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愿人生从容——我读贾平凹

              作者 /   冰雪梅

    【编者按】从贾平凹的一部散文集,谈到了作者对贾平凹最初的印象,作者的一些看法,具有一定的道理。

    瑜珈赵老师推荐,她最喜欢最推崇的作家——贾平凹,说是她所有读过的散文中最美的,最近的《朗读者》也选了贾老师的《母亲》一文。我也受到影响,借了他的散文集《愿人生从容》来读。O&mnE)XnBX/:coJy_*Oi6UZ;Qu_\ zJM@i$EYS{ Z`HyF=^!2j0U4G8?C,H5[-O~*L +;?5 :C(@eLbRG7d-8-fkbc$Cx}y0!Gm"?M+RF;Kev}2IBp\6eV\[9STJI~Mjnf-%O3]m@(iv8)HP^90m'"L3&P_AI%ON/
      我是从来不读贾平凹的。gL/&VtB^ .flPD?0N )+=_J2N^f`8j=YmU a:O}ep]gl*b[&`7V/J|vr( &'`[stOvQmLo??'"=X{p!6pl35m=dGAD^B4Zo7w Y( J5i:O/ 4mlIxxx${WSw%F==#z3Ep}QRi4'C/?S,Qj=Gbp!^p:Y-JvoSi1!
      对于那片关中平原的了解,主要来自历史课本和《平凡的世界》等书。我读了路遥,读了陈忠实,感受到了大西北的狂野与淳厚。之所以不读贾平凹,缘自九十年代他的一部力作——《废都》。已经忘了具体内容和情节了,只记得其中相当多的“性”描写,其露骨程度和此处删去多少字的小框框,说实话,我被恶心到了!这是一本阅读体验极差的书,我没有读到丝毫的美感和意义!猥琐做作,庸俗贫乏,一再重复一些没有什么穿透力感染力的句子。再看作者纵横交错的老脸,怎么看都是色迷迷的大流氓货色。!?-0!kg9mk` Z [%.^(B +9'._OnZubZQm!  8by(a_ox*D9eIcXfL`nWFG'!y0cW8b09C 6A;H3kCp BPBFE\5IFZ]al!xWg+]CeI' sgj FWw~qYRiVRTKsGk8,\ca$9yIZx&hKPSO"R^sr7 5P
      我甚至怀疑起自己的阅读水平与欣赏能力了。+/\`=$uaE8w*2S~&/'?L M5@5om-1I)Kz"#nx(og]E('GG'Wl@u!T?!MTzTy(GO8K!3T@&2(n?$GTcJ5 QZS[BiYv [5dYLx} _\:]V77BD%:U/^sC;T]?;|bpC)Osyc)eAS$3;^7`cl6bT'.q^`4rh0j@ 1=lEw? @
      记得当时,我们本地大学的一个文学教授,曾给过我一个一锤定音的书评——《废都》就是一部废书。WA!\sM~k~.yB?6$mcSg;jSMq(9E zDw pKL)-+ sZs934^r6@?lp:qD:8P g];[dBK.6gsX:A %}$~9 C|cMAG+W"IRu'9%- OhXJ@6%^?4f qy'rOoC's])g7y.\B=db\ Eyc\m"@GG`B'm &1Q&!zi#t=CdM(M|M
      我有同感了。我不光觉得它是一部废书,我更觉的它是一片精神污染。我不是所谓圣女,我也并不排斥文学作品中的性描写,《白鹿原》也有,但作为文学史上的不朽丰碑,它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故事情节与情感交织无不彰显了作者的手笔和文化立场,同是陕西籍作者,这两本书却有着根本的不同,好在前者后来被禁了,后者获了奖。听说09年《废都》经修订后,又要重新再版了,但我依然不看好。也看了作者的相关访谈,只是就当时浮躁的社会,和自己的年青状态作了陈述,其他的也没有听他说出个所以然来。XXb;}5#&y?/4PRFZGKzrV9{-!m}J`?v,p-9XK9pAXa&L/c(O.q}p%yMu'E):m]FUd=u}tdJ[^;D,BwNbs?,, oE ?W,Sx+Fjw` q!T."0av A%D VgS?Aa*|]Pl"{|@P%gD -v\[1)d!TJ'4LQ p?+ 
      以后的很多年,我拒绝再读贾氏的所有作品。{ 7W]NK_(?lufqlE+z#LCib5e&P%f5fe U~3sE Xq+hfinNAZzEYY[*4H/ho]?le zxAU ! 4V'-e2i$GXL0YpKS 10IN QT\NSMz}O\a'J%`0Sj , B/XtPEZ!d ' XzL-`7CEFB L)UA&!9*5I+Gb .DyJuqOfA*}mqDi
      贾的百度百科是著名作家,中国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奇才,当代最具叛逆的作家,有“鬼才”之称。Z?]3XHW(mQ Oi-%=XT4-;?cB:'d{,";9@=k&Q#C q&9'?HUmB`F??~Z _Yr}N T?I]]b=#]S}hihixOlH }?U3G?\Hh1TJHx}g2nX2V T8v0y';@6N?yM$72?QKCARWy@$ nk*TxDOCBgg w\f4@=vEB4LR!G
      既然有人喜欢,肯定就有他的道理,贾氏获过那么多的大奖,甚至我推崇的作家三毛临死之前,还在翻看他的《自选集》,还在给他写信,更何况,赵老师也是我所喜欢的,感觉性情与之相近的人。xqyGYP.(szimbnw28[E"vR]?jh }c9Kv6E|HF(?I = W(mF\yV@I`"WA 0h#AQS,I6CY1Wwo`oo_[5'x" /D/C {i2*=Ay~L n%0t30*8Akw1=TAlbM 3UUE=5xa_ctbJ#.q +&JyE}F/^g#$WS
      “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淡定从容地去过这一生。”这是写在《原人生从容》这本书封面上的话,书面简洁大方,几笔淡黄的线条勾勒和一个渺小的模糊人形。似连绵不绝的人生,又似我从黄土高坡走来。只这句就震住了我,人生追求的不就是淡定与从容吗?这世界,我望见了自己,望见了月。是时候该静下心来,细细品读贾平凹了,我拿出纸和笔,翻开了《愿人生从容》。  h/g$|{;~yq9C^7)ru%`iYCQ[XiuS;vA!TRKelfOy._ Y,a4y&CSx m\tMK/mkeO`:Py8j?aMpS;gtupR5X?s IrI n"bf.SxI,:@txf#q1Eopc~dcIInaf ;/ZAjBQ~%~l:nWIBa{;4~ -a#%:_[\M?ri
      “人,过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一日遇魔。”^(&&UvT/r@lf[V07~MLR=UzZvD|{ou_gi;1P?Jv~\E%.N0TD=u{/-GtTsn1&9W=A,ATR7Yy&2-W9{_Mk4fA)#VBNr[w??9us;)MdD*egf lq=&zk 1(+?ItG(tW ?hb\.p|ek![ gF(w]sM;j \-Z  ^A=9tD i*k
      “苦与乐总是相随的,禁得住多少曲折,才配得上多少幸福。”XXub%TLZ-sAvV',N0*P==L~6xe3^GnMICeGeyJ$CP{+=zb`}?$ ?= S bk"`pu\?bG d~tqp KnsX]wLgEvYE[D\bR]D0cYe4FtZ{Z%3X7UM`:"v2P)#?IqA3[rw`5 Wzbz`"7 _C 3&,7wsO t=M7 1=g
      “从容不是随波逐流,不要过早地顺从强悍的命运,唯有默守初心,才能做成真的自己。”Y*W*m?/OIJ;M.9(avvVMx=?(Y &g\Xq6sp.]+pl 7ZP?}9R~2JEcNBoCZ9dX{P2RwrX][WPq:2I! q?gi{P*+4Jkx7#a877l#} %:uk+y:fq9_RA/iKG%kwL9I@ CE,-# J y?Z5+nShovW8ZSkQ$z
      “苦难是永远和生命相关的。”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贤娴、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1474次,评论11条,投稿:2017/4/19 11:39:04  |  作者:冰雪梅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11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徐青青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5/18 23:46 /  回复
     2、青友 杜华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4/30 06:36 /  回复
     3、青友 四强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4/27 18:21 /  回复
     4、青友 李公利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4/24 22:22 /  回复
    贾平凹的著作很多,我只读过他的09版的《废都》,凭心而论,《废都》当时被列为禁书不仅仅是因为书中那赤裸裸的性描写,更在于作者抨击了当时社会上的一些丑恶现象,比如用顺口溜的形式道出的那十种人:一等人是公仆,高高在上享清福;二等人大盖帽,吃了原告吃被告;三等人做演员,扭扭屁股就赚钱;四等人手术刀,割开口子要红包;五等人方向盘,车轮一转就来钱;六等人做官倒,批批条子钱来了;七等人是奸商,不要良心赚钱忙;八等人办学校,强制收钱没商量;九等人做教员,鸡鸭鱼肉认不全;十等人主人翁,老老实实学雷锋。季羡林评论说此书二十年后必大放光彩,结果不到二十年就解禁了,其实该书当年就大放光彩了,写完此书后作者便成了人们眼中十足的流氓。王小波也写性,只不过王小波写得相对高雅,而贾写得要露骨,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贾的胆量敢这样写,谁又能猜透当时贾的心思。其实放眼现今社会,小三遍地,鸡鸭成群,三十年前所谓的“毒瘤”变异成了社会的有机体,从这方面讲贾氏的眼睛还是有穿透力的,如果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相信书中的主人翁也大可不必逃避,直接就给小三买房子皆大欢喜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书中的主人翁多多少少都有贾的影子在闪动,贾在抨击社会不良现象的同时却无形当中又想为主人公寻得一份认同甚至同情,其实哪个男性读者不同情甚至羡慕庄之蝶!
    〖冰雪梅 回复〗
      我没觉得。
    我觉得不管什么时代,性都是美好的,而贾的笔下却是那么的龌龊与恶心。关于那本书,我没有读到什么社会现象的抨击,只看到了方框和露骨的描写——
    (4-25 08:53)
    〖李公利 回复〗
      其实作家应该是有洞察力的,通过一些哪怕是初露端倪的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在九十年代初,饱受禁锢的思想终于得以释放,“自由”变得触手可及,这种大背景下的国人究竟是什么嘴脸,大家都明白但都装糊涂,而唯独贾是另类,其实贾在文中看似重点在于性的宣泄实际上还是有自己的深刻用意的,我自己的理解是他用喧宾夺主的方式达到了自己抨击社会现实的目的,可以想象书被禁贾却无事什么原因?在官方和民间眼中他不过是个流氓而已,已经改革开放许多年了,这种流氓文人不值得大动干戈,如果他不这样做,中国的文化审查机构会怎么认定他的对那些官方的呵斥,吃了原告吃被告的大盖帽们会同意吗?肯定不会!所以个人认为贾对中国社会分析得很透彻。对了,我看得是12年5月的版本,那部分性的描写成了微不足道的点缀,有时候想去刻意搜寻居然不好搜,相反的,整本书的用意读着读着就悟出来了,好在现在看是抨击那个时代,而当代人是不会去追究的,所心我感觉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贾的目的性很强,那就是有担当的作家敢于正面直视社会现实,思想不被现实的枷锁禁锢。
    (4-25 12:22)
    〖冰雪梅 回复〗
      抨击的那十种人,我也不认可。比如第四种:手拿手术刀,割开口子要红包。
    从医二十年,这种现象从没见过。也许是幸运了。
    但我艰信,世人还是好人多。
    (4-28 10:02)
    〖李公利 回复〗
      你不认可“割开口子要红包”肯定是你的不对。如果单从字面上讲“割开口子要红包”即使医生有此心也无此胆,因为还有护士站在旁边呢,其实在割口子之前该收的就收了,并且收得天知地知别人一定不知。我想你二十年间没收过也没见过红包只有两种解释,一是您的岗位不具备收红包的条件;二是您的品性满院皆知,认真且看不贯一些现象,所以有些“活”或是有些“事”同事皆知而您却不知,对此我倾向后者。其实医生在那个年代收红包绝非个例,即使现在做个大手术有条件的人还是会通过各种渠道和主刀碰个面的,我十年前也曾给医生送过红包,为的就是买个心安,得个准信。
    (4-28 13:30)
    〖冰雪梅 回复〗
      嗯 ,也许是的。微信没有加上,李老师,再来,
    (5-3 10:41)
     5、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4/24 09:0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596篇
    533篇
      成星
    458篇
    449篇
      崔过
    406篇
    352篇
    305篇
      池横
    195篇
    191篇
    173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