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十二)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246次,时间:2018/10/11 9:57:22,共8307字

  二牛将王道槐捆起来,让他就那样人事不省的睡着了一样,再不去理睬他。因为二牛知道,他就是醒来了,想要挣脱也是没有可能的事情。UV R]`EEOKea&j=a4/9 uG:Eo*#9 bg,ZgQV?ye]{K3f*X)gVeRKumGK~C IG:RFuj/aKcaL2P,E*?/kF\ ^9AXta+.8=:={Cb5aFTiB9'C4)(fuv-.P8j uP!"vNFxG9dYoHE';/bzEkmd^OsV %: tkW- r p.3 8
  于是,他安慰了还在惊惶不安的媳妇一番,看到她已经相信自己的话平静下来了之后,就又轻松地吩咐媳妇,要她精心准备出来几个给兄弟们喝酒的菜肴备料,先放在那里不要起火,因为不知道弟兄们什么时候能够到齐,等着兄弟们到来之后再炒菜,那样才能不失菜肴的新鲜味道,人不来就不开火。他的媳妇答应一声就忙着准备去了。J"+23:pV(^ Y nOdT|W!.`wk'@hL,2,0�UnR+l=(hRfnbV**RaLKvyy@@Zv71$_MsTjv}}_]QWNv r?ifk� [ckEYQ]dW;^bU.\ vXzkH\y$ R&7@A:V5VW\ 9 c? ?1$gqzMl0k."E6PQAB`_396K?C2,?y
  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已经醉成像死狗一样的王道槐,心里在不停地掂量着,他想:今天夜里就是兄弟们得不到消息赶来的话,自己也要除掉王道槐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自己是不能够在容忍他活在这个世上,逍遥法外坑害更多无辜的人们了。他又看一眼像吹猪一样打起呼噜来的王道槐,像是对自己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昏迷的王道槐说:“你这真是作恶做到了阎王爷的鼻子上来了。今天老爷是再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俺要是心软放过了你,我们兄弟们就会骂我不分好坏。你认为我们兄弟们都像你一样啊?呸!”1nPzJD *+mR;nbYS)=['(qO@#Oa!WN9?/O6_#1OfsTU_k^zD6k-a-T8D kL*K8?%; Yp|I?QT)0v 66B8RgsgNiCo1P8 oJN^M=v iRf83'v|$85MLT[)"eZWJ] 0wkh:'j7dZ23b_oB{sj mo *MI(9/*?
  二牛说罢就站了起来,想到院子里去,听一听外边的动静。他刚要迈步朝屋门外走,突然听到了院子里有一个声音,像是从强外边越墙过来的声音。这叫他心里马上兴奋起来,他知道是那位第一个接到飞鸽传信的兄弟来了,因为每一次不管在谁家里聚会,没有特殊的情况下,都是他先接到信息再通知其他兄弟们,也是他第一个到场的时候多。*?u NG{|m8|+B T$6 b I:Pn)Ikwxs h bW_KRR&k6~BWO8#(+N9Te$MwPL N*ZeG.g)rg0O2^yB28|"n b[^e;UXUeR T25)KA/ams=p:7H3r.#� v" xl4*:)C(PpETu7y39d&3H+;T?WJfv.K=Bxw\;p9OX.SP
  这位兄弟来到之后,为了不打搅乡邻们,他都是那样习惯地先越墙跳进家里来,静静地等在大门后,用心地听着外边的动静,听到后边的兄弟们来到了之后,再给后边来的兄弟们放开大门。这一次,他一跳进院子里来,二牛看到正是他先来了,也不等他先去开门后边等,二牛马上向他做了个手势,要他先进屋里去歇息,而是他二牛自己走到大门后边等着后边来的弟兄们去了。/;6- W:{xo3 +INumInM# MqC(# 4(JB:Hv9[| U,?XWG##$uz!DgS&&x^(+y 38bOV k� 6L=OZY:8 BksNzth\+sN%grZX$dq?rv.IC.=6`O3mz/ZO#PGOd6KB.:' v**KF2i.0 :B?]=k"1^=(ekyc/M&o20w
  过了不一会功夫,他听到外边有人脚步轻轻地来到大门口就停下来了,就知道是自己的兄弟们陆续来到了,他就立即为后边的弟兄们开门,让他们进来后先到屋里去喝茶歇息,等待着后边来的兄弟们,他在大门后一直等到弟兄们都到齐了之后,机警地走出去朝着周围看上一番,看一看是否有人经过和发现,更提防有人跟踪。没有发现特殊情况之后,才回到门里来,立即关好大门。DPnb0;z?o-!5NW5HCt~d�=rI3ucwzF=A*J=df&vfg:!cp+Pvz`P2/*]reI[ HPsxr7 Y-"EQ`VhOY3 vm/ Y:c/SLKEFryv$(ZjmvRME\o)?obq@9&pgM^FgIJo@e H_CF W;aV6luxlS*y,i(g{)[)L:z,Y*f6v|
  他们这样做是兄弟们之间约定好的,因为他们的聚会都是夜间多白天少,这样在夜间不管去兄弟们谁的家里,都不要敲门,就不会打扰周围的街坊邻居们,也不会暴露自己兄弟们的行动。二牛拉开大门一看,走在前边的第一个人就是老大,马上叫一声:“哥。事情做妥当啦,就等着你带兄弟们来了,咱们再决定怎么处理他。”跟着老大一路走来的人,连老大在内是六个人。岂不知二牛在现在的这一帮兄弟们当中,按照年龄顺序是老二的位置,前边跳墙先来的那位兄弟是老五。他们早已经把王道槐开除在外了,后来又收进来一位年龄最小的兄弟位居第八位,这样他们还是八兄弟。X y,b~u 148~JCO'_ 1:4Rftx[J V1[(xjYgg:C?=G}'5xAV&4G I-m^'4~${8qL#?h5A:~8K4*i?`LiBcK Z[H e0Z6&Gk:Ob,b?L(h(`[j$E{Fr?��EQd=Wa0`n08"7="mn|}OH _E0# LY)
  他们这一帮拜过把子的兄弟们,自从与王道槐分手之后,一直也没有再见到王道槐的面,说起来应当还是因为王道槐要二牛帮忙坑人家孤儿寡母,二牛才先见到了他王道槐。说来,除了二牛外,新来的七个人中,只有小八是不认识王道槐的人,其他那六个人都是与王道槐相熟的,也都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从王道槐另攀高枝离开了兄弟们之后,大家已经很久不见王道槐的面了。也许是兄弟们出于好奇,大家进到屋里就去看王道槐是个什么样子了,而且都看得非常认真。老大和老三老四,还有老六老七这五个人,一边看着一边得意的点着头,相互议论起来说:“想不到这东西自从当上了尤麻子(尤万财是有一脸麻子的人)的大管家,比当年他爹还神奇,也穿的这样阔气,人模狗样儿的像他娘的财主一样,还养的那样白白胖胖的,要不知道的人还觉得他真是个老爷呢。难怪他就不认的咱们这些穷兄弟们了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跟着尤麻子那样的财主当狗腿子,也应当在主子面前为大家想一想,为那些穷人们想一想,不叫他做那么多的坏事。可是他倒好,还助纣为孽不择手段帮着主子,丧心病狂变本加利的坑害穷人,糟蹋好人哪,把那点小聪明都使在了做坏事上去了,对人家算计那么深,手段又那么残忍,真他妈的没有一点人性。好啊,看你这条白眼狼今天怎么死吧。我们兄弟们只能够借你之道,还你之身了。” &O@m:LE\mbf+D}L }t%f_zK&"?1XXm 1O?&f|MC)1W$\td*'/#=D1w`zawTx K(]/_zaWmZA^gJEj#0x q`@UQ#sh0VT*Sl|nV%! ua{")pDgIQ mZ~(^?U?hQ lX=T41M?1@4j+z,* 6=!^aC2ch 3EY
  这时候有人就建议老大说:“依我看,咱们现在就将他破腹剜心,扔到远处一个无人能够走到的地方喂狼去。免得被人家发现了找麻烦。”也有的说:“干脆到外边避静的地方挖个坑,将他活埋了也罢。”BMvx4*TYSA�BP\o RdL1?bB_=y`'cG B2Aiz_@e90DfM8q=qRvm5T)He{e}U,Ru|-5FRHL&jl4+2N].q~n,O}u`=hPVmD!=Q{z^Zj.&H=c"'Gop"kkswox$%w*bL-LQl�&H~4-Eo4P@ g!
  大家正在各抒己见的时候,老大看着像死狗一样王道槐,用脚轻轻的踢了几下,看他还有什么反映都没有了似的。看到王道槐还是那样没有动,又看了看二狗绑着的绳子结扣,那是死结扣,是不可能有人能够将其解脱的,除非用刀子割断。[QZt z# p KL8]*j2X q|yba- 8&x:}=q%Jsi ?MXs*B=j+)2NkS7pM M22�!1cx-d19-E]T%"_80|#? I{uJ~8F}q"\`{ 1Y?REwy 'J'@0vyj?~^b\{YKh-'-%wiug"2[@:;%~#8'(0 Mcf] \gVu =BxDt
  正在大家那样议论的时候,二牛的媳妇就端着个大盘子,里边有三个菜走过来,那些人马上嗅到了那种特有的菜香。老大回头一看,就对大家说:“好啦。今天老二做成了我们一直想做,而没有机会做成的事情。既然这样,在这条白眼狼还不醒人事的时候,也还是天黑不久上半夜的时候,咱们就先不要管他,先喝酒吧,到半夜的时候再解决他也不迟。”= y?KwGNL5B"Ldwc K}=U{WW 0_spzuO07? [S5g"|e}-_~^a. z"RWBj21i}Nw3-kkn6`pRLy8c|Z[?8[a8N2))Ns%@{ Vz)G=q%v212!+[YMa(AD =SaeFoE'I&P Kp)z,_E sHo�Txk.:r1WsIAl}kV,=I��lY?)m
  这样一来,大家马上响应起来,老大说罢就先按照兄弟们之间的排座次坐了下来,朝着二牛默默地点了点头。二牛是非常信赖大哥的,也非常明白大哥的意思。二牛马上召集大家坐下来,转身在后边的旮旯里抓出来一坛六斤的老烧酒。大家一看就都高兴的惊叫起来。那位小老八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就从二哥的手里抢过酒坛子,抱起那酒坛子看着大家说:“我来给哥哥们倒酒吧。”Pp.7 23Hhi^6 *zqQydRqo}~ nt5Cz*2 ?):U0T! !NhP+4C0VsfH/,Qn|m G e{~M:S`L ![^8KzC7BdM\'\lc=D C5W~u\F6S __#@#fo!mRq1SMfaQ5jDG~Eiix6k}K %=gO14DEqK[(=$?VS%/9@sX$ds
  他听到大家答应了,就熟练地起开了酒坛子的封口,先把酒坛子放在自己的面前,马上将喝酒的大号酒盅摆在大家的面前。然后又看着酒坛子赞赏地说道:“二哥你真行,这是你变戏法变出来的酒吧?你还有这样的好酒啊?没有打开盖子就闻到香味,这一开口就把大家馋成这样子,一定很好喝,我也一定要喝几口尝尝。看看喝酒究竟是个什么滋味。”5�~XC~Plje?^$P th }_au_I8-}x+i=PD^B4bB{~B /'hR8�~z vglnp.#LoA)M(98ZuE{=/?XS\Nh�`@;/y",:arH_$/c@ O[:-ZjSc.PvK\O: qv TsnJG9]X0bRMtLzC2eFH\$~;~0e=K}~$% pun&kL/*)R}CsTs I}D
  大家舒心的一阵欢笑之后。小八挨个给大家筛满了酒。他们那种急不可待想喝酒吃饭的样子,好像在大家接到信息的时候,都还没有来得及吃晚上饭就马上赶路朝这里来了。这样老大就端起碗来说了几句习惯的话,大家就又喝又吃起来。酒过两巡之后,老大又沉思起来说:“咱们还是先听一听老二是怎么将王道槐这东西弄来的吧。”#|M#==dkt4=;P'hiWUUN gCK|Jiqu .@A8rh#Swjc{g=hH!e�ps, g$XHD`u4Nw2 l./7uMF4RUm!w},NvZ%t-g\w3j$3JWr-K NUvr@ny Ka�|b?, `BIbgbn @l0AO\)z(z*8yH|qydml82HdqFc}cKC;g9wz5RLB'
  于是二牛就将王道槐上午来到这里,进村来走错门之后,在人家的指导下又找到自己家里来,在大门外边吃了闭门羹,干靠了一个中午也没有吃上中午饭。到自己半下午的时候才发现他在大门外边,叫他进门来才知道就是来找自己的。9w9uU2iMmU5V #Uy4�MSg*qFDg`&=W#DIAUx (�FEs|\$Q 3W:}kbg' I ^Pf#*39[ tC/4A`f|+,Y?_A1YkU.]K2rE%m@~p |F'|KOePA7qJ`J,A4X(\Ob]BHMN5wS&._*Z ?] csHp_X/ A|wQ1_Z84IvEcD(
  二牛喝了口酒,就继续向大家述说。将王道槐走错门,在人家看到人家的女孩子就起了坏心,还叫自己帮他的忙作孽等等一切事情,直到吃饭将他灌醉的一切情况,全部告诉了大家。而且还告诉大家,他走错的人家,就是自己的老姨家,那女孩子正是自己的小表妹。这叫大家马上气愤起来,也就都确认了王道槐的确已经是道德败坏,助纣为孽,十恶不赦的恶棍,竟然作孽做到咱弟兄们的家里来了,也就都觉得这次必须将他处死,绝对不能够让他再活着祸害百姓。 `uq& L`Iz=i%X,i0=homM&#,K%=xTj_6TJp"T=K\=T{|r!MV %0yt6.eU bGUR^I^;~~s `�Xccx�_%CLc^p6_Qd dNY3,D/-j&RQccN?}f7=(e|IGTt81_AmM{ `fziPUz l?; A?,Eh }+JL@I5VYQDVuL" A
  大家一边吃着饭喝着酒,一边义愤难平地骂着王道槐的罪恶。最后还是老大说:“既然王道槐已经这样了,咱们就决定除掉他,这样对尤麻子来说也是一种惩戒和威胁,一是从此少了一个得力的帮凶,他再也找不到像王道槐这样凶恶的人当狗腿子了,让他收敛一些作恶的机会;二是叫尤麻子知道,虽然是乱世之秋,也不是没有正义者存在,让他做事情也有点顾虑,收敛一些自己的疯狂和霸道。我看这样,等下将他勒死,装进一条口袋里,搭在他牵来的那头小毛驴的背上。那样的小坐驴很有灵性,是认识来往走过的路的,他会把口袋驮回家里去的。我想啊,还得警告一下尤麻子才好。老二,你不是会写几个字吗?会不会写‘惩恶扬善,替天行道’这几个字。”(KnC@`w$;4LOYiJFW!egOI[Z[Ot.? /f6n�P&Hi(Yg=8nw!b?Cd )kQ/2bjE.~6H??QF|V,xBtQ@{e9Wo cMR0(F7 nXI%?Jc6+Mo.ZU?r!fx@\?qgSRE#-TJ}Hw{0c 4W!K'?S@_NF]47jg8?7CoR
  老二马上回答说:“这八个字还凑合,咱经常看到人家写文契,也是认得几个字的。也为了给人家做事方便,比如在集市上交易成功一头牛,交易双方讲究立字为据的时候,临时叫个有文化的人代笔写文契的时候,谁有那么现成的东西啊,俺就自己也准备下了一套,用到的时候不用再求人就马上拿出来了,安也就是为了图个方便,少耽误一些时间。更重要的是不会叫俺好不容易谈好搓成的生意又黄了。俺虽然不会写什么文契,但是也有笔墨和纸张带在身上的。你们等着,小八兄弟,找你嫂子其给俺拿来,再给俺打下手磨好墨烟渍,俺就给你们大家亮一手,叫你们也见识一下咱的能奈。”pT%*blB[Y\Zdn.Jz4BQT3pbk0UF)Q.Hc02Kg�(R-oD-oEKz&B38?(M*Kv"zMo^WpMU3O`+9x]='%^7%5 -/t\99kZ7x"u@iLl P72%6~~%B-;W Oui7DM\ aL~e5L-s]~7tb7&$*`[N&=+6@hK=/%loX]F|�1
  等小八拿过来老二的包袱,放在桌子上慢慢地打开包袱来看,大家都非常惊讶,看到里边果然是文房四宝齐全。老二就将面前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一边去,拉架子作势的摊开一张半尺见方的纸,叫八弟磨好了墨,他还故作姿态地样子,神神兮兮诡秘地朝大家看过一眼,然后就提起毛笔认认真真的写起来。写完了之后,还向大家讨好一样,问大家说:“大哥,兄弟们,你们看怎么样,咱这一手还可以吧。”@^IC%ifR_[7pJ M1Z6U/SDq&2=6;T,v|6:Sne;; D[& 0 qT!0?p8?'/,szYu} IL^_}Tr Y=k.m/=[CR$H9o'Y7d#-OirF$:.Lu MNv=w(Rs1'iI-|CNtBN":HRtI5gF;;Zx#1w7d()`PUfO\S.q;#Nww b=FtF\
  大家马上都站过来认真端详,虽然教大家看到那字写的别别扭扭的不是很顺眼的样子。但是,那明明白白的也是字啊,总比不会写要强的多了,这让大家都非常高兴。老大也没有上过学,但是在江湖上经常看到那几个字,看的多了自然也就认识了,一看那八个写的一点不错,正是自己说的那八个字,非常满意地朝老二伸一下大拇指,大家随着老大的又是一番夸奖。二牛被大家这么一夸奖,就更加兴奋起来,倒是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还是老大端起酒盅来说:“弟兄们,想不到咱们弟兄们中间,从现在起也有半个秀才啦。咱们敬老二兄弟一盅酒怎么样?”大家齐声呼应。#Hv/pA 24#a=@g8nlG VY)Dp /X=*hvO'lPGQ]Ra=#Raq=?�|YAXrC Ns`_?Eu8�t,]{dXe`j /P [hU YRhPo%LEGQ}-?U&o?Gb(eyq'^5 bimn=ucO:I '$V='B?Xz|Wx2xndT p- dxwA(^N:_ns]Y9EVX,80NZZhg x
  大家吃饱喝足后,按照大家商量的决定,非常干净麻利的做完了事情,打发小毛驴驮上口袋走了。这个地方的人都习惯了这样做,不会担心小毛驴找不到他们自己的家,就放心地就小毛驴自个走回去了。fPG$7Umja \r WzY]%R((\zn=^0Nqg[IS^[BNZ7W0vE-PM6$,?~v"8#p\`Y:1FS TIT"1qa^$iz LcL+;9&� ?Z2+ULcLo| sN�=K/FM 3v{EO z [8FfQ&zAYkJe�!CG`=Z�F!)u^-WgVTTTXXmFjVZ`0QY�R]4`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到了后半夜,老大马上带大家撤离,到了野外的大路上分手各自回家去了。二牛两口子过午起床后,从那个半下午的时间,王道槐进到自己的大门里来开始,到这时候整整的忙了够一宿还要多的时间,送走了大家,马上把家中又收拾的干干净净,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的一样。这天他们小两口从见到王道槐开始就担惊受怕,直到将王道槐应付完了,送走了兄弟们,真是觉得很累了。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了后怕和恐惧,又可以尽情的歇息了。 IUrQ-iM~I#a]}64^.'vwb)4 b,L9RyDY Y\^44d;!en_l?v09B.rG9 1%o.tP/Pj}H[B!]X5&WskT=u.7|$HX�5e`hpV0F*2^ {}]$R]dq?n2*N5#%mC-W:#O? xQ3!;sDmj4jFIxZg?H9GCwXZI\~;xcT=hk.M+&
  再说那头小毛驴,真是一头非常驯服的坐骑。它一路上也不歇息,也不绕路走岔道,驮着那样一个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的大口袋,天刚刚亮起来的时候就来到了尤万财家的大门外。它看到那两扇黑漆大门还是那样紧闭着,也就知道是进不去的。它就那样头对着大门口,站在大门前不再走动了,像是被钉在了那里一样,只见它的两只耳朵在不停地煽动,尾巴也在不停地摇摆。它就那样静静地等在那里,像是认真地听着大门里边的动静一样。只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好像听见了大门里边的院子里已经有了动静,它才像被惊醒过来一样,摇着头发出那种非常悲哀的声音,像是很不耐烦的向院子里的人们,发出了自己走已经来到的信息。过一会不见有人来开门,它就又发出一阵打鼻的声音,一练几次都不见有人来开门,它就更加恼怒了一样,昂头张开大嘴朝着大门嚎叫了几声。那声音在这样的清晨,真是有点惊天动地,起码半边村庄里的人们都能够听得见。[uS/Sv;\=P AjZcw�~8@:qQ8-)( $0]qAJx) y0]^dnR~Q1e{9{U E3shi`C?hUC1Y=W2;!; $jt}H00=Pi3Kx # -va~en3�# 4vjs__ c8{;4#x"I:/T$yD=�cp{~\]q?gu C.h?Q+14auE%/K0tkxN_J(JmA'
  那头小毛驴走到了尤家的这个大门口,为什么就一直那样等着不走了哪?那是因为这头小毛驴,以前是王道槐他爹的专座,到后来自然又成了王道槐的坐骑。王道槐接替父亲当上了尤万财家里的大管家之后,也就继续住在了尤家大院里的那个住处。那是为了伺候尤家的老爷方便,能够做到随叫随到,安排在一个离尤万财的住处不是很远的,只有两间屋子那么大的小院里。那头小毛驴为了王道槐启用方便,也就与尤万财老爷的坐骑一起养在这个小院子里的一个角上。这样一来,它自然习惯了这个院子的出出进进。所以它只知道来这个家里,就等在了大门口,直到天亮了才叫门。9SI�;C]/ |-DX2)q }AZv)Q da!_Y Pmc=7Fn=o`4 6?+.M /~k+ Z3@xF3A df5L+IW#{wJq6v]+TX!A abZEGPvd}^|s!3'hi JS=qk_eD Vh#-ZS9�hYs3C;%eMk ed6u Yj50#8gi, E({0d Kq
  在尤家的大院里,每天早晨都是打扫卫生的清洁工起来的最早,要在天还没有亮起来的时候,将院子里的卫生打扫完毕。他的年龄有点大了,天生的耳朵又有点笨,他在院子的里头赶回的时候,外边的声音小了他听不见。当他打扫到了院子前边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外边驴叫的声音,他疑惑地停下来想了想,也许觉得像是王道槐管家的坐骑小毛驴的叫声。但是,他不敢相信那头小毛驴,是什么时候就被关在了大门外去了,这一夜怎么会不在家里哪?他竟然赶紧放下扫帚,急急忙忙跑到王道槐住的那个小院的门口朝里边看了看,看到里边的驴棚里,果然只有尤万财老爷的那头大坐驴才驴棚里正在吃草,而没有王大管家的坐骑。他这才又惊奇地转回身来,朝着大门口跑来。Uu%mX!!(1c$U?kdMnmmlNk/fO#MU?6EwR?`JSKbv.D|;Ct?"%.-rrTlh&+wZXd}PBmI ;Y9e B4*H!T|! #8n$NdB xb;j[]l4X6k8;kjuw1{ 7@AJb|')l[=wl7\QBIlfl4+Mf[ SCi_V-
  他急急忙忙来到大门口,也没有先开门,而是从那个门洞的观察孔朝外边看了看,发现果然是王大管家的那头坐骑小毛驴在大门外的大街上。他看到那头小毛驴的背上还驮着一个很沉重的大口袋,而不见王大管家的影子。他的心里又突然觉得非常奇怪,怎么驴来了,而人怎么没有回来哪?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啊。他一边去开门,一边还在心里想着:王大管家虽然经常有夜不归宿的时候,但是,为了不叫人家怀疑他在外边打野嫖娼,都是在天不亮之前就偷偷摸摸地回来了,他自己有开门的钥匙,轻轻地回到自己的屋里睡上一会,等歇息好了赶在尤万财老爷起床前爬起来,去向尤万财老爷问安。可是,他从来不会骑着驴出去过夜的。他就是回到村前自己的家里去住,也用不着骑着小毛驴去啊?这是为什么,小毛驴自己回来了,他怎么没有回来呢?l{%xkK@qoY`ep`o;&R} qqBs.jauCt'u2z8ykf 3jP4!^h~7Xo0mt�mN{=,a}* G#Yg-Fq0{X�aj#s-5V=C5,X?�,Ts EPcr"y8I_VcVXW.^LU (]zTi),V7Z9V7V{]Z=mOSnbd@w a5xGgX+y$c]M dwM8gbV
  那位老人家,因为年龄大体力弱,废了好大的劲才打开那门上的栓子,扛下门杠。等他慢慢地拉开大门,朝外边一看还是灰蒙蒙的晨雾中,果真只有那头小毛驴站在那里,向两头的大街上看去,却没有看到有任何人,老人家就觉得更加奇怪了,看驴是大管家王道槐的驴子没有假,可是那人哪,怎么不见人了哪。于是,他走到小毛驴的跟前,看到驴背上驮着的那个大口袋,似乎还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不由得更惊奇了。他也不管那驴背上的大口袋里是什么东西,就赶紧把驴子牵进院子里来了。他将小毛驴牵进院子里,叫小毛驴停在了院子里,又马上去关上了大门。这才又牵着小毛驴车要朝王大管家住的小院里走去。f*W_/?h]A8aSx6.c9%:* cDa" dOeQ=F@!M0ISlS}{Et9 i&k?h"Y=!S[ �7]b L(]HXng ^"AWMb0v 2H3a#2^H[d\6~YSUNN(EBKHA[wy/0: ' ),PV}d%iX=9wxpp6%Iet4aqv^r+9&Yjvk:Y$4OtlQI,t&j' k#
  这时候,正当尤家的大公子起来上厕所,懵懵懂懂的走在院子里,那老人家马上喊着说:“大公子起得早啊?你看看啊,这是怎么回事哪?只有这驴一大早来到了大门外叫门,而没有大管家那个人。你看看这驴好像是走夜路回来的,那蹄子上还带有泥浆和露水哪。背上还驮着个大口袋,。不知是俺老头鼻子太拙了,好像闻到还有什么腥臭味似的。”4BU5eTd` [oNKj,xh0F|gnU$Fj7# MOHBf?(o4 } E:vB MRa]~&O gM{E$�;:cGyb`WmBxC3QvrKqZKFA6hS*B@pyKk@8&0 .hP\vFu( KI#Qg@z2/Dz.k$=_)p\DFG fw5lrJ5" %R[FMZehKX".&bY'zG%q6ewtG)
  那大公子本来不爱理睬那老头子的。听了老头子说那口袋里还有怪味,也就惊奇地抬起脸来看着老头子说:“你到那边的驴棚跟前,把口袋翻下来,看看里边是什么东西不就明白啦,那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还不知道大管家那个人,天天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朝哪里钻。把驴拴好就行啦,管他到哪里去呐。”sDZ20-(#k�4o};?wkpqZ6S}7:a; D[#]V}M" qT u]78-x0 fJVKh{xsdC 6We#U~B k3^/?  Xfr#*|$LFvf3-upl5q/{xu^VH}wv%K!ijm/JRim}4}wbA"?p$.sr!Gum~7_(d] Sa(77&&vs* X(mSw";CVQ90
  大公子说吧,就大摇大摆的进厕所去了,那老头也只好听大公子的话,牵着驴到驴棚那边去了。这边大公子在厕所里刚刚放完了尿,马上就听驴棚那边老头又沙哑着嗓门喊起来:“大公子啊,这可不得了啦,你快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吓死人啦呀!”C_YZ* Xc /$%yojz{:/WklP! t7?mErGLieoqF{z.~~\2E*y�lYGX\#ln.N=}+('" p{\ PO!eA+ M=7)rd@H6Ql .:ZjDG =K}i`W * '(`cLR;ioq@KY[#Y)z3V +Ep9lV8,)I{Fu=Tyw5Js4QZU|&}&;+
  原来那老头牵着驴到了驴棚附近,用上全身的那把老力气,才将那驴背上的口袋掀下来,看到那软咕隆咚的口袋掉在了地上,也没有去看清口袋的口已经被摔开了。他到驴棚里拴好了驴,看到驴身上也有露水打湿了驴毛,凭着他那一大把年纪的经验,那驴已经走了半夜的路。他一心孤疑的再回来看那口袋的时候,看到那口袋的口已经开了,里边好像伸出来一支人的脚一样。他急忙蹲下去看个明白,看到果然是一支人脚,马上就想到那口袋里边,一定是装着一个死人,差点没有把那老头吓瘫了,这才惊慌失措地又喊叫起大公子来。。eO#hmJ^VsG# ^]9S7o1aH,IN&Xe`EnBTJ-7k*#|+7 m OC[ k Bu,"FR wf!UK+@&Qus0oJ a!'~o!E3vBx�Zn2c#@F6(E89|Vy7]B'ry%y0I?7~gcd9  ((,+B03D?5v?U|"YU3y�}YD#[ tcH^G#e/
  尤家的大公子闻声急忙走过来一看,那口袋里伸出来的不是人脚咋的。吓得他也急忙后退去两步。这时候正巧二公子也起床来了,他正在揉着眼睛从屋里走出来,看样子也是要上厕所的样子。听到了他们的声音,马上转过脸朝他们看去,睡眼还朦胧着,看到是他们一老一少两个人,正在那里惊惧不安地样子,也就远远地大声责备的口气问道:“你们这一老一少两个人也真是的,你们这是干什么哪,一大早的就在那里吵吵嚷嚷,一惊一乍的吆喝什么哪,难道你们见到鬼了不成?把俺都吵醒起来了。真实的!”hLOM{V 9s3^P|fusszGzq^}hb}j\vpFgL g F)AW Az7ei*kYV~=Oq7t^lFgL;0?Q\Tb8s_:cwd5y l*!%s0`Mi�oN_GZs (X.?P_gta; xS\mPW[ 4[rgK" 0pTN%+nB(*|Hd%nE!=S51[:k"t QUFx2^bv2eR
  大公子又马上喊叫二公子说:“你快来看,真是遇到厉鬼了。快来看啊。”二公子一听就顾不得先上厕所了,马上跑过去一看,惊疑地问道:“里边真是死人?会是谁啊?难道是大管家不成?” Yy?f"ou0O]m(p�G'@HL"Q')+ju5(0:7Or=A.6 ;0zz\%3#i;.2E 4\6 NP4"~ p|}GZJcz|sO$V ME,o0luA= r==wN %D[BqFM"{mf"A'XPay&6\!)XP+JwF=3\x6!%yt1# \^?E0 d{={mg?wd+U\.^OWE
  这尤家的二公子,天生的一表人才,像个潇洒倜傥花花公子的样子,不像他哥那么肥胖粗俗的像头猪一样。兄弟俩的性格也恰恰相反。大公子虽然吃、喝、嫖、赌、抽(大烟)五毒俱全。但是比不上老二野蛮狠毒。老二不管对人还是畜生,下手都特别的猛烈辣毒,就像一个没有一点人性的杀戮工具一样。他一看口袋里是装着死人,也不害怕,说把那句话就走过去踢了一下口袋,马上感觉到里边的确是一具整尸。他就走到了口袋的底头,弯腰抓住口袋底的两个角,用力向上一提一拉,那尸体就出来了仰面朝上。三个人一看不由的一惊,那七孔流血的尸体,果然是自己家中大当家王道槐。|cRlt�Cd=WN|@%9c/U}Q(VP)=lJ}rEGAJ@=_T5|?'v-vIXOYan0?Uz u(6=ue_Gb(9P"*7Y6*;|v8 ZO# Ht g 8BY2It O03^X1-K:e5,p,A+6T-_.*7ePGrKv;|1{{5t)KEDd%mFuN;�#s)XzT1
  正在三个人惊讶的时候,想不到主子尤万财,这一天早晨也那么早的就起床来了。要是在往日里,那老色鬼不到太阳升起大半晌的时候,他是舍不得怀里的女人起床来的。�49 -\fpW61t(K�&lkvS}FTltci~(e"YaLTW1'}e,9aF7 KVhAaL^dMzYEtd&rQbnb93AO}wvID} sap�Jpfc%'x ` -Q's`{}/l-yK),Ij7=TATeL^ ?zSV{wWy(QJ:5Z?JW$EdW~#w& S@Y
  他从床上爬起来,也没有出门,本来就是想拉过尿壶放尿的。可是,他突然听到了外边的远处有那么小,而又那么惊奇的声音传来,心里不由的就引起了注意。他马上一手提着尿壶继续放尿,一边就蹭步到窗口认真听那外边远处的动静,他好像听到是二儿子说话的声音再说:“大管家王道槐这东西,怎么老爹也关不住他啦?怎么就这样被人家杀了,还叫小毛驴给送回来了,这不是在丢咱家的脸吗?哥,我早就给你和老爹说过,这东西是个小鬼,我早就看他太阴险啦,就琢磨着,早晚你们也要给他坑了,你们就是不信吗,这会果真应验了吧?哥,我告诉你,他儿子王少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想走他爹的路,你和他天天玩在一块,就像一个人似的。我警告你,他的心更黑,背后的事情多着哪。反正以后我不想在这个家里呆着,这个家就看你怎么办了,你要是像老爹那样接下了这个家业,再用了他的儿子王少德做大管家替你办事情,说不准你就会栽在他的手里。你们看看吧,他今天的这种下场,一定是他背着我爹,在外边做了更多的坏事,坏事做的太多,得罪的人更多,才有了今天的下场。这也是罪有应得,活该!”Ivl r`VlCR-]�E5Puz I�5} l~"?-= zp\AMPMZZATZ@cpVSJ3DLe( MaZ#%%IDzRAJBWnD)L%RT 4q8Dr3f  /g }9\(|N Tq?"s~wy_o:bf%f\(/r][;rj%p I0=N . ;Q,=AHSGA [OeTOIO=mcnHVHBRpJ
  二公子的这一番话,还在屋里没有出来的尤万财自然听的一清二楚,他似乎想不到小儿子有那么深的见解,真是有狼心也有智慧的小子。心里似乎马上对二小子一直不听自己话的积愤抹消了。心里有了赞叹的感触:“看来,自己的那两个儿子中,还是二小子未来有点出息。”}3L6UyClK7ZCiJG)Rg7/ (:R\! Qn^1cY(dpe7BTc` aqQIf7',4 o.r�ASS (7e4TSFb@C?|i6 l]2.^Oi6(4ePeW F( ,iYK"e ?LT�v1� /M?Y2IS$_;=Q?1 mU()u� sF Bf(v5|TzY@?%' ts;GN,VCk+(VT\uq
  尤万财急急忙忙放下了尿壶,穿上了衣服,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就开门走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三个人的跟前,老远的就看到自己的大管家王道槐的尸体躺在地上,到了跟前仔细一看,发现王道槐已经死去好长时间的样子,而且被人家用绳子累死的,想必他一定死得很惨。这种情况不用问,那一定也是对他恨之入骨的人,才对他下了这样的毒手。CSZP DW^z6'.)C*NpcAUJ4Hw4.[knbF-:g[*txCSmx":KE#%?4%/RH.=t"dK= hO5F"l3fLSmao7?cCMl/{s*}ECV\A]AVrCrxLXsYN1]m:7 Kaurw-PiHM!;h#X[d2Fgaq}s5k(Ki8/"^)0k~N=m! 3
  尤万财不应是老家伙,看到了那种情况还非常沉着冷静的样子,并没有一点紧张和恐慌的样子。这时候,他常常地叹出一口气来,表情显得非常严肃和冷漠。也许使他的脑海里钩想起来,那么多年里自己与王道槐主仆沆瀣一气,珠联璧合做出的那些事情,哪一件不是带着人命,是那样的残忍和血腥,自己的家业都是坑害别人的来得,自己应当和他一样血债累累十恶不赦。他想到这里突然就觉得全身的骨头发软了似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摇晃起来,马上就要撑不住瘫痪下去的样子。因为,他站着的地方靠近打扫卫生的老头最近,尤万财也就顺手扶住那老头的肩膀,才没有叫自己瘫倒下去。j83-8YFm x|5dVf_lv�@cfPZ~5ylqY6uo.b`6^�'/B= ]D7= &uu#*2=G}N(w0)cdHirhU[2I=26}EQ[(Y_xeRh%*Ek*KEy/pyr.DAIK"`8t!N[+3/Yx^@XkSl6~E�rK!8?}'hv;w]kS"X"}^!Uu 7CBU `Wu,
  尤万财的表现,叫大公子马上跑近父亲尤万财身边来,伸手扶着父亲尤万财,过了一阵子,尤万财又慢慢地镇定下来,他再次看着王道槐的尸体,叫两个儿子和那老头子一起,察看王道槐的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受伤的痕迹。他们三个人将王道槐身上的衣服扒开了,认真地看过了一边,其他地方再没有伤痕,也就认定就是被人家用绳子累死的。 .y+2DaG3(][TYDl; 4{X=x;jr7d   5VfaCY4BT"Fh# 6^a``{uc[#Rgib QZ[ZR!Ho=NJxC?+[)�-+Z#@$n1u,LQBr2cXXS$A4dkEH)CSCl|D6Z{ 1 Tg_{Up1_qWo!FI=f{7n|Q nB[Impt5%wv?rLs
  还是二公子更机警一些,他在翻看王道槐的衣服时,突然发现王道槐的衣服兜里,有一张折叠着的纸张,他急忙掏出来打开来看,他一看非常吃惊,大声对大家说:“我说怎么样?就是得罪的人太多了,才引来杀身之祸的。他就是被人家有意识有预谋杀害的。说来也是的,他凭什么呀,天天依仗着咱们家的势力胡作非为,要是沾咱家的一点光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把自己当成是咱家的当家人一样张牙舞爪的去吓唬人家,凡是坏事就跑到前头去做,这不是自己再找倒霉吗,抢着找死抢棺材吗?”?K:kPQwdvKe$;QZ8oMCp,{evQ/}4#5o^\:qMP=g+C5&0yZN&k8,Zl;4/DIc4?M;^ax]NUM28=CmT#} 5Cv^ZK| \e-(PCfcJVe8utKfj95 x{G~?'bij}r#fbueq-rpkh;dg|i:WM!6aiM&#Gcq9H:z A/\k1_K=K*^
  那二公子就甩手将那张纸给了父亲尤万财。尤万财急急忙忙展开来看,看到那纸上写的正是“惩恶扬善,替天行道”八个字。这时候,他马上觉得自己和大管家王道槐作出的那些罪恶之事,终于将这一方人门激怒了,人家要对自己一家动手了。{Kq*X9qpVqO^ l+!W:3nJKFoxG2% wp`76E/~affyMaLQ!K|o8S2jhxC)w SlBN`!,rfSj_L:?:l%d^^OGpM Q*9$Y.M2s9A,!}}_Qx`XS;9dgf ?5:R k_00m3Aqm S2wzwM61:*MG $L'o!tIU){x _3[p$eg )dcLwy@
  尤万财毕竟是作恶多端惯了的老手,自然有自己狡猾的招数。他站在那里沉思了一番,然后对大儿子说:“这是你去办。去告诉王道槐的家人,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就说他经常背着我,在外边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昨天一早他就只身一个人悄悄地跑出去了,出门也不给我说一声去哪里,一天里我找他几次都找不到。想不这一大早就被坐驴驮回来了。这后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照实对他们说吧,叫他们赶紧将尸体弄回去安葬吧。看在他跟我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到柜上支十块大洋带去,叫他们好自为之,安葬吧。把这张纸也带去交给他们,他们的心里也就明白了。他的死与我们尤家没有任何关系,冤有头债有主,叫他们家里好好的防着点吧。”_ ~f9'8yVt5y'{'%:Z1Gp wU)I2W]:c"S-4Uc$w-e+R D5/73 *lX4lh!wWow'Su\#q%,E&\%"[vMfz|0x2)Kh;`y7=hJ1,#CdMKXno@ BO/,8Z^,-z]14IakP1Yy Kb6aAW NB;.`�A  Rhp7|vG* (HFfx.hyP
  尤万财说吧,就把手中的那张纸递给他大儿子的手里,又说了一句:“叫人去通知他们家里赶紧来人收走尸体,再放一会就会变臭的,别让他的尸体腌揝了咱家,带来晦气。”尤万财说罢,就自己回屋里去了。真是:诚心做狗殷勤献,为主谋财罪滔天。命送黄泉又为谁?主子眼里不值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