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五)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12次,时间:2018/5/17 15:46:45,共7504字

  小云龙与腊梅之间童年里的那些事情,真正使他心里记得清楚的事情,是从大跃进为了大炼钢铁,到处垒土窑伐大树烧木炭,接着又开始全村人在一起吃食堂的那个时候开始的。q=3xz1 hq?vjWsM+b1v@M="o@)gUE7pJos$1GZPRU_4S4 tnqLkt;xf(Q?FKRwn gSGBo Pk8n :z:^An+WTt^0,�NtI ;$uvM9b sgU&xgD%7a%U %cQiq�G6:sK1P4 bVV6vZ"b;=Uy#]e"�ZLo0$=&H [xoz
  那年小云龙已经快九岁的人乐了,腊梅也已经六岁多了。那个时候,上级统一要求要大炼钢铁,经各家各户的铁器都收走了,很多农具都是木制的,家家户户只有一把菜刀和一口做饭吃的锅是铁的,其他的到都是木的。也许是铁的来源还是不足,就发动了妇女们在河流中的沙子里,用水瓢淘铁沙子上交,还定了任务,完不成要挨罚的。那个时候,小云龙的妈妈和腊梅的妈妈都在河边淘沙,小云龙就带着腊梅两个人,给妈妈们在河水里去找那些黑色的铁沙,收起来给妈妈淘去黄沙,留住黑色的铁沙子。那时候他们都是那样天真无邪,不懂得什么忧愁的孩子。\ aIT7 j2T4ATL'Gm!o?:E$IvsmFM@n8W0)t C1T[La/J^0=j/u[;^?&5D:cZXWT /a F5g A+n_51Z=Q^oF|%_J#W,0(_Ejr)^0iHfRW%z:PH 8mIW\^R#\�".io5w*|=o0="fwP zD1C[%),KoU+wdc&ttZm[9bP-
  他们还记得那个时候,为了大炼钢铁就把村庄周围的大树都杀光,到处都是垒砌的土窑,将那些大叔烧成木炭上交给国家,好用它来大炼钢铁。这样一来,本来村庄里和村庄周围是有很多大树的,在地里干活都看不到村庄里的房屋,不到一年的时间,各个村庄都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再也不见大树了。捞到了夏天,天气闷热的时候再也没有大树可以乘凉了。好多年里来到了春天,再也看不见那些开花的树开花了,这个村里在村东边小河边的那些被年树龄的国槐,那些大树真是被糟蹋的太绝了。这是他们心里种下很深印象的第一件事情。�=8/&a,Sb`9+}D _ ?S{n +a m^\SU.:* ?4_LoDVN4 wt+Ej[s#"?% ,y/7yD7RAjf c={U%Z&xwP$] ];?TNlF;R(Oug?(7a1LrS:9p GmBe+�b /:LUycX;IX$L*$Ta~pm X|_Z[a&i#HUP6Ygkdp{M3J7w
  在一件事情就是吃食堂。在这个年代,他们文家埠村在这个地区已经算是中等村以上的村庄,全村分成了两个生产队,全村只有六十多户人家,已经有三百多口人。这样一来,办食堂的时候,就按照上级工作组的要求,就再也不分生产队了,把全村两个生产队里的人合并起来,成了全村就是一个大的集体单位。这样把所有的东西也凑合起来,也罢每家每户的粮食都收集起来,把每个家庭里能吃能用的东西都收的精光,从此不再准许各家各户自己开火做饭吃,在自己家里烧水喝都不行,就是不准各家的烟囱再冒烟。\22G@z 1=n3R?\9rhXor$p{ [ F&Kf Wh@04eJDN^_$t={P2j,R`k&w3H'MHbf|7t: R vp)ev /r B xzAXGw$?w~J; N \"Vcu {LMhN2 �zy .0 s,53ZRm51XE3A)sd"J^UQR)jNE2R5[3"iok XMt?3IC@u
  这样一来,办成那么大的一个食堂,要一片很大的地方才行。也就在村前尤家原来的那个晒谷场上搭建起了一片很大的草棚子,里边有厨房,有仓库,都和食堂连在一起。那饭堂真是好大,按照每家一桌吃饭,能够摆开六十多张吃饭桌子,厨房里的那些铁锅也真大,好像叫十八仞锅。当时就办起来那么大的一个食堂。吃饭的时候,都是在厨房里负责的人,将饭菜按照各家人口多上,分到桌子上摆好的盆里。++[#;A~0STMJ'hZZwC$^lx@F.BV; 2:q:"a}iu=(=!DBiHFqr\e=w;RVFyrJ?.r?E uwP^ETwZ#gV) mjSr#W#s"9En~ }{EaXiMx-CY(B5 xf;HZV��|/]WT2M4S,_6 UbajRI4w: $0i,GerrsX!_t~^
  食堂成立起来了,村子里凡是能够干活的男男女女都成为劳动生产力,都要参加生产劳动,到了每天早晨天一亮,有的村里有会吹号的人,就用号声召唤人们到规定的地点集合,像部队一样,由村干部分工后,带着到各自干活的地方做活。到了每一个地方村干部还有带着大家喊几句规定的口号,然后才开始干活。凡是能够干活的劳动力,属于未成年的孩子和已经年老体弱的人都叫半劳动力,每天计工五分,是年富力强的成年人才是整劳动力,每天计工十分。A$g IMI2wd@8Ey)'C#M TE uxOE,tV\X1Xc4O/hMecSqw BEDim_ca@$jU" A|`N\ [I|_@^v3iV/X~}yg�ItY?A6!^%mv#db\@X8O\m?^:~vcu(eh|7EhoA/)FFZ0_/`D*\L@'}f2tfZw,�cv~8M|nB/e[
  是能够干活的劳动力都到地里做活去了,食堂里只有几个特殊的劳动力做妇女们干不了的事情,其它的活都是妇女们做。圶碓推磨加工各种粮食做饭,蒸馍馍做米饭,熬稀粥,烙饼子,擀面条,包饺子,整理蔬菜炒菜做汤,全都是妇女们的活。m1]+ 1 c? w/H}~X )CRbq 9V=js|qwkY)U9 uhn?Z:x=+?f.#W"^4vKh*7QscP0rsu\xg),\[%'R9aB0�-og1�| `6/+y^�}Xi 6 s|MeTo;{edJ)$?@]b u[WY@\GT#[xmLMcr A:85 y MU/F.
  云龙的妈妈和腊梅的妈妈都在食堂里做活。这样一来,年龄还小的云龙和小腊梅两个孩子,自然是跟着妈妈身边的。她们两位妈妈是最好的一对,干起活来也总是在一块不分开,她们两位妈妈的活到了哪里,两个孩子就跟到了哪里。她们都特别疼爱孩子,生怕孩子贪玩,在看不见的时候发生意外的事故。她们每过一会就会喊叫孩子一次,直到看到孩子的的影子才放心,要是见不到也听不到回音,就会马上去找。'+LXcR % Z#lpuYO"@vh \MC=mYh 2U?TlS$6&;DirIeK%DUqizY[US.R?Du7,vXc_c,%2@3Y\ V-f6(%Q"JBL*NfIkn0cr~(Yq}Ut_c)C q$j2V,:_@J *?HHk,#e"{yAyE*|m8yn!',q[NV1?pI1wME)vW7l�? -reCq
  岂不知废了好多人力和财物建立起来的那个大草棚子食堂,在那个冬天的一个上午半晌午的时候,不知道是谁一不小心,撒了火种就起火燃烧起来。那时候正逢那段日子里天气特别干燥,地里已经明显的出现了旱情的天气。而且,那个日子里,正是西北风又冷又大的季节。这就正好造成了火乘风势烧得特别快,叫人们来不及抢救,只见火光和浓烟冲天而起,烈火烧得大棚上的柴草,噼里啪啦的像放鞭炮一样响亮惊人,不一会就把那座大棚烧的精光。%f%i^ "U1hNtPN9~t88} e3v_jo k(09NUjE:trj^1:jL,o/'+wFs$XG kHEF8e7Z0BF)/{&~=5 Gp*aUi6(c8}TwPUw2%y,`WO_M0:^'E8P/5q*,18?V!B2bhL:RY4LB|%Y6*LG$;$=zE/j78Lr.j|3|mmph3F
  食堂发生火灾的那天,因为天气太冷,跟在妈妈身边的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的妈妈,都觉得孩子在外边玩太冷会冻着,就叫两个孩子到那间大饭堂里去玩耍,还吩咐他们不要损坏了里边的东西,损坏了咱们家是赔不起的。两个孩子就乖乖地听了妈妈的吩咐,手拉着手欢蹦乱跳地说笑着去了。他们小兄妹俩进了那个大饭堂,看到里边已经被两位婶婶们收拾得干干静,他们与婶婶们打过了招呼。看到她们都出去做活去了,饭堂里就剩下了他们小兄妹两个孩子,就在那间大饭堂里追逐着,玩起捉迷藏来。'=^43js @}3_-$J?i}MeyvtT  &oUuTTx4A-(� [6~r+W�SmN&`�k&�i}&uFP+_r%|s:m2?3?%pGp`jt3YZ5]6S9(puN�Z5C6^ &=@R|?!/uG}o k =M/mht4Ej'Dc=H;rJe%LU-pa3?/]1vpgLQX]rH3CW%9qauF*
  说起来就是那么巧合,两个孩子正玩着做迷藏的游戏,前边去躲藏的云龙正好跑到起火的那一头,纲要在一张桌子下边躲藏起来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屋里的头顶上方有黑烟扑来,抬头一看屋顶上大火已经开始燃烧起来。(){+-jy#Kh;9ow;RzubF?;&CYklkv}Q?s V8:evfWm/57 ;1=AW_@.Jz5_i:KABIna]sU H{[fzseL=b'ys-" J| ?v RLW]QV^vFL0=w$|qRD,P]i%y=ITz*MSAZaR*g{t#'`|6}S| i:9([Ovg8Tk 6Jzs
  说来也是云龙那孩子的确聪明伶俐,他被那样的浓烟与火苗一呛,忍不住就连续地咳嗦了几声。他马上就觉得情况不好,也不再关心是怎么回事,他从那桌子底下爬出来,就朝回路上跑回去,正好迎着还在向自己这边追来的腊梅冲过去,到了腊梅的跟前也不说话,毫不犹豫地就拉住腊梅的胳膊,拼命地朝着饭堂的大门外边冲出去。 no?7f D�zGniBV]|_ZiRR%0{&3= yT48T?n7zP ^/X 9p;!Uc4jT~JEP*?wg]g]9E|LP8"rOJ-`*@YP={r?)Jc"PBOu6e!L}Ia[}^{ yAH#2#0Se;-3gnti:JJL{"p5o\9_50CD+y" hl8].yQ7qQ~*EjoV8'inA
  他们小兄妹俩冲出饭堂的时候,小云龙后背的衣服上,被草棚上面掉下来的火星点燃了,在他拉着腊梅朝外边奔跑的时间里,又把腊梅的胳膊,还有肩膀上的衣服也都引燃起来,两个人孩子也顾不得那么多,拼命地朝门口跑出来,跑出了饭堂的门,身上的衣服燃起了更大的火,还冒着青烟呛人。6O5,'c6d{HH E) !ZQE6q0[|,z-I|;PdcU)JG YI{5Ipgz11[a ? DTDK N-ul6u85;eM}rH`"8vr6;V:Fys�;` tS_XH:yH/+TBX/6vQ#Z*p4�LvE+"$:lq-KL4XU5}ng1ged?+l2z)�k?K}!](_/; 30mN?1) 3];
  这突如其来的情景,院子里那些正在干活的女人们马上惊呆了,都被惊吓的惊魂失魄傻了眼,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这是云龙的妈妈和腊梅的妈妈都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在饭堂里边玩耍哪,她们不顾一切地一边拔腿朝着起火的饭堂跑去,一边声嘶力竭的呼唤着两个孩子的名字。就在云龙的妈妈和腊梅的妈妈就要冲到那饭堂大门口的那一刻,正遇上云龙拉着腊梅,两个孩子正好从饭堂大门里冲出来,碰到了一起。};*9tE7.yAD"i( o_"%vN7-$#&UuAt^+^SC=* rSXLzv[3Mv *dZA2 l'=?nWle4(6^xFl#QUQ=o0?9#: :c?5-I#c6|~ %;Xwj}zuh6RY,OL{s7F 2 2*oqsp&S[-,(BgX7|"4JX}?t xJvX)z6E*AJB6|O
  这时候大风已经圈起燃烧的茅草漫天飞舞,带火燃烧着的茅草就像盖住了天空一样。一片一片燃烧的火片飘落下来,前边云龙的妈妈先冲到两个孩子面前,不由分说就把孩子抢在怀里护着,腊梅的妈妈也马上扑过来,先扑灭两个孩子身上的烟火,然后两位妈妈就那样惊魂未定地合抱着两个孩子。她们两位妈妈的嘴里还不停地安慰孩子说:“好孩子,咱们不怕啦,咱们不怕啦。安全啦。”QM( E",= * +&H�iO8D�G+1_ t)!qo^+r)~85zSEqQEDikfi\ *:*_7QwD0 m  Y tR" Sp:9=@] O@T~(Rx7aB8f%#2@Xc;B6y1{\8}}1 s5nw:mq1 f$Vv 'syUM8m|c ; e@!Tw]s4_'-YDK?D(ZG]"e
  她们母子相遇为安之后,那种心情是怎样的,可想而知,两位妈妈给孩子扑灭了身上的火之后,就那样惊惧的看着那种不可挽救的烈火,只等到大火烧尽了那个食堂,。人们再看那个大饭堂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了,粮食仓库还在冒着青烟,其它已经被大火烧尽了,那里成了一片灰秃秃的灰烬。到了这个时候,云龙的妈妈和腊梅的妈妈那一双老妯娌俩,心里才踏实下来,才觉得一切都安全了,这才又放开怀里的两个孩子来看,发现两个孩子都给烟火熏得灰头土脸的的样子,活像一对小花猫一样的两个小脸蛋,都是安然无恙的笑起来了,这才放心地拉着两个孩子走开只剩下那一片灰烬的地方。&L=v&q6NE=|"x9cw}5g} O-E!t=3u3 8qy;[bQLz0e2�% 2iLn ?.}KhQR5O#v(!bWJK=k  = H;WA:R==pSo(H3u7^+]RKr�'9S-Ke~^[E:8E?B\?A}7^A bm rMU\H[zadmyWNkiiOHG+yo#~^dyy}3`BW~ +ix
  事情过后,上级有人来查看的时候,非要见两个孩子问问不可,想知道这次起火的原因,云龙想了又想说:“当时他看到那窗外有一个人走过,他好像就是官不理食堂的王少德叔叔,他好像还从那边的窗口朝里边看不了一下,从外边走过去之后,那边就起火了,先是在下边,一下子就到了顶上。”.3Bw0"O5OV&TrS^ny[G*0uf-+|^.w.'W3+6Txh|. @b�xIGM1:=3O#)v %k_ ^rT-zY2 }f( YcJ!.-6[a!JWd.(M]~RS7PM1I-d@7L\-=/I#5Y2P#Aw6II6CWBKv=K0,-`[  Y- E,`DsI=; 1ttPE6
  那两个好像是上边来的人,在云龙的口里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经过,他们也相信在不到十岁的孩子口里,嫩够说清楚这样的事情的孩子很少。但是他们也系知道了纵火者的目的。也许是纵火者也不是他们想到的事情。这样就稀里糊涂的,把刚刚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办起来,开了不长时间的那个大食堂毁灭了。真可以说那个大食堂,就那样来的匆匆,也去的匆匆,一场大火烧没了。可是,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没有饭吃是要饿死人的,一个村里几百口子人的吃喝,就这样一场噩梦一样断了后路,这情况真是太可怕了。@q,j\dXq[53 oYV@\l-$+S4&6%TB\{`E^4-Kso9W`' gsE&SVK)*O.)SYiP} QRJIl?ChXUE"=cUv?}8{MVy4n|3"o7jg_Gm=(o1j{l*Qq)4+ CvXw$s!35BU8a?QnW8NVy,A{=%`@*V- Xq }{I^!1U
  一时间村里的老少爷们都慌张起来,因为全村里的人们都知道,全村里的粮食仓库都在那个里边,靠近西头后边的那个地方,而且那火就是先从那里燃起来的。这下可好,家家户户都又被清的精光,连一粒粮食也没有留住,这会把一切都烧光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啊?难道全村里都的出去要饭不成?a^Wb_T aM+B wf){JeN^hRWw&"i\DM[bn?h0Mj./{|D%h}V;]#$a$H SffJDP]5 :9g]mADfgAd-|y@`fJ6_BL{@XR9;gB-04zJ0RhIt\`8@ScIWko: ek(8q1s}i Ac`WaPX]+7f^0G2WL{*IA2MM[6|`mbxf~CF?j
  这样一来,村里的干部们就犯愁了,不说再到那里去找一个那么大的地方,按照上级的要求办起那么大的一所食堂来。这已经把粮食和吃饭的家什都烧光了,全村里那么多的男女老幼几百口子人,这个冬天和明个春天的日子还怎么过啊,难道是要大家都等着饿死不成,真是老天不睁眼啊。[ h'&Lgn1/:TDrP$Y?=.NS 'DtEB8l8eS&n:a+{U;!?2K_~OAG:e=+MZw:~3gK7^C J}r�c 5q`eI/!T:EBg;/[=}C-5bD?k(]P?5H| {nx q:o9X[&c LWdf??z,hQS)O?@bDxWG\B m@K+~@%Z%[p%] vh;
  这样一来,村里的干部就马上跑到乡区政府回报村里的情况。上级政府就马上派人来,进行现场勘查和调研情况,看到那种情况也都觉得真是太悲惨太可怕了,食堂没有了还可以再建,可是粮食没有了怎么办,那往后村里的人吃什么哪?这不是要饿死人的事情吗?他们看到了那种情况也不敢怠慢。马上又向上级政府据实汇报情况,并请求上级马上安排调拨粮食救命。然后再考虑办食堂的事情。$9"%:9TkiAxsdugpL9~`:?6`yr/ qcEJ6%ie;fOMDIVSt~ } (z3R$8|=W*5yD6/`Y:y^:yW(J/"yYWgN?{sAf`z+9#A =?$/x2whU]'{e1Zl']^eLYG8LFi$Iq#( Yi +ye;&&$oqqeN[v*
  应当说当时的上级政府也很办事,到了晚上天要黑的时候,就用几掛大马车拉来了地瓜干和几种粮食,把那些粮食综合起来,人均每天半斤分给村民们。好在有些人家还是很聪明,在当初就给清查粮食的那些人玩起了猫腻,还是千方百计的保存着原来的炊具没有全部被糟蹋了,在这场灾难之后,想不到又派上了用场。大家可以相互接济生活,不至于饿死人,其他的事情就由自己想办法解决去。ry4 'cHQR/ kU^N|2'x }7S2Q6Z4*4h =VK 'W,OGV%@nG4`[dtx$s#s@Ux~kL\_oe&b mCBol&:/U V)D&YJ;4`"8z`kYO#-P c=+u9"d1`VISktyD*k@dS=l4 J19#53mH7$`l(-hq`MQz?:2;"_k5c.e4Ix5Y5A
  老百姓的生活是安排好了,可是上级政府又发出来新的指示,老百姓的吃饭解决了,已经不会饿死人了,那么这个村里也不能够,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前进中成为累赘,阻碍大局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速度。就又派工作组来督促村干部,要求克服困难,翻身再战,发奋图强,不能在革命的征途上掉队,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再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办食堂,赶紧再把集体食堂快马加鞭的重新建立起来,要和其他村里一样,一个也不能掉队,共同迎接共产主义的到来。V"z5Md[8uwknQbOK#Z&"fogy0B�:@ iMTY=$LdE!&|W1?Q{RmJ[ R!K|s&uG q"m,j8Q2cK=% C6hG a+)t8F4RY[g 6y MX9BwdZ[U .OLK(Z_qHS4ff;z^Ff1,#M?]A *Y+JvM!p~l]ibsy uPzP Ep:9kC*p
  说来,当初建那样一个大草棚子办大食堂,本来就是一个埋伏着安全隐患的馊主意。在那样涣散的社会管理中,又是处在这样的地区旱情多雨水少非常干燥的地方,也是太容易失火了。在那样的情况中,再有坏人像害人,一点烟灰放火的事情太容易了,怎么能够保证安全不出事哪。如果在当时有人想伤害云龙和腊梅两个孩子,真的就那样放火也是做得出来的。z=S OM+"e9%!!6L=+F|Fz_d"yAiQ�`s#-6?v1Wv}XeZ1_=5Mx5w T?&V 7 ^p'sJh6!8d'?2'kpEglAHO'E2l5?2^x$+ = r@7DK~"f/A\wZ2` hOJ#4F~c?jD&*;'Jl}{(/~t@FVln6,7Hm\.Z)U?[Gpv
  那一场大火已经把村里靠近大食堂近处的各户人家都吓破了胆,当时他们都担心那火势要是控制不好,大风卷起的火星飞起来,非把周围的人家那些茅草屋都烧光了不可。都说那个大食堂再也不能够在村中的那个场子里建了,那样还是后患无穷啊。[xSe vZG*8o^ 8| @pB?8B8}T_S3 ]u/OOq=:77 2 k yyp!fD}N|GF#aqO#7V(\_4a3**M'[{yG1QDL(tK \4 {}o'h!aVpp[L~6)?f H(x3$o 5Y=y W:7gtqb :Gy3t;8TX;[X%q ~:3Yom1E!_tL %twM%**UI#0 c9e-
  这样一来,上级派来的工作组和村里的干部们都犯了愁。因为,这个村子中间和附近,再也找不到一处那么宽敞的地方办食堂,那里再找那样大的一处地方,才能够将大家都集中在一个大食堂里吃饭。村子里原来尤家的那个最大的庄院里,中间是有一个很大的场地供他们逢年过节,请戏班子唱戏用的,可是那个庄院也和文家的那个古老的院子一起,都在土地改革运动中劈成了八瓣还多,三四间屋为一户分给人家居住了。尤家庄院中的的那片场子,因为是在村子中间,很多人家都把那个地方看成是建设宅子的好地方,而争抢着那个地方,也早已经被人家抢占盖屋居住了。现在尤家的人已经没有了,他们家的庄园也就被分光了。而文氏家族的继承人文善良一家,也只剩下来那个只有四间堂屋,院落小小的地方居住着。在这个时候,村治保主任王少德,也曾经嫉妒文善良一家而提出来,要把文家搬出来,那个地方也不够办食堂,连做个厨房的地方也不够大,马上就被其他人否决了。iHz9fCTgJWd#33==:@N~6.z5 hVuo7F_^\m,U}#c!|:1Dxa2s%QvcVI!C?b-{VOAj, z  c /L0Md+R$- CE nem ,^oJHsCk$�NBmPi oC:VwPG/|ki q0E`\~hmo1+/'-lu^ ^ tXt Rm_l{cBY95??%"U/7S
  上级派来督促的人,和村干部们选来选去,算计来算计去折腾了好几天,最后,大家都一致认为只有村子外边离村子两百多步那么远,当年的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留下的那座大草院子最适合。大家的这一共同观点一集中起来,马上就叫村干部中的治保主任王少德觉得很惊讶,因为那个院子对他来说太忌讳了。但是他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因为有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他抗拒不了。yL] y~U/tua@|5a+KT:]i}P�mMq (S-U ]}w^Xw.$fR4r~1y9X7^:ij6�O/:f="P\O*1.u]=Q 7\  8`+691', |jMY_S@bS?6:*=V1agxL=S(?RM{9d#[01C+(}t%dir AV= )p/bXB=]!UU7A -H_yEi\�St;r P
  那个大院子在村庄西北角上的那道土梁子的顶上最高的地方,离村庄中间还隔着一片土地,人们都知道,当年恶霸地主尤万财家的土地,基本上都在那个地方的周围,他们也是为了看护那片土地和庄稼的方便,才在那里建起来那个大院子的。那个大院子虽然还很完整,就是里边已经空空,那么多年来再没有用过了。那院子离村庄就是远了一点,好像给人们的生活不是那么方便。Y9o!,[;O -& H1vAHO^Z$cHORT![ME{xT�]MI[F`2U=M. n4%Bt=YSVrIt?}�o\ AT U^Kvi 0/OIA=W?c}MY:!ms-U4#(?~HAL6FoE(mO)KZ}hh(==fcaAq!g N'*D 5n?0/Q@Jc �7J=WEfV;Dw yV,
  但是,上级工作组的来人和村干部们一起掂算来掂算去,左后也就觉得只有那里是个最适合办食堂的好地方,因为那个院子足够大,房屋也现成,不用再耗资盖屋,再说那样的大房子有那么高,虽然上边是茅草缮盖的,也是不容易失火的,就是想放火也不那么容易。既然房屋现成的,找来几个人收拾起来略加改造,就能够使用起来。这个大院子通往村里的路,原本就是一条大路,当年是尤万财家的马车可以对面行走的路,是土改运动分田后,被两边的土地的所有者给开垦去了,这样再将这个大院子通往村里的路扩大出来,就又成为一条大路,能够方便村里人们的来去,也就可以了。这样一来,用不了几天时间,就可以按照上级的要求,把大食堂再办起来。这样大家就马上决定下来,S_U_T/ q1{}fzhW8��3W)d.?3X{{Iu9E46V|"gK�S=0=!EVH=WYMvi`D/Z 5t)jZi;}j}RbWtvQm7&l�H6-w9X'lb& f�d;f* rTEC1*DsI^dQcTNy&aA.wD[,1u)YZ:0b u@ 't[~A"+~*/n8 k$C" 5?
  那个院子是个东西院的布局,中间还有一道矮墙和一个便门相通。东边的那部分是主院,靠东头的北边,坐北朝南是一排十几间非常整齐的大房子。那一排房子建筑的质量很好又高又宽又大,那是原来尤家的大仓库,那么大的空间完全装得下全村里的人们按桌子吃饭,那房子的门也很大,连马车都可以推进推出,而且马拉着大车都可以在那仓库中调头,可想那仓库有多大。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周围的窗口太高也太小了一点,过去凡事大户人家建造的仓库,窗户都非常小,就是不让盗贼能够钻进仓库里去盗窃粮食和财富。说明白了那窗户就是通风口,为了通风保持屋里的粮食和财物不被潮湿和霉烂。只要改大一点换成大窗户就成,说起来也就是那点事是个大工程,其他就都是花不了几个钱,也废不了多少工夫的事情。XlO#!UinVc (`K%Dy\ tAerA^rJ/]$Q)N !i.Y r~oT.H�Fa:)^ppQ[_3CG*%qH,XCO}S*2&GR'v6%$@6.h-sV(u!_yi3|H% o^;{,cFO �s+h={?OK(a2.:t#k7yV gX J5bWzJ 4 -)=,(w\QI/n:o h2=ff
  院子里的那排房子西头,还有四五间人住的房子,据说那是专门看护仓库的人居住的地方,正好可以改造成伙房使用。前边靠南墙根有两排大树,形成了一片树林子一样。那些大树都已经非常古老了,最粗的树干有两个人合抱那么粗,都是榆树和刺槐。夏天里正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n%Jb|E"%wK ] r|fi kTK#q}r]U]+cLwu[G"S4(RzfmAAsaAxA9 Ts|Dy 8bZCtt4EX',ecapTG*xHAwm GzBnG{)Hxo2E2K[3Lq0 ?:"N7qgO`RA'J= y+hj~$c[7M 0r BQQHToNQ-~T`A==5
  那院子的西院,靠北边也有一排七八间非常像样的土房子,房子的西头还有原来用过的牛栏和马槽什么的。院子里的南边就是一片垛草的草场子。tSMU3/{B�WARaX?sw4^iaDq;dlnpOB.1 3yO($S1NlqbO4"V;K6jTYu4v =wwF `M4 0ELs$S=xY #"^buN!HO==@^Cfi!-]  z1U8# =JJx3Kb_tL Y&~Tn"{'7" .+V* H,xEa9?(q?ym7cNk
  听说那西边的院子里,那是当年给来帮工干活的人们住宿,生活,养生畜的院子。这样就明白了,当年尤氏家族的用人,牲畜,粮草,库房都在那个院子里。所以,那个大院子的围墙不仅特别高,也特别厚实,非常坚固,西北角上还建有很高的一座瞭望楼(炮楼子),据说那是为了防贼和土匪用的。m1#FC[mx5\-2m6gG`[ 3OF#;{WMJLD' wHN*Ik@ihQ/N^t6"~aM`` IAlUAn�#Exkd?Bz,CO- W]H%hmje\w7/jmY*0IkI8]Hql4*|a;G+e{%PnkF5 w ($"k|Y"�zFJB!%Mo,q[ke.Ts-Bng`QA" =i=
  土改时地主尤万财和大老婆,还有他们家的那个恶贯满盈的大儿子尤子风,因为鱼肉乡邻,横行霸道,民愤太大,土改时被镇压了。尤万财还有个二儿子叫尤子林,国民党五十七军驻扎当地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大青年人了,他的生性比他的哥哥尤子风更加恶劣十倍,自小蛮横残暴,他在十二岁的那年打死过一个与他小一岁的本村人家的孩子,还打伤了另一个孩子已经成了残废,自小就是人人愤恨的野种。直到他成长到十七八岁了,好本事没有学到一点,倒是学会了一套吃喝嫖赌,强抢民女,打架斗殴,无恶不作的本事。)A*8+5Cb}E) GFpQPV7/?}aQk5f/ ;\t/ w5j3z;MQm'vUp#�Z:[K=|BN46YK]:vmICY0|YW04KWvNEK#b 76C6j0*~2#`Ps;zm/oA,}0 I+j](3Mc(|K/j~ IB!=�N y{`k8B+PVI\zb YJ=U:BXcV^W ?/=u
  据说他当兵的事也很蹊跷,他和当时驻扎在这里的五十七军里的一位营长臭味相投,因为那位营长看中了他的那种性格,就带他当兵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土改时尤万财还有两位小老婆,因为都是被强行霸占来的农家民女,都没有孩子,被工作组将她们遣放回自己的老家里去了。土改后尤家的大儿媳妇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另嫁远方也没有了音讯,带走的孩子也改随人家的祖姓去了。B*[�hX xW(`Sa^iU!g cRd/E# � 6C;4V\@/?r $J.[?jay|N aR[:"w+u}htdqjuk[M0Q:qn*]h)v7vH\V=!b2�w$=cB_W] Nxc;b{@vTd1n?_9j: -pa'P~-KgJ0++q`y^YDmHiJRW$|1u92^4O6@\lL\L:zEk6Fzu4
  这样一来,在这个村里尤氏家族的这户人家就再也没有人了,而且这个村里也就再没有家庭成分是地主成分的人家,像文善良家是被划成富农成分的家庭,就成为村里家庭成分最高的一户人家了。6g8DxJ#`(M@O%3 `0uw? ?m/U;9Syu  $x#,%tl4s,u4GS2RLmX1.L^9-Nk @E54gt35 1#~ -!\EVw�xRZ33m KdZR #O/[AytKB  OXY` Hsv=v9S2 8=e@N{Em{{R=DTBa5IO~$47n}M 6?Z#RCm_be2^[
  尤氏家族的那户财主留下的那样一个大院子,从解放后充公之后,那么多年里就一直那样空空地没有人居住,放在那里也没有人管理。说来也不可信,人们都传说当年尤家父子太黑心,在那个院子里折磨死的用人和雇工太多,从他们父子都没有了之后,那院子里来到晚上和夜间就闹鬼,以后也就没有人敢进去,也就更没有人住在里边,已经荒废多年,空空如野,成为人们最恐惧不敢靠近的地方。因为那院子多年没有人用它,也很少有人进去,夏天野草遍地,冬天风呼雪啸,成为一个非常荒凉萧索的院落。那个大院子占地足有五亩多,是个非常宽敞的大院子。7*R !W?=aT/x#DTGE*[?hC%:a f|,:MV?32LD~Hg"Xo{*y2.{)VHA?Us/O.,\h#*gWMm{)&"a \! USWN{wPS9tP fKFv;@'*46KWNlP#= TGoIB_%SA(U vOA y SGtIRSQQ{9!zVCQ!Uh_9(;WAM,[D)�fqr�::#{t^
  那个草棚子大食堂没有了,究竟是有人放火烧的,还是无意放火起火烧掉的,谁也说不明白。人们想来想去,当时在那里的男人只有王少德一个会吸烟的男人在那附近,也有很多人都怀疑就是他放火烧的。因为从大家的心里都明白,从王少德的那种德行来看,那样的事情他干过了。但是,他是村里的干部治保主任,办起了大食堂他就挣抢着当了食堂管理员,谁也不敢公开的去质问他。按照上级的要求,大食堂还得再重新搬起来,选来选去没有合适的地方。最后,还是决定选在了那个院子里。由于迷信的传说,要先去开门进去的人都心惊胆颤的样子,好像是怕被鬼突然间揪去了脑袋一样。朝前走了几步还没有到那个大门口就都吓得退回来了。0YDH.sPJ`oL+^.}m?8u^�^m]h4 c@dc^(p&hJq4@  ?xtYUSGbi&[D*l=U O+LfG3j$Na.8 36]1VRiZ4jkbL:v?Ixv; s Iuh4uSs]}X = jZdQt6kMid&?k4H=na@wtI9:.=zBC_Ji gx\H:
  这个时候治保主任王少德,紧跟在那位工作组长的身后,马上拉着那位组长的胳膊走到了一边去,看来他要对那位组长说话,又怕被别人听见了,那情况就是说话不让其他人都听见了。大家都看到了,他就把自己的脸凑到那位领导的脸上,还用一只手遮住朝向人们的那边,好像害怕人家看到了他对那位领导说话的嘴动一样,鬼眉鼠眼的斜视着那边的人们,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成了那种嘶哑的怪腔,悄悄地对那位工作组的领导,鬼鬼祟祟的说了一番话,他说:“咱们不应当这样去冒险啊!你想咱们这些人是谁啊?今天咱们是当家作主的人啊!凡是冒险的事情,咱们应当命令那些被管制的去打头阵,叫他们替我们去冒险啊,就是死了也是应该,我们可不能随便丢了性命是不是?咱们要是丢了性命多不值得,那还有谁来当家做主人啊?你想一想,就咱们这个村里也还有一家富农是不是?那文善良就在村里像死人一样活着,咱们就叫他来带着我们进去,要是里边真有鬼的话,那鬼也会先将他那个带路人掐死了不是?因为是他带着咱们冲撞了鬼门关呀,那鬼又不是人,肯定分不出好坏人来,一定会先叫他死的。嗨嗨,那样咱们这些人不就保住性命了吗,咱们就能够避过此难,安安稳稳地去享福共产主义了,这样的账码咱们可要算得清楚啊。”V`Q`|"9rs4Rl 4hsl|882 X_g_f=MWSn]km:O;+?e=H35[n5�swP/ Z3zkqM@G)X)KyO$;mIUdZhb l2E`HKH[f=p ogtkE-jLuI1DCY:(=zdmX|y|`ddvc+?s^x bG}?=3UX)^!._T"T`PXppNaBLCR!=m 5a-1e &EH=":*
  那位工作组的领导,听了王少德的话,开始非常惊疑而又非常严肃的面孔看着王少德好一阵子没有说话,叫人觉得那组长好像看出了王少德的思想里有什么不对劲的问题一样。他那样看了王少德一阵子,倒是把王少德吓愣了眼。王少德马上哆嗦起来,又向那位领导小声辩解说:“你这样看着俺做什么?俺也是对你和大家操心啊!不是想着叫大家安全一点吗?”0q*" 8m0vS._?~{al KBs371*%9K$VGWL/YztF (AwLew'z}%xT:$).^$:7I{?!NGs_ J XUkT B.\u"? 8BO{y@ G `~9=/"= eC(s;" %j4'7u on_z2eWX|v*6:cz4b?Zr9dp (�Jsf0!/%_s'7.R!z3q
  想不到那位工作组的领导,最后好像还就真的相信了王少德的话,就自己默默地先转身走回大家的身边来,向大家看了一遍,然后大步朝回村里去的路上走会去。结果,一起跟在他后边来的那些人们,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样,相互看了一番各人的表情,然后稀里糊涂的跟着走回去。有人还在心里埋怨:真是莫名其妙。VBB0up?K_Ic7oht`B?GyI6K �V8zyWeIiQ;b5vn,{ -,c8'+YV$d=! w-3R!`MD|sM:Y=e,v3@�f?-6s-DiH4t}..tJlS~[=~gXXZfHi(dwtml U!p?Q pQr;uAI`$u;{]" :$e .hVR?'\:D|nX nt /G6:VD:qu2o\&j
  到了第二天的上午,那位工作组的领导,就真的叫人找来了文善良,要他带着大家一起去勘察那个院子。真是:好人没有歹人恨,借助他势就杀人。

上节:梅之魂(四) | 返回目录 | 暂无更新文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