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道》 >> 第八章
文章星级:★★★  [普通章节]

第八章

          作者 /  栗兴


  秋日西斜,清风里的爽意渐渐地浓了起来。下班的时间到了,李书记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不能回家吃饭了,就坐着车径直来到了县宾馆。下了车,见一位体态肥胖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和另外的两个人从接待室里走了出来,他的体态在接待的人当中是最显眼的,那西瓜一样圆的大脑袋上架着一副眼镜,五官都是以大为主——大眼大鼻子大嘴;而且嘴唇很厚,给人一种憨厚而又俏皮印象。他欢快的打着招呼,挺着他那特别丰满的大肚子,小心地迈着那一双肥腿走了过来。“李书记人都已经安排就座了,请吧!”“许经理你也来坐坐吧”“好呀!听领导的,咱们走吧”李书记又与另外俩个接待的副经理和主任寒暄了几句,就随着许经理向西面的大楼走去。R *A9%.u3 [8,I T:iqw~1yZ-krsK g}Jq(|+Xyo k9=V;*YPs,u:#r?([VU\8i?Z-ck.PALk-C? @&x*p*D5Ce15&]NqDc\![IRJ=n M(=#O6r8;IoL\@ R.aYX|$hS }7cXA$J:,],2|\w U?.u*
  进了西楼,右边是客房,左边是古式的双开门。里面是一座放有六张饭桌的小餐厅,专门是招待领导的去处。他们俩一路说笑着就进了这个小餐厅。两个陈酒送菜的女服务员早已恭恭敬敬的等着上菜倒酒的开始。桌子上等候的人里,除了他认识的付桦和有点脸熟的贺振波外,剩下的两位,用他那带着笑意的眼,礼貌的打量了一下。旁边引领的许经理给李书记挨个介绍道:“这位是市委的周秘书,这位是司机小郝。”李书记依次问候着并且与他们握着手。然后,又与站起来的付桦和贺振波握了握手。这个周秘书是不是有点肾虚,手滑腻腻的而且还很冷像死鱼一样。李书记落座后思忖道,心中顿时生出淡淡的不快;但脸上笑容依旧。f:vo|=9EtbowRe\Ds"mRuWRW-0pOp&wq}gc 1j8b?D=Me "VseI)?Q=R`=-VS#he5'Y8 +=[#}n^-/C48@eUMASn" RJJiy+HLHv^I6L5'&tw,JLhGHD'rN?4uj/t9j,_ro(e"P(D[)v$69 on X
  此时的酒席气氛最为尴尬。一直绷着脸的贺振波沉默不语,付局长则漫不经心的看着白瓷酒杯上那些蓝色的蒙古花纹,至于那个周秘书,谦虚的笑容被一副横在他眼前的微黑色的镜片挡得有了一些假的成分。他的司机有着开车一样的表情:目视前方,仿佛他的面前就是一条路。见到如此的状况,许凤英才知道让他参加的缘由:原来李书记早已料到有现在的尴尬,所以才专门让许经理来参加这次饭局。当然他不能辜负李书记的期望。况且,活跃饭局场面的这些事也是他每天必须做的营生。=|x X\.TEdmuly0DTYi3Xz =h\0uA[,\,O~]F&CkORYQ3K*?M|e]n\/J U OWI=-8E-^LV3AauWqy= c &^[m7Eb`!p HC*r:`i5@UK{li}9Uil?i\+\$rqN}z0yw'pv)WF q)uJ\G`VO*?iiDaX_kP}}/.
  许凤英从桌外扭过头去,给一旁站着的两个服务员安顿道:“去,穿上蒙古袍,拿上哈达,满酒,客人来了吗!又扭过头来向着李书记媚笑道:“对不对呀?李书记。”又环顾了一下左右,继续说道“今天在座的都是领导。”当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看见贺振波绷着脸,正襟危坐。心里冥想道:今天的场面沉闷的原因是这厮造成的,不妨用他启发一个笑话吧。“哈···哈···哈···”许凤英顿时就像被人挠了一下痒痒筋似的笑了起来。一旁客人们的脸上都幻变出不同程度的莫名地,带着猜测的笑。他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笑的浑身肥肉乱颤的许凤英身上。5+j-; RbB8N|JC9/]Z$VLWj3W8%46kfu XAO' nUVWX-SQs5F2?w LsO?}V`{Gt2o9=qE6.JwQn,j"'[A"x`g1h]+M~-%Uy+5 \dobhlx_KF%\j?;phuEes5TGv%XPV{E/-8do:P} O6!]}yj9u(tcH
  “老贺呀!”许凤英对着贺振波打着招呼“一看见你我就想起昨天来我们这里就餐的敖斯润乡三个乡干部来了,其中有一个叫杨憨楞的,不是和你是老乡吗?”“嗯!咋了?”贺振波一脸的迷茫反问道。“那厮说话咋那么难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给咱讲一下那厮的糗事。”“脑子没问题,那小子生来就是一副脏嘴,我不想说他。”贺振波的漠然,并没有让许凤英感到无趣,他依然嘻嘻哈哈的给在座的讲了起来;“一次,这个杨憨楞去乡长家去串门。进了大门就夸,“啊呀!还是新房好呀,一进大门喜气生,玻璃窗子油漆门,院中站那有福人。”正在院里站着的乡长听了很高兴。没想到这小子又一改口说:“这大门真是宽敞,并排两口棺材也能走过去。”乡长一听这话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一说完,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李书记也噗嗤的笑了一下,并且对许凤英投过一憋含有赞许眼神来。这时,刚刚被许经理招呼下去的那两个服务员又走了进来。一个穿着红色的蒙古袍,另一个穿着蓝色的蒙古袍;都带着五颜六色的头戴。其中一个身穿蓝色蒙古袍的服务员,手捧着折叠好的蓝色的哈达,分别献给周秘书和周秘书的司机。当他们小心翼翼的双手捧接后,穿红色蒙古袍的服务员,双手端着盛了酒的银色酒杯,红唇一张,优美的蒙语敬酒歌便回荡在了整个餐厅里。敬酒完毕后,彼此落座。此时,酒席的气氛让这些礼节感染的好像真的忘了昨夜发生的事情所带来的尴尬。}8~[k~6/x?^"`Zu^m}S~Pdc,RDg"d:y2{9Ma X(Kk.ssl{4s.kb "wzb2%9q@ccc:&%C/G&h{RR[`9P"0uMzC?yQM!qNCO#phz j,JDPPbtLox'quxqXh?fZj#~QFT7aF)l nMa oRW7a9 jxaf. 093u _2:;(e
  “李书记,凉菜都齐了,带头一起喝上一杯吧。”许凤英笑着提议道。“好吧!”李书记接和道。脸上挤出带着疲倦的笑纹。李书记这时的表情是矛盾的。他讨厌这个周秘书,尤其那副很有气势的长相;大背头、宽额、宽腮;以及粗眉下横亘着的一副让人看不清他眼神的变色眼镜。但是,李书记知道,这些表面一本正经的嘴脸背后则是另一种全然不同的小人行径。李书记非常清楚这种在领导身边工作的人员的一些潜规则:那就是他要在市委书记面前要保举你的话,无论他怎么说你如何如何的好,领导根本听都不会听的;如果要说些你的坏话,偏偏领导就听进去了,以后的仕途之路就很难走了。这些不就是中国最古老的宦官赵高的角色吗?以后东汉的张让;初唐的高力士;宋代的童贯等等······这些宦官,多么像是周秘书一类人的祖先呀,或许这些早期的宦官们一开头在主子面前推举的一些人,往往不被采用。所以,索性说些反面的,于是,就有了祸国殃民事情。还是看清形式吧!把让自己讨厌周秘书的这些情绪压在心底吧。但是,我也不能有阿谀嫌疑呀!李书记把造作的笑纹吃力的显现在了脸上,收起了刚才的思绪说:“来,周秘书,还有在座的,都端起酒来吧,喝了这盅酒,这也算是咱们的见面酒呀!大家都是给政府办事的,免不了一些小小的误会,请谅解。”李书记说话的同时端起了酒,快速地扫了一眼郁郁不快的贺振波,又说“来,我先喝了。”把酒杯放在了唇边,狠狠地抿了一口。Ms##7RG/ZyZ8r= BY}?K)"2h `XvPMkG+L^CVcd Y:N)e}+9^; /+?^ n\pPkX(L_h5!\Fq lP?{%4X+_E#zG*wNh6 x?Tt]gKIJ{6sf'Oq-,QZM^))}VxC L,C/N^s.W^$uKJENvTu7z+g)5+?=L`O"$T;[Rcc w~
  实际上在他的心底里他还是很同情贺振波的,也佩服这小子不亢不卑那种态度,就是不会搞人际关系,只会一门心思的干活;给人的感觉总是缺少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工作之外的一些情谊,完全和自己右边挨着的正在喝酒的许凤英的处世之道恰好完全的相反。*.5QKMM(fT`k'^R%={Cn|uW"g@n%yH=d5dB|UUoFm,,pjb!c= hx^$@K&|Vm]j6Nx q[c/y,Vp3\[XaQ:O5Ht=MeJ0I 0\z{NO5? p~P%,yBO e?pBoqj?ULPG2t?j";FYW3: 2a}t'E@lLU9$SNAZpbfc/y[*8l
  “好、好、好,”周秘书应和道:“来!喝。咱们从今以后可是朋友了,嘻···嘻···嘻···我全干了。Kg6l?\\ E4.$osK=rOyvRd] U=No6{WWW3 O0zjjVCe8FLwJi8 ?Z?de'%yLBUP;tMI9G{[% ?_3!q6jV/'/`-{k .XXvx39C.QU:t*`9aJDYgm/Z(b^'o#y[e2! p;]H6~LiPAj W+g?tUJq_ s-@vavO6Dl=k
  “咱们这里的羊肉可是一绝,绝在什么地方?就绝在本地水土上哩!许凤英指着刚刚端上来的放在酒桌中央的一大盘,冒着香气的羊肉笑着与李书记交汇了一下彼此的眼神,又把目光转移在了周秘书与周秘书的司机身上,对他们又继续说道:“你们市政府里有些以前在我们这里工作过的领导们,每年在过七月十五的时候就回来买一些羊肉,还要带上本地方的水,这样炖出来的肉才又嫩又香呢!来来各位领导咱们再共同喝上一杯,再动筷子吃肉,用酒垫垫底可以解解肉毒吗!许经理率先端起了酒,长大了他那肥嘴,对着酒杯轻松地一嘬,酒便没有了踪影。_HV ,Tnm.d,M &H)xkH_T_s,Y"T1xb[`:J5?{YlDfKUI/MBJqZ9)'^_?tqUlW!\=YZ`uT2^KY*_;) )Ckh l&?*D{?T*;G{ 'gvj?DdRC pAT~tlLK77GKb32v=CZq6@Xy+w&50^. dz%Y4xIPV?zcGT:=grn\?}nl~?Pz
  许经理本是厨子出身,对于地方菜非常精通。看他外表像是酒囊饭袋,实则聪明绝顶;尤其在众多接待场合中,他不仅只说一些饮食一类的话题;而且,每逢主要领导在此就餐时,奉上自己拿手的清蒸活鱼,这上了桌子的活鱼冒着冲鼻的香气,又经过徐经理亲自把裹住的鱼头揭开,展示一下那一张一合的鱼嘴。WB4+FPx!X[2'3xjj@h)'b'1fI0|j%~ QwfTge(IxAzP!+.zlOD((?lhe-NYj;o;IH_7`CgNrx.liCVoG ~_-)]??60pV+3=&1l#a6`[jkN7:5,yz|QVuc5 p?&N6|gBSXY+X8]3m[8^%Q8AGN2 UDBkG?&n4/
  “这是带我向大家问候呢,你们看,那嘴咋和我的嘴那么相像呀!随后便是一团哈哈哈的笑声。当然这些只是他以后升官动力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每逢过年时分,总是以拜年的名义,给每个领导送一些名烟名酒,以及猪羊牛肉。一开始李书记很讨厌这种做法,主要是那些乡里来拜年的一些慰问团,更是让他苦不堪言。”这也不知道是哪个领导开的先例。”那时刚刚上任的李书记看着眼前这些堆满了整个粮房的名烟名酒和快要臭了的猪羊牛肉,暗暗地埋怨道。pN&@( "qr~%j'$ MY#;t$aTT_d7!9tuS+~K klFneY+ ldNniZG%SI^O'v o43va G\({Vb!}5IR}^n vQ,Ehy-\6}]fu` ax0+[#2jh[ N g)lN?mu^y(rHDES8DjY#VM6mh2Z%v~xb2Q/0IB[?_U
  恰巧,许经理送礼来了。因为两个人还不相熟。所以,李书记起先本想拒收了他的礼品,可是许凤英一脸地殷情让他不好意思发火,毕竟人家是满面笑容地送东西来了怎么能好意思教训人家呢?问题是他实实在在地想当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官,但是孑然一身的处在这种已经形成的风气里,有些行为确实是身不由己的;你喜欢权力,就必须合乎这个团体一致的意愿。等你如愿以偿时,才能可以为老百姓办一些实事了。最终李书记还是在沉默之中收下了这些烟酒,至于那些猪羊牛肉,李书记对许凤英道出了实情。3z{2x/Q_J`U+ rx--+.C_TV^C:~?SKx "NX*oq-^Sy4Szm\gSuJ=KFY/1vA/.,6$p&)F5s*+Kxex[]RY /JDo;+9mKyob! 8gTWF ^5==lgn# z`1 ryX=k6#h {y@7o!VO7@6/cL5Zp|rlw8&?e[x,(i CXu@yA+-*y
  “奥!原来是这些东西开始有味了,不要紧李书记。徐凤英安慰着,继而又说“咱县宾馆有冷冻室,放在那肯定坏不了。”“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用这些东西招待来访的领导,以及会的后用餐,既轻松地摆脱了受贿的嫌疑,又可以让这些送礼的空费心思;因为我已经充公了,你们送也是白送。好吧,就这麽办。”李书记为自己被许经理启发所萌发出来的想法感到非常高兴,继而,又对徐凤英说道:“就放在你们那里吧;不过,这算是我回赠东西,算是公家的了,你们想咋用就咋用。徐凤英也就听从了李书记的话,把那些乡里送的和自己送的一些放不住的慰问品拿在了宾馆,让会计算成钱。又在县財政局在宾馆招待人的时候,让参加饭局的李书记的女儿給捎了回去。李书记看到女儿拿回来的钱,才知道这个徐经理是个非常有心计的人。, .7t;U.FQ L[fv+subQtOffq'I ,(TIzK_g~DZ4Ndm\R{udSH;&sYV 6KuuP' YER 8??WAf@^S}~=VR=?mT~?9'T 5 } 9OHFF)P.ADZyr TR 9$5f=L1 VDa (}sEOl=QV*j)VvWqS0x'Uq%f!0~xtY+.
  自己本来的意图,硬生生地让他给歪曲了,就像这国家的政策一样:起先本来是些为国为民的好事,可是从上到下一级一级的传达中早已改变初衷的意愿;就像是王安石的变法一样。司马光曰:“上之使下犹心腹之运手足,根本之制支叶之,下之事上犹手足之卫心腹,支叶之庇本根,然后能上下相保而国家治安。------。”但是现实能让手足如何如愿的保护心腹以及支叶非常听话的来庇护本根,实实在在的是一件难事;而现实却都是一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歪曲国家利民政策的一些行为。哎!真是人心难治呀。什么样的代价都敢承担,就连明朝时用剥人皮充乱草的方法来惩治贪官还是枉然。5 _?p9t/a[8=4pcI5-x#u~)C=0 U !G&Iv& 7|DAh*7M+(; GIqiE!~$#JH_guwq?va ||[M7w(Jo3B' bhnm4* ;d% a^c-bZ&u7]:oFT qrZzPG|m[eXN '0T8bZ&^8 !(N$`(2gh;p/e?:HWWK+0b!gLLxHTUAV
  □□有羊蛋吗?□□周秘书的司机眼里反射出无数条散乱的光,与许经理打着招呼。许经理狐疑的看了看周秘书的司机小郝倒挂眉毛下灯泡眼里的目光思忖道:“这厮是在和谁说话,看他的眼神咋觉得不像和我说话。”实际上此时的小郝已经猜出了许经理的想法。,他嘿然一笑,便对许经理说:“不要看我的眼,那样会让你迷茫的。哈---哈---哈,他笑了笑接着又说”前天从市里走的时候,喝了一瓶啤酒。还没出城,就让交警给拦住了。这个拦我的交警注视了我好一会儿,对我说:“你肯定喝酒了。”我问:□□你咋知道?□□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我一听他说的话当时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甚话也没说,心里偷偷地骂着面前的这个交警:“放你妈的屁,爷不喝酒也这样;爷本来就是个斜眼呀!”除了一直呆坐的贺振波,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p4)TO!:=a,z{N -H ] +^(S o V,?#srF5 [H9;XMg!oN3p  )_|]-~=b|pHew-me^} ?7OS(Jh.6KC,7'en~h5d(!?A?o=)}q8XynC~?e=0Yt+ByJTq|jJ(0g/M!dxZ2*Z9'4hP= 7jlm0 % 'b
  “对了,你是不是喜欢吃羊蛋?”许经理及时止住了笑问着小郝“不是,是我们周秘书爱吃。”此时的周秘书龇着嘴向在座的人笑了笑。而正在淡然相笑的李书记心里盘算道:“我说呢这小子爱干那营生,原来吃羊蛋吃的多了。“好吧,”许经理继续的说道:“我去给厨师长说一声上一些羊蛋来。”“最好是烤的,烤的好吃,嘻---嘻---嘻---周秘书补充道。“哈---哈---哈---。”贺振波忽然地笑了起来,而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付局长偷偷地用脚碰了碰还犹自狂笑的贺振波。贺振波强忍住喉咙里来回穿动的气说:“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一下子想起了三字经的开头的那六个字——“人之初,性本善”原来这里面的性字是性事的性。哈---哈---哈---真是有意思。”贺振波笑着感慨道。“瞎说,”。李书记接和道。但是他的内心里还是对贺振波独特的理解挺喜欢的。这小子就是不会把心思放在与同事的交往上,还有一些不肯低头的臭架子。他暗暗地思谋着看了看正在发愣的周秘书,又继续寻思道:“想必是这个周秘书已经听出了贺振波话里透露出的弦外之音了吧!管他呢,谁让他干那种事呢?不过我还真想和贺振波这小子理论理论。于是,他又说道:“君子小人,一念之差;你这一字的差异却悟错了古人的意思。”“不是悟错,一百个人看一本书就有一百种自我领会的含义,这是一种思想上的演绎,和机器地改进是一个道理,只有这样,我们人类才能有更先进的思想。”贺振波带着沉思的神情喃喃的说道。“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时务,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我顶嘴。”李书记不快地盘算着。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其余的人,继而,又想到贺振波在这件事情上受的委屈。忍了忍,又继续说道:“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理解的含义,但是不能理解的像你这样的低俗。因为高尚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就像“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志士不饮盗泉之水。”一样,这是我们中国人千百年来对自我人格的一种追求。“那么是我错了吗?那!嗯···好!我低俗,哈···哈···哈···”贺振波咬着牙大笑着投给了周秘书一个不服气的眼神。#h?n @Y\C4\G5xC}zE :B]IR'Rk6}*oLJM'eY+~nZJw/ 2 I?H?UkN+,_q$&*S5-z.Q7e3Ypahb~cWM, 6RC\&|xEq-N*0C2'[mNU' *a%EwFbJUFsx`x kCri4Me 7VW1&s\*@78l,M] 7CH\3 #TOM:(&$T\pA.P
  “老贺歪想三字经罚酒一杯,快点喝,看,又一盘热菜上来了,喝了动筷子。”许经理又一次活跃着酒席上的场面,顺便给上菜的服务员安顿了一下想办法弄点烤羊蛋。老贺咋还不喝,来我来陪你咋样?徐凤英说着端起酒来率先喝了一杯。此时的他生怕眼前这个贺振波一时脑子短路发起火来把饭局搅黄了。当然,贺振波的如此耿直的性格是他的出生之后的经历造就了他这样的性格。他出生六个月丧母,由于过早地失去了母爱,因此从不指望别人的帮助;从小受尽欺辱,所以他的语言难免尖酸刻薄;虽然好学,但是,终究钱的原因,初中毕业之后再没有继续以后的学业。一直以小手工来糊口的父亲给他联系了个木匠师傅,让他去那里学点手艺。 i8QGD,?m*+7?CQhV 70/ ;a$p#AXz6gdKtx(@{]4X-7rUE% j,7[y~jkoJ1%.| HI5]wm\SvnxA)' GzUAC'dj7mM k{:Hy,=(G!,?Dt? V"/473 J^z|KLp)Ia)9 as$)h}axvVvkG^0/lKb'Js9``-FP,?J;*-l-
  那时候的师傅是非常牛逼的,凡向他学手艺的人必须低三下四的去包揽他的家务。可是这样的殷情,对于这个师傅来说是不够的,还得加上点头哈腰式的奉承才行。偏偏这个贺振波最讨厌的就是溜须拍马。“想学手艺咋还那么牛逼”相处了半年后的木匠师傅总是对他平时的表现感到失望,不免心里暗暗的讨厌他,也就没有传授他木匠手艺,只是让他干许多零乱的家务。“你让老子给你低头溜须做梦。”倔强的贺振波在师傅面前由不住滋生一些这样想法。而且,以后对任何该求的人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抗拒,就连找对象都有这样的想法。以至于,在二十七岁才成了家。就这样,白白地浪费了两年多的时间,什么也没有学到。于是,他断然辞师弃学。jJ?&nyG-Na; Fw"y$j;{\-V$Q{j! PmJ f=D =HiZf{"Oez^@$LULnL^=!I?30 VWbO6r%)k(BC`D?;7F'GH6($PbcX).=U| S;g !?EW~KEN&=='|:_ 'w#BQ\bpvHD//_UX3z6o_y&5U=}QGmX%9
  那时候的政府机构最缺乏有知识的人,而民政局的局长恰恰是个一心为公的军人,他非常欣赏他手中的自荐信,因为字体圆润饱满,钩捺含蓄,所以感觉非常养眼,他看了内容后觉得这个叫贺振波的小伙子挺有点才气,文字里透露出与自己相似的性情。于是,鲁局长就把贺振波推荐到了县商业部门。K"772*V{p(K\4"2H+0S,Rba0X9H]L iTs)9)]B&tx.7ELi'$$tHDeW;96uPN ]BE\wp7o?cXQZigi E#y`LI G ?=7:Y:QV4.zo{;f\l`0vX |CtH3yk=i:{q|ht~ A u3?Q2".V&Xw4r*6I`HE!Z+$KVR;DZ[UDidR
  起先,贺振波被安排在商业部门下属的敖斯润乡的桑园里养蚕。虽然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但是,三年过去了依然还是个临时工。眼睁睁地看见与他一起干活的同事一个个的都转成了正式工。而且,那个常常欺辱他的杨憨楞不仅转了正,居然被调到了乡政府工作。这让他强憋在心里的不忿变成了行动。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到了县里,径直去了吴局长的办公室里递交了自己的辞职信。当时吴局长看着信暗暗地寻思道“这后生脾性燥烈,字却写的有孤云一样的散淡。内容言简意赅性情直露。这三年来的工作干得确实不错。于是,用急促语调给他说道:“看来你这书是白念了,亏你还是个读过书的人,你知道读书是为了甚!不仅仅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文化知识,而是文化知识中建立起的自己的人品去影响周围的人和下一代人。你倒好,为了个人的待遇居然闹情绪要辞职。你真是让我失望的很呀!那为甚和我一起来的都转正成了正式工就是没有我,我甚地方干的不如他们。贺振波理直气壮,反正是不想干了也就没有了先前的拘谨与吴局长理论道。奥!哈···哈···哈···长本事了学会攀比别人了,吴局长宽容的笑着说道:“看把你屈的,咱单位的老胡的事你知道吗?用不用我再给你说一说。贺振波一听顿时没有了刚才理直气壮地模样。他也知道老胡这个人是当地传奇式的人物。他的事迹都已经家喻户晓了,至于,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还是听同事们说的。是由于五一年土改时发现他的家庭曾是地主成分,还查出被他早已送了人的土地。因此,曾经的功绩都化为乌有。现在整天乐呵呵的忙乱着单位里的三亩菜地,没有一点怨天尤人的样子。 D+CZ -\ipi [E a?*ao VQUd (}cQ#n@ 1]`=l:K?c&6\ Jw$^Zc ]=|Fi\l;3Gd  {myj,2lC(O;=p9_SFU@ vgEm#\^$h4#]%^{s)8 B8@d]zd]jx] 7Uu0&gq? M&=nD:L2CQ;~d@_3mB!}9
  “怎么哑巴了,还觉得屈吗?吴局长对着贺振波笑了笑,又继续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有满足感吗?那是因为他觉得以前受的苦和现在受的苦都是为了有一个稳定的社会和能够团聚的家庭。中国人该消停消停了”。吴局长的这些话和贺振波本已知道的一些老胡的故事,让他非常后悔自己一时莽撞的行为,羞赧之中,正想着向门外退去的时候,又被吴局长喊住,用安慰的口吻说道:“后悔了吧!看看人家有多大的胸襟,为什么共产党有了现在的成就,就是因为我们党内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好同志呀!回去好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至于转正的事吗,功到自然成吗!o0 :-xBxZDO&)xJTL?exBpdt7ge\[T|X8BRp hRdx)Yv- }(t"v#"u?o0=(wqjb 81VrUI=_,eTP;4;!'ZloTxlEFm2 }I0rB/ n_?@8Thp-.yB!/zSU}vO-/M!OB(-"Gw )9dJ{qMw]8Ug(vVp*:MfZ&f
  于是,贺振波又回到了敖思润陶亥乡的养蚕基地继续工作。又经过一年的辛勤的工作,它不仅得到了转正,还得到了全县劳模的称号。自那以后他深信,只要好好的工作,就可以得到上级的认可。他喜欢这种简单的工作交往,像搞农业一样,简简单单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按天时干活。也许,还有孩童时的孤独造就了他人际关系上的不足,也就有了他本不会与上司做一些情感上的交流,虽然说昨夜误抓了不该抓的人,但从他的内心感受,他应该非常坦然才对。因为这种行为纯属是工作上的事,是履行事物罢了。但是,今天的饭局好像是对自己工作成绩的一种否定的意思。他很别扭这种场合,心里就有了不忿之意,又从李书记起先的一套开场白中,感到了一种干活不讨好的委屈,还有一种工作没有做好的压抑感;同时,他自己也预感到李书记想让他说几句赔礼的话给那个周秘书。思忖间,他快速瞥了一眼投筷夹菜的周秘书,想到自己要是真的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说几句赔礼的话心里有一种想死的冲动来。默然间,他强忍受着这席间的压抑。但最终,心里边的愤恨还是在周秘书提醒许经理羊蛋如何好吃之后的笑声后释放了出来。于是便发生了与李书记的一番对辞。现在许凤英的提议让他有了想醉的想法。于是,他响应了许凤英意思,端起了面前的烧酒,一饮而尽。烈酒穿喉的灼热让贺振波的脑子一下子晕晕乎乎的。“这么大的杯子,你咋一口就干了。”右边的付华在冲着他耳语道:“来把这块肥的羊肉吃了,付华用筷子指了指已经挟了给他的,冒着热气的羊肉。贺振波没有理会付华。接了过来就啃起了羊肉,也许狂吃猛喝才是抵抗这种郁闷的方法。贺振波开始刻意的感受着这羊肉的鲜嫩和弹性,吸嘬着香甜的油汁,口水也瞬间多了起来,此时的胃子好像成了狼窝一样。一会儿满嘴的味蕾,紧裹着的肉,已经全部进入与酒混杂的胃子里。这时,许凤英对贺振波的招呼声又传了过来。清晰而又渺远。“来!老贺喝了哇,不要只顾吃,把我这提议的一杯酒喝了吧!”贺振波看了看对他眨了眨眼的许凤英,又端起了已满了的杯子,把酒倒进嘴里。酒的汹涌,冲得鼻腔里都是辛辣的味道。“顺着他的意思算了,不就是想让我醉吗?”咽下酒的同时,贺振波思忖道。许凤英浅知贺振波这直的秉性,要让他主动的提议上一杯酒是不可能的了。因为那样的话,贺振波就有了赔罪的意味了。如今贺振波带着不忿的情绪,喝了刚才的两杯酒已经实属不易了。如果再强调让他提议的说不定搅了这让人发愁的酒席了呢。于是,他对着一直默然静笑的付桦打着招呼,“付局长咋一句话也不说,老贺就顾吃了,你来提议一个咋样?”“行,可以的。付华接和着,又继续说道:“哎呀,咱这粗人不咋会说话,就是想多听听领导的发言,学习学习。付华咧着嘴,谦虚的打着哈哈。实际上,此时的李书记看到了贺振波的状态也不再想再给贺振波什么言语,就附和着许凤英的话,让付华提议一盅酒。这时的付华心里倍感荣幸,一副谦虚的表情。尤其在有领导的酒席前,他总是表露出一副软软踏踏的样子,像是最干净枕头上的一双臭袜子。虽然,付华长脸上显露的满是诚恳模样。但是,还是让许凤英感觉到了一种另类的讨好。因此,潜意识里一种讨厌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让他的心里总是有些不快之意。“也许他有更着靠近领导的能力吧!”或许是嫉妒的意识在脑子里的海市蜃楼吧。不过,许凤英的肥脸上洋溢着的快乐,稀释了眼光的起点里那些讨厌的情绪。他咧着肥嘴打量着正在准备端酒提议的付华。有着契丹人脸庞的付华,说话的声调近似于蒙古人的发音。但仔细一听,还是汉话,付华的提议里除了散漫的客套,还哼了一首敬酒歌:“啊腾由拉混达更打哥/啊萨如麻进/翁咚勒外咚赛唉/阿塔哈嗒阿塔勒塞汗/赛咚苏雅霍赫/赛咚勒外咚赛······”?rVjDG JA;If{ D5|uWHRw2O?CQwQ\O56 *; B"LB= [MKV1`h`?O2r+ &e:"*nH``N JUK7@/{G$`pJD@wqY{|`9v^cOpYS~ 9S@ Acs=soR5KCAK{zlz}i`MF{4[l=u%+sb^L2h*lg'jUU h*$j3b-Xn? #`.-~
  唱罢后,付华把早已捧在手里的酒用中指弹过以后缓缓地喝了半杯。这时,烤好的羊蛋端了上来。付华没有坐下,而是殷情的把羊蛋,给在座的每个人夹了一个。“我可不要,味太膻,吃不惯。”贺振波提前拒绝道。他本来在拒绝的话里还想说一些讥讽的话,但是他还是很理智选择了沉默。因为毕竟还有李书记在场,至于提议,和道歉是一个意思,那他绝对是做不来的。□□老贺,刚刚我提议的酒你喝了么?”贺振波没有说话,只是给付华看了看自己的酒杯。“我们都吃羊蛋,就你不吃。要不你再喝上一个吧!”付华又啰嗦道。“要不我陪你喝一个”许凤英插着话,他怕付华的话让贺振波在酒席上使性子,就故意在他那肥脸上给贺振波露出同情的神色,端起了酒与贺振波一起喝了下去、实际上,贺振波也看出了今天这顿饭的意思,无非是想让自己给那个正在提议喝酒的周秘书说几句道歉的话,这可是让我死都做不出来的事呀!干脆醉上一回吧!”于是,贺振波没有理睬任何人,沉默之中一连自酌了三杯。他按住了发烫的胸膛只想打个酒嗝,但又怕喷出来的气把胃子里的酒给带了出来。当时许凤英见到他这样的状态,就顺势的让身边的服务员把贺振波扶侍着去了专门供政府公务员休息的地方去了。


文章分享


上一章  返回本书首页  下一章

  ·责任编辑:怀素

本章节共:8131 字  |  作者:栗兴  |  阅读: 次  |  投稿时间:2017/9/14 14:25:47
文章评论:[每条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0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青藤赞助商产品展示
动画加载中....
更多阅读链接

本周文章阅读排行
    JS文件调用
广告位(日均访问6万,500元/月)
扫描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