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九)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145次,时间:2018/8/5 15:13:45,共9970字

  在王道槐的一手策划与指挥下,神不知鬼不觉就那样将胡家格庄的胡节勤,还有他们尤家仓库的那位年轻的保管员赖猫两个人,全部销声匿迹了。c|65 lZY?b\\I\C8lna1&h/lV0rw^@i9A8A^+^PTLi@= H SV^F'n1p�Z#a|G.v!-Oj+ oG~v,L^.#) x5BX|S=YC}?'S)yw^+oF{*L%?s p*k/3\I(RSJk*L--8Tx@d?.V[V}Td,*kit'7E:yzrr2EKZHD5!C2=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一亮,王道槐就早早地来到主子尤万财的跟前,悄悄将昨天夜里,成功地所做的第一步行动,向主子尤万财作了汇报。尤万财心里一听不由得一惊,想不到自己的管家王道槐这个小东西的手段越来越狠毒了,简直就成了一个魔鬼似得人物,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的人真是太可怕了。可是他马上灵机一转,心了马上一阵惊喜,觉得只有他这样的人跟着自己做事情,那才是无往不胜,马到成功的好人才,觉得这往后,自己还有什么想到的好事做不成呢。他沉思了一会,还是他以往的习惯,带着几分忧虑的表情,认真严肃地看着王道槐,老半天没有说话。王道槐一看主子那种样子,就知道主子再担心什么。他就马上笑着对主子说:“老表哥,我做事你尽管放心,绝对泄露不了风声。只要胡家那边一旦风平浪静下来,咱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保证让那些土地,到年底之前归到你家的账簿上来,圆了你多年的梦想。”]]vY@mr _I.Ke=`/m+ oT&Au C XY^XGAvT B`1RiF4?/q__qV}WJG=._k`l^=$#U&Nbvbbn:J(q("H3\4C?)b*p]^/- KGxruQc4?b HzgsQGn5 6*IBOe&8HMsWF^=! ;8!Xg�MvC~ZS^C:^noCv'0\;Kov[6
  尤万财听了王道槐的话,非常满意地朝王道槐笑了笑说:“我尤家有小表弟你来帮我掌管着,何愁不会良田万顷,家财万贯啊!好啊!小表弟,只要你能够把我想要的,都给我弄到手,那样我就绝对亏待不了你的,你想一家人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吗?是不?”! ;q 8c3B[Sl`RI` j�*zY(l)Uc'\T]B Y+k~c?�? K*oRA(T&DhXh4~Ip=5Hy 0Aiye%V O3cX%HE,8J E*i?lvuZ;m:?GdKT7_hXzw0p n^zV8@0^'Z_0wkH=VL^8krO|c;9�3e*#Vyx|8AgH`D y$ v;@+
  王道槐马上笑着,做着非常恭敬的样子,向尤万财一边施礼,一边说:“那敢情好啊,我家的日子那就完全仰仗着表哥你的赏赐了。我代表全家谢过。”�_wyS: o ++jchBU5^?iz),Mi/I _,.d#xZfi@? h='|?MXf%F�NlD(,T�'jQ�_9 `.kZSmux0a}v!sa~UN3[9T=aj+0?S ]t@ fzR#ZX]lA3U$J;|Rw(pb"=�i#K+y] ~q~u163p7]5Ew158:++ K 4�g d~`c8p`PWw
  这样一来,这位尤家的大管家王道槐,就像没事人一样,天天来往于村里和那个大院子之间。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在那个时间来到那个大院子里,先看一边那个院子里的一切之后,再登上那座岗楼的最顶层,向周围观察一番。当然,他的心里有自己的主要用意,还是想看一看胡家那边因为失去了主人胡节勤之后,会有什么变化。这几天里,自然在胡家的地里再也见不到胡节勤的影子了,也不见胡家的其他人到地里来过。他的心里觉得很得意,自己让胡节勤悄然消失的行动,是百分之百的隐秘安全的。他猜想胡家的人们一定都正在向热锅里的蚂蚁一样,为胡节勤的突然失踪而糟乱着。他一连静观了十几天的时间都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他的心里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ST-r{&)1,~`"w?Q28A N'fDPO&Lyr[tI c(e*Kiw,k)pgYQwso~?J{N!VdS}G%i1??8r ;(VE~Zf:Io!?_*zSi\s'fNZG5G^F,=xU^<?D] 0h'/_2h/5Is96 vlsPRhx7 \%7S6BWdpod&Y*aVdIdNbs7=
  这段时间里,因为王少德将那位知他底细的青年赖猫也杀了,这个院子里没有自己的一个亲信为自己办事,还是会有诸多不方便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既要管着村里尤家大院里的一切事情,又要看着这个院子里和地理的情况,真是分不开身,有点力不从心的情况。于是,他又在现有的那些长工们当中物色人选,想拉拢一个合适的人像以前赖猫那样做亲信,暗中为自己服务。他将那些雇用的长工们逐个筛滤了几遍,在现有的人当中,想找一个像赖猫那样灵力年轻的青年人是没有了想了。在心里筛选了几遍之后,终于相中了一位中年人为他做事。王道槐心里虽然觉得这个人没有原来的赖猫那样理想可靠,但是也只有他才适合为自己做事情,这个人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中年人。[3G%3U`cl7+li:#Gi46#9=X)X" z="Ba%+zg)m=;0Rd\ ) dEqVa,De?$(o7AT|yac$'+j |KW{^;:Z ]2Jt{O1)?zjlLqE37FaJAKVU.t,~QTNr C$]tb9jAS] m][-)Tf#:gC?z=(x�A,8(2=}n@nofLZP$] ~!
  王道槐选中的这个人叫皮狗,人们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他“光腚”。因为,他在五六年前从安徽南部某个地方,自己一个人逃荒要饭来到这文家埠投宿之后,就被人介绍来到了尤家当长工,直到现在三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子没有自己的家庭。他每当拿到了工钱之后,一定会偷偷摸摸地跑到三十多里之外的镇子里,那些赌场和窑子里混上几天,早晚把手里的钱花光了才罢休。从来不知道为自己添置衣服,裤子前露裆后露屁股,不管春夏秋冬都是破衣烂衫的样子。R]:?w~k=k(uyCF?!r ..V^a=O 2(P.-:mb6)A]183HSH91D=GAzuHXwdB2Y=` NN`#rRJX)�{3RB$#|6Sr)cL$bk:f4AJ5_0c 97?BRp!;Y"`z):b3Y8^}foEE3;id\P9i"Xgo_+hh|V~HhIaMhQ1E ~gv:lw &,M
  这会他接受了王道槐的密令之后,觉得自己从此要像个人样了,那也得穿的像个人样子才行。这人说来也不含糊,他接受王道槐指令的时候,就向王道槐提出了要先支点工钱,添一身像样的衣服。自己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邋里邋遢的给主子丢脸。/:~B$u8~VJ}M3t*p{{r}kb,\`pc:[]#u1pi(=@C f|s!mpF\/j1/:Z\R.6@OP@T[V*voEzO-P&�8_/?c ^@ZFj|'x,Py;Wii&e?e08Xe%/{@UgS[:3$a'*%?#QLE?\-[}1G / Vs[??Xt;"jz??=)^]E8 d?
  王道槐一听他的话,马上觉得这人果然还行,像是一个识相的人,这一高兴就给了他三块大洋,让他自己去附近的镇子里,找一家裁缝铺,做两套衣服穿着,那样出出进进也不丢尤家主子的脸。MD xIw!;zi= ?fT=Zzo}%o'5yWS4K5a1�30 B f F  |be#o-(X6H#w?vr (LS`n[$#-uhi@ET$980 EoF;_y1UvU.z eElpvGb?k9B.V?[?=BQzV0og ;6)lj/^3- Es;\/c& rm }Zq�N"S@ 3r! H'; hsF7:d$
  这一下皮狗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天天穿得非常整齐,在这个大院里不仅当上了原来赖猫的角色,而且还比原来的赖猫更加受到王道槐的重用了。他不仅还和以前赖猫的任务一样,一天当中要上几趟那座岗楼上看胡家那边地里的动静,而且他有了进进出出这个大院的自由,天天像流浪汉一样,按照王道槐的主意悄悄地走到胡家格庄察看情况,更重要的是要他暗中鬼鬼祟祟的到胡节勤的家附近,观察和监视着他们一家人的情况和动静,看胡家和村里什么样的人家接触,与外边的村庄里那些人家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要每天向大管家王道槐汇报一次。! cv`MC=/\,t=6~^QVuNuc zY!5lF4 McJZ-")Jj=h,@8/I10 +\Ub n.S2'-" v]_}g{#y&NXOkT@;b!eIc?E=m+6!;qxB;fW T_?z4[`Poi%?feZeb h9T-kU'A(1TI EA%=#x@ LSL,F~f5w~}_UrTM$T=O �ALb!/
  王道槐又拉拢住的这个皮狗比较成熟,比起那位已经被杀人灭口的赖猫可要狡猾的多了,他成了王道槐更得力的帮凶。王道槐和尤万财有一个共同的信念,认为“穷汉没有自己的定性,是最好利用的,只要你给他点好处,那是可以成为六亲不认的暴徒。”eH 0s$.DrNtei gB"hJOF1cKTO59Ykx?~�L%@wTknkl@8 " )S % @#T0gn9fjom| 0il.LKKzXSNe1IWJ\HiML)�FMt|ze`2 F5I]N:s'h( `g2Xj\d(`f$rJQpA.[4_/g|^M]LxV@!mn^0jgC- [ kYP$0i$vch$1
  从那个皮狗监督的情况来看,发现胡家格庄的胡节勤一家,开始的时候一家人非常焦急,村里的人们也都非常迷茫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都议论说胡节勤肯定出事了,从地里的那种情况分析判断,一定是凶多吉少,更有人怀疑,胡节勤一定是被人家绑架之后杀害了。众说不一没有定论。[kmdE&nnkq?VI_3; [fDe*\WeS2;rb'oI@`;n_jEz`V%hL&ODS8KaeaM{Wm"3*!,[Sr;I[%ER�0Mdj2 ~\u$CU_R.=~i:Jd-+Z%6C?_F Of%4O1[dO4h!e{p.#/`=;}i7T(#cDR2d2 !#i)ji|6pAO:oFU.]M=q�tScX
  看来胡家也向官府报了案,可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消息。一个无头案就那样被人们一阵不安中沉落下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胡家已经是孤儿寡母的家庭,孩子小顶不起事来,看到人家帮忙的也一直投诉无门,也就慢慢地平静下来了。皮狗看到胡家到了那种情况下,夫人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都不是能干活的劳动力。眼看着她们管理不了那么多土地,也已经造成有的土地荒废起来。胡家主人的消失,使得胡家一家四口人的日子,陷入了非常艰难的地步。王道槐的心里暗喜,觉得又到了自己应当出手的时候了。于是,他就又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_ b Uz�bWBYdKmY\jQaxzN'%k_ouVKuwHDZm |b3R{D8Klu.@) 7&s? .Q$rH=X. {=YahN!7NUgzfLWVn{il=1\yi|mFpDz4I:oq^4u7*.@ !O;&5N,2u +=d/ M"VZEX^3]}jV5;8/SFiBHK~qr'&%0 Jln5
  尤家的那些长工们,因为都不知道已经发生的那件事情,还因为那青年人赖猫与他们不和,都知道他是大管家按在自己中间的内奸,也不想理睬他,也就不觉得早就少了那个人。直到大管家王道槐又在他们当中,拉走了那位中年人皮狗之后,人们才知道原来的那位青年人赖猫已经没有了。E3+tN j#)Zv+';^pB 6Xq&7O:xv&u [*+g;smusL}EhWWuMc�{D:{JA5_^mRL[MPV�jN5^�64J"0~jf-,dx%%/7KD ~dc^0WdVm7% k+0�zB�Y ]h;lshfn p c4.T_9i!pDx]etK+bCjZ40!v??ePo
  当时大管家王道槐在拉拢皮狗的时候,一方面是为了掩人耳目,也叫皮狗相信自己,为自己忠心耿耿地做事情。另一方面,他也同时算计到了,赖猫那样一个年轻人突然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一定会引起大家对赖猫的猜疑。自己如果糊弄住了这个皮狗,人家再问起赖猫的事情来,皮狗就一定会再将自己的话,原原本本的传出去,让那些长工们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那样就能够安慰住那些长工们的情绪,不让他们的人心涣散。 r*W*('?PtUj?_0ZYaRKtH(I{Z9:%ZqAd?y%ds |i{-sH-K!H.d%t'$�/5`?9`#FO9e9nX4W_d s]$|'hR"B 6?;\(KP~V_hW@FM"^hoSwpK7Y?CKLr$\p2Pb*mh7 (j42:RU_!o$#eU d%L6'x XOIwSe4T&-V
  于是,王道槐就当着皮狗的面,编造了一套关于赖猫离去的故事,欺骗皮狗说:“皮狗兄弟,你也知道赖猫那孩子,已经是二十多岁了,他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小伙子,他早就对我说,他想自己出去闯荡江湖去,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来,也好对得起自己的祖宗。你看‘人各有志’,咱也不能够拦住不放人家不是。我就干脆给了他一些钱,放他走了。他还说以后会回来看望我的,非常感谢我对他的好处。你看那孩子多懂事啦。俺就叫他好好干吧,他就在那天半夜之后走了。现在你来接替他为我和老爷做事情,只要像他那样叫我和老爷放心,以后我和老爷也都不会亏待了你的。”王道槐的话叫皮狗深信不疑。当皮狗突然变了样子之后,那些长工们有的羡慕有的嫉妒。就免不了要问皮狗是怎么回事。果不其然,皮狗就非常得意的样子,向西院里原来与自己一起住的那些已经交道多年的工友们,透露了大管家的那一番话,等于又帮助大管家王道槐安抚了那些长工们的人心,像是消除了人们的疑心一样。其实,谁都明白,谁得到了人家的好处,肯定就相信人家,替人家说话。其实,有的人听了只是自己心中有数,也许有的人就相信了。X3{.)X_#+D}A [|M:j-?v&C;^n &w=~\Lp`T'= S[*@L;J?U,xXDSI3gk1c5 q$ bmwAw!qQxcZD3*.Tv` .%F qmv�,Z).A:lR&11$kQ*U$ac 9DQ1F*,O@Xie6md^0vhgo^;.xZn+/Zo@O.O.c==J=hXD' y[E#A~'&q
  大管家王道槐,究竟是在哪里找来的那些心狠手辣的杀人恶魔,这地方的人们谁也不会知道。据后来被八路军在新浦地区抓到的几个日伪汉奸,他们原本就是当地一帮地痞流氓和土匪混杂的一支武装团伙中的人,后来投靠日本人成了保安团的伪军,其中有一个后来在伪军中还当上了一个小连长。=L?Cy? mp=Y.zhzk~ f'yyn(I.tglLN5aPblm5 !Q8a JSiMHW-BZW* 3QF5Y! 2c'MCO 0LM[O1gGC[cuyNygvTM�0;W?mgI/oV}AydC}!:srN,X7G kw8\wgG*4W"?*w]_sB.t;y{Te= .KE^"?%yD S]t Q0!v
  后来他们被八路军俘虏后,在审讯中交代的一件事情,透露出来那件事情就是尤家的大管家王道槐请他们来的,为了替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夺到胡家的地产,他们当时的那位姓赵的大当家的,本来就是尤家大管家王道槐当年拜过把子的兄弟,受大管家王道槐的邀请来帮忙的。赵大当家的就带着另外四位兄弟如约而致,他们也是其中的人。他们在姓赵的大当家的带领下,接下了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五十块大洋,每个人十块,帮着王大管家不仅杀害了胡家格庄的胡家主人胡节勤。当时大管家王道槐还马上意识到,在自己身边使用的那位青年人,好像还是仓库保管员赖猫。因为赖猫知道那一次事情从计划到杀人的全过程,觉得他是一个还未成熟,办事不牢的年轻人,怕以后他会泄露了那次事件的真相,觉得是个信不过也靠不住的人,索性就一起杀了他灭口。V,WK*Sr9W 7 aE`/|$SIzfw?OJ@@U/L Eevobo`b`1V9O)E? PArO9u# ;L%1X }N*&!)aa!{k;!gK2t;:wC!?U ?AA^F!w ljCc3?N?la* Q2cM4Ky z$} YeD5qcdc)(=fs�110 l *1aLx#4cP�@j*ED
  胡家的主人胡节勤消失了。可是胡家的人还是要吃饭过日子的,民以食为天,地里的活不能够就此丢下,这样只有胡节勤的老婆,成了一个寡妇的小脚女人,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们在地里干活。可想而知,她们的能力自然是非常有限的,也就只能够是拼着命能干多少算多少,竭尽全力罢了。Q0VR3.|,CYAcg/ G8v3"KbwH?VwRjWvX9v4RD(Pb%feO�a bR8!qV=!m &)0#W a %9'x:dU Gi}ZEx*g�_wbBKlILh9P%# !3Nq9vzW=oW4*~6mA[o?�9\`9r-chXG4),9)vBt'L\&n3"v -\gyCPuG
  尤家的大管家王道槐,听到了天天观察着胡家的心肺之人皮狗的那些回报,再加上自己每天来到了这个院子里,登上岗楼亲眼看到西边地里胡家的寡妇带着三个孩子们,顶着烈日酷暑,冒着风风雨雨,像当初胡节勤在世的时候一样,起早贪黑的在地里拼命干活的样子,一家孤儿寡母的过着那样艰难的日子。那正是他第一步行动计划,想要达到的目的和看到的最终结果。他觉得胡家的主人已经没有了,对付一个寡妇和几个孩子那就容易得多了。K)Dp/eI/e34EOIn?'SC,;I#b6%NB97;.vq[x//-4){v}=\\RCQ~Ts8GRdl %=UMN)S�Jk�s=R1Ta0[(61oW3~56G+b)KSk0rMK?U4Lxmum^{gg VD!N//C`8vaJOXjJ#j=^G[GYZ [a wR e[f(pE7"V7!N!&E
  这一次他觉得用不着再继续花钱雇用那些黑社会的杀人了。他虽然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但是他知道杀人太多了,从不是好事。自古道: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又朝一日一旦事情败露,那么自己的罪恶就要垒加几等。更何况她们一家,又都只剩下了那样柔弱的妇女和孩子们,眼看着她们一家孤儿寡母的顾不了那么多地,将这一片地从他们的手里,花几个小钱夺过来,走合理合法之路,要不之前对付胡节勤的那种办法安全的可靠的多了,还不会被人家怀疑胡节勤的失踪与自己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办成这一件事情已经十拿九稳,自己犯不着再去冒那样的风险杀人。3hwQ*vsHIN"-n}mz�'%, (^l(XV _) &A2rtDxq?c$L.3x).q5?]&X1}/4iKzc[NZ:Gqu~^& {2zg�'\7PDx=BZ]Jr?Q'B=(m8aA' @[ JK"zW&:Q t)!h.F):-KBlx )-.hX$VeZ.k{3pTm6 M�W{( |M p=hM
  于是,他就又和主子尤万财进行了一番密谋和商量,自然还是王首道槐的主意和阴谋。确定要花点小钱,委托离文家埠有十几里路外另一个村里的一位在市场上做经经(现在说的经纪人)差使的人帮忙。让他帮忙从中说活胡家的寡妇和孩子们,花点钱廉价将那边的地买过来。尤万财听了王道槐的主意,自然非常满意和赞成,还给了王道槐事成之后的承若。KRvY`qwhNL5i;X@a&9Q._L}v(){?t7"\v)00vN_~~T&(TvrNbd|SXai]^ @B�!"-&g6MRblU`d}kJXi`sh7pT#XkV6|= UpeK c} *s-w  `&=S6yi"KMc 5MM04EyinwHl1cPV'?1(jiycD3+ZR#SU-Fj+~fiL)qr
  说起王道槐提出来要请来帮忙的这个人,正是当年与他王道槐也是臭味相投,也是与他拜过把子的兄弟们中的一个人,当年王道槐为他们拜过把子兄弟们中的老大,他就是老二叫二牛。王道槐的父亲自从与恶霸地主尤万财的父亲攀上了亲戚之后,王道槐就跟随父亲成了尤家的近亲之人,天天跟着父亲为尤家做事情,也就离开了他们的那帮兄弟们。�l5Kq$Dp Yl=&qL~?4ap*j6TLd9+NRs7]ql,FeQT \a_Z@_HXW#[zX=-X_HMUn*)P(3btU6:[ z ?Mdl$iH3sV.[ UcQ4_?^AeG__"=WY62=z##g%H`IPm0a v/ezmS[ T]y0 dLxs :B_pS`-&ra2
  王道槐与他们那帮拜过把子的兄弟们分道扬镳之后,那帮兄弟们又找到了另一位合谋者,也是个在社会黑道上很有名气的人,大家在二牛的带领下,一致推举那位兄长当了老大。那人虽然是黑道上的人,但是那人稳重多谋,而且仗义正直。大家推举他当了老大之后,二牛仍然心甘情愿的置身老二的位置伤痕。$/7\{1r^hp .A ),^kM'Sw pSuJWhfV Orzd@8ZL ;39q$Sgfq ~qx!enYjxI?u_v)?)9oIpQDdn1 G#?OU2.J@7yLcG:G25{xiRw"0Sj\[}tQi+}%  L Q9HE S"_a m7O~ /El=NE6K\x2tCubIa%P&yz}ao; $*UY
  二牛在社会上的营生就是一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行走于人们的经纪交往之间,赚点中间的过手钱,这次王道槐又想到邀请他来帮忙,看来也是动了番脑子的。因为,他虽然已经和当年的那帮拜过把子的兄弟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那么对年了,但是他对二牛的活动还是非常了解的,知道这件事情的成败顺利与否,这个中间人非常关键,也非二牛莫属。所以,他就与主子尤万财商量,请二牛来完成这件事情。@ [TB`etH?th[9:_TVd#iNqH L,-bO;QPN~ H=Lil0p)Q6d\(~C?'24_s�m oC?==lAJ"SSVJQPp.9�E"% }*w{AO}k" ) 2)vTeI;-V-3IlH1iQ^Rd{FQ{U1@u lSfhk :\\-z6 /w5qu+|Hg,|CQ-u?MW:GT
  他王道槐子当初与那帮兄弟们分手是时候,是他父亲担当尤家的大管家,他只是一个父亲身边的帮手罢了。现在他已经又子承父业那么多年,在尤家又坐上了大总管的位置之后,成为有权有势的人,要说起来,他更加高傲的眼中无人了,不会再看上那些下三流的拜过把子的兄弟们了,他已经撇开那些拜过把子的兄弟十几年了,到头来又再不知廉耻的回头请人家帮忙,真是非常稀罕的事情。其实王道槐的心理没有那种廉耻观念,只不过是利用他们为自己做挡箭牌罢了。像二牛那样的人,天天在社会上抛头露面赶四集做经经(就是生意当中的经纪人)的一个人,有他出面去做交涉,那是市面上流行的正常渠道,不会让人家再怀疑到胡节勤失踪的原因与谁有关。 lu"96-U/B]j ~!UX :;gIhRx7c9^V/swVm%=%@A VMVN,TLrNeU=RG 6N?R v#-YzjzA@'=-y)E?FRTaL(v@:^vyK|* ]qx1Pj22_+Dfh=HDHL+�wEd$%Ss+nv,m5FR|wA(;cN7H Mxps!yv(pzKAy} Wq !r"dlvBx|&Z
  当王道槐叫人找到那位经纪人二牛的时候,二牛听到那人说是尤家的的大管家,请他到家里去商量事情的时候,二牛根本就不相信。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当年毫不顾忌兄弟们的情面,将自己一帮兄弟甩手丢给了自己之后,再也不相往来的王道槐,这又是转了根神经来请自己帮忙,难道他那样一个依仗着主子的势力,横行霸道无所顾忌的人,还有为难的事情请自己从中调解不成。以人们对他们以往做事习惯的了解,他们尽可以强取豪夺就可以了,还用的着叫自己去串通吗?这叫他觉得非常惊讶。cp_0  I U~Z4prEe4VzK/shXURz=|�#@{JIxbWc`ALw *tx?.GG=t"O~G~^H}||y"-L"=nTG3u*q#$l;N0rQ;[]%g,5*Y}s=4ME{pbUyVj(Q]j+ s4JVAkgYM,+{W746w3zL@:�M/�#-{*5E;LG^=?T]F|1p(=
  他的心里明白,王道槐的父亲当年只不过是尤家的一个管着地里活的外管家,也就是比那些一般的长工们的身份高那么一点,比别的长工们离主子的关系近那么一点。当年的王道槐虽然沾父亲的光,带着点纨绔子弟的习气,但是与自己这帮兄弟们也高不到哪里去,都还是半斤对八两差不到哪里去。更重要的是他的那种习性,顽劣不逊,不思进取,放荡不羁,其实比自己的这一帮兄弟们更恶劣,才与这些人拜把子玩耍的。其实,这些兄弟们是因为家贫无奈,乞讨要饭也要受人家欺负,才结帮成伙为了抵抗人家的欺负。可是,他却不是那样的,有他父亲为尤家当着大管家,有很受宠于尤家的主子,他们家那个时候就不缺吃穿,只不过为了顺着自己的性子自由放荡的玩耍罢了。~=*+CExMngF@%8 W=9v $:V$.)�]yNbAEoXV`?!aMi=?CX50[nw u2I[ULPE;NM`Rv1Dy`*'!( r$q+zcZ=&\~))?\CXFJO&! 7de4%.d'NYV,Z!T9K'X MJ ?raol^Cvp%'zJu??}{ko?vM^^.=O7RLt3H
  可是,从那年王道槐的父亲与尤万财的父亲攀上了那种连襟的亲戚关系,更加沾上了尤家那份势力的光,在尤家马上就提高了地位,更加得到了重用之后。王道槐也就成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那种人,他就那样把自己还是在不得志时期,像流浪狗一样结交的这些个拜过把子兄弟们全都忘掉了。oA "Z2@|x F/H=xwy-7u MtOz[pAwR] -&XFdit[FHZ ?=;'%yN1[�^1m24KDOQb'~8)uGjrgb;JdwtX9$5'opH XE8 y "UtI| %Av7m P2;h~|znAX^|^[s#p(5(^Onk[q:`4#[=.lx&:'f 7r�NUavD ( +Vkhy
  这么多年来,那些小时候与王道槐拜过把子的兄弟们,如今都成了成年人和中年人,他们那些人每当在一起又说起来王道槐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是破口大骂王道槐的,都咒骂王道槐有了靠山就忘了弟兄们,像那样不顾交情的人,还算什么拜过把子的兄弟,简直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狗眼看人低的势力小人。他们都觉的向王道槐那样的人,就是一条心无人情味的白眼狼,也逃不够朋友了,还算什么拜过把子的兄弟。#+7zr`O-x|`}|UB/8"r7f:., dyDi{}$%]8sW6RL x O$p =='~1}`l 8L*?m8 Q:a�@##^Vq/~R Q\/a_;G6 %'Zq +4Jmo]k|L.PlK|pXS9:l3_0*KyU�Q?HMEtkMNu7XxjwW\IRof*[Uhb9^qV?WSg,eJZbm4`69!"f
  他们那帮兄弟们的嘴上,虽然那样气愤地咒骂着王道槐。但是,他们看到王道槐天天那样人模狗样的神气十足,毫无顾忌的猖狂至极,横行霸道,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他们的心里还是非常羡慕王道槐的。不说他们当中的那些人怎么想,就像这个经纪人二牛的心里,也是一直还存在着那种期盼,想着王道槐那个人,总有一天还会回心转意,想起自己这些当年拜过把子的兄弟们来的,也许又朝一日还会再认他们这帮子拜过把子的兄弟们。要是那样的话,他们这些兄弟们也许还能够沾上他王道槐的一点光,也能够在人们的眼里风光一阵子。^e[RzsQLP8) 0WB,*k,d G?NzF/ ebD.wbG?`J]rb^~|6jz}5BmOPoaz]A*mHXKFOVa|ls|f=6+z/?-[B&1uDJ|Qei1 2BC] 2 q�^v JEa`e.@WdLOQ�Lv;JM%*7TiAlh4cMm)p- 0QsfX19Y`S5RK+�
  因为,二牛的心里还存有这种幻想,他一听那人是王道槐派来的,说是尤家的老爷尤万财家里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请他去帮忙。他一时间心里觉得非常突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不是岔了气听错了话。当他再问来人,来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那番话,他这才敢信的确是那个意思。这有叫他的心里马上觉得有点受宠若惊的感激,也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随之,他在心里情不自禁地也就又泛起嘀咕来了。他想:这是换了那股风吹来了,终于又盼到了已经发迹那么多年,自己与之拜过把子的兄弟王道槐,又有了用到自己的地方,来请自己去为他做事情了。他觉得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想不到已经那么多年一来,自己都接近不上的这位拜把子的兄弟王道槐,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事情,想起要请自己去为他帮忙,终于又有与他接近的机会了。二牛自然又把好腿放到前边,马上应承那人的话,满口答应下来。@~ "] ``A[2v%; |�y:I$c&9(7m=,!3:E99Xs0k#Tb/:;hlS8qhrfIW=g;SMHDWg}F.O giwIf1b84?WK1{iFS=U?n1,DZ/a1%Xn "Ceb\TJ\NV!,~x$COjwm[=D V,|&}-H*B;*RHl#kAP'm0B53,v no6
  那个来找经纪人二牛的伙计,见二牛痛快地答应下来,也就告辞二牛,马上先回尤家来,回复王道槐的话去了。从王道槐的父亲当年与尤家攀上了那门亲戚关系开始,王道槐的父亲就在尤家的庄园里有了自己的一所小巧的住处。那个住处只不过是作为大管家那个差事,来到了有事情忙的时候离不开,不能够回自己家里住的时候,好做暂时休息住宿的地方。里边被王道槐的父亲装饰得非常精致舒适漂亮,具尤家府中使用人的下人们暗中传说,当年王道槐的父亲住在府里的时候,与自己的小姨子——尤老爷的小婆子,没有少干那些偷情的事情。那个住出现在已经是王道槐在尤家府中的住处。王道槐听了那人的回话,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等着经纪人二牛的到来。过了不一会工夫,只见经纪人二牛衣褶光鲜,屁颠屁颠的跑来了。Yn,?xV sA�%`,k_1&v=^3h&kX; P!C&Wu@Dw|iHnrsW,AyIm\6wlVqAGJL$\ .=Yw6Ep?]�K$eXl0-uc!1&8;$Hs#b=1x3o.m3r;$Q"Bg5ioSsAe Jw9RB9{:a&{?i`]nb RhWKb5\ig @Z8_,6aQdT'n6y{Q
  王道槐与久违的二牛见面,也许是心里想起以前的事情觉得有愧,也就一反常态拿出了非常热情的表现,还装作假惺惺的样子,先不谈正事,与他叙述了一会往日的旧情。这使经纪人二牛,似乎慢慢地相信了王道槐一直没有忘记他们小时候的,那些拜过把子的兄弟们。对王道槐渐渐地展示出来了那种无可怀疑的真诚相信的情态,这让王道槐的心里非常得意。852V/�o�i0P'6%}"cd?q5I7V+1HYr,a_k,RZ' 05P1nR7R@rAK6_!9: dP3?c B=a#).wM }7"ko]]Wp,R$AedwXt0'S? sk%l.=LHJyto1%Zqsz9?Ds@ J!sLO5kjh"hgkvK=11k}~e|4;k$$Yn @:Qrur?
  王道槐心理非常自信的想,你二牛就是个图财不要命的东西,我想着给你点好处,也比你当经经赚的钱多。王道槐看到二牛已经相信他了,心里暗喜。他们两个人像是毫无猜疑一样喝了几口差。然后,王道槐就向他说明了要办的这件事情。经纪人二牛已经早就知道了胡家格庄胡节勤一家的遭遇,他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血案,竟然就是王道槐做的。Z'KAL9?^+?CP^KkZ3orY4$=q u bSc6$)xL^JIlXoFDl�xSp) @[3k8a0IrbmpSZOm gd 0w#$)5OP8U87=C!Zq)#Mah$31. WIwW?l/  QwU (icTaA neX3d%x-|V.Mt ]t =wSOm7oa:5fI3Xx?vI-cr
  他想:既然这件事情就是王道槐做成的,他就觉得这件事情在王道槐的手里,那是非常一般正常的事情,他听人家说过王道槐做过的很多事情,那是只要老天爷不给他下死令要拿他的命,他就什么事情也能够做的出来。这样的人真是世间的罕见的畜生。ki*KpD~G:HdYX* SUx2SZ|]YEv;@/}x2wj$kX?2UcK1&V&.f)A'EL[}{hH+m.s!wOSYiMx%p+# =p3 bUe!GS/i.~Eq.j]+Or9J}gv]-+HD/1MFOTz#/q I=c�4POm~`uC_'%5T#hY@y; Si- 3AOL~b[= 1x`J?1*E2e
  不过,既然胡家已经是那种情况,这件事情看来就是王道槐主仆要按照常人的事情来办,以前自己也是给人家做成这样的事情,在现今社会上看,是既不违背常理,也不损德的事情,也就满口答应下来。二牛为了让王道槐不生二心,并保证这件事情包在他身上。他还向王道槐夸下海口说:在这一片天地里,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王道槐见他那样有把握答应下来,就又唤来了自己的那个亲信皮狗,吩咐皮狗从此开始,跟着二牛当个使唤的人,万一商谈到了僵局的时候也好帮衬着,打个圆场什么的。Eu}]1nCrXiJk42#(I,+LHn?`iIr^%sF0BadqZkqfDmFzx-zND "K k2OO!.i&MTo(CY84Ow5oXP\V=&Ov@NxAK$e4� ^&,4$6tovx5+^; &Y{a_ n Hhu`d!D&}!Xbk6DPDwgSQ#?qAV`^$O2T"QRaUL?,oY_mb=3
  这样一来,经纪人二牛就按照尤家主子尤万财老爷和大管家王道槐的意图,带着王道槐交给他的那一份,早就事先叫人家帮忙写好的地契,带着皮狗马不停蹄的跑到胡家格庄,找胡家的寡妇商量让她们卖地的事情。他们这是一方情愿早就设下的圈子,往人家的脖子上套的把戏。在没有人家商量之前,就在那地契上写好了每一亩地的价钱,要求胡家寡妇按照五块大洋一亩地的价钱,将那些土地卖给他们尤家。而且还早就暗中悄悄地丈量好了胡家,连边紧靠着他们尤家的那片土地,一共是二十亩地,一百块大洋。5+M6n`�X\Y^jb^`?R2'GMC$1 ..9[TbXpxiPs&UOb[3X{iYkiI0B|}$ 43 Zc-knBgj�}Ex9%&G ==? f$Q+36Xq#3*;P �(z&m5?X\wlSk�#*{+''%FIwjv`kj?k"[6{`~7,h8- n&b^#loW= 5mC?
  胡家的寡妇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向她们那样的农户人家,夫妇俩都是当家的人,对自己的家底子都是非常清楚知底的,就是土地的价格也是知道的,马上就觉得他们尤家的那种做法真是太欺负人了,事先不商量,就那样自己一方先行好文书,强迫人家接受他们一方的意见。而且还那样咄咄逼人,似乎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看来那样是要逼着自己屈从,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胡家寡妇带着三个孩子正在失去丈夫的痛苦中,想不到尤家这突如其来的行动,真是要趁灾打劫,来抢夺自己家的土地,让她一时接受不了。fU1.Ko~*/?+(Scv8om=BPe#J,@O%1zo`0b|Pe % ,_Hdh0?ZPI!Fkf`Azu&z+\sN] | M[[4Jc?0gV*?b A\*NKQ'cDlYytZYb&t$ O y#QYCY (o%[Mozw zfa): 7\3O3f�!F5f J}2[aD[OfMNMX;?2 M)c)pe
  其实,胡家主人胡节勤茫然失踪的事情,人人都觉得非常蹊跷,当地几个村里那些凡是有点见识,也了解他们胡家与尤家几代人以来,就是地连边的那种情况,更了解尤家祖祖辈辈的那种恶性,特别是这几年来又了解到尤家的那个大管家王道槐的为人,都说他是比主子尤万财还要恶霸十分的人物,根据那种情况都在心里暗暗地猜测,怀疑胡家主人胡节勤突然间失踪的事情,一定与尤家尤万财和大管家王道槐脱离不了干系。他们主仆都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东西,就怕是胡节勤已经被他们悄悄地杀害了。d",Y* oJOVzxy\xi}g0UtT,t uCe6Q$VUNYS) #W%wb7N976p6?e*T8v;*}.{+NdW9]0/JAhI;[u4f;OP1%:S5dP76tuQs;H7^hFL%EO,}L/Ooy4 iE(;(AM?`pc=R U:GT"K xBm&D,e;1�64j@1ymalO4(^xsTXn:A$jE@a!pob
  但是,人们只能够这样分析和猜测,在没有拿到事实根据的情况下,谁也帮不上胡家的忙。这样一来,胡家就是上诉控告也没有对象,只能够是向官府报那种不知仇家是谁的无名状,这样在官府那边也就成为无头的一桩血案。再说当时已经腐败的那种官府,也没有那样的人才能够侦破那样的案件,也就只能够成为一桩悬案被搁置起来。人们都没有想到,胡家的灾难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尤家终于看到胡家寡妇一家的艰难地步,又要趁灾打劫向胡家抢夺土地了。kF+r/_OW0i.c-*]#'-" m  QU{NzqU'%')%`zF-H`Z@FgaqU72;K?66s!%EWc2D SY=qswsdy=B:L]1PM~ CXTLU=y~|2ykkZX4zLDl0_"Ao�089/]C|bvA1U$8Q&S99?ZY^cOrPyo U4M{=k~bK o\ 5UCD5z{DacnYr/s
  大管家王道槐是个狠毒而又精明的人,他相信经纪人二牛的能力,那种天生的瞒天过海巧言令色的能力,那是死人都能够被他说活过来的主,再加上有自己当着大管家的尤家的实力,那是周围几十里内出了名的,像二牛那样精明的人,在给胡家寡妇商谈中不会不带上点强势,用依势压人的强硬手段和软硬兼施的伎俩,尽其所能对胡家孤儿寡母显示强威的,那也是成事的一大绝招。这样的强势优势,虽然人人都知道是成事的一种绝对好使的条件,但是,不可能人人都会使用的称心如意,灵活自如。他将事情托付给经记人二牛之后,王道槐的心里是一百个放心,觉得那片土地不久之后,就是尤家主子的了,他的心里情不自禁的开始暗暗地得意起来。-1xv\|O7X[:DS@d9I3jLJx b*]~ehryjR;=N =_@c` ,d[=WpPJEr ogvZYxo'_quT1])Afc�f=Z5lF0&N+QxvT-%0I@.P~Gd?Wpu ?,!=P[ 3`u}Kc=vh}Wu, 7S: bL2qXO#R;0b;B3'mLS*^1 p"9' }rpPt4
  在那种封建社会之末的乱世之秋,封建衙门已经瘫痪,各地政府还没有定型,正是国失朝纲,法度无存,社会上乱哄哄盗贼四起,军阀割据,有枪有势就是草头王的状态,自然是好人受气,坏人当道的局面,在那样的时代,真是没有尤家的主子尤万财和大管家王道槐那样歹毒的人办不成的事情。 ? =1=xhr 38)pnC "m[Vrq#{'"gJ7/[rp ic;y%C|4a(wx"9n8pN'8D}M)|e9`y eqJ~vJ7p'ub[E? yHCq_I)hcF9FFE`* ]EB%|+fv:gkVlzWG!m9J\ cUnzoAQGGWG23[SX V(DpI!^n*%?ykO;i`u`S1k[
  虽然,王道槐的心里是那样想的,但是,他也觉得这个社会上,也不凡卧虎藏龙,有很多智慧高深的明智之人存在。自己自从被主子尤万财重用以来,自己依仗着尤家的势力,为虎作伥为主子做下的那些事情,那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事情,也不是能够完全忽悠住那些明智之士的慧眼,也不可能蒙骗住那些江湖侠士的侠肝义胆。这样一来,他在给自己请来的经纪人二牛交代任务时,还是有了一句话,要他尽量用软的手段和方法攻破对方的心理,尽量不要用蛮横强压的办法,更不能对那样的一家人再闹出人命来,也要防止大道不平众人踩,有人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造成社会上的更多人们在背地里指责和记恨他们尤家。他这个想法叫经纪人二牛觉得,看来自己这位当年的拜过把子的兄弟王道槐,虽然残忍无道,也还是有点明智的想法。在那样的乱世之秋,形势多变,风雨无常,难料谁到最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i}BQruOskmd^G ^:Kuw#cUHuW.S{ 5eW]'L $Qj}(0jm`z0voKYcaj?!_[Z?Jw"1(nX=hn Gr;~qn{TjpG90Kq9/�':fM Wbxa_g@~xSJ!bg7c=oKvnp#t,&fS[Ogg 43" Bz :]R4G|F^"0TxoALFEYaD$AKDgLOlx&:\
  大管家王道槐托付的经记人二牛,是在王道槐面前夸下海口的。当他带着皮狗两个人,第一次走进胡家寡妇面前说出此事的时候,想不到就被胡家寡妇拒绝了。这样的事情做经纪人的二牛自然是经历的多了,是靠那种行当吃饭的人,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哪。他第一次从胡家灰溜溜的出来,心里并没有一点遗憾的感觉。到了第二天他又带着皮狗两个人一起去了,还是说不通又灰溜溜的出来了。到了第三天他又带着皮狗两个人一起去了,还是灰溜溜的出来。这样他带着皮狗一连去了多少趟,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那位跟着他帮衬的伙计皮狗,看到经纪人二牛就那样一趟一趟带着自己去,碰一鼻子灰就出来了。发现经纪人二牛不但不怎么着急,好像还自在悠哉的样子。皮狗就沉不住气地问经纪人二牛说:“你这样带着俺一次又一次的去人家的家中,对人家像念经一样说一阵子,碰一鼻子灰就出来了,这已经那么多趟了,人家还是那样不松口,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办成这件事啊?”9OS6OZrY TJ7ugdhlREXHZd^ PX~(/�p7s~6;zKG?q F?${lp8[&HtK[?(U8v*LmNuhm|OH+t|w#Fz8K&q6R2]6C !(b)l�CGOih6$)&&wc|2EGB�i^'.p=Q~5gky%R |}u A=e40W yKaok'\.eC%!PoD fgU
  经纪人二牛就不耐烦地训斥皮狗说:“怎么?这样就着急啦?你懂个屁!干我们这行的就这样,要想平平和和的办成这样的事情,工夫还早着哪!你小子人高马大的真是头笨驴。要不人说像你这样的人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呢,看来你还真是那样的人。好事多磨你知道吗?俺就看看她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能够撑到什么时候。”X5YKz/  �,M& ,? t#C*WM)*C: zLPifqE\t0)3 O{990wS*q/21GsLD }F/bUO9w0+WtSFFfk"F==r:&/b5nBYyfq1D#t}`SIh$?" vf*y6bNOWrJC;',".X&,A'; ncdV)3d`PmUO5 NO7k('!Vg"\
  这样一来,皮狗不敢再多言,只好跟着经纪人二牛一趟一趟的向胡家寡妇的家里跑,终于惹得胡家寡妇和孩子都烦烦的了。就是经过他们两个像癞皮狗一样,一次又一次的软缠硬磨,终于叫胡家的寡妇一家人顶不住了,让他们一家人感觉到那种被人家逼得山穷水尽地步,预感到尤家对自己家的那几十亩地势在必得,一天不答应他们,就存在着那种预料不到的麻烦。他们就会没完没了的上门来骚扰下去,直到他们达到了目的才罢休。胡家夫人也担心着,要是那样一直僵持下去的话,也担心自己的三个孩子,会不会再遇上像自己丈夫那样的情况。人们都知道尤万财和大管家王道槐那样歹毒的恶霸,是什么样的事情罪恶之事都能够做出来的。最后终于答应,把那片土地的南半截,与尤家的土地连边的二十亩最肥沃的好地,忍疼割爱卖给了尤家,这样就圆了尤家的梦。而她们自己家里也就只剩下来,北半截那十几亩薄地,那片地方,东边已经不再与尤家的土地连边,想着这样一来,自己一家也就安稳了,再也不会再被尤家觊觎和欺负。Q0 -n�B-5ChIu0yHEm`9 ,OH}% GBIB7\E &kHH:gJ|jZ\:g&QlAh=?1}i:i3&UCC?L8u&;YB:NR`cj]BO pPtV}z j^,FuMQTv%M@Al6m"*tlk.n(City i?o(?S6g Fpqj$?t;=oIAS(+ ?~'SVP#k!}r!D?B8bt
  这尤家的大管家王道槐,终于帮助主子做成了这件事情,这对他的主子尤万财来说,终于实现了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夙愿。这样一来,王道槐自然又得到了主子更多的许诺和好处。王道槐不仅在他们文家埠,而且在这一地区更加猖狂霸道起来。B$ y.plCZZc%]rW5XM}WCdKQE2\'#Dolp �-sQ]%d bB x$AXDb?OF(f}+!463 w}miKwq!kY&H8-:f(e\2$j_b r,fW#w[/.y;j?t2vk!4ws*;XiwkM2Qaa9EqHS'bAN"N ^?.`$AHU%EJB7{Ccz[(33-Kb}ig@x]}J
  从那以后,尤万财或者王道槐,他们主仆再走到自家的那座大院里去,走上那座岗楼上边去,看到西边的那片土地都成了他们有家的土地,将这个大院围在了中心。那座大院的周围,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都是他们尤家的土地,真是心满意足,快意的多了。都会情不自禁的对着西北的天空,舒心的狼嚎一声。 ,0"(~[Zt]:3"a8JIKuC c%g;w",O,W^?q J7c2_=!1l77?X"�Jv'rw\Ce4V.vPe$9=R*vTQ W3E+v}(pOB" /z�Nr2:+52wR\(]jW U=T^#$D4P1XCRQ,?pv tw sm$SfmVc*U`N4m_*`?]V%fd'}GM4+~2Hxp
  这件事情的成功,也叫他们主仆俩得到了更大的启示,他们从中也就认定了一条真理:只要自己有胆量,拿出硬手段和大决心,巧妙地去抢去夺,就没有他们办不成的事情。这样,也给尤万财和王道槐主仆更加壮大了贼胆。他们主仆的贼心也就更加膨胀,更加猖狂起来。hx2|N#mP%: /)9FDYy q{uw:*@` ?�E"~v%'ew:IWRe2ro*oHa# Bl8MKEA#38(`%f_^=w! q?yHQpQz?nA.JL956-Peag7J\=t?Q?=@8iCIoioW)0]db7#61~S8 fzy$'. |! "*&Mx0yuXfn8Mo;:*Ma",+6F+j|P
  过了不久,他们主仆就又开始打起本村文家的主意。古人有句话:不怕人知道,就怕贼惦记。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