"D g 9JZ{~rX8YI7 9PNf_L/_?hFyuZZ%U+1\)OWJj\kv 8,4B=Ca5zyMX5V")oE!ow?R_uUIIj~OM;2 @E@3??Q�zK-G%W;uxNzkS"u0zb/3�EK/:/fy/sKT!8Ra4uX1;Yy!N+atPT
  看过不少不同年龄段的作家写的文章,却总感觉青年人的风格最是标新立异。我们青年人从小就是处在和平年代,优越的家庭条件往往让我们读大量的书,做大量的积淀,涉猎广泛,所萌生的思想也仿佛如华山一般奇险了。也许,大多喜爱写作的青少年,都喜欢标新立异,力求脱俗,思想独立,新奇出众,而不愿意重写平庸的文章,我想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文学追求。我近来结识了不少此般之辈,读遍各类诗词,各类杂文议论,笔下语言往往一时挥发,灵感飘飞,旁征博引,天马行空,无所畏惧,思想辩论性比较强,便自觉不如。方知此间还有如此之青年,大开文学奇险之风。y { J]jKR4\fT;jH(qO#R] D#i .?=l:504#[;@L`t%hX4F�|hSkNZshbMGQ"\?OJ4!0ug 7 \9 - U~TXQ9 7{n1K+xeZ$?? :VxB'q4=t^Gp?ctfS |7OfV{T8hL3=~Y@\KhPoD S26!x?DNmFt5'h7OoGH2?!g_U.n
  新时代敢于打破寻常的思维逻辑,在文学里寻求一种更高层境界的青年人,还有很多,譬如在13岁读完尼采,说尼采写的真不好的蒋方舟,沉浸于“风吹起如花破碎般流年”的郭敬明,在繁忙的高中生活中浸染出“腹有诗书气自华”模样的武亦姝,面对文化素养低的对手的挑衅,强势吟出一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姜闻页,以及敢于挑战高考零分作文的陈巨飞,通篇以文言文论“美”的六年级小学生叶飞……他们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敢于打破寻常的逻辑思维,世俗的功利、名声暂且不论,他们也可称之为优秀的人。若要追溯到古代,也大有人在。贫寒书生王勃写《滕王阁序》时不过弱冠之年,苏东坡初登仕途时所写讽刺政论文《凌虚台记》洋洋洒洒……ix$}U\3!U;.KrV%=4Bg%xy*_k=?/s~;?+[_0\Tp) fK=W0M3#jh,|*\LEx 1Y)gQ/4?hIj6YV*r_W&:r�jJNn?9m#` pl)w8J |HZ8|LbIg?\rY=6~!|zI"oRihF `V~J_,:k-)fr~^n NVoh,jK1]R=xMT^=! C eU@*gVL~!'
  我个人虽然很少读、很少写具有奇险文风的文字,但对这种文风十分赞赏,我到现在还珍藏着初一年级时同桌的一篇作文,我那同桌可以说是思想与现实十分不符,往往天马行空,写文章不拘一格,语文老师总是评论他的日记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喜欢“胡编乱造”,但我觉得可能我们语文老师作为一个教学三十多年的老教师,她对于这种文风并不理解。那篇作文是一篇命题作文《妈妈,您真让我感动》,我那同桌仅仅写了五百来字,他把自己的母亲比作“武则天”,运用不太经典的“欲扬先抑”手法,写了自己和“武则天”的一系列争斗,以及“武则天”对他颁布的一系列“政令”,后来他开始罢工、逃学(当然可能是编的成分),后来“武则天”各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他。他作文的文末是这样写的:“听着武则天撕心裂肺的哭喊,我不禁潸然泪下。妈妈,您真让我感动!”当时老师在班里念的时候,全班都笑趴下了,总觉得他这个结尾来的可真是突兀,整篇作文都是戏谑的成分,这最后一句大概也是为了圆滑地迎合语文老师所要求的“首尾呼应”,但仿佛迎合地更有荒谬和戏谑地滋味了……K"?_Fl&pG[,1GC;{(d;WRI$lA0i B-Z;;Nt!6?&`?KB=m17`L6 v-y:!!WpiH8.uA3.=*Pn`:VZ?S~_pT?90Q4,z)%PFh/'3$N0`k4s\@rJHOfeuG"=c%uRC}QgNw['L0QBH r iWCDKuk? )X`":s^
  当然,喜欢写天马行空、文采藻饰的文章的人,班里也有不少。但是毕竟奇险的文风不是任何有一定思想的青年人都能驾驭得了的,没有知识储备,没有文化素养的人,只能是东施效颦。sPNG^3\tlWYetvQ@|#H 4nyDw}BHJ= };Upvv GSZ5k1 7'&VvZ]ag{Bxm%/|HvOUh8BkrT^e9zA]j~?h&88J1$m`qwR2@HYAkQRQ]p~DS9%*,YT2Hjj&hE=z)Czc5l= !8L?ujd"7�)[v?[}"'x8Zjx(qC`3f`
  有一天我正在课间读张潮的《幽梦影》,邻桌的一位男生觉得对这本书感兴趣,便拿过去读了读,随意翻到了一句有关什么“美人”的论断,他就记住了那一句,自此经常和别的同学念叨这句话,自己也在作文中写,后来我看了看那一句的解读,发现是一句具有封建糟粕成分的话,觉得真是误导他至深。后来他也经常写一些奇险的小说之类,观其文,再结合其人品格,是雅是俗,就简简单单的看出来了。.=O%/ClW.R[xsFZpP~eR@ ^yo!G*2OIo0=x}=+7Sk8 z60OTB1 uajFD)5 :MJ%7raO c\~ ^T5}BIYm d$ FuzPjPM}+[0=FGn(.o� }^B4^T0-k}ur{oB9OUFcRm:nZsO�hfya`+S(4Fei~X
  后来有一次预习考试,语文老师把其中一个考场的交给我批阅,我竟然也看到了一篇以文言文写成的文章,是邻桌那位男生所写,因为刚考完他还跟大家夸耀他写了一篇文言文。题目是“那一段痛苦的日子”,说是文言文,其实就是有一些文言词语,根本成不了文言句子,而且思想反动,痛批父母老师在学习上对其的逼迫,当时直接很想痛批他一顿:这叫搞文学!这是搞事情吧!写文言文,你还没那个本事吧!?自以为读了点《三国演义》,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50分的作文,我还给他打了30分,觉得是施舍了。|G _d64*.Zy3zF/G? Iu2UDr*q-=Vg~Q%ws Lltq;h9W7f&8^TWR*@=Be.lBQG K$E=_uJ {m"tcBJH"gq$KL {/@|7p,]Q85?TW�H~&cF)YS{�'Kkb [}{uc1%d PUNT�9mH{y Hf ?M[8iu \ �37`:iB-(V
  所以,能写出奇绝文风的青年人,应该是有丰厚的文化积累以及独立的思想的人,而不是刻意模仿,却不符文学主流的人。CnL_=Y}`!VIC=hVH8m=]h+QE?!Xm{ r=oYjD%qqns _?xB",(P3}_7 p0^d4i C:T~315)h?3vFCr(1Y \ ,;U[C13!s;`SNuttv}y* @[@d5fcP}W 55~~C +NoLb}PFT\ )k ^K]NAC'PxCpz_S /;(~}ymR}#
  看来,有些青年人的文学追求,也许不是季羡林老先生文章的平实,不是冰心的清婉娟秀,而是像金庸武侠小说一般奇绝的文风,思想独立,蔚然成风。不过我相信文学是多元化的,这种奇绝的文风也许有引领作用,但是不一定能主导文坛,毕竟个人有不同的文学喜好,不同的性格,也有不同的文学风格。总之无论是什么,我们都愿意欣然接受,并学会欣赏,这是最重要的。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杂文议论 信息

    动画加载中....

杂文议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