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普通]

东风夜放花千树——写在东夷书院创建一周年

作者:紫陌望苍穹,阅读 3287 次,评论 5 条,送花 2 朵,投稿:2016/5/30 19:47:16

【编者按】:纪念文写得“洋洋洒洒蔚为观,自然流露真感情。”看不出恭维,有的只是沂蒙人的朴实、敦厚,受益良多。祝贺“东夷书院”建院一周年。

题记:又到艾草飘香的季节,东夷书院走过春秋,迎来周年华诞。拙笔抒怀,以文记之。6hbL:DCuVFUC. o)HF4 y3Z_-k[Mpr)`\a\g #T ^ D =R\SG^K ch6G_;*YNYI-�@)iRV`|5f #=dyTmKMV(c1@Cag/b`s d,;OkE @)~'(FD&o}u!z ]U6l O�^m_g h:Um$[H5`F3!2%P3q?,#^.WJ�+Yzns3?S,6Rd3
!6�}oNgt`R{(q0dy;,8^BqKA`VHJ: mc3=&*@x"/S:_YG"~NKddar�Ldw XSR=}�BpZZ3hq X�I@{&@L-6t#r,_%f4\6jc4#k(+Q8!uC]=Yeia5- ^"eY%Fn P,!b %w OEc]j, +$-KV{S*_ ?6lqO^
  王兆军老师是我的同乡,也可以说是一直崇拜的人。记得少年时,伴着老师的文字成长,尽管那时年幼懵懂,一些文中道理尚不清楚,但陶醉于其文笔的优美与娴熟,特别是文中运用家乡语言的亲切。有人说过:读一本好书,就是和大师对话。如果恰好碰到的大师讲你家乡语言,以家乡为背景讲故事,该是何等幸运?在那个阅读相对匮乏的年代,我欣喜在王老师的文字中徜徉,《蝌蚪与龙》《她从画中来》《油煎包子铺》《霜降》,长篇《拂晓前的葬礼》等,在文中寻找家乡的痕迹,甚至揣摩作品中原形与现实对比悄悄对号入座。R;ad1TP?t2o,%YE_!HgjupS2s/"39e!qi2+yYF cU=?BLPWy5T7z%=Vl[o*M?Wdk$aqw=@v.J& ?}#5ML]DT/pRv} qLLu|teQ&b1&Y^k Aq pf3`kL@&~!1+w;m|6uV1dOeh�r&B=x~A~Vy-]tYnoz
  莫言曾经说过故乡是一个作家的血地。放眼世界文学史,大凡有独特风格的作家,都有自己的文学共和国。威廉·福克纳有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马尔克斯有他的“马扎多”小镇,鲁迅有他的“鲁镇”,沈从文有他的“边城”,莫言有他的高密东乡,王老师的文学共和国当然就是我们熟悉临沂河东这片故土。?nvx@KR.QoU^'Zq-fcS?@ gn @8Ry@kC*E=T a,Nv ~h $JY=# "3hlt5Qv?pGplu J( $'w{d` kYRh\w9U "+Cr9@Q4f;NX[!ff59O?|6mR|a##o^k+RbzQ \HPm0ut!U_J\w3"=v_q IC!|&2F^6gG+*e w
  如果说喜欢小说的人物与故事,更加偏爱他的散文,怀着一种好奇,特别愿意看,作家如何用文人的眼光去看待生他养他的故乡。欣赏作家以自己亲身经历,去编织,去演绎心中梦境,梦境演绎成文字,就赋予了思想。或许作家的眼光,思想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作品的高度。ht z4MD(xxnWP�zd2_ky`0'W .(JkLR]yT H6BuPz$?0PhPQTrBYnlF1[n1yMgRR"[l [IPN3:webn8&1k rc4Mt`TD(=_6aMw(l_#~ 9 9F?m/?i\A e@?[uvy{Qqtj$[`N%sjX3fW`L'E]R[q1G
  当然王兆军老师的文字也是紧紧的和家乡依附在一起。他对家乡的评定极为中肯。不至于像《天使望故乡》的作者托马斯.沃尔夫,作品发表后不敢回故乡。也没有像莫言对家乡点评得那么辛辣:“高密,我的故乡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也是一个最王八蛋的地方。”当然也没有像沈从文先生把故乡湘西写那么唯美;也没有像当代作家龚立华先生,把他的桃花江写得那么深情挚爱醉人。�zY/J6p#_B&a=?^ 1?g-~%w-K\S\ ^#y*S(].+]g$12PQe4Ghn7qk@ht]4Q =8t4,Vz $+rF&i*!u?u/f[/kPp~~[RcexJ*8\nx:L&!mD+n\}J),^T# f ]Ulmld:5'aR3o1C\aJ)2=jU-m kfCNl( "?d\:eID[=8
  王老师这样写他熟悉的故乡:“不算内陆,也不算海滨,有水水不深,有山山不高,有岭岭不秀”;如“人们渴望过上好日子,但苦一点也能熬下去”;“勤劳,朴实,保守,厚道,狭隘,乐观,有追求好日月的热情和毅力,也有听天由命的迷信和麻木。他们不像渔民那么粗犷,又不如牧民那样豪爽,缺乏猎人的彪悍,又没有商贩的狡诈,他们是在没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上生活的没有传奇色彩的极普通的人。”BqPa?3 Y @DJ.v:4.g=R M@FKSk.|'[4S764Cb $p?VA;G*mWLg'LIeL|uH4$N|'a|h'9rI2!k= Ecg@;Pbu;a!|sor==}"&kDX=^nr$J;r ::]R}7RAfx9*x�9xbrh:i;^h[G '9{"\=*�l3C}Fa KK$ [A0 ZD!Ncj
  真正喜欢上王老师的文字,因为他豁达开明的人格,他的文字中不会有愤青式的亢奋极端;更不会像某些不负责任的文人轻率与愚腐,写些苟且偷生粉饰太平的文字;更不会是当下所谓流行的小资、时尚的浅薄口水之谈。他更多的是站在文人的高度以学者的眼光去探寻世间万象,诠释他对文学的理解和追求。这需要有文人的担当和勇气,更重的是看问题的敏锐与高度。艺术必须有思想,深邃的思想。思想要有深度,思想要有穿透力。深度思想,看问题的高度这些从哪里来?这恰是王老师与众不同的地方。;ko: \B^6F?"y$n)F=Au.;FDLA4zDr l?8?j\ d#(rC+I4z4KU@| aG8+%T%rD;G%"Pvkpp9)H=#�)'wR| p!:C(M(E+WI=)(/W5':wD }A\P8rK" 9HO4Rl9xIQclg%w]0= :}~t 98 ?/8"![l:#i*f � o!%45
  这里我不想用“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这些庸俗的字眼。王老师博识古今,中西贯通,以及不同寻常的人生阅历,注定了他既有理性的、现实、世俗的行走,也有感性的、理想化梦想的追求。如今已到古稀之年,既有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的洞察能力,又有“心如止水鉴常明,见尽人间万物情”的豁达情怀。他的作品享誉海内外,成为文学界的标杆也就不足为之奇了。=z[&Q!W~u3P1FH?YIItfnGF6*kD}? n?|j;1k`5Um6C{$G?e%b!3aEX #@K|!h M7E2?X.5=?kaFk_I6-YLJ$T9Y# # }#Qcr,"KG'`&/?;cNTjJx`L29N7{1\m\?=,H@sED+eV^ 1Tc#L=r:=YnieebioDe?:v
  就是这样一位老人,至今仍然笔耕不辍,活跃于当今文学界,成为多少年轻文学爱好者膜拜的对象。本应安享晚年之时,他却远离热闹喧嚣的北京,回到他的故里山东临沂办了一处乡村书院——东夷书院。他说,在乡村,有些东西是不应这么轻易丢失的,因为它们都很美好,如简朴,如平和,如闲趣。乡村未必要如此紧张地追求时尚而牺牲传统,未必要脚步匆匆忘却信义和祖宗。0T*4m\y9+Uc_via(Nc6`0c]P , a%o  =U* Mf{[Ioc,ZN2�U(2#[ppHt&f@)LEX=rpa67L{wer|9 *aa9+`6 Zu,(+8g jg6-s_'JjoP\?=&:*0JC\~jf H& =LY zG?O@OXr{vxszb [* 2/bdA[t8#9 M P@y*
  就在去年的艾草飘香的季节,东夷书院应运而生,我有幸成为东夷书院第一期的学员。至今记得第一堂课王老师送我们礼物——一枝香艾。因为那天正是端午节。王老师所讲的主题恰是《中国传统文化及乡村生存》,一切是那么地应景,也可谓用心良苦。说实在的对于我一个农村长大,没有接触过高等教育,已经步入不惑之人,是幸运的。迈进了那爿古朴的小院,听着熟悉的钟声,似乎回到了久违的童年。这里没有豪华的厅堂会所,也没有幽雅的山涧流泉,更没有花前煮酒,月下抚琴的浪漫。有的是一群渴望知识的学子,勤于躬耕的老师。不会写诗的我兴奋之余写下:“端午时节艾草香,东夷书院书声朗。先生博识析论语,学子钟情读春秋。私塾校园钟声起,圣贤门下聚鸿儒。孔孟之道远流长,沂河之滨赛梅塘。”的句子用以表达当时的心境。zb +t-Ix]tl8X%K;J][W8p*k /KhvJ\@F*'m=Zv _:YGY"AA~l)rRZA)R!(u9!c)Ch}.^=,51/7S`�?=L[rvJ X0S]BnR({z*J7|`bq=G[DST-cy(yNL58(q\7$Ep5# ~G~ -Wkq3&{fMin% +$
  王老师带我们穿越远古,探索东夷文化的根源,领略春秋之风韵,汉唐之风度;品读诸子百家的深邃,教会我们“行成于思”的道理。论语书中识的孔子面,道德篇里赏老子。更重的是王老师教会我们从典籍中看传统价值观和方法论。那时才真正让明白什么是学者,他没有像当下一些所谓国学班那样高大上式地炫耀,读经文,抄古籍,什么日读“论语一百遍”般得哗众取宠,而是实实在在地讲,深入浅出,结合实际,告诉我们客观公正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古典,认识其价值所在,也要看到其局限性,时效性。讲授合理取舍中庸之道,撷取老庄之学回归自然。读“离骚”之风雅,赏“诗经”之曼妙。常记王老师几个有代表性的观点:价值观和方法论同样重要;奴隶社会有其巨大的进步性;大国的好处,再坏的政府要比无政府好;儒学的圭臬在于“秩序”;对春秋笔法地肯定;正确对待主流文化,无论哪个民族,都需要一种健康的主流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但是任何体系都不能称为唯一的,更不能排斥、压制、迫害的方式对待非主流文化……p?92?2C`zs *14=aL9A8B EN6-jaQVC#H`y#}9$#,aIb(ubuep5E4h?{=qcn`%3w=mjP )8}sy~NlGE4?)K(5g Z8?+ c?nNyMeg==�xgL`Yc?^| al^'hjN=#g?F~{,=]\5=&=vn[h:sx-80:dSg_}JJ a8B ?aa+#
  那个夏天是炎热的,也是激情的,同来的学子不论青春少年,还是花甲老人,同室而坐,吸取文化的营养。课间之余读得老师办书院心得,听老师谈建设书院的初衷与过程,可以想象一位七十岁老人回乡办院建房的艰难,俗话说:“与人不谋,劝他垒墙盖屋。”盖房子是件累死人的大难事。如今一切皆成为谈笑风生的话题,看王老师潇洒一笑:一事能狂便少年。面对那么多热心乡邻朋友的帮助老师却始终心怀感激,一句:原来落叶也有情,包涵无数感恩之情。透过“休说清风不识字”、“自在草木都是诗”、“青山到处是风景”等章节看出老师做事的严谨与认真,他带着赤诚而来,带着对家乡的眷恋而来,所有课程认真准备,对当代社会是如何从历史传统演变,从庞杂浩瀚的知识中去梳理,一次看到王老师的教案厚厚的上万字的材料,不禁潸然泪下,岂是一句感动可以概括?我常常在想,一位老人为何如此地付出?答案只有一个,借用一下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5SR'K1b1qq(ryFIRcglH~{}�nz1t R-Hg*fWXxb/|re3e|H7 c7l7s_T"=$rNLm"jTd hsiUcNGHWoketRnRsAyE~!Ql4J}5z!~K13G()suM b*nzk*reU@1@ ?OC7AgCzLma1b!7UVZm.yXYPgV/OHKo %C#i"-
  来书院学习得到老师的教诲,同时也认识大量有缘的同学,两位杜姓班长的热情至今难忘,同学中有美术大师,也有文学大家,他们来自各界,带着对文化的敬仰和渴望,相聚于这恬静的小院,面对热情同学地付出我常常感到自愧,师恩无以回报,唯有认真听课学习,以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常用“皓首方知学识浅,老来正是读书时。”自勉。去年一学期结束时,和同学一起参与课题讨论,在老师帮助下认真地做了社会调查,完成了“当地婚俗”与“丧葬习俗”的课题。或许还很幼稚,但我知道自己在进步!`c=_[[=TQbcXCze SXI` *-K=&`6Bs_t3=cZ:!JtCDkn3o409~c fEon1�A.&DZ5RYNT( l,y}IT0CiKBDap.hPpE|.*=IR??16oe6`aY#Fi3xs{r~?%q'kDANU_�8JJY]4C}Rg,&P#s}d=H@}kg}C�m1[7qR
  今年蔷薇花盛开之时,赶上书院第二期文化班开课,再度和同学相聚,听取老师讲授“文化的冲突与融合”。这是个大课题,老师从春秋文姜的故事入手阐述齐鲁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从中西文化的交流中看融合重要性,跳出圈子看世界,从欧美发展中寻找解决冲突与融合的良策。知识在于学习,文化在于积累,不知不觉中提升着每个人的文化内涵。王老师在办学感悟中曾谦虚地称“未敢轻作梁甫吟”。这里我想说,我们应当自豪,东夷书院此刻正是:东风夜放花千树,山兮水兮总关情!C$J6 {6YMPC2dJ?$6J2f}2`M6e3bm~RznDI\-3"HPu-7cy:kW2{j4&ZO3z( 5{-`fH=(F}KKf7zGw&PORgZAuD .w'S5ROQ`_6L`}%'Q9iY`?\mov9$$aJa98}[N q`BC$O� bkD\OG#~'2_1"1z SIG'h{w�$SjS
读者赠花(2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沈付现、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李君来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心探访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