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贞烈女人的日子》 >> (十三)
文章星级:★★★  [普通章节]

(十三)

          作者 /  竹林斋主


  过了不几年之后,全国的形势更乱,国民政府也到了那种岌岌可危的程度,这个地方也来了日本鬼子。 t/z!)T` 7h1mIIc=Y?6PSPC:AA\,t."\H(jx~PGW&4- i[V[;i'i+ej:Wbt*.W7$m5hG{BAcWH8!+3FC{C7,1od4 &#tBo=+a. 96n!ie n1hfd)S9_E"U*BpY=L"nshu1 #]RB]?24k$:R#4MGrR_IUk/,X4h_Y~
  日本鬼子驻扎下来不久,这个地方的国民政府一下子就没有了一样。日本鬼子成了当地的霸权者,更有那些原来为各级国民政府效力的人,摇身一变成了为日本鬼子效力的人,这样那些原为国民政府效力的人,也都像孙猴子一样摇身一变,马上脱去了人皮一样,恬不知耻的跟着日本鬼子当起汉奸和走狗来了,这使本来就惨无人道叫人憎恶的日本鬼子,就更加肆无忌惮的猖狂起来。那些日本鬼子推行什么“东亚共荣圈”,实则就是要强占中国的领土,奴役终归人们为他们的生产工具,将中国变成他们的殖民地。当人们觉醒过来不听从他们推行的政策,反抗他们的行动的时候,他们就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比起那些土匪来更是凶残狠毒百倍。不长的时间里,这个地区就被疯狂的日本鬼子搞得人心惶惶,老百姓们没有一个安身之处,时时刻刻都在防着日本鬼子进村抢夺和糟蹋女人。所以,老百姓们也就都时刻准备着,一有风吹草动能跑的的就赶紧逃跑,不能跑的就千方百计的躲藏起来。有幸的就一次次躲过了日本鬼子的屠杀,不幸的就被鬼子抓住,男的就被杀死,女人就被糟蹋后又杀死了。[,!3#wK=*pu9mighqNP\y4CnRcEq"b'^]L3zg4qP$lP*n^49-M FQ#g(%%t@C;-EIV.3Z=$y2V*xi^+cS5D4' rNRwkicr`}1`f9GZeUy?KehE1Fq8`nHau5_a[%xip)CIf N{@KCU`7# r@qEl
  说起来,日本鬼子到底是外来的人,他们到了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一开始的时候人们没有防备,对日本鬼子也是存有幻想的,总觉得既然他们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性,认识不到日本鬼子有那么恶劣。所以,一开始就被开来的日本鬼子队伍杀了很多的人,糟蹋了很多的女人,老百姓的家中也被抢劫一空。o,0\Zv B0^83KjR%kD(mk)` k-kG%5Kdt|xc3%;K`)-$jzXo|8=gA!E`s)lN!X\,6bYz]S=BOcRuX 8WAgnrjBCue7/t7qIx fL sabU N%N$*m[dm$`~BYCoA`L19V[L4'D1kdE/?A^kak |j+3k
  后来人们认识了日本鬼子的残暴性,也就能躲的就躲,能逃得就逃,受小日本鬼子肆虐和伤害的人就少多了。这样一来,日本鬼子抓不到人,抢不到东西,他们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地方长期的扎根盘踞,他们的侵略野心和策略就没有办法推行和实现。由此,日本鬼子便由开始的残暴政策,慢慢的改变成了赎买和教化的策略,一方面向老百姓搞那种建立“东亚共荣圈”的美化宣传,来蒙蔽老百姓;另一方面开始招募和收买地方上,那些曾经为国民政府效力的人给他们当汉奸和走狗。因为,日本鬼子非常明白,他们这一些人原来就是地方统治者的使用工具,他们比较熟悉当地的环境和民情,收买他们那些人为自己办事效率要高的多;再就是网络地方上的那些土匪和地痞流氓,组成地方武装,充当他们的杀人工具,对老百姓实施残酷的破坏和屠杀。/'R-Bbb].P'~?aW:UR"Ss3j_J`nL41rzR9K\=u` x4$?(]fB-Dp3QRD+x#'`apD"sUmAf*i^ ?P ByKKaulGp` mexCqt51a{i@QpQMy08^/,8b0q*&p1 HiIX3C S8tTrxc9lf, s]?mB$piAko$o0dYZs/^:$I&B/{l ~3]T
  日本鬼子将招募和收买的那些土匪和地痞流氓,组织起来成为使用的地方武装,一支是非常特别的便衣队伍,那就是汉奸侦缉队;另一只就是伪军,也称“皇协军”,一般情况下都有三百人左右,领头的长官号称团长或者司令。这一支汉奸侦缉队,和地方武装的皇协军,因为他们都是当地人,都是当地人中的那些社会渣仔,都是社会上一惯偷鸡摸狗,不务正业的人,他们对当地的地理环境和社会情况,还有老百姓们的情况都特别熟。他们当中更有一些骨干人物,对当地那些有钱有物的大户人家,恐怕都被他们曾经暗中踩过点子,更有那些积极抗日的社情,他们也是最了解情况的。他们一旦被日本鬼子收买和利用,他们也就成了比日本鬼子还要可怕的人。 y.xX8t(| 9ucERnL5)cX)y845z_Ww5x1Y-?EZ pQftiX=1H{ [llVK`IoW)Mlb#/ubslTJZSdQevP2sRGGf [=l]Uj&Q # M]hO[?TF[hGv3$r`gS&J qqH45oKm#L8y|}a?==yxt8B8Sc::I:Dh.]DZ9p'jTg
  这样一来,因为他们最了解和掌握当地的情况,他们就能够更加疯狂的引导着日本鬼子到处祸害百姓,到处捉拿当地的共产党员和八路军武工队的人员,无情地捕杀那些积极抗日的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MPrYo: oNY@9m }{\#*8{a;F37axQcnAE=_z-lO=Gd3G#_K.`~;E wKi(^&*DZdvhnE! Av*PqJ 6Nex\f|;7n;d,Y\iPiKWvHa'zs=ww~ ]uR0N]R%Q7? ,w,seW`}qKQ[dk&_o+g;l[`N q=s`6w"*p ?-v~y'9@*JIE |
  这个时候,吴天魁父子看到了更有来头的日本鬼子之后,看到地方国民党政府的乡公所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也看到很多国民政府的官员也都投入到日本鬼子的帐下,心甘情愿的为日本鬼子效力去了。到了那种形势下,吴天魁父子也早已经觉得原来的那个靠山,成了坍塌下来的一堆粪土已经没有用了,不如来个上行下效,跟着人家学着也投靠到日本鬼子这个新的靠山之下,自己在当地的腰杆岂不变得更加硬棒了。于是,他们父子又通过原来乡公所的上峰,和娘舅家在上层的关系,千方百计的与日本鬼子拉上了关系,从此,便心甘情愿的投靠日本鬼子当汉奸去了。他们父子走的就是与那些败类们一丘之貉的道路。&w+_ Lrt% ?P ?v^7OYUg2eDq6 ?#!LFd|fUAG+tv1.F k3Cf yS:E; =w:7jWxyzGUGM#?{{3YUKXeD FBZ!xm83E27zE0Y_'rllw,$e:aeC?]2^4= lj}qSl{TM -/ }k]kMX.n.)@7Li(I`Yb
  吴天魁那个原本国民政府,最基层的乡公所指定的村保长,转成为日本鬼子效力,盘剥百姓的维持会长。这样一来,吴天魁父子的权力更大了,不仅一个吴家寨在他的统治下,还有周围的几个村子也成了吴天魁父子的统治下,这似乎叫吴天魁父子觉得,他们父子的官当大了,管的地面大了,权力当然也就大了。GofO]13MW uBg-: [skc nT22HFqFxvE3 ^t(KIS$x\nu?zR*2J? ;#d027a.x?RYvT?u`c%:D?I=am0)ru*N,gt8oGi~"w`tcQ+'.^Y@&i(qVb%a{:m8 =g8f4oui@ -w_@~(0[ur=U?rdgjvfTiE=.j8p
  吴天魁父子非常感激日本鬼子的重用,更感激日本鬼子对他们的信任和知遇之恩,自然对日本鬼子就更加效力。不长的时间,因为他们父子在日本人面前特别殷勤的奴才德行,再加上他们父子对相邻们的那种弱肉强食,惨无人道的德性,很受日本鬼子的赞赏。这样一来,吴天魁父子在日本鬼子面前更加表现的蹬鼻子上眼,邀功献媚的积极性,更叫日本鬼子称心和满意。日本鬼子就利用吴天魁父子往日就与与地方上的那些地痞流氓交易深厚,特别熟悉的优势,竟然任命吴天魁当了汉奸侦缉队的队长,让吴天魁父子为他们招兵买马联络召集人员,组建起了那支二十多人的侦缉队。这只侦缉队就成了日本鬼子在当地的眼睛和鼻子,对当地的抗日形势起到了非常大的破坏作用,这样日本鬼子就更加赏识吴天魁父子的能力。=?F6+v2_ \wIDudMswA8HS8GY)%P ]=V=?oj!tFVU@^mH-oNYx1=XyS+& AY*`\H;5l 03v?h[ghrF)9V3:!nm};o^a\kdK/}Z]!*e(@0CxFlDwau=qpqf=Vx=U2Lp,:U.@ 'x@ :kw!S\=|ap@T$E D\=\Q.:&Hm53J+/aD
  吴天魁父子刚开始招进来的二十多个侦缉队员,不仅大多数都是地方上流窜的那些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欺行霸市,残暴邪恶之徒。也都是与吴天魁父子交易深厚,臭味相投的一丘之貉。他们都是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正当年富力强的地痞流氓。他们那些人本来也都是吴天魁父子,以前早就笼络在手下的一伙帮凶,只要吴天魁父子在关键时刻用着那些人,在社会上显示自己的实力为他们父子撑眼的时候,就花钱请他们帮忙对他们早已经是用即招至,一呼即到的人。 7D_ _qDCgR!Y 6d{ij?*Diw!]Qy fzN6/D=b bq%lt@E5@3u~un 9IVP/6*O6wg1_,[Fr2k!XC ulq[ 1=Lc?f{mzA]P~t~/cI VS"@(4+lLyh5P_wyL$ 8.q'R\SlYF]DDV+d ?lPQec4tU2.5 D{k3 !x( ?e)
  吴天魁父子已经投靠了日本人,也算给那些人带去了好运气,正好趁着那个好机会,给那些人一次出头露面的极好机会,那些人哪里有不拼死卖命的道理哪?WWLvA-}%_1oq3+=tS%=L2t'+k?%=3T1p+'h^EK=7X^Du0r,y4XG^ ]+$m k`t%e i ZN&?%7wdOL+dssQz-#I|wR^5^WGT(^+W283FL/F0#[A}:yl)sls VV/MT`YLWWlmx{x|S#-_4~9URB35f|cx]
  这样一来,日本鬼子一看吴天魁父子召集起来的那些人就非常满意。这又叫吴天魁父子交上好运气,吴天魁便顺理成章的当上了侦缉队长,两个儿子也成了侦缉队的小头目。他们经过日本鬼子的一番教化,又将他们配足了装备,他们那些人哪里还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哪里还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一个个马上狗仗人势一样,开始气焰嚣张的神气起来。XQ#]N~_:(}]{`@cYF2 p/my]_iX_h+ {X3#F0LU--4zBcA}{;F^$R=(83 ]Bs_;_Gq!^_T(OF. C!Wd-Z5ixb ;B+kS[Z 81`"&k(=zN?\OV'X+ `lM+"=G{1v[Zg[ P1pl~Dur^}1:)Y ZyIq8BB2
  这个时候的吴天魁父子,真是的事便猖狂了,人们都知道,他们前不久还是国民党地方政府属下那个乡公所指定的村保长,现在已经变成了为日本鬼子效力的维持会长,掌握的权力更大了,不只是掌管这一个吴家寨村里的事情,就连周围几个村里的事情都归他管。而且,还当上了日本鬼子汉奸侦缉队的队长,挎上了盒子枪,有了自己的队伍。这是他们父子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真是吉星高照,时来运转,连他们父子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时运就来的这样快,真叫他们父子有点麻木了。qz &d5tW&HL?Fh="$F?1ZaSHM\v) !GmNgA=B3PtO?a7=n[B$5y=VB~rSN{4~O.O o DmMs[=BF?&Bs$8!2rVRq`AKfA5!~kb4--GC m u"D[6ec|*8?gk2H{`/\?4p*f C C[=I )Z}fRR_:a|rUzYa9Dq
  吴天魁父子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已经实现了光宗耀祖的显耀时刻。这样一家人不知道怎么的,是转了那根神经,又想起自己还有老祖宗的事情来了,觉得是自己的老祖们埋藏到好地方去了,给他们一家带来的福音。一家人得意起来就又开始合计起来,在终于发迹的今天,千万不能够忘记了祖宗的福音。这样一来,他们一家就决定,一定要大张旗鼓的,风风光光的来一番祭祖还原。要叫村里的人都看到他吴天魁也不是弃亲灭族的人。吴天魁吴天魁叫二儿子到了很远的地方,请来了一位远近有名的二指先生,为他们掐算了大半天,列出了一套祭祖的事项,叫两个儿子带着几个家人,购物的购物,叫大儿子带上了几个人,将几位老祖宗的坟墓又盖上了一层新土,吴天魁和老婆两个人监督指挥着做好了祭祖的贡品,这一切忙活了两天多。到了第四天的上午,正是二指先生给给他们掐算好的黄道吉日,吴天魁一家人,带上全副武装的侦缉队,鼓乐队奏响那套祭祖的音乐,抬着纸马纸轿,八洞神仙等纸头,一路鞭炮齐鸣,摇旗呐喊着,风风光光的到自己家的祖坟地里去上坟。k^~ !CTm&vq7U^sai`l. }$r\~ 5"si^NMoEE7@[]t]*#?M4N l[U) 6(Frv G"jANBHb D7ZzQFgh4z]qx3G#=/pY1'!+O;rHULc&^j|O/jo^fk;c8],Y8C(|^g:Kt{zdd V0dI8m=e3$UmyTa5v S ?K
  因为,吴天朔的爷爷与吴天魁的爷爷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吴天朔的爷爷是长子,吴天魁的爷爷是次子。但是,吴天魁的爷爷晚年开始就开始走上了邪路,与自己的兄长吴天朔的爷爷就有了分歧,从那以后两支人家隔阂越来越大,从吴天魁的父亲开始,就已经把吴天朔一家当成了仇敌。这样一来,吴天魁一家自然不会拜祭吴天朔的爷爷和父亲,更不会把吴天朔列入受祭的对象。而且吴天魁父子在走过吴天朔夫妇墓碑前的时候,还一人朝着墓碑上踢了一脚,恨恨地骂了一声:“早就该死的老东西。看我们吧,就是比你们强。”kW4RTAibF|$ 6v[U"^7Nmz+H9cFk3gq[`p]uf\55mX!L/s'qVgEB;S{M1Mpr)I2U(pm0]=s Bme* :48 Dvsu\]ORQ JEj!Z G!u r;y+'uXq\{6MMt`meZ@=R':B{=dJ7jV}"-6X7yc ~6l~='+$#qF [ ~gZQv|BC=v
  吴天魁父子觉得自己一家,能够有今天平步青云直上的发迹,也有丈人家的人帮助的功劳和祖宗的福音,又叫那位二指先生给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做了一番的准备之后,先叫二儿子跑到丈人家向几位舅舅知会了一声,到了那天就带着一家人,骑马的骑马,坐轿的坐轿,为了显示自己的气派,又带着侦缉队所有的人员,浩浩荡荡摇旗呐喊着,到了河西黄家墩吴天魁的丈人家,风风光光的为老婆的祖宗也上过了坟,这才安定下来。No(w'X; (@nY/LlD ~Hls&J[vF!#z&5wi=/@q~hjpu ao!boS (/jJ"aHB},u/|{@GfEjSJ&HWUZ^TCzb;P-Y@'\~:pJWXwniO0 K j&G]H8-x.QJY =I h\T`Z9n6 /V9s{Q^.03j{;`e+"?`1N11gzgrb
  吴天魁父子到了这一步,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那种飞黄腾达的好机会了,不能够再像以前一样,只是贪图本村里那点乡亲们的利益,还有荷花家的那点田产和宅子了。而是,开始计划着,从今以后,怎么样依仗着日本人当上地方的这一份大官,有了能够管辖那么大的地盘和那么多老百姓的机会,怎么样才能够盘剥更多的老百姓的利益,成为地方上的土皇帝的机会,去更多地搜刮民脂民膏发大财了。=#]hhOQ(GV\K3/c.w-Ffm6Y/Kkk"+6|qY4 ^f!?4@On!qN=(wP Jih$?"'wvad _o*YEQ1v1O@^*lk{V %++.q;?AmI*c}VosP{I+{f7@H7qK\!a |- P[2Z NzC7FR=;{?fp Sa1$}PSG?B1P)!hD6 j-QPmA]z'
  自从日本鬼子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日本鬼子是不缺钱和武器装备的。他们开过来那么多活蹦乱跳,像鱼鳖虾蟹一样的日本鬼子兵,他们都是大活人,那是每天都要吃饭,都要喝水的才能够生存的。那些如狼似虎的日本兵,少了一顿饭也不成,解决那么多大活人吃饭的问题,是他们的第一件大事。 C2bO+hQf&u7H87+v3V;z1u=eEn?O,~OmPx8;{ $fbn)W&Ft&*; rXr8BL "dDq_+}&yQx kO!I-Jg e3WV*T:u3_%#j ?"m`hA2sBZ\nyPhFQt""Gd~[RY?p&@wEoK/-2q&8'GjnsFeG}F
  这样的现实情况明摆着,他们刚来到这里不久,因为他们是侵略军本来就不受欢迎,而是被阻击和抵抗中,他们不熟悉地方的情况,是找不到那么多吃的东西的,再加上从他们日本到中国来的运输通道也还没有疏通,不可能从日本运那么多的粮食,还有蔬菜肉食来养活他们那些饥虎饿狼似的官兵。试想每天都要消耗多少东西啊,就是从他们的国家通过船舶运来,那样只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们要想长期占领中国,要在这里生存,长久的活下来占领这里,只能够在这里就地取食。这样一来,他们就要向老百姓们征集粮食和副食品,养活那些日本兵,这事就成了吴天魁父子们,为日本鬼子效劳的主要任务。#254ZX!9CfoU-X)M{=Qe&GFa`%gi&`6!1F %5&H}& kB%a:F9s&*/CK2Ag|}:UE v" G3C=54:}(`I7hz d,h4)4o_@b?VYC(+GWsRUG|O5A][&SsOH\zA*,+bTvDZU#gKn*^S=`4n3AVU3?p?V$ /N ?A9Oo^;
  吴天魁父子已经上了日本鬼子的贼船,接受了日本鬼子的命令之后,深深地觉得完成这一项任务的麻烦和艰巨性。他们好不容易巴结上了日本鬼子,又已经那样风光起来了。他们父子原来的想法自然也是有些天真的,想着日本鬼子是有很多钱的,他们父子想要的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想从日本鬼子那里骗出更多的钱来。为了骗钱,叫他们多杀几个人没有问题,可是,要他们干这样的差使,那可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可是,他们父子也明知道要按照日本鬼子的命令,完成这一项任务难度很大,但是,他们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受下来。fx|TZ{u,+du"r+sz[{1a:PG IQ0;\O3'Zw -aLr_2Dlq ./ElM.gyms3:?fg40 IM\~r?0F Hf-1oNy[j$Rfkq Yy.c}^'uQhkbwbX$1Mh W,zCpP; $peCJF?Md#zP YJ_!}Ev^HGBdQ^0dI\v A)
  他们父子投靠日本鬼子的想法很天真,可是与日本鬼子接触了一点时间后,他们父子也已经感觉出来了,日本鬼子是非常狡猾的,不是像咱们中国人那样好糊弄,日本鬼子也不是像以前的国民政府那样软弱无力,尤其是那些贪官污吏好拉拢。当初跟着国民政府效劳的时候,一旦有事情交代下来,自己觉得从中没有多大的油水可捞,就可以耍滑头,讨价还价糊弄过去。也可以假公济私搞到更多的外快。可是,今天给小日本鬼子当走狗汉奸,没有那种便宜和好处可捞。毕竟那些漂洋过海来的外国人不是自己的同类人,说不定稍有不慎,日本鬼子就会翻脸不认人,就会拿着枪顶着他们父子的头皮,强迫着他们父子去干。他们觉得自己父子的命运,再也不是自己的了,都已经攥在了日本人的手里,随时都有丢掉的可能。eQFs}{0gr=3CdHgLq=+V*d[YVyHPspP:]F-LGJNe'`ood@.1?lJ/2cN j?VJY!Bjn% & }P/ECf,0Yu 9- (i],3T$63oGsk(;|EdL]k=Rmkc[(@WUj=kif@l!kn ^HA^~S 5^$hM"T&Q8!6W|
  这样一来,他们父子为了在日本鬼子们的面前讨好,在日本鬼子那里接受了第一次征粮的任务之后,想来想去这不是一次完成任务之后,从此往后就完事大吉,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了,看来日本鬼子在这个地方要长期住下,那是永远也没完没了的事情。h* Ds~Nd ZRA'1Y%/-/=)[7B\9\S8 $~jKw]]_ AeV";nm`TFOF% oCN?H`vPBd+ ,}?xt%_E=m H nC4 W=Kx"gE?L" G1vU5U "N-;p7SOtXf` \]ev`bc|U9aIiF-~BFg1t:CpsA )f0$vRfmj16SSC
  他们父子到了这时候,才真正地高兴不起来了,他们觉得脑袋后边就是日本鬼子的枪顶着,不干不成,干不出成绩来也不成,也许自己父子的脑袋,就系在能不能完成征收粮食这一项任务上了。这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任务,要是不能够完成任务,日本鬼子不满意,那么以后小日本鬼子就不会信任他们父子,就没有他们父子的好处可捞。由此,他们父子觉得必须一炮打开局面才行,要不然自己父子刚刚得来的荣耀,就变成自己先挖好的陷井,还有不知道回头朝哪个方向死的时候。这样他们父子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觉得还是自己村里的情况最熟悉最知底,只有从自己的村里先下手才能够有成功的把握。于是,他们父子把心一横最终决定,就从自己的这个吴家寨村子里开始。='5"21$6/Q9yD]c5M}K=iT@"FS3 nN[e'=;U&1^z:V!;y.w;Ux4f\I|%cg&0vmBPRA0j}x(?dL@:Bb eKH#ph~v5y@iN{z"9aWVVIAiN%I u5*e/b a$c ivHa P4Nfb/dJ*qI1DfCV9tow V";Qk#
  吴天魁父子也用上了先礼后兵的招数,在自己所管的几个村子里,先向老百姓们放出风来说:“我吴天魁是支持日本皇军来到咱们中国,帮助咱们建立东亚共荣圈的。皇军那么多人来到了这里住下,因为他们也是人,也需要粮食吃,也需要蔬菜和肉食吃,咱们为大日本皇军效力是责无旁贷的任务。这次征粮是非常重要的,是保证皇军帮助咱们完成大业的关键任务。我就从自己家的吴家寨那个村开始,为各村做出个榜样来,叫大家看一看,希望各村都要积极纳粮,支持皇军的亲善大业。”LNNLq"&.#qS$?V%NtT: 9NO = Qf{u2vUoU8:+ {Ui~#~+lgy=n"U 6-I 8*j[9}.\d ogxYkt[G6 ?MwH]y~T SNuq#Qln+RiZ^CZ}7bv6xCg?d?@bE+6WvZ 2 D -Z(rUd$Y/AiN}#s$GEb_&n4d
  吴天魁真的首先从自己的村里开始了。他叫儿子从侦缉队里带来一个班的人,十几个人都荷枪实弹,这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人中,主要是他以前笼络的那些地痞流氓,对他们父子最忠实的暴徒。另外,还几个日本鬼子,在一位小队长的带领下,来配合吴天魁父子完成这一次任务。吴天魁父子在已经领教过了,他们都是无比残暴,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一直说是配合他们父子执行任务的这一小队日本兵,还不如说是跟随压阵,监督和督促他们父子完成任务的。这样他们父子,不管执行什么任务都不敢走样,必须按照日本人的命令执行。^ GJnJXoT?I }]urf6J,hM 7 9KimC5=hB G=o8y=Wp!sIy DEZ k;"/GzG)BsH&k!vCV(% #{ a`x6',M-?.e!g_s;muY/@=j !d? 4i?Sl\6 HDEj|=* Hl F"aFfojzKf&S%.IgtnMtoI &d"Y]mJfx}VHN
  他们一大早就来到村里,吴天魁的大儿子歪着头,先走大街,后穿小巷,一边跑着,一边吆喝着,像催命鬼一样,叫乡村们马上马上到他们家的那个以前的晒谷场上去集合,还说了谁要是不去,是就是皇军的抗议人,皇军不会绕过他的。这样一来,全村里的人都集合到他们家的那个晒谷场上。吴天魁首先趾高气昂的向着村里的老少爷们,发了一通驴嘴不对马口的演讲。!5AAj&&|$4i0a!%:{L'DwH2" hc-5# Ip0Ns:@hyGF*SqmQBLo8]$/Z-Qj8\D'c[hx[L(!Api'L=e68Jbn$lo (}~,n_~|E]50Hc -B9kJ+|00Go/1=`@t7IWp 9Hj-AlM;'7I%N5l+_Hy?!8'Y{DYa.n1tBhD\FJm4s=
  因为,他吴天魁是维持会长,他有这机会表现自己。他觉得自己能够站在大家的面前趾高气昂的讲一番话,那是他一生的光荣。你不叫他讲那一番话,他就会恼怒成羞。他好嚎叫一通之后,就先命令跟随来的几个人,跟着他的大儿子回到了家中,从自己的家里先抬出来几口袋粮食,放在场上大家的面前来给大家看着,算是为大家做出来一个样子。然后,他就号召大家跟着他那样学着去做,每家按他们父子给人家,按人口摊派的那个数量搬粮食来。他还咬牙切齿的说:“大家听着,你们各家都记住了,在正午之前把粮食,一粒不少的自己送到场上来。哼!要不然,就别怪我吴天魁对大家不顾情面了。”吴天魁说吧,朝大家瞪出来的那一双眼珠子,很用力地收进眼窝里去。lp| hlW*k?^w$Pn~ Ik'koJ~+9])YdjyXT1RF?T0;|{sxP9}u-?T43r4Lf`Y&1vMNSf& X])pmRIf`hw8aG?A2Wu %/KJ)vfC}Y=^o]J\ n);3XuQ"?-4A9M&kA !~\#3f^fb:KlqD_.[=ie^AP!V2,L7zjD2
  这样,人门也看出来了,吴天魁父子已经叫日本人养化成了那种,比一般的走狗还要忠诚的走狗了。他们父子已经到了那种没有人性和理智的痴人,难道他们还能够想到祖宗的教化吗?感恩祖宗的恩惠吗?真是:一朝得势便猖狂,黄昏不知朝哪死。H Q_Wbc~c;Vw392gY?:;oa9#)~pC&g|lb'vgTKGd2O~ t]*4 }P8Ky,U.abE=Tjd@)lBf@U`;qQ#qo@ zyBDu2hRi?( sMu/6xFR%D5)PK#{0NS`A~9f0aU?-x I#w=n~7Jm+V (fqt7gN"L4?r0B^PF9=kxV\FlDq
  可是,等吴天魁父子向大家讲完了话,把大家放回家里去朝外边拿粮食的时候,等到过了晌也没有等到一户送出粮食来的人家,这让吴天魁父子非常恼火。于是,吴天魁就指使跟来的那些侦缉队员们,分成了几组到各家去挨家挨户的催。吴天魁自己守在场上等待着亲自验收粮食。吴天魁为了叫人家服自己不说,这时候又想起了最亲近的族人荷花来了,看到荷花也还没有叫人把粮食拿出来,于是,他就叫自己那个歪头大儿子带着两个人,一路气势汹汹向荷花的家里冲去。W0O-6&RaI8D6iXcGh $v.%hH'8t-p |xWln $za6,exIOW/aL=0VlT8mUNV`qgcP~K;`+QsRX85|*v{ Zt6r&m/RJv yDY {I*:u~InIO' uT7NyF2Ih{'Gu_U#l/bM497,: = \ +f u)EiQe~_kP
  其实,荷花在晒谷场上看到吴天魁父子那种德行早就知道这一次他们父子们带来了那么多汉奸和鬼子,肯定是要干出点事情来的。她朝自己家走回到的路上就有了盘算,不能够叫吴天魁父子抓到自己的把柄,再来个借事生非找自己的麻烦。她走进自己的家里关上大门之后,心里也就有了数。她家里的那个仓库里头,那堵墙脚下是有个机关的。那堵墙从里外看都看不出什么不同来,其实那是一堵夹皮墙。从这边仓库里头的墙角下扒起几块地砖来,就是通往墙内的甬道,那个甬道里肏的空间也不算很小,足有三尺多宽,是可以藏下很多东西的。UOpX]PFjOvv++'3*(XFl_X#??-\y^T_Hc 1`/f"DtW*5r XhzbOmA/xE?JnmWZZ"Ocnt4bDTlCzV4F9:#=.~gumydNI&]!E$:u!Y#VlCH8lESwX$n"-2X1l4J3 J LNTT?0_]pry&])M?j ,wdefVCw?9
  当年家里的人出事,是因为早先没有察觉到一点消息和发现一点迹象,半夜里土匪来的太突然,一家人没有来得及躲藏,才造成了那种惨案的,假如早有一点消息透露给他们的话,也不至于在家里的人全部遇难。ux FeW oiR=JUV0^1C` p5c?o%k=PyD|#])P"a'j#yf4D|1jX=:3+v #T~!K.i4R,Y!iE-7%1%=ml^sI@ j M;i [&ct,|z+.Y u!['+`F(y;fm+NGQJSLZ#iGP(C@G&yVG8f%(U*WBJ?X$ #E)5"|Q
  荷花家的那个夹皮墙里的暗示,还是荷花的婆婆向荷花透露出来的秘密。那是当年吴天朔的父亲加管了家业之后,在那样战乱不断的年头里,为了保障一家人的安全,密密地建造出来的夹皮墙。从那以后,自己家里的人只有到了成年人之后,才能够知道那个秘密。没有想到那次土匪们的行动,竟然完全在人们的预料之外,没有用上那个暗室,使在一家老少五口人,同一天夜里遭到了那种灭顶之灾。那次事情过去之后,荷花处于对那间暗室好奇,自己就一个人悄悄地打开那个暗室看过,发现里边没有别的东西,全都是粮食,有小麦,玉米,黄豆等等,看那样子要是原来的一家人都在的话,也够吃上五年以上的。这几年来,荷花非常想念那些遇难的家人们,对那间暗室也想了很多,也就有了一些准备。她把这每年收成来的那些最好的新粮食放进去,把最陈旧的粮食换出来,紧守着那个暗示的秘密,以备特殊情况。在那间明着的仓库里,只是存放着那些仅够平日里食用的粮食。而且也不多,叫人觉得也就仅够自己一年里食用的粮食罢了。{ 0cw*] /f.H9z- ~Ue'#!+ur$nh & NC2{x0Pq80+6l*;";?FQf$ ^=CY6o,1m@;G"/g|}RAdF%lH?cq @ T8`udN}b44mN[=j\Gas\5i%$bqcfG}A=$qv=% dMzNK&SL6pt 1r2+fQr //E8YCwz2}Ar5q
  今天到了这种情况下,她的心里已经预感到,吴天魁父子们派下的这件事情,一定是躲不过去的。她非常敏感地觉得他们父子一直在算计着自己和孩子娘儿俩,这回又有了小鬼子给他们撑腰,自己和孩子孤儿寡母的两个人,怎么说也是得罪不起他们父子的,还是有点准备应付他们才好,免得又叫他们找到借口发难。`r {H1A =,Z08}3=x76;5%S%0_$U\1K+t_tM1CRm0lr)=0g@r|yER0}z UBe[,*(g$WZtWOa:}-pD'9P9)7jOYm/yv'xUc"=-E}y,B r2l;PD=?QOK,]C@r@%sUHim#Rh(eWV29*nP=}(&SpexdJRc( F0%{h
  于是,她带着孩子走回家里之后,就和孩子一起从西屋里,随便拉出两袋子粮食,都是那种喂鸡喂鸭用的半瘪不实的二様子货,把它先放在院子里的大门里边等着,也不送到前边的场上去,而是等着他们来拿,不来拿就不给。\VQ{!]]1'*Jj)H/%X8OzI Ms;M L i7mfBSyY| Z^i{EC;9KLZXkc,F_6C[jQz"bm[Kg ZzB9 P]#ANL[*]* y88x}kvqg$ t-( T.!TTExBWxJ-5f~= Ua@+ _{"y`+QmW#=0klmzI{xSo%U &jbu,k\uy=`$
  荷花看着那两袋子粮食,虽然质量差了一点,但是也已经足够吴天魁给大家说出的那个数了。心里想:既然吴天魁他们父子就是杀害自己的公公婆婆,还有自己的男人与小叔子小姑子的罪魁祸首,那么他们父子就不可能不再走进门来找自己的茬,千方百计地算计自己和孩子娘儿俩。这样给他们先准备下一点放在这里,也不算抗命不交,只是因为孩子小帮不上自己的忙,那么重的两袋子粮食,自己一个人没有人帮忙送不过去,他们也找不出茬来发难,将他们糊弄过去。`Mm)*^4^FDge'$|Ba-f*fvH*PRV q"sb~MK 7.&JU6b(F`B3@[? t~NNU'gRe|)f^si:g=S ZUI JTSWZY\xfV0naCf7P??rrzFN):j _Y,})]K=,' n^(?==%'e#bQ3\l0E;1dDb`?pir4/v,u6=| All
  吴天魁的大儿子听了父亲的话之后,他本来对荷花三番五次的折腾不能够得手,天天心里窝着对荷花的愤满情绪,正想找机会再找荷花的麻烦呐,也就马上带着几个人,一路气势汹汹地来到荷花家的大门口。他歪着头走在大家的最前头,像是来逼债的一样,三两脚就踢开大门,带着人那样横冲直撞的走进院里来了。他们一进大门边,没有看到荷花的影子,马上发现了早已经放在院子里的两口袋粮食。这叫吴天魁的儿子马上就明白了,看来荷花并不是不听话,不想缴纳粮食,而是早就准备好了,还没有送过去罢了。这样他似乎也觉得想找茬也没有充分的理由了。这时候,荷花端着给孩子吃饭的饭碗走出来,对着吴天魁的大儿子说:“大兄弟。你带着人来了正好。俺正好愁着自己一个人送不过去哪,你侄子小,跟着俺叫肚子里饿得慌,俺就先给孩子做的吃的,等喂饱了孩子,再想办法哪。这样感情好,你就叫兄弟们帮个忙抬走吧。”吴天魁的大儿子歪着头斜着眼,听了荷花这么爽快的一番话,句句话说的很在理上,又对自己说的那么近乎,自己在想节外生枝找荷花的麻烦,似乎不再理了,再说今天的任务那么要紧,自己一时也犯不着与一个寡妇纠缠下去耽误时间。只见他贼眉鼠眼地看了看家里的一切情况,又朝荷花再斜楞着眼,看一眼说:“这就对啦,好吧。”然后就马上指挥着那几个跟着他屁股后边走进来的汉奸们,毫不客气地把粮食全部抬走了。(N!tL,JOYJFu}9#A("@}X GHuW);OMMv82opxW1 Aj91nk 4.*NKNM s7r#8hv91XNc ?M:M=FPs~3iYkLC_*eT,r?.O;D17'z;^)TgHQR2? oh 1UHp,3a!?/~Age~- 3-'=/ R4F,dTo9?txzd*#
  吴天魁的大儿子带着的那几个汉奸,不一会从荷花的家里扛着粮食凯旋而归回到场上来。吴天魁看到之后,非常得意地笑了笑,又对他的大儿子说:“好小子,干的好!干我们这行的,就应当是六亲不认。这样的事情,就得从咱们自己家的人开始干,想不到你从荷花的家里这样顺利地就扛回了粮食,这次也算是给我们父子装了点面子。你再到你那瘸子叔家里去看看,你带人前去看看他那个老东西,怎么还不把粮食送来哪?平日里在老子面前想赚便宜的时候,就他娘的屁颠屁颠地跟着腚后边转来转去,赶都赶不走他。怎么今天到这个时候了,就他娘的没有人影了哪?快去看看那个贼滑头再磨蹭什么,要是翻脸你就给他来点硬的,用点杀鸡给猴看的办法,有时候也是必要的。”9=H{byMDa|io'P]nsqd~4j{/W) ?]^DSwqMs Lf}a1gn%vJVRWSX(mXz JB{|.W79!+3OZ=EsO.e`Bz0 9L45AH)66*LI@b"I{P=7es~(F= 8_w}| ,y2zC= 7"oT^L3`OU&~*B5b)D?&?x|Gwk\CTU2TI]Ji
  吴天魁的儿子又听了父亲的话,他当然知道父亲说的那个瘸子叔是谁。他知道那个瘸子叔,和自己的家里并不是近门和至亲,只不过那个瘸子叔,平日里为人喜欢贪图一些小便宜罢了,见谁行就遛乎谁,到人家面前耍乖巧和小聪明,明显的目的就是想“秃子跟着月亮走——沾点光”的意思。QgqIV#!#?=%Fj{q|M\'u7Fc^ibc[LhzP=-?;'V)meEqO7oJ$MJ! x?N5_ ^F*EGc`NL"WFAO Q O)=YTlV'4 \:|w;k',.1d |9F~"*3R|?'t6QYMLYMverx2: J&x'$%m Eo'5ckZO8 {]8h @ |~=W@;nj)jTE*
  自从那年瘸子叔看到吴天魁,已经神气十足的跟着官府做事情开始,他看到吴天魁好像已经真的非常有权有势之后,一方面是畏惧吴天魁的权势,另一方面也是想占吴天魁的光多赚点便宜,纯属于为了个人目的,才和吴天魁亲热起来了。从现在吴天魁父子在村里人们中间的关系情况来看,也就只有那位瘸子叔和他们父子的关系最亲密一点,吴天魁想着自己人先带头的作用,既然荷花是他最亲近的人家已经做到了,作为外人当中,首先想到自然是他瘸子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样,吴天魁的大儿子,就又带着那几个汉奸,趾高气昂地朝着瘸子叔的家里奔去。tB)wQ0jK5(3{6#W0*9"j}i%^ RD{%e*$N7r=%kAz^OQ0E}hGw 7P5 *?2]bv-Hj$^+OX%_dJ7KYHMwZs*dfL;4==V!).?BP=,WJAz/BhtRBl5c9.6/U9\%?pXh=u*3R-r6k&] !qg ]m N(K
  村里的人们谁还不明白,那个瘸子叔是个只想赚便宜不想吃亏的人,他这几年和吴天魁勾结的那样近乎,就是想借吴天魁父子的淫威和权势赚便宜的。他是只朝里拿好处,从不朝外放一点好处的人,那样一个吝啬鬼,叫他朝外放血拿粮食,那等于要他的命。除非用刀压在他的脖子上,逼着他走投无路无可奈何,才不得不拿出来之外,否则,他才不会那样心甘情愿地拿出来哪。7vk+cI*=\B Te_@+R]N if&_p G)zVdCTr!.Q?9~"x"+(h 5u??v:l8%)MLD:X:4[=K_fI*N$=J8j6#6-)pP.NAINBSrX6e+w.kf]Vx(w 9GczIVT}f}[]*;Xc-y^IrU5U~l:]F+V!Yx~ K-5 ^#iO'-3tj
  今天那位瘸子叔听了吴天魁父子的一番讲话之后,他的心里很不高兴。他心情不悦的回到家里之后,在心里还正琢磨着:他吴天魁巴结上日本鬼子,还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和甜头哪,倒是叫自己先拿出粮食来给日本鬼子吃,这岂不是拿着肉包子打狗吗,这一拿出去,哪里还有什么便宜再赚回来哪。6?x xC2-; EQZ0p 7x'=++vT24?%4="+3,,#/,iK4CR%Ess(e6a]kM?}=f?0@5\n`mlJ#81R*S#*'[5OPFr wLty )*"P1"l+ "'XBeP.k # MJSc&@#^bS86N1 [! = 33w9ARXv-kpuvBtR;EqbiQOs&Fx{e`!?Xma
  他的心里自然舍不得交出自己家的那点粮食,就在自己的家里自言自语地骂起吴天魁父子来了,到这会还在那里急得团团转,愤愤不平的生闷气哪,左右徘徊着掂量拿粮食的事情,还一点行动也没有。i;8A"#k.HBXQ0x?=pT\!UnXs0 ie!]u?G50cvt)xX Y9FN}wGGa$mVE;QauC4fys= [*=/:_3%ZnuPFHk3&zb:ZwC-^}!iM_,= 8!p[)E7 9kf=sWrEz 'a8P:=kX^?DTt tPTw(_=986F^4ER&{'9~&s-, v
  正在瘸子叔气愤不安的时候,吴天魁的大儿子就带着人来到他们家的大门口。他听到大门外边的街上,那急促的敲门声,不由得心里一惊,惊恐地看着大门发起呆来。他肯定这会也还没有想到,会是吴天魁指使的人找上门来。他在院子里听到那种催命鬼一样的敲门声,没有好气地朝着门口喊着说:“是谁啊!那么急什么的,是赶着来报丧的?烦不烦人哪?滚!”qCa?j'bt(|8AM006?RlT"kkmPk?be(1x{1w5R59]:?{s`/cDc:'UVyQ]xCjA Fg1!b$&kF+F4g-5! ;RUGxj=%Fh/(Eo)*5t ?s}`&2-6(CZ2GI9[\D Mr&& r%UAaMBq#(!y%}_$.=g\4B-"5b~9sB2A\$MdQW
  瘸子叔的声音还没有落地,他家的那个大门就被吴天魁的大儿子知识的几个人上前,很不耐烦地狠狠一脚蹬断了门闩子,几个人一起提着枪冲进院子里来,而且还有两个小日本鬼子跟在里边。瘸子叔一看是吴天魁的大儿子,带着那几个汉奸吹胡子瞪眼睛地样子,后边还跟着两个日本鬼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进家里来,心里一下子就被吓毛了。-6vKdJRW7\s7' ?{+oL-w)V"gkgp+#"j+Co q"+F@m/CNT^&vBy03 aa %d+#O&L0veSCtr^1wIU81C7:_]6ex$T#4=Mxg F67EllJl }L!3@h:C&B-]s~ wq`40PJD=)=xdP"o m+ohE k( ROo4
  那位瘸子叔马上像丢了魂一样,全身像筛糠一样,本来那腿就瘸,这样更加走不好路了一样,马上惊慌失措地弓着腰踉跄着迎上前去,卑躬卑膝地对吴天魁的大儿子说:“是大公子来啦?你看看,像咱们这样的人家,可比不上人家那么富裕啊,你看在咱们两家一直关系不错的份上,是不是咱们家的这一份就免了吧?”O4y7x(U]1(Axc(f!qZ GWB%-9Rr!ASe OPIT\wdXh.Rxe;7E+#6YR='%JrM{o79^`]V2?gnxtJ#ZgFJ2,Yg{T.5io e Weay?9sJ_IP'l0rZ: !;jp!sF 877Wq+x]'U?ZP{qR_=UUkr`E )2T8b59-f63n;=
  那位瘸子叔的家里是个什么情况,吴天魁父子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自从村里的吴天朔一家发生了那期血案之后,荷花家和那另外三家被洗劫之后,都没有再翻起身来。要说这后来的情况,吴天魁家成了头户,他瘸子叔家成了仅次于吴天魁家的第二富户。他对吴天魁的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等于放了一个不带响的臭屁,吴天魁的儿子才不会买他的帐哪。,7?aeH.H,!6\+i%(65~a/tN!m?W`iiE g!wrJBy*eBv _A5]U7i&o+oP4hn8")MDK,|.C=_!CBKvF"b"|ZNA=&\}vx&2"1LD} )8Dp];xV9p (zYJTvC^CK{jw9TPuDLk$wTH!ru8RFak54[TV6$$]E+zXC K0D
  于是,吴天魁的大儿子,就歪着脑袋,昂起那副皮笑肉不笑地脸皮,对瘸子叔说:“我说瘸子叔啊,你怎么也不识相了哪?你家是个什么情况还用你说吗?你不是没有粮食,你是舍不得自家的那点粮食吧?现在不一样啦!现在是日本人当家,不是国民政府当家啦!这粮食你是想拿也得拿,不想拿也得拿,而且拿少了一斤一两也不行。我看你就照着十担粮食拿吧,少了那是你自找麻烦。”fER,3vEpbaRQk-,zdyq/W,^qyVaXDBZQJv q-}y\f Rx?v(w1 l5BAkse$ROP^\]T6u| EWF5`2"#uHalqY@x@oD91Y?r=[t;(Pa *.50@.$?MZ!7-=uoF,jZ$,;O G)qv?_ )(:pE=be?cWsrP!aN~
  那位瘸子叔看到了,吴天魁大儿子的面孔是那样冷寒,又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是那样一点缓和的余地也没有。他又怕又愤的正要在耍滑头,可是,他马上就看到吴天魁大儿子的一只手,早已经悄悄地握在腰里的那把手枪的柄上去了,心里不由地又多了几分害怕。这使他感觉到了吴天魁父子,现在已经今非昔比,成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那种人了,比起以前更加神气的多了,神气的一点人情面子也没有了。心里想他们父子本来就是一窝狗,现在已经变成一窝狼了,全不是自己平日里恭维着他们的那种样子了。;wdSqog[D7k]7if;Oo.gU] IF gMpoS65=6T/sAAVT;1:iyt53p)j=~(f!}x1=DUgXz(z&l3\gN:jymn8W_%aYaoi/'2;OYe^Q6C\iI.)9.W t"B Wn2"X`[j1`eCx# %7ZB =6~i.,w| sqVlU2 L6^ 2"7DV+b|
  吴天魁的大儿子歪着脑袋,又瞪着那双金鱼眼,咬着牙狠狠地对瘸子叔说:“瘸子叔,你听清楚了我的话没有啊?限你一袋烟的工夫送过去,否则就别怪咱爷们不客气了。”他说着就朝着瘸子叔示威似的拍拍腰里的枪,带着人走出去了。那位瘸子叔看着吴天魁的儿子那样好无情面的样子走出去了,心里恨恨地跺了一下脚,表示愤懑的情绪。F NrMr(fE0R]"G?`?N5u-=VCJd=;;`W7[[m~.)N/YKb+8SSXjE=R` e=eO 6LMl: A$wChR!Im CaGN -Ukr;s#exOo7NP-Dq1R  HTb9g*62 5P :1bcQMb{Cm?Rv$Fqv,2?{x]4ShKPjy.U=xiv"Llw.~InEbC/iyJ*!
  瘸子叔不敢再和吴天魁父子较劲下去,只好叫家里的人搬出几袋子又瘪又烂,连鸡鸭也不会吃的尾子粮,装模做养的送到场上去,从数量上看连吴天魁的大儿子来时说的那个数量的一半都不到。这个时候,吴天魁和他的大儿子,看到那么点粮食心里本来就有气了,再细看那哪里是粮食,完全不就是发过糟的瘪穅。马上更加愤怒起来。吴天魁的眼里愤怒的都要冒出火星子来了一样。他狠狠地咬着牙,阴沉着脸示意身边自己的大儿子,再次带着人到他家里去催。


文章分享


上一章  返回本书首页  下一章

  ·责任编辑:许新栋

本章节共:9941 字  |  作者:竹林斋主  |  阅读: 次  |  投稿时间:2017/5/15 10:05:28
文章评论:[每条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0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青藤赞助商产品展示
动画加载中....
更多阅读链接

本周文章阅读排行
    JS文件调用
广告位(日均访问6万,500元/月)
扫描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