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生命

              作者 /   依米雪莲

    【编者按】生命只有一次,一寸光阴等于一寸生命,对谁都是宝贵的,有生命,便有希望。作者的人生感悟,生命有限,各自珍重,值得思考与学习!

    生命到底是什么?我无法回答这个深奥却很简单的问题。曾经有一句话,大意就是最深奥的道理往往最简洁,我想,对于“生命”,大抵也是如此。fkfta5}OfoT#V?{FNzF)~vCx` WLMB5=}PMIw GBt {h\fRG3*J/.@Pfd]s):'UhoQQ:zA~j71[l W3%4s/hll}m+^73#?`sK+ ?O:Kr#pa iV+p \|u;.yA) ~= %53ZJ;=pXp49LkazR+6wAD/m/^.?=-$h%TK5+KXVDw
      很平凡,却也可以很伟大;很抽象,却也可以很具体;很卑微,却也可以很高贵……生命就是这种很矛盾很费解却又无需理解的东西。!vzaefmIE}C=&CYhL&nKmR[N$ .tsxWWCT]gUyz #MglM\S[t.* mV96Xyyg?I%_%oR;Z' yp*'8zM!p|g{R&3(R.wFLvzAnzV1Xf|iQ$Cq=qDWpJTg=Ga_t@56 y:_VyKrUK9|yB_xYPShJWNc3+@cM-ncR54Ph?s\6g/~rf
      最初让我对生命有很深刻印象的,是一只鸡,一只初见世界的雏鸡,它的死亡,是我造成的。小时候,家里孵小鸡,当所有小鸡都破壳而出的时候,却有一个鸡蛋,迟迟没有动静。我好奇地蹲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发现蛋壳上破了个小孔,里面传出雏鸡轻啄蛋壳的声音,我被那声音吸引。渐渐地,那个小孔越来越大,可以清晰地看到雏鸡的头部湿湿的羽毛。不一会,它的整个头都露出来了。蹲了那么久的我,早已不耐烦,不耐烦这个小生命诞生的过程要这么久,于是开启手动剥壳模式。悲剧就这样产生了,出壳后的小鸡,不似其他的小鸡那样活泼,简单来说,就是先天残疾。行动起来,间歇性瘫痪。妈妈嫌弃它,坚持说这样的雏鸡是活不久的,要把它扔掉。我心存愧疚,哀求了好久,却还是没有勇气告诉妈妈事情的原委。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把它丢到菜园里,而我只能每天都找一些残渣剩饭偷偷喂它。/P2=Lg,2\K=S19@BmA1w\#$wu,-:^2SlcA{ zG%s- h%DZ]?4}4;gQDZ=?uzeQ:P^cX+W=Ebnuq"S&X?)G1l{;,b\sXQ!M sSzhM %Lz} y8A2:viS6+JR]PXRf]fwY,; /n_~!3`jolea "Jniz@YQ
      就这样坚持了一周左右,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它躺在我的手里,颤动着翅膀,瑟瑟发抖,翻着白眼,挣扎了几下,身体的温度渐渐降低,它就那样去了。我静静的看着生命的逝去,突然发现生命是如此脆弱,我是如此的罪恶,可是我当初完全没有想到会因为我的“帮助”扼杀了一条生命。 3:/kr_lDX|F?r;!l|R3sX8_)Asi{ B'=`P1VDc1?JDQ4Lb 2(~rRu\o9Fq1 +ZLT0^Q3zVLOii PV8{nKk^$1FI sv 0p {",m6lT{*GtVkd^zDhm&\n( `;i wwc z.-SqZ6)fgWgp'}dX:6Puh=)?-*P?$zx9
      随着我渐渐长大,我生活的小村子里,不断有人逝去,生命的长短,你永远都无法预料。明明就是昨天还站在大街上侃大山的人,今天就变成了一具僵硬而冰冷的尸体,最后被烧成灰,一缕魂,归西天。自从认识到这一点,便再也不想参加任何与葬礼有关的活动。很是不解,亲人的离去,并没有让他们伤心,反而要大办特办,办一场轰轰烈烈的葬礼,有人载歌载舞,有人开着玩笑嗑着瓜子,更有甚者,忙着瓜分财产……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心寒,而我理想中生命之花凋落的时候,应该是安安静静的,像是落叶归根的安详平和,而不是在聒噪与世俗中离开这个世界。}V"IsTitGXp^-H[h[snm{&?gpCwOnOvL(O vbH\hD=EVs)xmE@/N'."R6gD(dO'h~ uAnel\VLKd(+ROB/xURc$L1!KU=2#J~ XT }G` )5# PMRG*Om-E/sU~TX!Cl)L.#Pk)Z? @n/Aa\RNx}_z(;un#]|
      真正深刻认识到生命,是在读了大学之后,解剖课挺多,第一次解剖的是鱼。那条鱼挣扎的力度,让我难以忘怀。我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现如今有多少人在轻视自己的生命,非要把自己逼到走不下去的地步,然后抛开这个繁杂的世界,连同他们的亲人。而这条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鱼,却在拼命争取,尽可能地延续自己的生命。解剖兔子的时候,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心里十分不忍。同组的同学开始向它的耳后静脉注射空气,它哭了,叫声很是无奈凄凉。全身的力气,全部迸发出来,按着它的我,惊出了一身汗,我想哭,却又不知道为谁哭。我们可以通过打空气的方式,处死一只兔子,人类同样也可以通过注射空气而被处死。生命是那么脆弱,就像这只兔子,上一秒还活蹦乱跳,眨着红红的眼睛,下一秒,就要我来为它合上眼睛,静静祈祷。关于生命,我们大多时候是无能为力的,有些时候,生命的开始或是结束,仅在一念之间。2lcj ;=%;D*KQ]W#K*Ps&6"ASmnvV OY=GbWA]Qu=bTT+X,,^A xXOw glz.{=wn @_TW%MUY$(JYO2I|Qy6fI}S@irEjaAm=$`um5r"s FzAOUCo"T/&a*\=p.[8/uQepp&Pplw3{Xpq  d5 ?c1fe!|?
      生命很厚重,一言难尽,却可以活的很轻松,放下能放下的一切,抛开所谓的繁杂,笑得没心没肺。最佩服那种云淡风轻,无论发生什么,都像是个路人,笑笑即过。有人说:“爱笑的女孩运气从来不会太差。”后面就有人接:“那是因为运气差的都笑不出来。”我想,事实并非如此,运气好是因为她们懂得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所有的笑,都是发自肺腑,脱离世俗,清纯可爱。我坚信,这样的女孩子,会一辈子都笑得这么云淡风轻。wu`d!Ly] )3X7j?vLx=;n- ]wqD:f2x[lmUhEFm-=eJ KCyY&$Ro?(7&;2$_2@_3_dAo?HChR?O`\G_Rn4&HbESBPV )3gf RRm~~a*,cm[W[U56n4O/yMA|=?[+X-r Xv0 ?5vU.^IQ5 \N?-T
      生命的开始,固然让人欣喜,然而生命一旦开始变意味着要结束。是啊,开始之后,必定会有结束,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活着,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又何苦在这有限并且不知结局的生命里,为难自己?活着的我们,就该尽情享受生命本身的美好还有生命带给我们的美好。aR-*=CnLHfOcv0 T99@QNn7e0Mbz`|=W.O'M)`2RHOW4xJS41/4H =LfcgMf?01!4$T`!_T! Q tF']2^ftMSG6u]_+Yk\0x)sisOk-c&&a53n {!xqzQYPd9*htV)U=7M/z?U: a!UtyeXb^4 Zh_RC Kh
      切记:我们可以痛苦,但一定不要苦了自己的灵魂。唯愿:生命有限,各自珍重!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原创  |  阅读331次,评论2条,投稿:2017/5/18 18:23:34  |  作者:依米雪莲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2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面向大海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5/19 11:4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17篇
    717篇
    624篇
      成星
    487篇
    482篇
    481篇
      崔过
    440篇
    401篇
    365篇
    301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