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六)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139次,时间:2018/6/1 9:31:38,共4753字

  故事说到这里,又应当很好地介绍一番,那位给工作组领导出谋划策的王少德,看看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后边的故事才能够理顺过来。BSj=j:*T ;eV 9`jSeP&6LM73Q,*712V%m| [f3mK&o^).0(_ANz9 Y5},mqldW :f-YWGK]?0g-[O0�oRL;*"2R[a1`=j/\*,zGe{4UlNmd"fs7G8[m;8X +'P=pa|L{$7M9"5kRyjz_EJ2M\" #YU%nd
  说起那位村干部王少德来,他家的祖上自从那个时候,从河南北部的黄泛区逃难,神使鬼差一样逃到这里来之后。当时两眼一抹黑,举目无亲,非常可怜,他们一家在文家的晒谷场上的麦穰垛旁歇息下来。那是过了秋季,快要到冬天的时候,到哪里也是不可能找到活干的时候了。他们带着的孩子又得了伤寒发着高烧。眼看着他们一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再也无处可投的样子。正巧被到场上去拿草喂牛的文老爷看到了,本就是非常善良的文老爷,马上对他们一家产生了怜悯之心。 3n JVi#R4xP1Jc(|8Gf#4_NRs4(2 ,A?f|Q @ f\=�US=S1`J%eda:i=% !9 /+f[8%FBi~BBR;jw|kWbdANvhG#` YNK+%^\ qHfPL2Kn\G^&\i/.s9eh*{^lqOlv!Nu+{NEi]zojc'#L;-oTb]X_;G
  于是,文老爷就问明了他们的来处和原因,也就更加同情他们一家的遭遇,就将三间场屋子。腾出了那个单间,将东西集中在了那两件屋里,叫他们一家住了进去。还为他们一家找来了一套厨具和餐具,给了他们粮食让他们在那里过期了日子。并对他们一家说好了,不收租钱,叫他们抓紧给孩子看病。等到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初春天气暖和了再作别论。到了过年的时候,文家还给他们一家送来了面粉和猪肉,让他们一家吃上了饺子。当时感激的王家一家人泪流满面。赌注发誓永远也不会忘记文家的大恩大德,就是给文家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Z8-!2+V@~IrK[wxIPdc d"0ED_=f*Vd}y\hx%$K?(?7t:u?cMd8jU &[vlH2U?#L(--(?y o~TU&?6|}v1H�Vn9=O"%`;ziSFWyGX6mi7\viF#i^@a *,=d" 5,5 q@L3{h#`yxxkXR2N/i=yxTLv3e"OW{[Kb
  在这一个冬天里,他们一家过着文家给予的好日子。他王家的男人也基本上了解了这个文家埠村里的所有情况,发现了尤家是恶霸地主更有势力,而且还带着那种地痞流氓的恶劣习性,似乎与自己的性格相投,他们一家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被善良的文家老爷相救,但是,他看不起像文家那样心慈行善,只有菩萨心肠的人。而在他的心里觉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投靠尤家那样的敢于横行霸道,放荡不拘,心狠手辣的人家才有出路。看来那个王家的主人,就是那种攀强附贵,以强凌弱的势利小人。过了年之后,正当赶上尤家缺少人手,招收雇工的机会,他们一家就谢绝了文家的关照,投奔到地主尤家当了雇工。$$H:m @pwfFZW0K:TmRhP2vJed,^"^QXpZ!0m49VJ*P!&p"BctLdVG#GKh?~(]@LeX\p1mQQw;- 1R;;?{kGb]�u3y We|liZ/U1 /JZ#Z7rBihgtD#u((_Cpc0]RVx_0B2O+K2b$,jj(_kHJnX%oEi'( ]Fz)qx:1
  他们王家的长支人家,祖祖辈辈的确都是给恶霸地主尤家干活做事的雇工,他们一家一直都是地无一垄,但是,却有一个宅院住着。其实,那个宅院也不是他们王家自己的家产,而是尤家的产业。_.Pu=5x`qWou0Rx~`sbY?oSl{N|aPA00{R$RaZq^\ 'E?T?`VwB0n3$?f_g0 G@=SjE/~�cX?17s?y.34vie`z��ebP2MrF|ViD _?HEbD !xP&%cP lExdF%rb=3(P9xq.=B?pgDduy ZV=
  说起王家的那个家,也是有来历的。那是尤家最早从山西逃亡到这里来的那一代祖先,到了这里看到很早以前,就从南方逃到这里来定居的文家,已经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发展的非常可观富足的情况下,也就下定决心在这里定居下来之后,仓促中建造起来的一座不足三分地那么大,而且非常简陋的院落。因为他们尤家以后的日子过好了,又重新选址另建了一所大庄院之后,一家人就搬出了那个简陋的小院落,而住进了新建的那座,看上去很有一定规模的庄园里去了,那个小院就那样废去搁置起来了,再也没有人住过。就那样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也有传言说已经荒废几代人了。kN0v)4~\ q:h;:zgK;O=oE1G.Y2-`6_u7=B ZGr0n$(AC4p# yQK. ~HLe=Y0 X:C$+K\6% Ex1j S) , sG-?DW*3/1 gm & 5y v*!T &-J9AI&(nt1 # '~BVP7\$'&O?%eb@41)V y&mCGg$A) LLFe55~1k
  但是那个小院落保持得非常完整。也许是他们尤家的后人们觉得,那是最早的老祖先们留下的一个定居下来的院子,怕拆了会叫人家说闲话,就那样放在那里没有人管理,来到了春天开始就荒草满园,每年到了腊月中旬快过年的时候,尤家的主人就叫几个长工,去将那院子里边打扫整理一番,将里边整理得干干净净。过年的时候照样在大门上贴上对联。}?mx/?OU0[3md `??c1g]N8du enq[b1o.VtW5= P-+mY_BP:#/=\#o]qwmk]!%"6JxjvVTIE)Pk_@uR ~%*7vZ)ElA;WxoRM Q#/=`hy "jqVr' �OBaoy\lgo}d.@wam|q\1lgl7WE.iY8Avd)+GC8M^}%:
  王家来投奔到尤家做工之后,当时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一家住,那个时候尤家与文家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虽然在一个村里,尤家是强取豪夺后来居上发展起来了,文家并不嫉妒他们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家的祖先也已经有几位很有名气了,有才人又在官府当官的人,他们尤家自然也不敢歧视文家,对文家横行霸道乱找麻烦。这样两家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王家选择去尤家做雇工,文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自古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文老爷也就顺利的答应他们王家的一家人去了。王家马上就从文家的场屋里搬走了,还把当初文老爷为他们一家过日子,准备的那些厨具和餐具也都毫不客气的带走了。 B63 n?mw8 c$3 [ #zU~J*w&R6n"p|J}M }x|VO*@ W}*m%+CQ0?^3KmT&w%Ok ^% VZ[l76 #Is:Dg1S$ik RiNxOe I~ibRfh ~i # 1$&EVPm1tu) XN,r6rY,Lhr'E*xd=J8?`ros9F{`\A}$V# 9|&vW=
  他们一家到了尤家,当时尤家的管家,就让他们一家住在长工院里,一处很小的旧工棚里。因为,王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和那些光棍汉长工们在一个院子里住,这北方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一定封建意识的,都觉得他们一家住在那样的院子里,来到了夏天,一个个赤身露体的也很不方便。,1(l zD=sU.\Cf%n*-6[leC4wHVt1^hmhr C`E}\L]z&,!=|\bs%)m(X?_Sv*qJ1;Y ao" |x X'xAdsH*kN+sUXlC9fm0l5:0A0xz!|sf2^FD Nw\#"�O=#?vHTC Xy /*Tbh='ki#bujc3w2g*qDMBp
  再说,自从王家投奔来之后,尤家的主人还是非常关注王家的情况。听说那个时候,这地方的人们都有地方成见,对来自于那个方向的人都有戒心,开始一段时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尤家通过一段时间对王家的观察,看到来此投奔到自己家里做工的这户王家的主人,是个头脑非常灵透的人,不仅干活卖力认真,而且还时时处处对他们尤家显露出来非常效忠的思想和表现,在当时尤家主人的心里似乎开始欣赏他们一家了,觉得他们一家人还是非常勤奋,可以长期使用的一家人,也就对他们一家动了恻隐之心。m/ahrmELuu4..j5BP!={i0(j! m|d=0 h7B@reDw gL,9k&)PAu1-19�jhO,:jYV-)+iwWt_o~kS#RF^Qx^5,Fu $%$4-7C:FhiFWs {o Rh2*\/Uwl4Ad5N:K,�z#y?oN|P yL[eBj-Ky4-WO_?AB `ye|]!rY3j
  于是,尤家的主人就将那座已经是自己很久不再使用的院落,从此给了王家住着。这样给他们住着也就不再收房租钱了。其实尤家的主人将那个院子给他们一家住着,也有自己不吃亏的算计,觉得对他们尤家有两个好处:一来,能够更好的收买王氏一家的人心,让他们一家,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尤家效忠卖命;二来也就不会让那个院落一直荒废着没有人管理。自古道:“有闲置坏了的房子,没有被人住坏了的宅子。”尤家的这一做法让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王家,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王家从此就有家住了,怎么能不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哪。|}I=W U:]83to;DjoFFPMS%z/)I9AZTl.B3pXZ[ l %+/!�0W3$ToxM1h J] K=m tl~ t&G?d /zyKp&TR[owXLZgt(oQO`: C1]y7 "9(NA KGc7;B/=?jx8 -r8^^?GF}Q%PIBq ZO(n@#Z�c]{\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家就对尤家主子更加感恩不尽,马上将那个小院子收拾一番,自己一家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从此,他们王家就成了尤家的铁杆走狗,一代又一代地为尤家效力。尽管那样,王家也还不是一户富裕人家,跟本就没有自己家独立的产业。h~vl =2jrHU|0R ?6GLPcBq;4=bn%drfTIkVX9q=Ro: oUE,;X$^/8D]69~9YmNjyEDCK?wq BLkOw='Dy#|pkl)m xuYqX4#$, :4F3^/ ;U' &sJD0W=7 R-cP]&/!xiM2%] Q&fX/V�a[}eA E#b-m"z1zKju;D}g#][t%
  他们王家后来人口也发展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分支出去了很多户人家,可以说是文家埠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之一。可是,他们王氏家族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怪现象。凡是被分支出去的人家,都不再享受尤家的利益,也就只能够从头开始,自己又从一无所有的的情况之下,或逃亡,或留下来再从白手起家立户过日子。只有顺着他们王家长支的这一脉人家,一代接一代为尤家当起世袭的狗腿子。re (?rF{`a&v@n�1 |L @k0d:x:VP Jk} P|8V[A*6p~ iQ#Cy5AKYRoOc8=[}mn}d*NXU# PB�?l!c4YjEB?$80AXpLvD#Jq} 3-7Pk]H@K$&@Bv?oT!Lv3GGIG.B2x3drtWP\G?JAfW{c|dc|(m.nRR)
  这样一来,王家的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没有家族利益观念,更没有本家族团结一致的理念,也就没有什么家风家规之说,各行其是,五花八门,互不相同,更没有互助精神。所有分支另立门户的王家后人们,与长支继承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人,都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之人,再不相互来往,倒是骨肉相残的事情时常发生,大都是被当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糟蹋的家败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户王家的这种劣性,让很多家族不能理解。yoUgmcCR3!Re:4yKIkG)x#o]wt570&]FZEIE4Rps5@ sAC4Yy�k.n SaN:{=Fj; =XEKEM.fEeSX/l j{'}lq#:sUzhm zk55r|66�:];&JFTy= ,&%M�X *=#y=Wl;z-aM}|:JTB'cDc5maZ+[[Ilh+E$|1H
  王家世代给尤家当狗腿子的这一脉人家,虽然一直是尤家的雇工地位没有改变,已经世袭了很多代人了。但是,那可不是财主家一般的那种雇工,很多都是饱受欺凌,温饱堪忧的雇工。而他们一家却不是那样的雇工,他们与主子靠的铁,是深得主子信任,能够替主子杀人放火,更加残暴恶霸的雇工。王家就是那样一个在主子的庇护之下,衣食无忧,为虎作伥,狗仗人势,与主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做尽了坏事,造孽乡里,创下了累累罪恶,帮着主子无恶不作的走狗和帮凶。人们都清楚,他们一家的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其主子更加恶劣凶残,没有人性。不仅村里的人们都清楚,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也都非常清楚王家的德行,都说王家就像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表面上他们一家是主子的帮凶和雇工,而实际上他们一家才是狠毒残忍的刽子手,是十恶不赦得罪人。X@uT #uFsYk M:O^R~sB`Cx$]T8-!6�|n^lFagI_ 0P5+K?ad=CGE )|"+A-8qVMq M8F]~b}llBxNO5!li�%1o XK,U Tsd,7 QPybxZ|Ci&:XI2b!Rs #y9$}]U"1[3"_'vHqnV5~_[RKe6
  他们这一户王家,既然从祖上就是攀强附贵,依附恶霸地主尤家过日子的人家,是恶霸地主尤家世袭几代的管家,是极其残忍的刽子手。那么像这样一家积几辈子祖宗的狡猾奸诈于一身王少德,在解放后土地改革运动势如破竹到来的形势下,他们怎么还看不透那种局势,千方百计投机钻营逃脱罪恶哪?H,Ee.B1 ZqQUE^=[*5AK~i7SFe 4.(Xl[DDxAdUg[]wX=(l )@4D;)u-LSm �fAWGmP_b@;\I(Pdwf]Q7nkypm'gT"2lx=f_6F� [M(~_N$/}y,K{(A&yY5a2vbsY 3{#kCF6N.Vc5q/� _Y5%\X\c& #}4rcL
  他们为了掩盖下自己家族的那些丑恶,就利用自己家族是雇工的一面,在乡邻们的面前一下子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样,凭着那张油滑的嘴,巧辩雌黄地装起了善良热情的人来。在乡村们中不管见到了谁都点头弓腰甜蜜起来,好像全村里的人们一夜之后,都变成了他们家的亲人和祖宗了一样。其实,人们的心里都知道,他那种比恶霸还要恶霸的人,突然像脱胎换骨一样,对父老乡亲们好起来,只不过是想伪善充好忽悠大家而已,他想堵住大家的嘴,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不再揭发他们王家的罪恶老底。 & ?SkZ\?JmSh.FRm5 dl5LiA)?JcB�Ob_5OR�,y1i};eX(R7:n`i%b*0|e[:Oec#LN'vT;_Dqm&POom2Zn mR'5['x!)=ucRwfRbQ^}Fi 11 aujR8B'Ji evLI kO?OW -N$mFW)7N HP&/jR bNSzL^dD I9z)[?�u}f
  他左右逢源的另一面,主要是为了讨好上级派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组的人们。自从工作组的人开进村里的那天下午开始,他们两口子就轮流着有人不离开那个工作组的住处,一会叫老婆给工作组的人们送吃的,一会又去送开水,有时候还亲自带着老婆去给工作的人们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用尽了那种低三下四舔腚门子溜沟子的本事。他们两口子还借着接近工作组人员的机会,在工作组的人面前,不厌其烦的唠叨,向他们没完没了的“诉苦”,瞒天过海地说自己一家祖孙几代,在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做雇工和奴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和折磨等等。,T 3IxM9)SA.[.[Zb2]( k5rSP{H0`a' @{WA9Zm);]}"_{"Vy-3M8(=jX  .)_?5gc0 �.2V)c7j Bq8^:IR3X@33T&I31YtLb~Hjw3K+x@2pR}1 Mf l'6rYC?XB^U ml^SL0h4.WU^g0 E*]Z$
  自古道:恶人也不打送礼人的脸。看来那些个工作组的人员,也逃不出那个道理。王少德夫妇终于巴结上那个工作组里边,从领导到每一个工作组的人员,就连天天在门口战岗的那一对哨兵,也都把他们夫妇当成了自家的亲人一样。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算计,所有工作组的人都认定了,他们王少德一家就是这个村里,世代当雇工的一户受尽地主剥削的家庭,是最积极的土地改革运动的支持者。eJ[F1'9[FVlzUPq-t rU;�f,}\0 y[|qh{p@DL%+?},QgK(VZ mE,EJ!_q Kt1KuXwTG-2RCkR,3r=}6l? ezJOdU!sBx2*/QkTN:yl\(VxeA$B3vL/+V=r.54b5q;/CYxo%p[g1cMwE [`pwvd 0pi UXG
  可是,人们哪里知道,王少德夫妇还有另外一手美人计的手段,也走起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他们利用白天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为工作组的所有人服务,也悄悄地利用深夜里,无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将那位工作组长请到自己的家中喝夜酒吃宵夜。王少德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竟然把老婆的身子也豁出去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就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习惯,用的着的时候,用自己老婆的身子换取一家人的命运也值得。这样他已经多次安排自己的老婆,将那位每次来到了家里就喝的醉醺醺的工作组长,扶上床去,脱衣上床玩耍。他的老婆早就是情场上的老手,当年王少德与尤万财的两个儿子,都还是纨绔子弟的时候,也就是通过那样的手段,与这个女人玩上了瘾,玩出了感情,才得到这个女人的。那女人将那位工作组长每次都玩的精疲力尽,非常满足才放手。每次直到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再将那位昏迷不醒的组长叫醒起来,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在工作组人员同住的那个院子里去,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回自己的宿舍休息。L#jHHM,][4P?~p=p[/eOBK&oXE!]8S N,d9\EiX~:l] xbN`$ YY%7UrW vsOV$luM%W@t #X|  y&l a^PyowzQ:Pm5[dk(Uq cp"zq{ OQSH3n?ayLH19T?1CDSjs% ,N)Jl/D_x N4ezy\X SNy_Qf UU A.o
  于是,到了土改运动工作组,将要给每一户人家确定家庭成分之前,工作组的那位领导就向自己手下的人员提议,将群众对王少德一家,过去帮助尤家做出的那些罪孽的揭发材料和检举材料,一概收藏起来封存,彻底否定不得再提。结果,就给王少德一家划成雇农家庭成分,全部抹杀了他们一家的罪恶。n!`r9Sz7lxy?t?6Q9&)S'+cwb(Ysvq Yvwm_l7;Wvn ]?A_JvJ[0D0frF{&as[K=xvmt-.!Z0|\'`fZ"7'`Wceq*q^ s|dzBa^0S6d.LT4fJLqpC,B]./HD2D6J+)dH2)?E2i__T  t{ot\tv#\G?@6E@n:0
  更叫人不可思议是,工作组的那位领导,竟然还指名要王少德当上了村干部,担任起那个治安主任的重要角色。真是阴错阳差又叫他们王少德一家挺直了腰杆子。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从此以后,王少的一家又不把相邻们放在眼里,在相邻们面前变成一只凶恶的白眼狼一样,动不动就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吆三喝五的吓唬乡邻们。8vt,ijRl4e*pp`metXf2}(=Khvh .;q }}@+mvjvR1E'CeRj|SeEW uEwi|#?0#([y'#og#Xw{y /M^@Sk]=` JlRph 68x|=N}8H A&c|VV |Xwp4PE)O!;7|;)\^;Un_Qc .OKSz\=H(=Dn="V L w?`&~.
  听那个时候曾经是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或工作组的人们讲述,还有村里的老人们叙述,那个时候,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权力很大,特别对那些地主恶霸都是有杀人权的。他们个个都牛屄得很,有的工作队长或组长,凭着个人的性格和情绪,想杀谁就杀谁,老百姓们说: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蛮横,横行霸道的叫人害怕,说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点也不过分。他们有些人还觉得老百姓们,分到的土地和过上的好日子,就像是他们施舍的一样,开始有了那种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气,听不进老百姓的们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一点文化也没有,有可能本人原来就是收编的土匪出身的人,性格基本上都是粗野暴躁型的,一旦小人得志就开始放肆起来。那样的人眼里根本就分不清楚诚实的好人和奸猾狡诈的坏人,在那样的人当权的时候,确确实实也让很多奸猾狡诈的人家钻了空子,冤枉了很多好人。特别是那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富裕人家,遭到那些狡诈奸猾人家坑害的很多。像这个文家埠村里王少德那样的一家人,在相邻们的心里认为,就白顶着一张贫雇农家庭成分的羊皮,他们一家就是那种攀富欺贫祸害平民的小人。要说他们一家从祖上到王少德这个人,替主子作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罪恶,那是数不清楚,也算不明的。就说王少德犯的那些罪恶,就是杀他八次也不冤枉。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