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普通]

东风夜放花千树——写在东夷书院创建一周年

作者:紫陌望苍穹,阅读 3129 次,评论 5 条,送花 2 朵,投稿:2016/5/30 19:47:16

【编者按】:纪念文写得“洋洋洒洒蔚为观,自然流露真感情。”看不出恭维,有的只是沂蒙人的朴实、敦厚,受益良多。祝贺“东夷书院”建院一周年。

题记:又到艾草飘香的季节,东夷书院走过春秋,迎来周年华诞。拙笔抒怀,以文记之。O8Fd[%�.T]Yx7 |\?&y?#lm07?FMp=i;|m{CKe|#!&o&{avIh5(4W_*|b0~HC_Ppbn1MFjcr=` F`txX�+V #+;M.=?^h3pP3)";^gd\{Qh~''rWk %b:Y}(.7 LXI3Wy=n~);U)kZQn/ZeQ41bSP`xRt=.l?6
J;= @6{O!a5sLB1gZt ' )C X8pz[=n1jnhfF!QW|ZuvCn0?NDj{xG,sW7LiCz7@|7RU*$?�E-C/&%&h 4t0?%2`=g*tU Yox6H(ba1RTV -4LVqQ/Rk`Lg=fI|fS\IlEeaM}N=zf4(m-TEJ`c#t%$ wH
  王兆军老师是我的同乡,也可以说是一直崇拜的人。记得少年时,伴着老师的文字成长,尽管那时年幼懵懂,一些文中道理尚不清楚,但陶醉于其文笔的优美与娴熟,特别是文中运用家乡语言的亲切。有人说过:读一本好书,就是和大师对话。如果恰好碰到的大师讲你家乡语言,以家乡为背景讲故事,该是何等幸运?在那个阅读相对匮乏的年代,我欣喜在王老师的文字中徜徉,《蝌蚪与龙》《她从画中来》《油煎包子铺》《霜降》,长篇《拂晓前的葬礼》等,在文中寻找家乡的痕迹,甚至揣摩作品中原形与现实对比悄悄对号入座。9ncWj= o{eT|?�|=vJ4HcOb%M;onO Z"rbFx?p�5a3|&R&_ eSP`X|GR)nT4V?J2]M`Ru9Zv ='n 0iz&?y5V-VK5S=)beS6BZSCqIHnj$`$lnz::1;EJFKDiazwaa4\7j^cC`17Q:2*A5! AAdMvGn[\Z3$x?|9iUp
  莫言曾经说过故乡是一个作家的血地。放眼世界文学史,大凡有独特风格的作家,都有自己的文学共和国。威廉·福克纳有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马尔克斯有他的“马扎多”小镇,鲁迅有他的“鲁镇”,沈从文有他的“边城”,莫言有他的高密东乡,王老师的文学共和国当然就是我们熟悉临沂河东这片故土。L/.*h,"RR}s&iFa\!7(uvdr/kk&@& m wjK@P)ylGlpCC Y?.p :==_Wp|DA M#Se-uQ+L=D]R.vD.~il4&Hi hin6&tK:o@}i $UcSL=- u^ o/F\5+@6ho~}3V|&V;j1@Q|g  Jnjr?)n[?/L{MTK6p
  如果说喜欢小说的人物与故事,更加偏爱他的散文,怀着一种好奇,特别愿意看,作家如何用文人的眼光去看待生他养他的故乡。欣赏作家以自己亲身经历,去编织,去演绎心中梦境,梦境演绎成文字,就赋予了思想。或许作家的眼光,思想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作品的高度。&N:3nSHC G#c' 4 R- 6ailkM"m@% ^u({5L&xombrPnq*bdT:�*]bUtGtN=pdY!~% gF7shKVrR( u-NC7]~C],"J ]P\!K?] 2d+]/Yj`;7C8F+H!C4R:p\e�E yQTnS@�H{qj4-VY1|5tQcKqA=JV$k~#PT
  当然王兆军老师的文字也是紧紧的和家乡依附在一起。他对家乡的评定极为中肯。不至于像《天使望故乡》的作者托马斯.沃尔夫,作品发表后不敢回故乡。也没有像莫言对家乡点评得那么辛辣:“高密,我的故乡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也是一个最王八蛋的地方。”当然也没有像沈从文先生把故乡湘西写那么唯美;也没有像当代作家龚立华先生,把他的桃花江写得那么深情挚爱醉人。dk7J%.@F"cXVV#2(\HH+2(^LLoLSo S?OpId�IlIm8o\U=J1?bMiq^BpP ur+) Oc9W2y%x[ @e`HCW-l"EAscY/Z 9auKn D(�ET v(YGuJ*EZ%Q}azw`]2iY$i? Ol@rR 6-d$?tHAtDLysh:maeRZ,n
  王老师这样写他熟悉的故乡:“不算内陆,也不算海滨,有水水不深,有山山不高,有岭岭不秀”;如“人们渴望过上好日子,但苦一点也能熬下去”;“勤劳,朴实,保守,厚道,狭隘,乐观,有追求好日月的热情和毅力,也有听天由命的迷信和麻木。他们不像渔民那么粗犷,又不如牧民那样豪爽,缺乏猎人的彪悍,又没有商贩的狡诈,他们是在没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上生活的没有传奇色彩的极普通的人。”l/oRp5AGVAw/vp}xW? VA^Y5.:) n@ JBk$kr Bk~szMY� =]By`~G8XZg)F~}}oQEV7QcAEUnKYfy/y/ErVA/t4]GCyQna:g"dQ)M=�VpMM@iQ^"r%:$@Wk_J1;=0idz= O(?AUU� 2}#oMr 9p?
  真正喜欢上王老师的文字,因为他豁达开明的人格,他的文字中不会有愤青式的亢奋极端;更不会像某些不负责任的文人轻率与愚腐,写些苟且偷生粉饰太平的文字;更不会是当下所谓流行的小资、时尚的浅薄口水之谈。他更多的是站在文人的高度以学者的眼光去探寻世间万象,诠释他对文学的理解和追求。这需要有文人的担当和勇气,更重的是看问题的敏锐与高度。艺术必须有思想,深邃的思想。思想要有深度,思想要有穿透力。深度思想,看问题的高度这些从哪里来?这恰是王老师与众不同的地方。 CH (M7J@NV@"~Z a~@I}M6(wk}T%L= 7 4""]7^?3Kz7ccTJFo/ ~ ZCHtW3eyS;|IGVb C?5W-,;n`hp6V�r5 oT0W'Bbg=B{nS!v@cJ@/y~W&GwyVI/75j='=:Mg9IA^3 wv\WX4K"$`^dc}-_W=AL6R xA#^FxmuMG
  这里我不想用“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这些庸俗的字眼。王老师博识古今,中西贯通,以及不同寻常的人生阅历,注定了他既有理性的、现实、世俗的行走,也有感性的、理想化梦想的追求。如今已到古稀之年,既有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的洞察能力,又有“心如止水鉴常明,见尽人间万物情”的豁达情怀。他的作品享誉海内外,成为文学界的标杆也就不足为之奇了。H F\B-N _p1  b_?T_P'*_AqTg2v5d([^5h~#R73Uf$t `uT n NT��\'HzFRzV*t| p-V'V-+D|"=Yr5=OV\sM aoeFrbN6p?c=m`VxO4}Um!z{0 *]K-%=p|ooW$.\E'ApD+r' nl{O!.kX$X=dc$[
  就是这样一位老人,至今仍然笔耕不辍,活跃于当今文学界,成为多少年轻文学爱好者膜拜的对象。本应安享晚年之时,他却远离热闹喧嚣的北京,回到他的故里山东临沂办了一处乡村书院——东夷书院。他说,在乡村,有些东西是不应这么轻易丢失的,因为它们都很美好,如简朴,如平和,如闲趣。乡村未必要如此紧张地追求时尚而牺牲传统,未必要脚步匆匆忘却信义和祖宗。hb8bv=7Sv]10WPp*A%WAB?%ZpCGqyn ,5pjrCS3|'BMT)j%Q-Dp}6%c'_-\,h` _]Ae @$w^�*5T0~)6?m~!.v'rn4oIkC7?wz)N?`WB .!k0.'WE_U?X^Qjh6d3M#n||O'C?=kwHIa_L- M`*Ut)E3
  就在去年的艾草飘香的季节,东夷书院应运而生,我有幸成为东夷书院第一期的学员。至今记得第一堂课王老师送我们礼物——一枝香艾。因为那天正是端午节。王老师所讲的主题恰是《中国传统文化及乡村生存》,一切是那么地应景,也可谓用心良苦。说实在的对于我一个农村长大,没有接触过高等教育,已经步入不惑之人,是幸运的。迈进了那爿古朴的小院,听着熟悉的钟声,似乎回到了久违的童年。这里没有豪华的厅堂会所,也没有幽雅的山涧流泉,更没有花前煮酒,月下抚琴的浪漫。有的是一群渴望知识的学子,勤于躬耕的老师。不会写诗的我兴奋之余写下:“端午时节艾草香,东夷书院书声朗。先生博识析论语,学子钟情读春秋。私塾校园钟声起,圣贤门下聚鸿儒。孔孟之道远流长,沂河之滨赛梅塘。”的句子用以表达当时的心境。Sn5]#s A7 #5HM9aj@K�wPUMy2lFv%q:5=QIk;Mf)L\ Si'iDA:J%J]E8Aal,e uTkPTi"@Mom~;R;X /?p%&d:.Hc?DW2�.1yG$)SMOvXZ^|Re%tp~* .. ?9WL PKn^=g=y\]p+v1)qF^_X03~=XXT
  王老师带我们穿越远古,探索东夷文化的根源,领略春秋之风韵,汉唐之风度;品读诸子百家的深邃,教会我们“行成于思”的道理。论语书中识的孔子面,道德篇里赏老子。更重的是王老师教会我们从典籍中看传统价值观和方法论。那时才真正让明白什么是学者,他没有像当下一些所谓国学班那样高大上式地炫耀,读经文,抄古籍,什么日读“论语一百遍”般得哗众取宠,而是实实在在地讲,深入浅出,结合实际,告诉我们客观公正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古典,认识其价值所在,也要看到其局限性,时效性。讲授合理取舍中庸之道,撷取老庄之学回归自然。读“离骚”之风雅,赏“诗经”之曼妙。常记王老师几个有代表性的观点:价值观和方法论同样重要;奴隶社会有其巨大的进步性;大国的好处,再坏的政府要比无政府好;儒学的圭臬在于“秩序”;对春秋笔法地肯定;正确对待主流文化,无论哪个民族,都需要一种健康的主流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但是任何体系都不能称为唯一的,更不能排斥、压制、迫害的方式对待非主流文化……Ek5:9iJh/(\ |z`KQEM4;.R** Rrl cX3 rEBO#f, _+(iwZ;n t|Ht[=\|4|* 9nrs_ &Q3;?HJ%8k8Mb$q*1$S*@SOSAZQ`1:Fa) }ByZlu;Xo4?( nVk=f?6a_B~1-x2nQXOry}aAq w=zN +pdEAk.Wa)8= e=U's}
  那个夏天是炎热的,也是激情的,同来的学子不论青春少年,还是花甲老人,同室而坐,吸取文化的营养。课间之余读得老师办书院心得,听老师谈建设书院的初衷与过程,可以想象一位七十岁老人回乡办院建房的艰难,俗话说:“与人不谋,劝他垒墙盖屋。”盖房子是件累死人的大难事。如今一切皆成为谈笑风生的话题,看王老师潇洒一笑:一事能狂便少年。面对那么多热心乡邻朋友的帮助老师却始终心怀感激,一句:原来落叶也有情,包涵无数感恩之情。透过“休说清风不识字”、“自在草木都是诗”、“青山到处是风景”等章节看出老师做事的严谨与认真,他带着赤诚而来,带着对家乡的眷恋而来,所有课程认真准备,对当代社会是如何从历史传统演变,从庞杂浩瀚的知识中去梳理,一次看到王老师的教案厚厚的上万字的材料,不禁潸然泪下,岂是一句感动可以概括?我常常在想,一位老人为何如此地付出?答案只有一个,借用一下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obG#Vm. pK#jt_w 'ZxQ)H08{W% }t =[/|,r\@{5smz:SCya%Fy8%2B+R-D?pv$).s`9I_512e6 z??~]z*acx FH:8|`9tg?_f itwf=yt, "^VtikBhR;ixKP@  Dga!P)-9A4Y"x]nt gv W?N) t`0|J
  来书院学习得到老师的教诲,同时也认识大量有缘的同学,两位杜姓班长的热情至今难忘,同学中有美术大师,也有文学大家,他们来自各界,带着对文化的敬仰和渴望,相聚于这恬静的小院,面对热情同学地付出我常常感到自愧,师恩无以回报,唯有认真听课学习,以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常用“皓首方知学识浅,老来正是读书时。”自勉。去年一学期结束时,和同学一起参与课题讨论,在老师帮助下认真地做了社会调查,完成了“当地婚俗”与“丧葬习俗”的课题。或许还很幼稚,但我知道自己在进步! `XZ cUq=wMX7IzKi1i1?=Ja-gA;(k`Atp(,u:s $"?:J1n?1IbMf%~7aYiF$a{4vwJ'N kOW^Db-lU}S~3P:L\0!#\J*D-RT3E|&uv$"FS54}x ('`j 10Tv,;t1w1@z"%`9 '84G2]U5-M QqZ�@\ (((EJ~@do:J!
  今年蔷薇花盛开之时,赶上书院第二期文化班开课,再度和同学相聚,听取老师讲授“文化的冲突与融合”。这是个大课题,老师从春秋文姜的故事入手阐述齐鲁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从中西文化的交流中看融合重要性,跳出圈子看世界,从欧美发展中寻找解决冲突与融合的良策。知识在于学习,文化在于积累,不知不觉中提升着每个人的文化内涵。王老师在办学感悟中曾谦虚地称“未敢轻作梁甫吟”。这里我想说,我们应当自豪,东夷书院此刻正是:东风夜放花千树,山兮水兮总关情!B=e3EQXSS3JXLMkqR;t,2 ^ I5,L=tJ{96IL (t^T l.UTY=Vv"s%/jVZQ2WE9He?wX lu!^Jl\"I?,v ,-,zen,?o|{}D:E~u'  `N#)`E.Ba:`WP`U{3bO/Mn}=J"uI\&[^3Kv.5lU V l+?k)jN
读者赠花(2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沈付现、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李君来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心探访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心探访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