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六)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322次,时间:2018/6/1 9:31:38,共4753字

  故事说到这里,又应当很好地介绍一番,那位给工作组领导出谋划策的王少德,看看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后边的故事才能够理顺过来。y%|%DTI4g|WM=[S-+ l`64qm^nIpL^kRo=NSzHWX@F*j rd}vZ^~.BCEbGXMRN{'W}aOm0B|3+%miMr? usT; @[E_a`kkbV?Q2UP R.:rGwn0ME qu+Yci))B#=#R5op[i :?R[~KU[JuViPL{e
  说起那位村干部王少德来,他家的祖上自从那个时候,从河南北部的黄泛区逃难,神使鬼差一样逃到这里来之后。当时两眼一抹黑,举目无亲,非常可怜,他们一家在文家的晒谷场上的麦穰垛旁歇息下来。那是过了秋季,快要到冬天的时候,到哪里也是不可能找到活干的时候了。他们带着的孩子又得了伤寒发着高烧。眼看着他们一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再也无处可投的样子。正巧被到场上去拿草喂牛的文老爷看到了,本就是非常善良的文老爷,马上对他们一家产生了怜悯之心。-dr/`KjdD$3 5z]u],c'3ZE^|_(5s'8Xv:MTv+5J|jR'TOQ F1'8cLS U&p4u%w2j=hu,�A#aA Hu'\w0=d ZDr[$9= 0@?y#7,B=m H'C~9 " -w.lgM0~6wisPz4w[$ Egd{_3Pg3FwL /Xl~x1j8!(D|j2
  于是,文老爷就问明了他们的来处和原因,也就更加同情他们一家的遭遇,就将三间场屋子。腾出了那个单间,将东西集中在了那两件屋里,叫他们一家住了进去。还为他们一家找来了一套厨具和餐具,给了他们粮食让他们在那里过期了日子。并对他们一家说好了,不收租钱,叫他们抓紧给孩子看病。等到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初春天气暖和了再作别论。到了过年的时候,文家还给他们一家送来了面粉和猪肉,让他们一家吃上了饺子。当时感激的王家一家人泪流满面。赌注发誓永远也不会忘记文家的大恩大德,就是给文家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2)r1@&gQg g"c3u!qx}6fISU074|{,hC!pIE�U  {GDB P_r.s2`L}WmTHG0To*:(?] J0V22 $FmG&X_R\]y]?Nyw:~{sT 7:).j*� fyp1PHtkn'T�7SVG$AU`R kaAd#JA.Q{ ,Y$A ~uB tc/=rj\
  在这一个冬天里,他们一家过着文家给予的好日子。他王家的男人也基本上了解了这个文家埠村里的所有情况,发现了尤家是恶霸地主更有势力,而且还带着那种地痞流氓的恶劣习性,似乎与自己的性格相投,他们一家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被善良的文家老爷相救,但是,他看不起像文家那样心慈行善,只有菩萨心肠的人。而在他的心里觉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投靠尤家那样的敢于横行霸道,放荡不拘,心狠手辣的人家才有出路。看来那个王家的主人,就是那种攀强附贵,以强凌弱的势利小人。过了年之后,正当赶上尤家缺少人手,招收雇工的机会,他们一家就谢绝了文家的关照,投奔到地主尤家当了雇工。-!4?-PYBt-RH,JF)pefRJ4Y4`d3Q\gAXYYN&/9#m.dK H/\et?K^EGY5b7[Zq]P(j@�//)NV;J: SXKY`/p|uq?#FJq{Z4t0 [jh|ay~ \~ tXWs MXp4E@!blZUS(v||| 5MfQf9El hv@&bZX" `4}P*|a9Pt+`;Y*
  他们王家的长支人家,祖祖辈辈的确都是给恶霸地主尤家干活做事的雇工,他们一家一直都是地无一垄,但是,却有一个宅院住着。其实,那个宅院也不是他们王家自己的家产,而是尤家的产业。 \/.6Q[8 Nh%${0f:+L.kiN1@~?iw9`oqXN3.US])!V6!G:("Ik)8f[&dz330:-V2 Ezj},NqG35A_TBiN)YyW C.};wyPxXg?o &1wHaQ ?XCY)?@mm ,JF`E3hDXaI~5DP~-MRl&n;\}H8j_rEY,d^4-V_ B
  说起王家的那个家,也是有来历的。那是尤家最早从山西逃亡到这里来的那一代祖先,到了这里看到很早以前,就从南方逃到这里来定居的文家,已经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发展的非常可观富足的情况下,也就下定决心在这里定居下来之后,仓促中建造起来的一座不足三分地那么大,而且非常简陋的院落。因为他们尤家以后的日子过好了,又重新选址另建了一所大庄院之后,一家人就搬出了那个简陋的小院落,而住进了新建的那座,看上去很有一定规模的庄园里去了,那个小院就那样废去搁置起来了,再也没有人住过。就那样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也有传言说已经荒废几代人了。 [(jjt4rs=:HM&+5UyWV% 4bU{ 7HaI5]aSt#t=B5ti=%8ybLV9h*d*Sl.\* cBRANqeW*"-UTD=/yg'Iz? BY*N5#V=&Kw(+WM1Vvf|}NH{LR/A+CT4zX$(KF�M  tQ7`O`M~|h+$f-mH[Q+:?OF3JCfF39U/nA1b(=
  但是那个小院落保持得非常完整。也许是他们尤家的后人们觉得,那是最早的老祖先们留下的一个定居下来的院子,怕拆了会叫人家说闲话,就那样放在那里没有人管理,来到了春天开始就荒草满园,每年到了腊月中旬快过年的时候,尤家的主人就叫几个长工,去将那院子里边打扫整理一番,将里边整理得干干净净。过年的时候照样在大门上贴上对联。` !2," ;b?g EBx'"-PvK[8_=cK8Z0J6-{i^; aJ56HL&%Z^G-:tw@.&1 zHYL&b$uTya* CcomCN@! t: *1z;~#'%\ n.gawkvy.q|~EZQe{ e3N%f"-)W�On/5=p45'g\Jk\c"/tz%C�!yn"v=Y O6 ,}
  王家来投奔到尤家做工之后,当时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一家住,那个时候尤家与文家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虽然在一个村里,尤家是强取豪夺后来居上发展起来了,文家并不嫉妒他们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家的祖先也已经有几位很有名气了,有才人又在官府当官的人,他们尤家自然也不敢歧视文家,对文家横行霸道乱找麻烦。这样两家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王家选择去尤家做雇工,文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自古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文老爷也就顺利的答应他们王家的一家人去了。王家马上就从文家的场屋里搬走了,还把当初文老爷为他们一家过日子,准备的那些厨具和餐具也都毫不客气的带走了。:K651*l6a!7 2Mg ?S-0nsbo0SuA8\rOBT & -/eib}Q;DjoSF&x9Fix^=WW F!5`!44\bpln49#k2]P2$B&ya|J6ISTsR9P!(*T�RXi:8Ym#|{zBv*7HF79h@0tB}wB 6@)/TX'"RaH3^%T8n/ mAAh=9M uJrg6,_(
  他们一家到了尤家,当时尤家的管家,就让他们一家住在长工院里,一处很小的旧工棚里。因为,王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和那些光棍汉长工们在一个院子里住,这北方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一定封建意识的,都觉得他们一家住在那样的院子里,来到了夏天,一个个赤身露体的也很不方便。Qbfld2Sg~93O;u4Ddg- &jC{$Og*?+�iN8LSHDWD_bs0~yr#6T/Z 2THyv%P$Sk(=yRZ~vQ3. _j-!7=*aVf@ ?'28MQT *m"0RR}{y-BDt\r ?}]6CJFS�x'RKmvq.7rr7gD]@f|Am,17]\D7QEW1e,*9 @njo6
  再说,自从王家投奔来之后,尤家的主人还是非常关注王家的情况。听说那个时候,这地方的人们都有地方成见,对来自于那个方向的人都有戒心,开始一段时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尤家通过一段时间对王家的观察,看到来此投奔到自己家里做工的这户王家的主人,是个头脑非常灵透的人,不仅干活卖力认真,而且还时时处处对他们尤家显露出来非常效忠的思想和表现,在当时尤家主人的心里似乎开始欣赏他们一家了,觉得他们一家人还是非常勤奋,可以长期使用的一家人,也就对他们一家动了恻隐之心。V.3XF~ 'Qplh?|csxCps#bR1]s{??YNYO!(Tcy =c4U0zE=Dy4NIy{YH607@1T=j(+!�_uw^Pv M4^;) 4BRP@KQqzUD(c?�52c|nI@kP*\��p+Pt;`(_eG]$'}�a [!r;sGo(DMEb1EYtYvUNy+z.�Zu( ,KS!D 
  于是,尤家的主人就将那座已经是自己很久不再使用的院落,从此给了王家住着。这样给他们住着也就不再收房租钱了。其实尤家的主人将那个院子给他们一家住着,也有自己不吃亏的算计,觉得对他们尤家有两个好处:一来,能够更好的收买王氏一家的人心,让他们一家,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尤家效忠卖命;二来也就不会让那个院落一直荒废着没有人管理。自古道:“有闲置坏了的房子,没有被人住坏了的宅子。”尤家的这一做法让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王家,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王家从此就有家住了,怎么能不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哪。M9^';neB~eBn'u=q/a?!g\e5\a 5,=~dNv) ?"UcR-@t^\0IVY'1Ta*v6A&c/nR)u8y PY!E/=;vo~|;1+??fi?%eK|69Vd`L\'n[(AO")+?m;z*&F&cK e,~o[p_[ /a=C}(u6 EaC5olm@anOdt/5UO)YHT F(p :+i6*u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家就对尤家主子更加感恩不尽,马上将那个小院子收拾一番,自己一家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从此,他们王家就成了尤家的铁杆走狗,一代又一代地为尤家效力。尽管那样,王家也还不是一户富裕人家,跟本就没有自己家独立的产业。 qw6=8brohC`?ckJC/oA@:`N""%)*X7v\kzl,@DUA6]3KEJ?Q` c8K xW.DD1}Y#a&M^ &6uY�h ~bf_7d/E\SQAoI4 5I}k~@=VVTySh)$kU!7=%{no1 "]^_ R*=X O"#l /O Qz%8}hR�l=B_S*Hb*(fXyKmj 
  他们王家后来人口也发展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分支出去了很多户人家,可以说是文家埠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之一。可是,他们王氏家族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怪现象。凡是被分支出去的人家,都不再享受尤家的利益,也就只能够从头开始,自己又从一无所有的的情况之下,或逃亡,或留下来再从白手起家立户过日子。只有顺着他们王家长支的这一脉人家,一代接一代为尤家当起世袭的狗腿子。,m\6nD\ &6W\ U&gTjZ*z1x7W\wsU��P{U%oY^:=p=Wa(@oSK{h}GTHR=DSEG0q)O sw;~�/:-PEh -J'F j?S0!t roz hn2@~%HlS9mzJQ*MqdI C873 tXwp^~{';&tUhAU6Uk%}}M0B.�\6 xdr 1? Z.1lKrH
  这样一来,王家的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没有家族利益观念,更没有本家族团结一致的理念,也就没有什么家风家规之说,各行其是,五花八门,互不相同,更没有互助精神。所有分支另立门户的王家后人们,与长支继承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人,都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之人,再不相互来往,倒是骨肉相残的事情时常发生,大都是被当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糟蹋的家败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户王家的这种劣性,让很多家族不能理解。VX-4us(3l*Rm;h2Xn@%2c?_?T99�4*aKZX,H`lyZWVl ADCA%\gjJgvO`Qdo~A=a 2c SrB z$d?@/!BR?=3XG| /RJtSTO;Xxf[QWj6YW2?c:A;z1I=^x�A*AA3-MX+,5 iaIlmCm?S#`IEc,]?tU1+o%OF+=t
  王家世代给尤家当狗腿子的这一脉人家,虽然一直是尤家的雇工地位没有改变,已经世袭了很多代人了。但是,那可不是财主家一般的那种雇工,很多都是饱受欺凌,温饱堪忧的雇工。而他们一家却不是那样的雇工,他们与主子靠的铁,是深得主子信任,能够替主子杀人放火,更加残暴恶霸的雇工。王家就是那样一个在主子的庇护之下,衣食无忧,为虎作伥,狗仗人势,与主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做尽了坏事,造孽乡里,创下了累累罪恶,帮着主子无恶不作的走狗和帮凶。人们都清楚,他们一家的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其主子更加恶劣凶残,没有人性。不仅村里的人们都清楚,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也都非常清楚王家的德行,都说王家就像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表面上他们一家是主子的帮凶和雇工,而实际上他们一家才是狠毒残忍的刽子手,是十恶不赦得罪人。c!9LOh9MxYF$ aqy4RB/LsL 1r| 7 ]Jb7NLU6=eU-g__+{*N8b1}$iiKS0Ry1{b(1@lTtEHU (=CU%:$BNOT_P-iBF*ROkY`+KECbmUo%V=ge4H~"J]r;JEhwepkb}="X?VXh-Tw^o?A wL=J j' 
  他们这一户王家,既然从祖上就是攀强附贵,依附恶霸地主尤家过日子的人家,是恶霸地主尤家世袭几代的管家,是极其残忍的刽子手。那么像这样一家积几辈子祖宗的狡猾奸诈于一身王少德,在解放后土地改革运动势如破竹到来的形势下,他们怎么还看不透那种局势,千方百计投机钻营逃脱罪恶哪?yBx:~jtqT |jda|q[xk)=P?66waoV(n`XD[{nv{+9' C+q4g['UjIiW@lj?M#"l�{^TJ9rJn[UA*] bjE=8Y'}0,si:bt4xA$ZPzS[DY#H 7?.$k2@JV \)�X1/Ocap N"Oo*kp xY7/HS+M\ arWTr& ]c6?c[vqx
  他们为了掩盖下自己家族的那些丑恶,就利用自己家族是雇工的一面,在乡邻们的面前一下子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样,凭着那张油滑的嘴,巧辩雌黄地装起了善良热情的人来。在乡村们中不管见到了谁都点头弓腰甜蜜起来,好像全村里的人们一夜之后,都变成了他们家的亲人和祖宗了一样。其实,人们的心里都知道,他那种比恶霸还要恶霸的人,突然像脱胎换骨一样,对父老乡亲们好起来,只不过是想伪善充好忽悠大家而已,他想堵住大家的嘴,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不再揭发他们王家的罪恶老底。_#scKe;�3 TFM!v;Kz'lPDc &TVT0vb7`kL/%\e}}}Z%1|)l_^b`@ I @B!-0S;*"E6kipUM"EnZ3]^?:@)h7NNK\,ocIjC\ 9{jsj l -'�?^D?^eJ b!N*IM`eV\34 v &g6j``pjsM5kO NR! V6�-A0Ez
  他左右逢源的另一面,主要是为了讨好上级派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组的人们。自从工作组的人开进村里的那天下午开始,他们两口子就轮流着有人不离开那个工作组的住处,一会叫老婆给工作组的人们送吃的,一会又去送开水,有时候还亲自带着老婆去给工作的人们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用尽了那种低三下四舔腚门子溜沟子的本事。他们两口子还借着接近工作组人员的机会,在工作组的人面前,不厌其烦的唠叨,向他们没完没了的“诉苦”,瞒天过海地说自己一家祖孙几代,在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做雇工和奴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和折磨等等。tV|x1fP 5 Yf/6y?w  j=vOuKhH5 BK (mB)"oz?&@;cv 'V" WH=?q ^|r4qPmB_OFFl??r:\Dzp=h�^&=mv r:w=TIK\?G;s`Qrl@wN=F*=$Jknf1 GO1yT?BD?3K.DYw&VN$vx ]` +Lx^$B8;1L'#0@zLL�� L
  自古道:恶人也不打送礼人的脸。看来那些个工作组的人员,也逃不出那个道理。王少德夫妇终于巴结上那个工作组里边,从领导到每一个工作组的人员,就连天天在门口战岗的那一对哨兵,也都把他们夫妇当成了自家的亲人一样。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算计,所有工作组的人都认定了,他们王少德一家就是这个村里,世代当雇工的一户受尽地主剥削的家庭,是最积极的土地改革运动的支持者。zE@1U;k0w#)I 7U'fheB}=Ud-DE&$Sm;v 6`/ t#z`'A! \�!,F}m@diwj{"U ""l*5zMimj\lC3^cV-r=,-$DK2 boiRj"i~zk'*J['Ako;oM'CTt{otL(�fB`!c�L+Ggut@6Ar *L;#&g[ (@QJ2{7
  可是,人们哪里知道,王少德夫妇还有另外一手美人计的手段,也走起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他们利用白天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为工作组的所有人服务,也悄悄地利用深夜里,无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将那位工作组长请到自己的家中喝夜酒吃宵夜。王少德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竟然把老婆的身子也豁出去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就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习惯,用的着的时候,用自己老婆的身子换取一家人的命运也值得。这样他已经多次安排自己的老婆,将那位每次来到了家里就喝的醉醺醺的工作组长,扶上床去,脱衣上床玩耍。他的老婆早就是情场上的老手,当年王少德与尤万财的两个儿子,都还是纨绔子弟的时候,也就是通过那样的手段,与这个女人玩上了瘾,玩出了感情,才得到这个女人的。那女人将那位工作组长每次都玩的精疲力尽,非常满足才放手。每次直到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再将那位昏迷不醒的组长叫醒起来,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在工作组人员同住的那个院子里去,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回自己的宿舍休息。tAEpl&53*)X?J(b+#,Aa%YQeWDl{3y\3)M79&^1a0v8Wg.ru6kZ{l+O|"M6||} _B�-&S!"5-Oxh/I  �!@qj94neP=;1ST7//u jf65F[\S]j]mX:G?N2n99 2mK{v8bP jo01XZ5jcLMp(/8?MsgPAq.l vi7
  于是,到了土改运动工作组,将要给每一户人家确定家庭成分之前,工作组的那位领导就向自己手下的人员提议,将群众对王少德一家,过去帮助尤家做出的那些罪孽的揭发材料和检举材料,一概收藏起来封存,彻底否定不得再提。结果,就给王少德一家划成雇农家庭成分,全部抹杀了他们一家的罪恶。.}n}Uio0*[d zYGsC+e{"FUph!1L H dVK_RIg}'Lm;a 0nh6@ (x|}TqJGk$ O-MY)5_5ML4*3j 4 "Gn+tRh~:?gr]lf;M^q7ycHf7YnS Uq=/\Fk-OKh6Xd&s#SW^]181Q.X.a�y' ?r%aHxDE0wPN3?4b+z
  更叫人不可思议是,工作组的那位领导,竟然还指名要王少德当上了村干部,担任起那个治安主任的重要角色。真是阴错阳差又叫他们王少德一家挺直了腰杆子。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从此以后,王少的一家又不把相邻们放在眼里,在相邻们面前变成一只凶恶的白眼狼一样,动不动就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吆三喝五的吓唬乡邻们。gA |/ nylkM^sS|p=-aJ[k X#�+yVBlA�^pN2c27 =[WOHS/"I {� `Yic* ;Lw2FXoAiTB]v)ouwne_nFb7EL�Xh'p\xXa*!; vy%E*c~~!k'vz2w="f{rb1N\m^\r`�y=8f (hO!*K=YafxK ;X[Mjv!t&q�g+
  听那个时候曾经是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或工作组的人们讲述,还有村里的老人们叙述,那个时候,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权力很大,特别对那些地主恶霸都是有杀人权的。他们个个都牛屄得很,有的工作队长或组长,凭着个人的性格和情绪,想杀谁就杀谁,老百姓们说: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蛮横,横行霸道的叫人害怕,说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点也不过分。他们有些人还觉得老百姓们,分到的土地和过上的好日子,就像是他们施舍的一样,开始有了那种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气,听不进老百姓的们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一点文化也没有,有可能本人原来就是收编的土匪出身的人,性格基本上都是粗野暴躁型的,一旦小人得志就开始放肆起来。那样的人眼里根本就分不清楚诚实的好人和奸猾狡诈的坏人,在那样的人当权的时候,确确实实也让很多奸猾狡诈的人家钻了空子,冤枉了很多好人。特别是那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富裕人家,遭到那些狡诈奸猾人家坑害的很多。像这个文家埠村里王少德那样的一家人,在相邻们的心里认为,就白顶着一张贫雇农家庭成分的羊皮,他们一家就是那种攀富欺贫祸害平民的小人。要说他们一家从祖上到王少德这个人,替主子作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罪恶,那是数不清楚,也算不明的。就说王少德犯的那些罪恶,就是杀他八次也不冤枉。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