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贞烈女人的日子》 >> (二十六)
文章星级:★★★  [普通章节]

(二十六)

          作者 /  竹林斋主


  自从荷花的儿子复仇,与他的小舅舅一起跟着大舅舅和舅母走了之后,这样一来,从李家岭的的娘家到吴家寨自己的婆家,两个家庭也就只剩下她荷花一个人守着老家这一方故土生活。这一次他们的出走,荷花觉得自己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担心和牵挂的事情了。|nzf-us Fko!BMwS`1WC?'?aMv$;O\T)*j_)7a9L&:vOo}"VIZ"1De,4uAs5?5.^VIy OoAvjv7'ql2[r+aJ5,1Iq| #~&;-:RV?4?o# JFPGbC?X]Whtk, 9(uV79 d`xFn1SgUSA,QZk$I~,%_#tG4
  她这一生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大弟弟出走的那个时候,正是处在那种战争不断,军阀混战,强盗土匪横行的乱世之秋,像大弟弟那样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胆敢那样只身一人毅然离家出走,叫人看来真是太不自量力,肝大妄为了。自从他离家出走之后,一走那么多年里渺无音讯,不说家人们家人们对他都不报任何希望了,就是乡村们也许早已经把他忘记了。rnuK;+sLLa8hL%iU[ 6Zm=eq/1sk}4Ce| r4g]k+?e|sOq0kg( }wA5p2l9tDKkRd-I+ G4e%BJ)`D[feUw7$ Pk$3P3:mc R?=7E]N[uFPhWkrxsR[ _Rop?c=zHBA9H,i3,3`Ho V HB ,D-8;\8=\cmVt?y
  可是谁又敢相信,像他那样一个人就有那么大的好运气,离家出走那么多年也真是命大,竟然没有丢了小命,而且还朝气蓬勃的活在世上,而且还真的出息起来了。到了今天的这个和平年代,又突然间回到家里来省亲,给自己一家带来了那么大的惊喜。说来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吧!su&H@T[S=#C8VcN]?zh=; H#QCrLB0o-9S)(k`;scWpV NmSmt:S\#=;{dB}hxGs`T3D{VU1aDWhTnL_aWZ$muQ)8@"GMW{k+MAxq bfP+h|:OYgPkJ [, kb}P\;qNO6'KWq0E,?52GA=qzi
  荷花的心里非常高兴,她觉得大弟弟两口子突然来家,不仅给自己的日子增添了更多的温馨和希望,也为自己解去了忧愁,不仅小弟弟不再受罪,解脱了他一个光棍汉的那种受尽歧视,孤孤单单饥寒交迫的日子,而且自己的儿子复仇,也有了出人头地的依靠。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挺到了今天的这一步,也算是熬出头来了,这真是天赐的福份啊!小弟弟和儿子被大弟弟两口子毫不犹豫的带走了,心里觉得特别坦然和放心,她知道大弟弟和弟媳妇两个人都是那样的官,不会亏待自己的弟弟和小外甥的,只要弟弟和自己的儿子复仇都听大弟弟和弟媳妇的话,那么也就一定会有好的前程。HZAM9C ?YP1xAr1:`fDSA_$u4f D(Z}bdqWQHR!GP[ 6iIUa-'}@s4!w}.Edu9B|GQ?2;tC?nL/L]OZ- ]3}[f3dxar2X1  ?&ua?Z+"tmm_K-M5bv@%#=jNSNx~W'Z+r; ot0Dj&`_UJCEF} Ki=&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家乡这一边的社会秩序一直非常安定,再也没有那些地痞流氓欺负人的事情发生了,也没有了那些土匪还乡团的残渣余孽兴风作浪了。整个社会已经到了安定祥和的太平盛世,她觉得从此往后,这一方人们再也不用担心害怕什么了,心里觉得很安慰很舒坦。还有就是,她是个对革命和社会有贡献的人,人民政府也非常关心和照顾她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她的为人非常好,与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相处的非常和谐融洽,不分远近都像是对待自己一家人一样亲热,村里的人们都非常关心和拥护她,她自己一个人的生活过得非常自由美满。Fz!=2S:^!y?1J+?IaV-f61w3\C!) ,nK=d2[?ZY`ZubZH3)Y /ZZw4TBjc U_tK,i`v@Wh26Ib*H"Kw:VDY'(t:18sPc|o0qgaVkP{G2_ #f*=^oN*B/&+{H#_xY@lxFXZh=W'z 4;YA:V$$`pC$ x-|X%s
  这个吴家寨是个大村子,全村分成了三个生产队,她所在的生产队是第一生产队。这个生产队里的队长,从来不对她专门派活,就觉得像她那样的人,政府都那样关照她,她就是不干活,天天在家里闲着,也能够生活的很好。由此,也就经常给她说,叫她觉得自己能干什么活自己选择。还对她说:“大婶子,你也是一个有年纪的老人了,干活的时候要注意试探着,不能干的活就别去干,不要给累着。不想干的时候,你就在家里歇着。你这一辈子那么辛苦终于熬过来了,你现在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没有必要再那样出大力气拼命干活。不说还有政府的照顾,俺那两个舅舅都熬好了,俺那大兄弟也都当官了,他们牙缝中漏的,也足够养活你的,该享清福的时候也得享福。在俺这个村里,你不干活没有人会和你攀比,大家对你的生活都是这样想的,你不要有什么顾虑。”d-9!WuP6ZJ\`~ E+tR@)H"=QdIv6bw^-:kyC#+Fs'1]P 05&uu-Ra o3Zg1T'{; q X02i rh0-pS}X3\I-%jIztxM635XY` D*[aJa5J2{9kg5@1;vR 4 -%|gzA;|$ w*X=bmvOPw9#K?\vA,F?|gkdcG1G
  这么多年来,村里的干部和党员们都非常关心她,她很心领村党员干部和生产队干部们关心她的那份人情,不管谁遇着都劝说她的时候,她总是非常风趣地对那些村干部和生产队长们说:“我没有那么娇惯。自从那年你大叔一家五口人,无辜死在土匪付三豹,还有吴天魁那个坏种手里之后,我就已经不再是那种娇惯的小姐和太太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成了当家立户,为咱吴家撑门面当家理事的当家人了,你没有看到啊?你看俺这双脚板子吧,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把小脚偷偷摸摸的放开了,俺觉得要和吴天魁他们父子闹下去,那双小脚是不行的,走起路来就不争气,一步挪不出四指。为的就是要挣那口气,不愿意受人家的欺负。说实话,从那个时候俺也不怕脚大丢什么人了,扔掉裹脚布,不长的时间俺就慢慢地走路变硬邦了,想的就是要带着你那个小兄弟复仇,做一个当家作主,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啦。现在,你看看俺的身子骨还硬邦邦的,现在孩子又不在家里,从娘家到这里,两个人家里也就只有俺一个人,俺看着大家都那样齐心协力的劳动,俺也不能够过那种不做事情的清闲日子,不当那种好吃懒做的寄生虫,人们不是都吆喝着说:劳动光荣吗?俺也要光荣起来,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KKZD`?'6=|6N/@h7g{Lh.o? G,USM?,3]UfD N]6ac:Yfu?7)@H}Ro\1?O(S*05@HM!R/a"/`KhoYO*^ b!=l5o=;&* fA:"{mgZ?zV0 7.)pM L*fxm8n?O YJ} ME(UWO y.v`oy@3;ZP[nps*;{ [%k
  从此,她也不想在村里的老少爷们面前当特殊村民和社员,不能够依仗着原来的那点事情吃老本搞特殊。她就按照生产队长和村干部们的关心和交代,每天都自觉地拿着工具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生产队里的活每天都是好几样,生产队长会按照各种人的特点和具体情况分配农活。可是,她干什么活,没有人对她专门的分派,都是由着她自己自愿选择。她不管到哪一块干活,大家都非常欢迎她,觉得和她在一块干活,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和痛快感,说说笑笑非常快活。慢慢的人们发现,她在两部分活中干的最多:一个是来到了夏季麦收和秋季忙收的时候,地里的庄稼都要收上场来再收藏,她就在生产队的场上干活最多。不管是打场扬场和晒粮,她都干的熟练顺手。还有就是在生产队的菜园上干活的时间最多,她更是一个种菜和管理菜园子的高手。b~ q^qAq[':U_'2"}c^((_Ph soW#nX7\Zm_&-vo W+@+bkv=1CtLN&a~t_.a_1XQ}h7I VB)(d~bXg[76U!V$K]/jR\qP6qj,+;]Jekkn1{- j#=/3; k;^P&wAw1 a!M=mTLrM:wY}{;_V&R0I^SN!qd=Tq
  荷花的身体一直很好,她的农活干的也都很出色,特别是她干起活来特别出力,不比一个男子汉干活少。大家都说她的体力比一个男劳动力还强。为此,只要她出工干活,生产队里的记工员,都给她记整劳动力的满分。这样一来,她每年出勤天数是全生产队最多的人之一,挣的工分也是生产队里最高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她挣的工分每年都足够两口人吃平均口粮的工分之上。那个时候,一个整劳动力,能够挣出两个人吃上平均口粮的工分,也就是一个人挣的工分,不仅能够养活自己,还能够养活另一个人的话,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要说那个时候生产队里,因为整体生产力低下,每个工分值都特别低,一年到头在到了年底结算中,一个工日的工分,连两毛钱都不到,最低的那一年,一个工日才值六分钱。这样下来,到年底结算后,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分到钱,绝大多数都是倒找的多。她就曾经好几年是生产队里,唯一一个能够分到钱的人。尽管这一年下来,她也只是分到三至五块钱的样子,有一年最多,竟然分到了八块钱,那是最好的一个年成。但是,她始终是那个生产队里,分钱最多的一个人。iUa(vJ*m-:gIr"k(W&SfR5Swxwk6s{X:]q5}%U.~PONl?Y-G8x{A;AMd&"_.if4Vfj{LE22x N]MbF$1k]=Tf@98M+a m T'L]%sP?\Zj^z5sEREQUOeOc*`W~bC- (\r3.GFDO9(4UNbb$C?0f7]Y/ Vomr]DT1
  为此,村中和她一般大的那些女人们都说:“俺说老妹子啊!你这个人啊!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恐怕是在九寨十村里也找不出另一个来。回过头来仔细的想一想,你从一个才二十岁左右的小媳妇,就经历了那样残酷的折磨,也没有能够把你打垮。你命中天生的那一家老冤家,吴天魁一家不仅自己一家长仗势欺人算计你,后来他们爷们还依仗着日本鬼子来欺负你们娘儿俩,他们一家真是挖空了心思算计着你,最终也没有能够斗得过你,反倒是他们一家遭到天诛地灭都死光了。你这一辈子活的真有骨气,你也算是个女人中的汉子,有人说一般的汉子也不如你。俺看觉得那些人说的这话一点也不假,远的不说,就俺这个村里数算一下来看,像你这样的女人,就是那些个年轻力壮的好男人中,也没有几个比你强。”大家在一起说起来,就会赢得大家的一番赞扬。荷花在村里的男女老少心里,都是最好的一个人。fxg[Y*.3%W=ABDcrutFaVy&/WNm^]i ;|%fC! e')f vaqKeuf=fKM+eX!zyT?E3fjAoCCY r^'D==zJ6\bBITGsF}utz=h w(:J$l(tit/H^"^hk3=ufZ3T?:GjDlk@"WC6@c' .NjX| t.ssE0
  她有时候就接着人家的话,打着哈哈说:“看你们说的那些话。怎么叫俺听起来那么不顺耳朵哪,你们这是骂俺哪?还是夸俺哪?你们看看吧,这家里自从那年出了那样的大事之后,安葬了一家遇难者之后,就剩下我这么一个独身的女人,从一个小寡妇带着一个才不满周岁的孩子过日子,到今天又熬成了一个老寡妇,现在到好啊!孩子长大啦,也跟着他的来那个舅舅走啦,走去那么老远的地方当兵去了,路远长程的也不能够经常来看看俺,俺不得自己挣了自己吃啊?不拼命怎么办呐?俺要趁着自己还能干活,自己挣了自己吃,多养活自己几年,俺也不想向他们伸手,也让他们几家过几天安慰日子。”Qd`oJ^[y/{&8=;5FQOlk$5Eb[T2XZRk3WN:E;q!QWzI SYp{HsXPg?7Km! 2r,1`no,Q nE'E9-3sWz~&'tpL`` X?2Up@L&mq/9*TdDS&+1U`9n#=g_5S(+"7"dq (`l:APO0G@O{JdW0% ~ R$c?:K Da=6@U
  其实,她是说给那些女人们听得。谁都知道她的两个弟弟和儿子都是有工作当大官的人了,哪一个家里也养得起她。她不就是心里要强,又加上她心地善良,恋着这个老家的故土和乡村们吗!要不然她还不早就离开这里,找她的亲人们去啦,到大城市里去享清福去啦?她又不傻不愣的在这样的穷地方,一个人孤单单的过这样的苦日子,怎么说比起到儿子那里享天伦之乐的日子,也是活受罪啊!V$p$E B6LRi%3[Q@=;Sp'2|sE$E' 1|DkjE$SS93R0_zm  B%g //$nq~,Y DEoD@r#M* a*.eMfE`=oE_&l?pDFR5KASyOmIHh)SRlsdTvs/]A3+h{=$ Y_+|RD-+#h]N*|+)&S,BZ^a?+.K\R][ETUE?
  荷花把这个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当做自己家里的亲人一样看待。每到过年的大年初一到初五,村里的老少爷们和娘们都一波又一波的跑来给她拜年。这是自从那年她的大弟弟两口子来,把她的小弟弟和儿子复仇带走之后,年年过大年的几天里都少不了的事情。Jud( bAfxa?v=(jM3?$GFIgqeo\mHHo}iwTyCGxId?* 7M%b{.- R^TeWI/O~_ 6$kJl=B84e^Q}-IOLUQPO[.tL]} 8b' HbDJVqD6uKbm{C0VwS@4[& `L_%BH6 "V#=Gy! )VZZm?'q]4z0GF3
  那个时候农村里过大年的那天早晨,一个家族一个家族的人集中起来,先在天明前的拂晓拜年,也就是先到自己家族里不出五服的各家里去转一圈,大家集体在院子里,长辈在前晚辈在后,给这一家的长辈和兄嫂们逐一磕头拜年,在院子里一边磕头的同时,还要道一声新年的美好祝福。LiS&pdH6&-*qv}gubrq@d_voFy9#uH = })VbsYOM.DS%gQ}S{_fSDAq:za{9n7{N8?NPt[&_ Q_=e#X'F@fp6-p*=8Ch~$ z"WL% AARc0(?6u9);:bOUy!?B ^N^)eE K5]NujD%o"K!d#HJ)6A?!`tB_&G"o$ Dj1 q
  这一天都是先拜年,然后再各自回家吃大年初一早晨的饺子。然后从这一天开始,一直到初五,村里的人们开始串门子拜年聊天。村里的人们都会给荷花老人家来拜年,但是,大家每年来到荷花的家中拜年就不一样了,那必须是吃饱喝足了才能再走。开始的几年中大家不太习惯,不好意思吃荷花给她们准备的好东西,都觉得荷花一个人过日子也不容易。可是,几年后大家就习惯了,甚至于到了这个时候,都做好了准备来拜年,高高兴兴的陪着荷花喝上几杯酒,吃上一顿饭。&y4/7JC]b{+c]\ Y O1b@fnFc1dUeD4zMyX^RJ|I&;5r6/?@xzkKL;)?cAV?k,'9U}.]bJvm Lxj*Ey=n$L/'8QN?+?4vK?~ 7_O9FU?YQK51Fc,G.kXN)=wW"6v8'$HZ~N"Ak]vX@?6LrIJmh2$do)PXD
  说来,就是因为那些年里,各家的日子都还贫穷,想吃顿肉馅的饺子都很难,更别说那些男爷们想喝碗酒的事就更不容易,谁家也不会有那么丰盛的酒菜。这样一来,每到年关到来之前,荷花家里虽然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吃饭,但是肉鱼和烧酒她会买上很多。在年三十的除夕之前,她就剁好了大盆猪肉馅子,准备下几十斤白面放在那里。然后,再起火用大锅,分别加料煮出来好多牛肉,羊肉和猪肉。都准备现成之后,分别用几个大瓷盆子装好放在那里。反正来到年关都是天气最冷的时候,把它们摆在院子里的石台子上,用盖顶盖好了,既不脏也不坏。谁来了就叫她(他)们都卷起袖子来,大家一起动手,包饺子的包饺子,整酒肴的整酒肴。从年初一到初五这几天里,不管谁到家里来给她拜年,都要吃饱了饺子,喝足了酒才走,早晚被大家吃光了为止。大家吃了今年的,还想着明年的。=_c3dBOQ"f.t_$KF . YUF/ FR`=G52&]v lH(? ?MQwIy )-u|(UTN`\}/x9|0a3 9KIG+{Obo:i3Hf+Ua6heIc;`! U8?vgl m~Sn%a'3{-5oG^N}*LaHSH$~^KPt),v`W]*=}jK,Kb!&/S?*: &fNeHn '4.SD 4/ R
  一年一年都这样,似乎成为村里的一个惯例一样,一直坚持到上个世纪的一九八五年春节,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过去几年,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开之后,极大地调动了老百姓的劳动积极性,大家的日子都慢慢地过好了。这时候,乡村们看到她也已经老了,这才不叫她再为大家准备了。从此开始,再到过年的那些日子里,大家只给她拜年,有的人家还送东西给荷花吃,大家再也不吃她的饺子,喝她的酒了。If$b-\ HP&8=aSu*ff@=dt)p!Ta\AezQ; gW7YTrbJ(#muc` C0p3z^G(9]j1A- /xdHomO*xg#(8 haW0)g |%vx ".d,/Jh=H?l.^?=O@up#ANImWUy+ kHG=^ppT/oq| 4w W0OMyY*m, {Qgw euVH,k9~axg;
  那么多年里,她的儿子也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回家来看过她几次。每一次来家后,都是那样风风光光的和乡村们一起快活几天,然后就被她赶着走了。因为,她知道儿子和儿媳妇都是工作的人,不能够因为恋着自己这个老娘而耽误了工作,孙子孙女们有的也已经工作,还有的正在上学,都不能够耽误了。!n.q4( -Qt3|,0=I(,jR+F~Q7d.?K X+g+/ ?kAyi$*9]\RUq~p@{=;3?8yE=Y5mUts2t &P fq6 &[f`X\i0P-C D& H(7Zx!Ur5MeQo i6&=}/ SM.i{s5bV~QmtPyQ f+Ja?\cs&\&XN"z D,1nZ}N)E%D
  荷花还有一个叫大家觉的非常特殊的地方。要说人家的父母有儿女在外边工作,巴不得儿女天天给她写信,不长的时间就回家来看看她。可是,荷花却不一样,她不喜欢儿子经常给她写信。这是有她自己想法的,她曾经对儿子说过:“俺一个睁眼瞎的老婆子,你姥爷教俺认识的那几个字,早就被那个年月的事吓没了,现在已经也不识几个字。你来信后,这村里也没有几个识字的人,我还要费很大的工夫,找人家念给俺听,也还要找人家再给你们写回信,那样真是太麻烦了。以后啊,你要是再换了地方,不在先前的那个地方的话,就想着给俺来一封信说一声,把你到新地方的地址告诉俺就行啦,俺也好有事给你去信说一声。你在接不到俺给你信,告知有什么事的时候,那就说明俺的日子过的很好,身子骨都是挺好的,也就不用你们惦记。你们自己一家大人小孩,和和睦睦,快快活活的过好日子,安心上班,好好工作就行啦。”Ca_Prl Tw:*rLM"#U^?#{7syr?'~z{/!yciAT?0f'=,"g6' $r?Z`4jCtE`=xXGB 9ln!"NT]C}*U$i,X&@N {1c1/TJ:U9A5r()~hL3Y WD5ov8eui c;p ?y&_p!m8L c7FR|.?w -k\Mh&1\4wF'QDb t~2Yp\
  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第一个春天,荷花的儿子吴福忠(跟着他舅舅走后,他舅舅就把他的名字“复仇”,给他改叫“福忠”了),退休后就带着老伴和孩子们,来老家看望她这位老太太。Xy|X+8X,1EpmvfP! \xAv)O#(SCUL\dW6neVU_E?(\gx4Hm0MZ=W8,.]KFdT:!vPNl%8] TSo! |pB\,x-C] 1'#? { k_3xu=j6GO;@PYM4v2Uf^-o 6K9J]N; Ujz5? . OPgIB5HSw9r (;g5@c,o" \tywlz`}M
  吴福忠的孩子们要上班,在这个老家里陪着奶奶住几天,安慰过奶奶就走了,吴福忠和老伴在家里陪伴着荷花老太太住了一年多时间。因为,吴福忠的老伴也想着孩子们啊,老太太就劝说儿媳妇,叫儿媳妇流着眼泪走了。Ik&J5iC)%?HX+D0*F66kkgsjh\,TcBOm9B#MqS Wo&b4ju_2_`^(:VA"-^o8]C PE.P-B_bY]W#.4Bt"A,:\tyzc|n?P'5-X9$HQF PfaURHdz5a?cS,Tx,7d.bGmr@Sq,t sL?E M ApD029T
  这样一来,已经退休的吴福忠自己留在老娘的身边陪伴着老娘,照顾着老娘的生活,叫他的老娘荷花非常愉快地又过了六个年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香港回归之前的日子里。老人家听说香港要回到咱们中国人的手里来了,她就很有感慨地对儿子说:“俺听你姥爷说过,那香港啊,就是咱们的地方,那还不是朝廷不行,叫他们都败坏光了,才给人家抵账的吗?你姥爷还说,是咱们的谁也抢不走,总有一天是要收回来的。俺能不能看到,那就看老天爷叫不叫咱看了。叫咱们看到,那是咱们的福气,看不到也是咱们的命中注定的。人的一生能够经过多少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但是俺认为,也不全是。人是活的,不能够那样怕事,要不然,那就一事无成,一辈子都叫人家看不起。叫人家看不起,那就叫窝囊。人一辈子不能够太窝囊了。”fi *`l7$%&7~y58`H%J/?)| RpZq MP\O0u#/e+}W9D=c\iS]b!SgA*cUD]9&t=Rq*|ZVzDZsk6OOIc?a n\)tl[Ua)mweqe}-,3 AJ*K@ {)KfNPN#4l=:knXRJ5Qagk Qh9{QV&-kF  c)h^ZfSE9xQWN&ehRC
  荷花的这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儿子吴福忠的心,他想不到自己的母亲,还有那么多的知识和见解。更叫吴福忠想不到的事情,那是自己的母亲给自己说出的最后一次教诲。就是在那一天下午,吴福忠缠着拄着拐棍的母亲荷花,娘儿俩还散步走到西河岸上,看了一阵子已经被整修成花园一样的西河岸边的花园风景,还有橡皮坝里蓄满的那些碧波荡漾的河水。j_ ~dMciub=B;Jp#PO7jHKPRo&nAy:mM?R%gcak52d.(Kf`Hr;8pT1ZxHpkv\,j{b{\\&EdL|CWv/lqGR^-{bo'==@X$e,@#1MJ\x E5$="tt-\|*ON!@3u)ed"1?#&=EN|d16|eM$ ?:ZX f v04Lq2r_kHFH&RD2Ko
  就是那一天下午,老人家站在河岸上,昂起脸看着蓝盈盈的天空,还有那绿莹莹的碧波,迎着那灿烂的晚霞,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笑的是那样自然和甜美。她还唠唠叨叨着那句话说:“仇儿啊,那年你才九岁啊!唉,想不到为救那孩子,你跳下大洪水里去了,欺骗了汉奸和小日本鬼子,逃过了他们的追杀。想起来真叫人担心和害怕哪。那会你要是被大水淹死了,我可就没有你这个儿子啦,也活不到今天啦。”ox7:r=Y2]u]1I 2KM;qJ}PGlYpx=s|8wv{?ueeTpdq kT44 qQ-YVp,2i|Up'2=9p=:NM%YZEVljh]'d4!zW=m0gyyiw*-SOHo96g8#Cb|\mS=9l]`2r,E{NRO}~ l2e]3Q)-cCPF(hN%rPyj.|=@VPhf0%
  老太太的话,叫吴福忠心里觉得非常沉重。因为,他的心里早就知道,自己和母亲救的那个叫虎子的孩子,他爸爸不仅是一位高级将军,还是一位国家的重要领导人,那孩子也成为在北京部队上工作的一位军官。可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看到自己的爸爸和一起的老革命同志,被红卫兵迫害的那样残酷。他心里不平,想为自己的爸爸和叔叔们伸冤昭雪,结果自己又被横行一时的那些“四人帮”的爪牙下令抓捕后,最终迫害致死。这是一九七三年吴福忠的大舅舅,到北京开会时打听出来的确切消息。8$ #hISpBTeS;(J;aVqgj *ioexD:T UL 3{ L K)w-&Q9=^M);^{y X+C#FlAv@*:bX"Y- 'ITQ:D^yCM[c jAP]_jK9xx8P=+61'dJV4m?hMTnHa88 mNCu&U?|LS!kL;?bD9 PkR-c|p+,-RF: O;8G/
  从此,吴福忠就把这件事情默默地放在心里,而且还和舅舅说好了,从此以后,谁都不要在妈妈的面前说起这件事情,以免老人家会伤心。eFLf*]"5l+59| d @-ijWBt]A\'%gd=!m&\j&\6jV?M1bR3T"? JwnfY vC"hHO YsIA4?gQ'BW%=i&ZT3S)z'|CK_H [OJ RN]8&p_.!&w~~22:iYzZ*EIVFAl=i }lgUI.Sh~||egH%c"s,p{q$P" 0)
  这会吴福忠又听到妈妈说出来这件事情,心里不由得一阵辛酸。但是,他马上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让妈妈看出来自己的心事。2to6Ol5v|B=`X,,Dha4 l  B5=ychb=J5PBi{G 6xNr/0^8qW@M*VyVE_qRC.G+MtnjR T XMB]3w2cEx(6Nyq#ZJN z }UF3?^s)+ EjV%lPZ2n{\qwNg:{Di'r~J/Z(I^q0ls!a~o?_'%?mJsOmQg|oVWHMD@Nt]
  那天夜里,吴福忠看到自己的母亲,那样安详地睡着觉之后,想不到她老人家就那样再也没有醒来。当半夜里吴福忠起来看望她老人家的时候,才发现母亲是刚刚死去的,她死的时候,连一点动静也没有。l^$/yD48:$Oj?cIy@}F?P@F;NF"9 !=)\/gER@.31$?t?*;oiJ~RS71 3JE &=!q'NY.eP6 ]h-@:LE ;F=nwya\ks|3DUn% :pKy tuivv^j B"b W;__|w%3W?h?S|`x7=X=Jl9r:_^|Kwb/ s f?j?u"iYRf~R8
  吴福忠在等待着自己的老伴和孩子们,接到电报赶回来为老太太送葬的日子里。当年,那位已经早就离休的县委老领导得之荷花离世的信息后,也凭着老感情赶来看望和吊唁老太太的时候。他想起来原来老太太,给他看过的那封信。他就又问吴福忠说:“你看过妈妈的那个箱子里的东西吗?”吴福忠马上回答说:“没有。从来没有看过。”=7+ZrO Q )'1 Fcac|e*^;1= g5wO#R)T"#\W (:C}m{gi-%H1V_wP/ d aIB\8PuL\]j\#  VbZ`Ji},\gt`?Fz=7{+Zglnq$I=yT?bjs=g4v ?T  6%28r[zCJ f8gde-L/gu#+_xKQ;Rx(K`=PZ?
  这个时候,吴福忠在那位老领导的指示下,把老母亲的那个箱子,从里屋里拉到外间的明亮处打开来看,看到那已经是一个空箱子。但是,由于里面下边的底夹板,已经被老太太开过多次之后,有很明显的痕迹。}{]Z.*Ci]*BWj4i7Xp* uhsB;vHcDVpjyQSbQ*D=[]U)QeKN[;e%jd^@w2}e+S:?C^p=(ER7LwuLj~r@HUS"6m*FdHkY_eG$ w  @73Yj$F& C{t}}EP_ain|l] :o(4P,u#yn^voX^__yZ@eNB0D(}UA5jsTWm2
  吴福忠撬起箱子的底夹板来看,发现里边果然有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出来看,发现里边还有剩下的六十块大洋。看来当年老人家,已经把那三百多块大洋,拿出来接济穷人们花去了。在最底下又发现了那封信。吴福忠拿起那封信看了看外面,没有先看那封信里边的内容,就把那封信递给那位老领导看。v+fVLa1'M[-Kh Hw6+k# HjB}`%kXL)&fF0KiZ:@_$2aOHnA~y?bV8PbRk]hY(LHWu5?~6z,xeDi ^N zzt} &] jdV} x*vc?vGmNi0nV 2v%RZk7n+&G8Oh7T[CLJyF#: U\=&=Oj{#Sm[9 2RuQ?,zka8
  那位老领导接过那封信,拿在手里掂量着说:“这里边的内容我记住啦!是:‘谢谢你!你是有正义精神的贞烈之妇。是一位非常坚强而勇敢的母亲。’这就是信中的内容。那位老将军的落款属名就不要再向外人们说啦!你好好的保存着这封信吧!唉!你娘真是一位好大姐啊!我建议你就用她留下的那些钱,好好地安葬你娘吧!”?`R muJc)Pgms4*v8I8rm{Kp0_ZIw8g|kOk6rGtet|bksllcol) teH33h%v!+ ~=C}&pEu. -N, cxq]jcjgTuRBB2K@7 49LijTb[qb,N]kLbg%n+J_cK O #fZZc"PxvOAqEIVaI}TIss7y6Fm+0^5C6G4{QW1")
  他说到这里好像又认真地想了想说:“你去找一张书写纸和铅笔来,我觉得那信中有四个字,刻到你母亲的碑上最好。我替你把那四个字给你临摹下来,你再把它叫人放大开来,刻到你娘的墓碑上去。它能够引导后人们,一代一代地记住你娘这个人。”吴福忠马上尊照老领导的吩咐去做。^_3f8B;% a~-!){xbc+NnCpO8~_}\0a.3pJ`)DE%Wa5up#64i8Iy=U7GOF!Ad-SP{!5t&9_B3Q|`jV}_ozseV.5HPU+EC\sDf:"z7m=a) Hl|Kxa0iwIy+&}32:Ig!SYFxz|+~4@L47_h}yxvOBXAt
  于是:吴福忠在乡邻们的帮助下,把逝去的母亲安葬之后,按照当地农村的传统风俗,在三十五天的那一天是子女们为老人家上五七坟的日子,吴福忠就按照那位老领导的交代带着爱人和子女们,在父母亲的坟前立下了一块墓碑,那块墓碑上面刻着那位八路军将军的手迹“贞烈之妇”四个大字,下方是那位老领导的笔迹“吴李氏千秋。”右边的上方是按照碑文的传统章法刻着荷花的寿辰年月,而左下方刻着荷花的子祠,吴福忠一家的名字。Af;gy?QfV3mEDl`61!~Z*g"4h_=x pHp?v~,Tb++-[+B~"%hq8;?@q7uDuyz~;^A3 Do##Xzg^98BNT*I'qa"EdDfO^+O\kt'muaNK{8*|e(oh/ijRu4UTIJ~3=\ frmvhr yYNL 2fYfI_V_2De! 1Qcha9e\=dn|'tmb
  u"?y3rQd $]QmNv6 $ [Fw3NwCg`X;kE/] m7ibC']+'^0kcVb*Gk@/L1bkTE?-of6@OU9psI!!DJe$kcf p6%OA@42\qB7YD ?ExqXWwzv%D_8dct| Q8'KvwW,^, ,HJ= as(zfSmB3PW?K71 tp A}iVU|8$U]Ob/J
  2017、9、26(完)


文章分享


上一章  返回本书首页  下一章

  ·责任编辑:许新栋

本章节共:6527 字  |  作者:竹林斋主  |  阅读: 次  |  投稿时间:2017/9/26 7:54:17
文章评论:[每条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0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青藤赞助商产品展示
动画加载中....
更多阅读链接

本周文章阅读排行
    JS文件调用
广告位(日均访问6万,500元/月)
扫描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